正文

长篇战争小说《另一种历史》第111期

(2021-07-21 06:47:54) 下一个

531)     刻意搜罗

匈牙利布达佩斯。甘斯兵工厂。

眼看最后一个车皮装满、机车拉响汽笛、列车缓缓启动,陈毅将军吁了一口长气,跨上吉普车。

身上这套将校呢军服,裹着微微凸起的肚腩,有点不习惯。他顺手解开领钩和纽扣。想想不妥又扣上……

就任“华北远征军欧洲占领部队司令”之后,陈毅就忙着这份被他称之为“搜罗”的工作。匈牙利这次,他是根据粟裕电报赶来此地专门部署的。粟裕依据古德里安提供的线索告知:匈牙利是获得了瑞典著名“博福斯”40mm高炮特许生产权的国家,产量也最多。生产厂是铁道部的马瓦格(MAVAG)。战争期间匈牙利为纳粹提供了260门成品自走炮,和735根备用炮管。并由甘斯兵工厂简化、改进,组装,生产了性能良好的“猎手”式自行高炮,与早期火控雷达配合使用,大大提高了对空射击准确度※史实粟裕还说:顾总工用国内找到的M-3或T-40轻坦克底盘试装了几门“博福斯”自走防空炮,已获成功。他特别指出:未来战争中,防空、反空袭将是重要作战形式,因此请老军长,对博福斯炮“严密关切”。

陈毅这次很利索。把生产线和剩余产品来了个连锅端~反正匈牙利属于轴心仆从国,仅俘虏就有10万人。而现任霍尔蒂政权也无甚善意……这生产线和炮管都作为战利品~提前交割!等盟军作出战争赔偿方案时,扣除就是了。

至于工人的生计,他也考虑周全~没动军品生产线以外的东西,还顺便讲解一番“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并组织人手给某些有抵触情绪的工人发放欧洲货币。陈毅还用法语欢迎其中的工程师:到中国找工作!那里有很多岗位。“而且两千年前我们好像还是邻居嘛!”他是处理这些问题的行家里手。

吉普车开起来,闷热稍减。陈毅靠在椅背上想心事。

昨天,小平从第里雅斯特打来电话:他也要回国了。

这家伙成绩斐然呢。经手无数“宝贝”不说,竟从巴伐利亚山中洞穴里,搜出几十台容克喷气发动机!还顺藤摸瓜,找到一个叫做巴迪特里希·屈西曼的引擎设计师~本打算逃往阿根廷,却被他截获,送上了“长白号”巡洋舰。

小平告诉他:蔡畅大姐最近“携丈夫李富春”一起来到欧洲,考察和选择工业技术。此刻在他那里作客,与意大利“菲亚特”工业集团洽谈购买雷达配件事宜。

小平还讲了件趣事:老聂在慕尼黑,为空军部队搜罗了一批飞行教员,前天送来港口。队伍中他发现一个穿飞行服、身材瘦小的中年女子,德国人对她毕恭毕敬。小平好生奇怪,看了聂荣臻的信,才知道女子是汉娜·莱契~世界上首飞直升机、喷气机和火箭推进机的飞行员!创造过数项飞行世界纪录。

她经常担任极其危险的试飞任务。一次测试火箭飞机时操作系统失灵,飞机坠地翻了跟头。汉娜满脸淌血仍挣扎着记下事故原因,画了过程草图。还怕自己样子难看,用手绢绑在头上蒙住脸,这才失去知觉……

“唔?如此敬业么!老子们还不晓得,啷个法西斯里面,竟有果格(这等)品种!”小平叹了一句。

汉娜技术娴熟,但政治头脑幼稚。

“她确实试飞过各种飞机。可那是一名……正牌纳粹噢。被盟军关了6个月,刚刚释放掉!”小平有顾虑。

“担心啥子么小平?我党改造战俘,经验对策丰富得很咧。”电话里陈毅笑道。小平最后转达了他和聂荣臻的一项建议:周副主席正在马赛开会,距离不远呐。几位25年前法国勤工俭学的战友,难得有机会故地重游。我们一起去看看恩来哟?回顾一哈儿!更重要的是讨论当前局势~何去何从?需要当机立断啰!

陈毅听了击掌:“好主意,我们一道!在欧洲聚一次,好难得哟……就让蔡大姐做东哈!”

整整四分之一世纪前,一群风华正茂的热血青年,怀着一种什么样的理想远渡重洋,到欧洲寻求真理……而中国在这漫长又短暂的时段里,发生了何等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前路重重荆棘,依然面临艰难选择。

陈毅即日启程。与邓、聂在第里雅斯特聚齐,共赴马赛。

 

532)     青岛特区

青岛,四方区。战争结束不到一年时间,这里已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新型工厂和技术培训中心。

蔡司光学仪器所、豪森伯格量具刃具厂、大众汽车产销联合体、贝多芬化工原料研究所、歌德特种建筑材料加工基地、威廉机车车辆厂、南丁格尔制药联合公司、卡尔技工夜校等等……有些企业仅仅是雏形,但设立势头已使青岛市长薄一波应接不暇。

他采纳众人建议,在下风口胶南县用企业集资建起一座火力发电厂,就近使用枣庄煤矿精选燃煤,给青岛供电。

曾帮助盟军解放青岛的德裔工程师米歇尔·根舍由于语言优势,成为“欧亚工业合作区”管理处主管委员之一。

刘先志中校也脱下军装,穿上留学时置办的西装行头。他是极少数拥有燕尾服的华北人士,用他熟练的德语和技术知识,接待了一批批来访者。※刘先志,德国哥廷根大学博士,克虏伯火炮工程师。我国振动力学开拓人,山东工学院院长、80年代山东副省长。

这期间某次,一位克虏伯家族成员在鸡尾酒会角落里,拦住刘先志低声说:“家父让我专诚致歉:您在我们工厂那时,由于战争原因,没能给予您良好照顾。”

刘答:“我不在意待遇。对那些前辈工程师的训诫和严格指导,我记忆犹新。学到很多东西,对此怀有感念。”

克虏伯新掌门人当下表示,希望在青岛,这个他父亲年轻时曾游历过的东方最远处开办一家工厂,以缓解自己家族企业缺少出路、可能长期不景气的危机。希望刘主任给取个“恰当的”名字。

讨论一番商定,新企业叫做“卢森堡无缝钢管厂”。

 

533)     当机立断

甘肃,古浪。苏联“中亚细亚方面军”前线指挥部。

崔可夫大将紧锁眉头,专注着眼前这份标志“绝密”的情报。格涅奇科少将正在报告:

方面军右翼已拿下乌鞘岭。左翼在景泰县境内对“一条山”阵地发起攻击。看势头最迟明天结束战斗。

“但到底消灭了多少敌军?面前的敌人象泥鳅一样狡猾。打着打着就溜走了。这样最终会无法完成统帅部交给的歼敌50万的任务。必须想个出奇制胜的办法!”

“是啊,他们完全不像德国人那样~死守要地跟我们拼杀。或许就没什么‘要地’吧!荒凉的河西走廊。”

“就连玉门油田,他们都不肯坚守!这是中国仅有的几个、也是最大的油田啊,这些败家子儿!……只会抱美国人大腿。”方面军空军司令员~米丘金不屑道。

“抓不住敌人是吧?来看情报。后天有一个重要契机。”崔可夫把大家叫到一起。“决战时机到了。这次他们跑不掉!”

……

“怎么样,还有什么问题?”阐述完意图崔可夫问道。

“是否过于大胆?200公里的突击纵深,和空地协同?”17集团军达尼洛夫中将存疑。

“这难道陌生吗?欧洲战场上我们就这样干过。对付面前这个软弱而狡猾的敌人,必须这样!才能抓住他的衣领,猛捶他的下巴!错过机会,战争将遥遥无期。”

“问题是~穿过敌后那些阵地。完全绕过去是不行的。”

“所以跟进必须快。先导部队油料,暂时依靠空中补给。米丘金同志,你要抓到几个时段的制空权。”

“我有个建议。”格涅奇科忽然想到。“我们不是有一批美国援助的谢尔曼坦克吗?编在克拉夫琴科部队?”

他说出计策,几个人眼睛发亮了。

“情况紧急。就这么办!少将同志,你去准备。”崔可夫随即发布命令:“战机稍纵即逝。立刻通知空降军的格拉祖诺夫军长,到武威机场,集结!后天早上必须空降到位。而且必须不惜牺牲。他不是一直要求给任务吗,现在,艰巨任务来了!”

“兰州拱星墩机场,我负责。”空军司令米丘金咧开嘴角。“不过需要请后贝加尔方面军那边马上支持一批里-2、特勃-3运输机。否则后续空运能力会不足。”

“给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发电报~请他给协调。”崔可夫一锤定音:“各部,开始行动!每小时报告一次进展!”

 

534)     兰州一日

兰州。南关什字广场。5月27日。

数万名国军将士,举行了隆重阅兵和集会。40万人口的兰州城,万人空巷,争睹这前所未有的盛事。

大敌当前之际,亲睹委员长夫人芳容,将士们为一个弱女子而又贵为第一夫人的这种大无畏精神、对前线将士的关怀、和慷慨激昂的演说而鼓舞,纷纷振臂高呼:

“坚决抵抗侵略者!誓死保卫祖国!”

“打倒新沙皇!为牺牲将士复仇!”

拍摄了记录影片,宋美龄和战区长官~薛岳上将结束了阅兵,便吩咐随行副官:吃过晚饭,打道回府。

薛长官看天色已晚,委座夫人旅途劳顿,便诚意殷勤挽留:夜间飞行不安全!请在兰州最好的白塔山别墅小憩一晚,明晨启程。

这个延迟,后来被薛岳终生追悔。

黄昏降临。掌灯时分,薛长官在白塔山宴请蒋夫人~接风与送行合并为一席……酒尚未酣,忽接急报。

薛岳离席,听后脸色煞白。回到席前,久久憋出一句话:

“委座夫人阁下,请务必安心。薛某,将誓死保卫您的安全!”

……

兰州东岗。焦家湾拱星墩机场。功勋飞行员卡缅希科夫少校带12架伊尔-10强击机超低空飞临时,西沉的太阳从空中看去,刚好收敛最后一线光辉。机场一片黯淡。

但庞大的“美龄号”专机太抢眼了,几乎用不着分辨。少校当下发出攻击信号:跟我来!随即俯冲,发射火箭弹。

从未遭受过袭击的机场守军,虽然提前一刻钟接到预警,也布置了紧急防空,但谁都无法找到专机驾驶组。

仓促起飞的国军P-47战斗机,费了好大力气才辨认出从低空突防进入的伊尔-10。他们压下机头,准备开火时,懵然发现,前方就是机场!如果贸然射击,炮弹很可能打到“美龄号”身上。这一瞬间的犹豫,伊尔-10已完成了投弹。

开吉普车紧急赶来转移专机的机组成员,绝望地看着自己的豪华飞行器被大火吞噬,不禁抱头痛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