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战争小说《另一种历史》第85期

(2021-04-20 03:51:36) 下一个

 

408)     不偏不倚

青岛栈桥。回澜阁~八角楼餐厅。晚宴,渡过了温馨的怀旧阶段,转入实质问题的讨论。

席间魏德迈提到:国府河南战区司令长官汤恩伯,曾表示不满~既然马歇尔将军并没有向他赠送一本《时代》周刊,那么他也就没有收到什么“信号”……魏德迈认为:不排除汤部“自行其是”的可能。这暗示着某种摩擦的继续。但他同时还提到:国军中反对摩擦、反对内战的情绪也足够强烈。“例如74师那位书法很好的张师长,题写了军官食堂的匾额,其中一幅就是‘妄言内战者,严惩不贷!’他们师部和礼堂里,都挂着卡尔迅的照片。”

“他敢这么写?处境不会好吧?”泰勒问道。

“结果这个师被军委会派到日本~作占领军去了。”魏德迈笑了。“委座对他这个得意门生有了芥蒂。”

马歇尔皱了皱眉头,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份文件~就是总部战争计划处按他要求,作出的那份《对华援助物资统计》报告。

泰勒得到授意,接过来轻声念道:

“截止上个月,美国运抵中国各类物资总吨位303万吨。其中美军使用80万吨,中国实得222万吨。为此相应减少了苏联的数量……总计为:中国政府军得到170万吨;华北联军50万吨。物资构成为:4大类……各占1/4。”

史迪威用5个手指神秘地计算了一会儿说:“与我掌握的数字相符。共产党得到52万吨,国民党约171万吨,但还有点英国货没算进来~给了驻印度支那部队~不很多就是了。至于蒙古那些,由于同苏联交换,吨位数也有些出入。你呢埃伯特?你那段数量如何?”

魏德迈笑道:“一致。计划处那般家伙不会错的。”

“这些,占外援物资总量多大比例?”史迪威问。

“只不过十五分之一。”马歇尔若有所思。

“222万吨。粗算下来大约折合19亿美元。同期我们运到苏联的物资是710万吨,约58亿美元。中国只占援助中俄两国的四分之一不到嘛。”泰勒帮着计算。

“可我们给了英联邦国家超过250亿。包括计划数字~我听艾克说过。”李奇微提到。

“英联邦这个嘛,有些是转化为双向援助的。”参与过编制该计划的魏德迈说。“例如大量牛羊肉罐头和棉毛织品,来自新西兰,面粉来自加拿大,相当一批石油还是从缅甸就地取材的。这些援助物资,并非都来自我们本土……”

“中国,得到多少坦克?”马歇尔转而问。

魏德迈计算一下:“前后一共1130辆。除了80辆格兰特型和M-7自行炮,都是轻型的M-3。算上巴顿那170辆。”

“还有240多辆苏式坦克。”史迪威补充,“但半数已报废。”

“各方目前保有数量如何?”马歇尔再问。

“国军方面,目前共4个装甲师的编制,尚未满员。坦克装甲车700-800辆。”魏德迈回答。

“华北联军3个机械化旅,也不满编。剩下190辆坦克,160辆‘灵提’装甲车。”泰勒数字准些。

马歇尔转向李奇微中将:“你的任务,是尽快把它们集中封存,待命销毁。重型火炮和炮弹也要封存。事先讲清楚:这是租借物资。战争结束了,必须归还。只有肯于参加欧洲远征军的中国部队,才能重新发给~并要做到不偏不倚!”

 

409)     晚宴告别

史迪威眼中露出赞许的光,伸出拇指:“用这个办法来遏制内战!好极了乔治~真有你的。”他比马歇尔小3岁,却是军官中为数极少的可以称呼“乔治”的人。

“弹药,将军不必担心。”魏德迈介绍。“重磅炮弹和航空炸弹,作战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6月份以后就没再补给。当然子弹是充裕的~双方都有不少子弹厂。”

“作战飞机也要停止油料供应。民用可以例外。”马歇尔再次转向空降军长李奇微,下令道:“你让加文少将的第82师,在黄河、淮河沿线,去设立至少100个哨所。行动要迅速。要在潜在的内战双方之间,划出一条隔离带。”

“这下82师,要拉开400英里的线状队形噢。”泰勒展开想象力,流露出某种幸灾乐祸。

“将军,这是个……阶段性任务吧?”李奇微心有不甘。“可否,指定一个期限呢?我好去向那些小伙子们说明……他们可都等着去欧洲~打德国鬼子呢。”

“期限?至少半年。遏制中国内战,目前事关重大。”

“上帝啊。加文他,要领着他的伞兵对我撒酒疯了……或者3个月一期好吗?到时候派101师轮换一下吧?那个师新组建不久……”作为军长,李奇微要考虑平衡。

“反对!”泰勒吼起来。他刚被内定为101师长。“马修!你不能这么偏心眼!”其实他的师长职务还是李奇微推荐的。泰勒无所顾忌地对李奇微挥舞一下拳头。

因为是晚宴~而非正式会议,马歇尔在这个场合也很宽容。

“谁让你是中国通啊?加文他,不熟悉这里嘛。”李奇微继续偏袒詹姆斯·加文。那是他的猛将。

“那也不行!求你了,马修,”泰勒少将很害怕自己的命运就这么简单地被决定了~毕竟,在场的人物都比他资深而且军衔高。“如果没有战场,我会发疯的……”

史迪威仁慈地笑了:“这句话,使我想起了巴顿……就让他去欧洲吧马修。他法语、意大利语都不错,用得上。”

马歇尔抿着嘴一声不吭。但已看得出默许。

李奇微只好做个鬼脸:“你赢了,马克斯。”

泰勒喜形于色。史迪威趁机小声问马歇尔:

“说起巴顿……你打算怎么处置他,乔治?他1917年可就是坦克学校校长和坦克旅长了呢。”

马歇尔憋了半天,笑出声来,少有地幽默了一次。他用巴顿式的口吻说:“见鬼!这个该死的、嘴巴不严谨的笨蛋。我要罚他开拖拉机~给艾森豪威尔去卖苦力。”

满堂哄笑。大家为巴顿的新生,举杯。

宴会结束时,马歇尔注意到史迪威起身颇艰难~用手肘顶住胃部,脸上冒出黄豆大的汗珠。

“乔?”马歇尔关切地注视。

“不碍事,胃有点不舒服罢了,老毛病。”史迪威笑笑。

“你跟我一起回国吧。作个全面体检。”

“怎么可能呢,乔治?我必须呆在这里。直到~把欧洲远征军全部派出,我才能离开。”

“那会耽误病情的。我们都是60岁以上的人了……”

“放心乔治,我有数。两个月后我去华盛顿见你。”

一轮圆月从崂山脚下升起,硕大而红润。

史迪威为掩饰病情,摆出诗兴大发的样子。用山西腔的汉语,吟哦了一首唐诗,作为宴后告别: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

 

410)     一拍即合

南京。新街口广场。1944年7月7日~“七七”,是纪念日。

炎炎赤日中,20万军民隆重了举行“中华民国光复南京暨还都大典”。来宾中以带着遮阳帽的温斯顿·丘吉尔首相最为显赫。引起各界惊叹和纷纷议论。

对日战争甫一结束,就出现了引人注目的“中英蜜月”。这颇令一些缺少内幕情报的观察家们大跌眼镜,对世界政治格局中的翻云覆雨,顿足感叹不已。在他们印象中,曾几何时,傲慢的大不列颠都是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中国人。而中国,也对战争初期英国的绥靖、不义和出卖,充满了厌恶和愤懑……而今,又是什么样的利益链条,把两个几乎反目的盟友,竟捆绑成了情人?

其实首相代表~蒙巴顿勋爵与蒋委员长早在重庆期间已在一系列政治交易中,迅速达成妥协:

深谋远虑的首相,以“政治上坚定支持国府、10年归还香港、帮助中国营建一支正规海军、同时提供石油和经济援助”等条件,换取了委员长许诺:“派出中国远征军80万人参战巴尔干”的决定~正是首相那个念念不忘的巴尔干。

这支赴欧远征军由英国负责装备和补给。并接受地中海战区统帅~亚历山大将军的战场指导。

改变了【先欧后亚】战略,英国倒成了首先受益者!作为政治家的丘吉尔,不甚了解、也不屑去做深入了解、并且还乐观其成的是:这份协议~也正中蒋公下怀。

委员长借此机会,正好把他原来难以控制的桂系、滇系以及川军,顺势派出,从而远离了他们原有的根基。这就给中央军嫡系部队,在国内各地腾出了大量替补空间。

平心而论,这种考虑并不应该完全作负面评价。任何领袖人物,都必须顾及到国家的统一。毕竟军阀割据、各霸山头、手握军队的现象是一种落后和分裂的潜在危机。无论谁在台上执政,这一条都是躲不开、绕不过的首要课题。

两位谋略型首脑,在这一点上,目的不同,却一拍即合。

 

411)     盘算远征

对于赴欧远征,华军上下的最初反应,都并未出自军事考虑~不管这在外人看来是多么荒唐。

马来半岛上,中国驻军营地里的士兵和下级军官,都表现出乐于从命。他们过够了长期缺粮欠饷、装备不足的日子,个个乐得开这趟洋荤。因为远征军的军饷是用硬通货~英镑或美元支付,并直接给士兵开好个人帐户,不担心官长克扣。

一年下来,攒的钱够买一片自家的土地了。死亡抚恤金也从优,虽不及英国标准,但已远高于国内。搏一回命,换得安家立业、眷属受益~人人都拨拉得开这几个算盘珠子。

至于各部首领,在蒋委员长如日中天的气焰下,和西方足量武器援助的巨大诱惑下,既迫于无奈,不敢抗命;也冀望未来~怀有对“借此改善装备、乃至改变命运”的憧憬。

当然,国军嫡系也不是不参战。

蒋公做得足够漂亮:例如号称“铁甲关麟征”的第52装甲军,名列“远征军”榜首。若干二流部队也排列其中。派出的海空军~谁也不能否认那都是地道的“中央军”。

其实委座明白:巴尔干并非坦克用武之地。52军不会马上投入战场。他们的任务,主要是去埃及接收一批新装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