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战争小说《另一种历史》第57期

(2021-01-12 05:41:32) 下一个

 

267)     切实观察

千岛群岛。新知岛上空。云层里,卡尔迅和张学思正驾驶着“蚱蜢”向考艾号返航。这灵巧的小飞虫真是招人爱。加上浮筒可以在水面降落,加上滑橇又能在雪地起降。

前日甲板上忙半天把它装配齐全、喷上银白色。还画了圆滚滚、红彤彤的大药丸。卡尔迅曾对使用敌人标记有所顾忌,但陶勇中校说:这是唯一有效的办法~侦察本身就是间谍活动,哪儿有那么多顾忌?……今天试飞,果然麻痹了缺乏战场意识的敌人。

卡尔迅坚持亲自飞过岛上空,以便更切实地掌握敌情。

两轮盘旋以后,他心里有了底。

新知岛不小,比塞班还要大!轮廓呈明显长条状,两端突出,像个浮在水上的扳手,或是一根动物腿骨。岛西南有一座火山,主峰有积雪。山谷蜿蜒,像棵伐掉树干的老树根。谷地里有溪流。西北苍绿,东南则光秃~是太平洋来风造成的。

岛上有两个自然村落。渔船零星静卧锚地,一条乡村道路同渔港连接起来。简陋短小的机场,在中部火山口堰塞湖东北侧平坦海滩上。跑道上没有飞机。连接机场的那条路勉强称得上公路,只发现1辆卡车、3辆牛车而已。

开始时,他曾担心兵力不够。观察后发现岛上7个哨所,规模不过小队级。通讯站显然和大队部在一起,座落于避风山岙里。占领周边高地,就很容易捣毁。4座旧炮台都朝向太平洋。看来日本人没把苏联海军放在眼里。炮身被掩蔽物遮挡,无法分清型号,也没看到人员出入,判断这些炮台戒备等级不会高。

卡尔迅很遗憾不能再迫近观察~那会引起怀疑。他估计敌兵力不超过600人,小码头决定了补给量。正常应是每月送一次给养,日本不可能为这个角落安排更多船只。

岛上看来缺乏电力~没有电线杆。判断其发报机是手摇发电。迅速打击,将使鬼子来不及发报。

 

268)     选定位置

半小时侦察,卡尔迅敲定了行动方案。

原方案之所以作了双重登陆准备,还是由于对日本“绝对国防圈”防守严密程度的担心。而实地感受,使卡尔迅体会到泰勒讲起的“灯下黑”战例。可以大胆动手了。

他指着一处山梁背后的沙滩,对后座参谋主任张学思道:“少校,记住这里。仔细观察,今夜就在这儿登陆。”

张迅速用望远镜扫描地形:山后沙滩到敌队部约2公里,隔着树林和山冈。对于两栖队员最多半小时路程。

蚱蜢飞回母船上空。“考艾号”像一只黑色幽灵,在离新知岛两小时航程外徘徊。船头向东,昭示着那是从苏联返航~这类回程船,日本人一般不去理睬。

“不知咱们那些~频频呕吐的袭击者们,好点没有?”

4天航程,风浪把那多数还没坐过海船的、来自华北的指战员们,折腾得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没关系将军。只要脚一沾陆地,他们还是生龙活虎。”

说话间“考艾号”停船,缓缓向舷侧伸出了吊臂。

灰蓝色天底下,银白色一点红的“蚱蜢”在漆黑的轮船近旁,击水溅落。画面优美。

 

269)     “泛亚精神”

东京。千代田,国会大厦议事堂。东条内阁策划已久的“大东亚会议”已在紧锣密鼓筹备中。

下午,首相前来检查各类预备事项:会议台上铺了蓝色纯毛哔叽,桌子摆成方马蹄形,两旁各有3棵盆栽树。届时,东条将作为主席坐在马蹄形前端。右边是满洲国和南京政府代表团,左边则是泰国、菲律宾和印度的代表团。

为了周密,首相决定事先审阅各方代表的发言稿。

先是东条首相致词:~大东亚各国,由于天生不可分的关系,各方面都紧密结合在一起,这是颠扑不破的事实。本人坚信会确保大东亚稳定,建设共存共荣新秩序。

南京政府,汪精卫主席的讲话内容是:

在大东亚战争中,我们要胜利;在大东亚建设上,我们要共荣。中国的口号是,再兴中华,保卫东亚!

接下去有泰国亲王旺·韦泰耶康、满洲国总理张景惠;然后是菲律宾元首劳雷尔:只要我们坚如盘石地团结在一起,就没人能阻止10亿东方人获得自由的权利和缔造命运的机会。拥有无限智慧的上帝,不会抛弃日本,不会抛弃大东亚各国人民!

还有流亡的缅甸元首巴莫博士:我们重新发现我们是亚洲人,发现了我们的亚洲热血,也正是这股热血将拯救我们,把亚洲归还给我们。让10亿东亚人,朝着自由繁荣的归宿,前进!

印度临时政府首脑鲍斯的发言,将使会议达到高潮:在日出之国举行这次会议,并非偶然。这决非世界人类第一次为了寻找光明和指导而向东方求教。印度,除了与英帝国主义作不妥协斗争外,绝无其他道路可走。我们决不能再与奴役制度妥协!

最后,与会者应该一致通过《大东亚共同宣言》。号召:结束任何形式的种族歧视。

审读着与会代表的发言,首相被“泛亚精神”所陶醉。

预演令人满意。它将是“骨肉兄弟激动灵魂的团聚”,是史上最大的盛会。也是自己人生中辉煌的几小时。

 

270)     抢滩登陆

鄂霍次克海。新知岛。卡尔迅两栖突击队登陆遇到的意外,就是夜间风浪太大,橡皮舟都被打翻了。于是他果断采取备用措施:抢摊。考艾号,直接搁浅在沙砾荒滩。

库克船长半忧半喜:船完蛋了,不知道怎样回国。但准将很肯定:国家将赔偿他1条新船。

不再颠簸的考艾号,从船舷边搭下绳网,两栖联队悄然登岸。

晕船4天的中国登陆兵,虽然一个个脸色蜡黄,但踏上不晃动的土地,果然精神抖擞。夜色中疾行军时,卡尔迅又找到6年前跋涉180华里、600人无人掉队的惊人感觉,再次体会到这群战士的超人耐力。各中队已扑向各自目标。

作战在顺利和不顺利中交替进行。卡尔迅带主力中队,迫近敌军大队部/通讯站时,天边刚浮现一缕晨曦。

他采纳了陶勇的方案~由张学思少校带几名穿日军军装的突击队员,大摇大摆向鬼子岗哨走去,间或还夹杂着一两句日语对话。两道岗哨,悄无声息地拔除了。跟上来的突击队,正为可能不必耗费力气而占领通讯站欢欣鼓舞时,岛北端传来一片枪声。

那边交火了。枪声惊动了敌大队部。一片混乱中,日军来不及穿裤子就抄枪抵抗。但无序的抵抗没持续多久~在冲锋枪、火箭筒的凌厉攻势下,缺乏重火力的防卫指挥中枢和通讯站很快被捣毁。敌人没能发出求援或告警电报。

天亮时,战斗扫尾。卡尔迅向哈尔西舰队发出了预定讯号。

 

271)     工合呐喊

清晨,一批舰载机掠过上空,投下一封哈尔西亲笔签名的祝捷信。

两小时内,第一条登陆舰就靠拢滩岸。

天黑前,当天计划内登陆兵力已全部上岛。唯一不尽人意的,是岛上原有码头太小,大肚子运输船怎么也无法迅速消化容量。于是美国兵、中国兵,乃至日本战俘们,都充当了搬运工的角色。当天也没有敌机反击或骚扰~说明日军没有被惊动。

一架“爱知型”双翼邮政水上飞机被美舰载机迫降,缴获了一批不同情报价值的各类邮件。

中午时分,发生一场小型悲喜剧:新理的光头闪闪发亮的詹姆斯·罗斯福中校,带领海军陆战队“工合营”结束了岛东岸扫荡炮台的战斗,赶到机场与卡尔迅会合。这支部队一年来经历了马金珊瑚礁和瓜达卡纳尔的战火考验,已然赫赫有名。

随着小罗斯福的一声“为我们的老长官~卡尔迅准将,喝彩吧!”欣喜若狂的“袭击者营”老部下们,高声呐喊着“工合!”冲上来,把前任大队长连续抛在半空中。

那一幕很动人。

直到卡尔迅大喊:“停下!不好不好!我伤口破裂了……”

胸部的旧伤一阵剧痛,他咳了血。

乐极生悲的陆战队员,神色凝重地,把卡尔迅抬到急救站。

 

272)     美式铺张

第2天,新知岛上空旷日持久的海空战,拉开序幕。

中美士兵和日军战俘一起,欣赏着难得一见的云天对抗和追逐表演。每个人脖子都仰得发酸,观众们不时地鼓掌助阵。但如果日军战俘们表现出过分的欢呼雀跃,看守的中美士兵就朝天发射一串子弹~以示警告。如此情景重复一天。战俘们的欢呼声渐渐稀少~倒不是被警告的结果~而是惋惜和感叹增多了。

第3天空中大戏继续上演,却已观者寥寥,不感新鲜。人们被另一件事所吸引:工程兵效率,令人大开眼界。

自从那些不曾见、或很少见到的推土机、挖掘机、碾压机隆隆上岛,他们就瞪大眼球,看着眼前奇迹。美国人把那简易机场大致平整了一下,用碾压机过几个来回,接着就开始了~铺张。

真的是铺张。他们居然运来了成批的蜂窝钢板,一块块铺在垫砂的跑道上!重要之处,盖上绷紧的防水尼龙布,细心处理好接缝、缺口等细节。停机坪则铺预制花格水泥砖,也是迅速得令人目瞪口呆。两天功夫,机场就比原来延长一倍。到第5天,重轰炸机B-24已能在跑道上起降。空战完毕的战斗机也纷纷使用这迅速落成的新机场。一周后,航程更远、更结实的陆基战斗机~P-47“雷电”替代了任务繁重的舰载机。

空中战果开始明显倾斜。但中国兵已不会再发傻地把巴掌都拍红了。

平顶的火山头上,竖起了搞不清用途的大铁架,后来知道那就是雷达。高射炮阵地也开始对空开火,弄得低空中除了坠落的,已看不到日本徽标的飞机来表演。

小小码头边,堆满了似乎永远也搬不完的汽油桶。被迫从事着装卸劳动、惊奇地偷偷打量这一切的荻州军曹,摸着脖子上用朱砂画就的符袋,吐口唾沫骂道:

“呸!和你们这种奢侈の国家,我们还怎么打仗……巴嘎!”

又过了两天,中国兵押着他们来到岛南端,挖掘野战工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