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火星乐园第二部《宇宙魔方》第八十九章 介于石

(2022-09-17 13:11:06) 下一个

火星乐园第二部《宇宙魔方》第八十九章 介于石

 

坐在太空椅子上的翟萱萱,看到身体被太阳系的压缩后,身长只有两尺的橘猫脸蟹人派克奇,使出浑身解数驾驶着飞船,可是努力了半天,飞舰对抗褫猎人主舰的力量还是失败了,派克奇的三角飞舰正飞速的穿越日鞘的隧道朝外飞行。在日鞘髓道近于光速浓缩速度锤炼中,各种宇宙的光电形成曼陀罗一样衍射的花纹,闪现在飞舰的视窗上。

翟萱萱看着视窗上流星样闪过一团团光环,一团团五光十色色的光环,一团团层层叠叠光的语言写就的宇宙光环符号,如同一个宇宙和另一个宇宙交集的问好。要是平时看到这些美丽变化多端光环的图案,翟萱萱会激动的看不够,还会大加的欣赏和赞美。

可是今天这束拽着派克奇飞舰的光,力量强大到不讲任何道理,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对派克奇的飞舰用强,就像在宇宙的海洋垂钓的巨轮上一个钓鱼杆上的一股钢丝绳,紧紧的拽住派克奇飞舰,就像一个拽住本属于钓鱼杆上的铅坠,箭矢样朝着日鞘外壳满力度的飞去。

紧急突发的情况,让斯密特他们三个人来不及商量讨论,派克奇顾不上给他们解释,全神贯注在意念驾驶对抗飞舰运动,他意念力量和褫猎人主舰的吸力对抗,力量是天差地别的悬殊,可是不服输的他仍然绷紧意念进行斗争,猫头鹰双目因为用力过猛,瞪的眼珠中都要掉出来一样。

翟萱萱想帮助他,试了几次,可是她不能接入派克奇飞舰意念操作系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飞舰被拖入了日鞘的髓道朝外飞,看着情况越来越差,派克奇根本没有力量对抗外力的拉扯,翟萱萱担心他们几个被吸出了鞘髓道进入褫猎人的包围,顾不得派克奇垂死挣扎的惨烈样,抓紧时间问,“派克奇,怎么回事?”

派克奇浑身发抖的双拳紧握,努力的支撑自己意念对抗褫猎主舰的力量,原本橘黄脸逐渐的乌紫发黑,他眯着着眼睛使劲的一个用力闭气后,吞吞吐吐的的说,“我,我,我身体的骨骼,我这个飞舰主体材料都来自于我们褫猎人主舰分化出来的材料打造的,只要主舰召唤,附属飞舰和人就会被随时招回到主舰体,主舰可以全宇宙定位,我们的飞舰金属材料和你们地球不同,这个飞舰材料本身就是超导材料。”

翟萱萱同情的股劲,“哦,原来是这么回事,要不要我抱着你,给你加油?”
派克奇艰难的摇摇头,“嗯,你意念没有连进来,你不是褫猎系的生物,褫猎所有的舰艇对你都是绝缘的,你们几个准备好,要是我实在坚持不住你们就逃生吧,哎!!!!”

说完派克奇不再说话,只要飞舰没有飞出日鞘髓道,就不是彻底的失败,他集中意念结合日鞘零渊场力的特殊性,想把主舰抓取自己飞舰的力度对抗掉。

肖剑终于明白派克奇来这里等褫猎主舰,除了让翟萱萱帮助他挡枪外,还想万一翟萱萱失败后,他还能利用零渊的中和场力不被褫猎人抓回去,看现在的情形,他的如意算盘还是落空了。

这不和灯笼一样吗?肖剑内心分析后惊呼,“看来你这个主舰就是和灯笼量子流金属一样的概念,可以无限分化,也可以无限统一,每一个分化出来的个体又有完全一样的功能。想想你们的主舰有月亮四分之一大,无论是体量和引力都超过你小小的飞舰太多,这么大天体一样的飞舰。材料原理又和灯笼分化出去的身体材料回本体一样,你们科技材料自主内意识产生巨大引力波,怎能是你这个蜉蝣飞舰抵抗的?我草。”

斯密特明白了之前派克奇说的回到飞舰更危险的意思了,他紧急的出主意,“萱萱,虽然进入不了派克奇飞舰意念指挥系统,不要管那么多,你调用能量抵抗这股被吸到褫猎人飞舰的力量。”
翟萱萱飒爽坐好,“好,你们俩打开天目光能,我们三个的意识连在一起,我开始发力了。”

斯密特,“等一等,我们三个还是抱团吧,万一有谁昏过去掉队就麻烦了。”
“好,”

金色甲衣的翟萱萱和红色甲衣肖剑一起与穿着蓝色甲衣的斯密特拥抱在一起,他们的手臂都互相纠缠的抓住彼此,然后翟萱萱,斯密特和肖剑都一起打开天目,他们俩的4维能量和翟萱萱的六维天目能量光共振在一起,这招是他们紧急的情况下抱团不掉队的老办法。

翟萱萱天目之光发力后开始照亮灯笼的飞舰,逐渐形成一股量子光云包裹着斯密特,肖剑和派克奇,她发出的六维能量光和褫猎主舰的光对抗了很久,有一阵子飞舰朝着日鞘外的力度有些减慢了,可是不久翟萱萱的量子光云慢慢的开始和派克奇的飞舰脱离,毕竟一个人与一个小行星的飞舰对抗,就是有六维能量拼蛮力也是不可能取胜的。

看到自己不能占优势,情急之下翟萱萱调用所有身体的能量和褫猎主舰发出的能量对抗,这股能量不久就失衡,因为褫猎飞舰发出新一波的能量,能量波一下子就把翟萱萱对抗的意识能量撞击后飞出了她的肉体,她意识光子的云团在飞舰的内舱内浮动,浮在空间的翟萱萱量子光云突然一下子链接进入了太阳系的量子能量场,太阳系量子能量场发出一股力量开始包裹着翟萱萱心觉的能量光,就像在高空玩杂技的人腰上的安全钢丝绳一样有力,浮空的她看到日鞘有股巨大的电波传到了派克奇的飞舰体内,所有飞舰内的东西和人斗波给镀了一层电光,这股波传遍了自己被斯密特和肖剑紧紧抓住的肉体,肖剑和斯密特都痛苦的几乎昏迷过去,但是还是紧紧的抱住她的身体,空间变成量子光芒的她已经感受不到了被电的痛苦。

她浮动在飞舰的内舱空间用光子云努力的把斯密特,肖剑,和派克奇包裹起来,她意识的光连接到的超大的太阳系量子能量场,各种的信息的光波像潮水一样涌过来,各种战争的结局,各种股市的走向,各种灾害的发生,时间的曲线正走向各种的闭合的过程中,最后她看到了地球未来巨大的核爆的危机,剧亮的蘑菇云马上就要走完时间的闭合曲线。

“啊,不行,不行,”

惊恐忧虑的翟萱萱意识心觉大声喊着,忽然有身体疼痛的感觉了,斯密特和肖剑怕丢失了她,昏迷前都用力抓紧了她的身体,翟萱萱才发觉自己的意识又回到了自己身体,刚才我是死过去了吗?刚才是我的灵魂出壳了吗?

忽然有个声音在朗诵,“地球不仅是一个蓝色的星球,地球充满了勃勃生机,地球的生命来自于太阳光明的馈赠,而太阳则汇入浩海的宇宙。”

“萱萱,记住我,我会回来的。”

翟萱萱分出神识,才知道是派克奇最后的告白,他居然是个宇宙的浪漫诗人,翟萱萱怀里的派克奇就像一个保护主人的宠物一样,主动的滑脱了翟萱萱的光能圈,最后翟萱萱和斯密特及肖剑光团被褫猎主舰再次发射的新一批超能量波,撞击的没有站稳后抱团滚动被甩到了派克奇飞舰的出舱口,眯着眼的派克奇看视窗外自己的飞舰马上就要被拉出了日鞘,为了保住翟萱萱他们,关键时刻他意念打开飞舰的舱门,声音沙哑难过的说,“对不起了,把你们放在这外太空,我不想你们被俘虏了,你们碳基受不了我们硅基的世界,再见。”
他的话一讲完了,飞舰的舱门打开,有太阳系能量牵扯的翟萱萱他们三个人的光团就从派克奇飞舰内脱离出来,没有翟萱萱光能的抵抗,派克奇的三角飞舰被主舰迅速收回后一眨眼就消失了,之前翟萱萱和褫猎主舰发出的两束光在日鞘两边,像原子对抗机对射照耀零渊的空间有多亮,失去光束的太空的日鞘区域就有多暗淡。

掉到外太空的翟萱萱一松劲,他们三个人就落在日鞘零渊空间内,一个近百米长,十几米宽的巨大岩石小行星上。肖剑和斯密特虽然没有翟萱萱那样用能量对抗褫猎主舰力量,但是长时间心中担忧翟萱萱,造成他们俩精神紧张疲劳焦虑同时,又被翟萱萱的六维之光管理的像被困紧的行李,一松动后落在外太空的的肖剑和斯密特,首先是躺在岩石上喘着气好半天心神才回过劲来。

穿着一身金色甲衣的翟萱萱无声的就地坐下来,守着躺在岩石上的他们俩,轻轻的舒了一口气,看着身边都是浮着黑色的岩石,太阳光熹微照亮透过这片区域,光亮的锐减是因为浮在太空的小行星的岩石如同黑森林的树木,层层叠叠的遮挡过滤了光线,使得零渊地带就像黑暗森林深处一样幽暗。

看着两个人躺在岩石上开始伸胳膊伸腿的,肖剑和斯密特又活过来了,翟萱萱才叹口气,“这下好了,我们没有了飞行器,不论是现实的地球和幻境的地球,我们回不去,这次幻境算是失败了吧。”

听到翟萱萱有些灰心,肖剑第一个先坐起来,从背后温存的抱着翟萱萱,头靠着她的脑袋,“老婆,那我们就看看,我们在外太空没吃没喝的能坚持的什么时候,到时候把我们的生存记录都刻在这个岩石上,呵呵。不过说回来,幸亏刚才吃火锅我们吃的饱饱的,你说这个派克奇到底来是帮我们的还是害我们的?现在把我们往太空一扔,还不如铁魔人结结实实的一顿揍的直接加害呢。”

斯密特一挺腰也从岩石上坐起来,“派克奇不像是害我们,好像是双赢,既帮助了我们,又解决了他的问题。”

肖剑站起身朝小行星带外围一边观望一边说,“不敢想,褫猎人主舰有四分之一的月球那么大,相当于太阳系的行星了,材料还都是灯笼一样的量子流金属产品,简直太牛了,怪不得,宇宙的智慧生物都恐惧他们。”

斯密特仰望太阳熹微光亮,“宇宙洞悉死亡,未必视死亡为悲剧,我们终于知道了宇宙文明科技发展无天花板,人类太渺小了,要想翻盘确实是需要像翟萱萱父亲看的远,布置的周密。”

肖剑理性的感慨,“褫猎人再厉害,哪怕造出的行星级别的飞舰,有星球般的引力材料控制飞舰和操纵飞舰的人,却不能阻挡派克奇飞舰的逃离,这说明宇宙最厉害的力量是心念。”

斯密特忧心,“不知道这回,他能否再次逃脱?”

翟萱萱也是有些担忧,“派克奇是一个执行任务的小队长都有五维能量,那么他们的文明高阶人士一定有不少的六维能量的人,要不是派克奇被超能量袭击压迫时候,显得是那么恐惧无助。他说他的骨骼和飞舰的材料都是主舰的材料打造的,这么说他其实是一个智慧人了,但是又是和50度灰不一样的生物AI吧?”

肖剑同意,“对,这样才解释的通,为什么他的手就是钜光的武器,可来到真实太阳系宇宙身材会缩水,可能是高阶的生物智慧机器人。”

翟萱萱,“不知道是谁创造了他们呢?我们人类到时候会不会是这个结局?”

“有可能,只有这样才能克服人类碳基生命的缺陷。”

“可是无限化高度统一,也意味着无限的失去自由。”

“我们先不说他了,先解决我们目前的困境吧。”

斯密特站起来从后面拥着翟萱萱,“我们抱团先安定一下,说不定就会有办法了,萱萱说的对,能打造四分之一月球飞舰的智慧生物可能都是高级文明了,他们不敢来太阳系现实宇宙,也许是不想失去了原本的超能力。要不是派克奇被逼的没有办法,他也不会进入太阳系,让巨型的身材给缩水。”

肖剑看着脚下冰冷的岩石,叹口气,“我们果然是应了雷地豫卦的二爻,介于石,不终日,贞吉。”

翟萱萱听后快乐的说,“这个周易的任务时间表果然是非常的逼真贴切有效,现在我们站在这个大石头上,那也去不了,太阳是永远的太阳,这些石头都静止不动,这个日头就没有终结的时候,呵呵。”
“萱萱,来,躺在我的大腿上,就是死也要舒舒服服的。”

肖剑抱着翟萱萱坐下,把翟萱萱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让她休息。

翟萱萱躺下不甘心,“谁说我们会死?呸呸呸……”
肖剑看着怀中的翟萱萱迷信的样子有些感叹,“这个石头群的小行星带除了没有空气和水食物,一切都好。”
斯密特打击他,“哈哈哈哈,你的除了还能多一些内容吗?
肖剑建议,“那我们讲故事吧?”
翟萱萱热烈响应的坐起身来,“好啊,我先来,记得我上中学的时候,我第一次看科幻小说,故事是写一个智慧的机器人,出任务受伤后意外的降落在一个墓地般死寂荒凉的星球上,这个星球光秃秃的只有岩石,他躲在一个山洞内,电池马上就没电了,机器人瞭望浩瀚的宇宙想发射信号呼救,希望有别的飞舰来救他,可是身体机械设备损坏,信息联系的设备零件都失效了。机器人就坐在星球上一天天的看着星空,等着自己的生命尽头的时刻,那种星际的孤独让我忘不掉。没想到我们现在处境就和小说中的机器人一样,其实我们还不如他,他还有个山洞,最后在山洞里他发现了几个始前文明来到星球的机器人死去的尸体,拆除零件换上后,他修复了自己的机体。”
肖剑大揭底说,“这个小说有逻辑错误。”
翟萱萱,“什么逻辑错误?”
斯密特一乐,“就是你们这些女生相信,想想不同文明的机器人,零件制式会一样吗?材料和概念会一样吗?”
翟萱萱不服,“我没有注意这些,也许电池啥的可以共用,我就是被小说写出来的星际绝望的那种孤独所感染。”

肖剑伸出长臂温柔的抱着翟萱萱,“我们不一样,我们是三个人,无论掉在那个星球,我们都不孤独。”

在一旁的斯密特鼓励的说,“对,我们不会孤独,老婆。”

肖剑锤了斯密特一拳,“你抢我的台词啊,”

斯密特乐呵呵的说,“谁叫你没有及时用,不用,归属权就归我了,呵呵。”
翟萱萱躺在肖剑的怀里,看着他们俩默契的故意给自己面临绝境时候流露的悲观思想打气,精神上一暖,“肖剑,干脆给我们讲讲卦象吧。”

斯密特符合,“对啊,”
肖剑调动脑中的记忆,“雷地豫卦象,里面画着有两重山,有个官人在中间,有一个鹿,一匹马,地上金钱一堆,这是凤凰生雏之卦,万物发生之象。豫在古文也表示,愉快,欢乐,喜悦,利于建候立业,兴兵作战。”

翟萱萱激动的一骨碌的从肖剑怀里坐起来,“那这个卦可是好卦啊,是给我们送装备的卦,介于石,就是说在巨大岩石上不要动,就会吉利,这不是就是说我们吗?”

斯密特一拍手,“对啊,开篇的爻辞说,刚应而志行,顺以动。”
肖剑解卦,“坤下震上,坤顺,震动,震为雷,坤为地,会不会就是让我们雷劈地,劈开这些石头。”

翟萱萱乐了,“劈开石头会发现什么?是远古文明的机器人?还是战车?”
翟萱萱的玩笑抬杠就像一道光让斯密特心中一喜,他抱起翟萱萱站好,“老婆大人就是厉害,我觉得说不定这里会有你说远古文明的飞行器,呵呵。”

肖剑,“对啊,这里是零渊啊,所有遗落在这里的东西都不会掉入太空,都会象这些石头一样悬浮静止在这里,想想派克奇那种文明生物之间的大战,既然太阳的日鞘是一个力场的保护罩子,那些覆灭的文明会不会真的有飞舰遗落在这里?”
“好啊,那我们就开始,飞舰密度一般都不小,那我们就从脚下的岩石开始找?”
“等等,脚下的岩石作为我们的基站,先别动刀子,萱萱你站在这里,用你的血月陨石刀,击打周围比较大岩石看看。”

“好,我们开始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谢谢你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坤下震上,坤顺,震动,震为雷,坤为地,会不会就是让我们雷劈地,劈开这些石头。————易经同莎莎的故事结合看,果然不再枯燥。震为雷,坤为地,很快记住了:))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下一章会写的你的疑问,派克奇现在牺牲都是萱萱父亲剧本写好演绎,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遗落的飞舰会在石头里面?为啥不是漂浮在石头中间呢?
你果真把派克奇给写没了。。。。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是啊,这个梗是我后来才想到的,以前读科幻故事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呵呵:-)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斯密特说的逻辑漏洞很搞笑啊,哈哈哈
有那么多石头,飞舰应该不容易被找到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