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火星乐园第二部《宇宙魔方》第六十一章 师丈

(2022-08-04 21:45:13) 下一个

火星乐园第二部《宇宙魔方》第六十一章 师丈

 

在飞机的空间会议连线中,大家都考虑到了地震的武器,脸色都一下子凝聚起来,几千年来中国古人就开始观测地震,后来的科技发展能够建立国家级的地震预报网络,最好的时候也就在地震发生前提前预警1分钟的时间,就好像雷暴天气,在闪电后雷声才后至, 利用不同媒介物理传导速度差的刀尖跳舞技术,让震区的人们能够逃生,减少了地震的生命损失。

至今为止,地球的科技根本不能提前几天精确预测地震的发生,地点和震级水平。现在外星丁火人对人类用地震武器的挑战,更是让人类没有抓取的知识点,能够启动危机预警机制,要知道8级以上地震导致的海啸,可以让海边的城市瞬间被淹没。

肖剑要了几张纸和笔,想着翟萱萱任务时间表是地水师卦,他开始推算师卦地震的信息。肖剑用笔把各种思路见诸于笔端后,有些吃惊,“去年2037年的置年卦竟然是水天需,今年2038 年的值年卦是风天小蓄,”

肖剑的卦序发现让斯密特心患天机,2037年的水天需卦,就是他们刚完成的时间表的任务,因为需卦和讼卦是一对,这个信息就是告诉他们几个,需卦讼卦的任务结束了。按照周易64卦的序卦歌顺序是,水雷屯,山水蒙,水天需,天水讼,地水师,水地比,风天小蓄……。讼卦后面的任务就是师卦了,可是师卦并没有在值年卦中体现出来,因为2038年值年卦是风天小蓄卦,地水师和水地比卦,被直接越过了。似乎这暗指师卦和比卦任务是一对的,是一个难啃的骨头。他们在蒙卦,讼卦拿到的装备可能就是为此卦做准备的。

翟萱萱聪慧也复议,“水天需和天水讼是一对卦,可以不算是略过,但是地水师和水地比被直接的略过是什么意思呢?”
科恩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有些不喜,“你们有什么信息需要一起交流啊?为什么是地水师卦?”

斯密特没有说出来翟萱萱在幻境时间表顺序现在走到了师卦,就用肖剑用的的周易的值年卦解释,“2037年的值年卦,水天需这是天上的水,丁火人的意识循环通过归墟回流,就是地水师,地下的水,就是指丁火人外星人对人类讲带来的麻烦和危害没有解决,”

肖剑沿着斯密特的思路继续推算,去年是水天需卦是坤宫的卦,60甲子是沙中土,是有地震的危机的,可是没有地震的发生。今年是2038年值年卦是风天小蓄,这是巽宫的卦,发生地震的概率不小但是震级不会太大。我推断2039年,值年卦是雷天大壮,一定会发生大地震。”

科恩一听一头雾水,“你等等,你们什么时候已经推断了正确的时空了?今年是2038年?不是铯原子钟显示的时间是2150年吗?”

斯密特解释说,“乾西北的父亲是周易大家,萱萱把你的时空扭曲的问题提出来后,他推算今年的时间是2038年,按照2038年的值年卦,是风天小蓄,巽为风属木,木克土会有小范围和小级别的地震发生的,刚才尼泊尔不是已经发生地震了?”

科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用周易的地震推测,这个可以吗?”
肖剑耐心解释,“时空可以扭曲,人的记忆可以模糊,但是地质的灾害的发生和天体运行的轨迹有关,是一个循环往复生生不息的过程,是和太阳系星系之间的力互相作用的结果,错不了。特别是地震,是地质板块的运动,人力很难操控的,比如当木星,土星,水星空间轨道在一条直线,对地球的引力增大,如果三星的作用力集中在地震带,就会引发大地震, 1976年的中国唐山7月就发生的8.2级大地震,就是水星,木星和土星会和的周期。”

斯密特说,“你的意思明年才有大地震,那么丁火人的地震说,就是个虚招?”

翟萱萱有些糊涂了,“我们不是分析是丁火人在马里亚纳海沟搞事情的吗?怎么又成了丁火人的阴谋了?”

肖剑眼光聚敛的说,“我一直思考为什么丁火人要来给人类下战书,告诉我们他们要开始杀戮人类了,古语说,兵者诡道也,是丁火人让我们一直都认为,他们要在马里亚纳海沟推动地震的发生。”

翟萱萱,“你的意思说,就是今年马里亚纳海沟不会有地震的发生?”
肖剑断然肯定,“马里亚纳海沟明年会有地震发生,但不是丁火人的导致的,而是自然的力量。”
科恩不解,“自然的力量发生了,那么丁火人还要揽在他们身上干什么啊?”
斯密特明白肖剑的看法,“就是迷惑我们,一个是强化地球人类的时空扭曲的意识,明年大地震的发生是它们的力量作为,而不是自然规律,这样让人类推算不出来地球正确的时间。其二,用自然的力量来渲染他们的能力,迷惑恐吓人类的决策,其三,可能他们还有我们不为所知的什么行动。”
科恩佩服的说,“一个周易的值年卦,那么就看出了这么多信息,怪怪。”

翟萱萱看着他学肖剑说话的样子就有些好笑,之前他可是眼睛里瞧不起肖剑的。肖剑戒骄戒躁的认真说,“明年2039年,是雷天大壮卦,在9月18日到10月17日之间,在地球的东方和西南方会发生5到6级以上的地震,如果被验证了,就说明我们现在地球的时间是2038年,地球时空扭曲的问题就先解决了一半。”

科恩大喜,“真的?乾西北如果你猜对了,就是大功一件,不过具体的时间和方位的推测,希望你给我写个报告出来,我好科学化我的周易运算的APP预警机制。”
科恩没有想到被自己认为时空扭曲的问题,被肖剑轻易的解决了,果然他还是很有智商了,怪不得翟萱萱对他崇拜的发自内心。

斯密特有些等不及了,“肖剑,你也别等着写报告了,这几张纸就现在,你边写边介绍,如何断定今年和明年地震的发生和震级水平的。”
科恩一看好机会周易运用进步,赶忙符合,“对啊,赶快解惑,等会到地方,大家还要干活了。”

翟萱萱敏感,“干什么活?”

科恩皮笑肉不笑的说,“我能来亲自接你,肯定是有骨头啃啊,呵呵。”

肖剑和斯密特听到相视一笑,果然是地主周扒皮无利不起早啊,

空中的时间过的很快,肖剑深入浅出的介绍,斯密特和科恩都收获满满的,科恩感叹道,“周易真是无所不包啊,谢谢肖剑今天的讲授,果然是斯密特说的周易大家的传人,现在世界的太空军特种部队都成立了,这个宇宙你们倆的身份也回不到以前的军事核心的位置,不如就跟着我,和翟萱萱一起,不过对外我不给你们任何的职位,你们是翟萱萱男朋友的身份,毕竟你们还是大明星,有着这个宇宙的身份的社会意义。”

“好,”

斯密特和肖剑答应的很痛快,正合他们的心意,科恩也是一举三得,保证翟萱萱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又有2个超级的人物辅佐自己,自己还不用发工资,反正演员的收入高太多了。

科恩的专机直接停在日本的美军机场,科恩带着他们几个在美军的军港要换潜艇,一行人跟着 科恩和美方的接待人员一起朝潜艇停靠的方向走去。翟萱萱和斯密特落后走在科恩团队的后面几步,路上翟萱萱看着熟悉的一幕,猜到科恩要去马里亚纳海沟打捞那个美军遗失的粉色的能量宝石。翟萱萱悄声透露,“现在马里亚纳海沟的粉色的宝石是节奏宝石,实际上是人类制作的假无限宝石。”

肖剑联想,“所以,那些星外的丁火人可能是不满足能量,才要夺取其他能量宝石。”

斯密特叮嘱翟萱萱,“无论真与假,这是难的机会,争取我们几个一起到海底一起去看看,”

翟萱萱习惯本能的回头张望,低声喊道,“看有蜘蛛,“
肖剑警觉,“在哪里?”
翟萱萱,“在远处的礁石上,”

闻声的斯密特也看到了,一个身体和礁石颜色差不多的八脚蜘蛛跳入水中,“我们,不,应该是萱萱还是被它们监视着。”
肖剑,“按理我们从西安看到的情况,蜘蛛应该是站在人类一方的。”

斯密特,“说的对,也许丁火人用的是离间计。离间人类和蜘蛛的信任关系。我们不能偏听偏信。”

“对,”

说着话,一行十几个人最后来到了一艘中等的黑色乌金的潜艇旁,科恩军事外交照会后,亲密的和中年精干的白人艇长站在一边聊天,一边目测着翟萱萱和队友登艇,美军艇长不期然看到斯密特也在队伍里,脸色吃惊后是堆笑的走过去与斯密特握手,“威廉姆斯先生,怎么你也在这,我们这次可是真实的出海任务啊?”

没有等斯密特开口,科恩凑过来机警的解释,“他是体验生活,我们加方要拍一部片子,我就带他来了,顺便节约开支,你知道潜艇跑一回就要烧掉多少钞票。”

斯密特露出大白牙自嘲,“我背景绝对可靠,知道保密原则,谢谢艇长。”
翟萱萱登艇后,发觉这个潜艇和上次乘坐的美军无人驾驶的新式潜艇差很远,服役都几十年了,想想能借给加方能用就不错了,斯密特进入潜艇,在狭小的潜艇过道,一些士兵看到有超级巨星威廉姆斯登艇,都惊异的睁大了眼睛,士兵们都涌过来问好发生了一阵小骚动,一些人以为是文艺兵来艇慰问演出了。

肖剑边走边四处巡视,感觉潜艇不就是海底的太空飞船,都是密闭的空间和各式的操作系统,比太空船多的是装备了过多的武器炮火设备,人员居住的舒适度要小于太空飞船,没有失重的反应,面对的是深海海浪的冲击人体眩晕的伤害。这些肖剑和斯密特早都在飞火星的时候受过训练了,他们两个来到潜艇自己身体跟没事人一样,他们不能想象翟萱萱曾经两次,作为一个女人居住在男人密度很大的水下密闭空间,居然生活很长一段时间,肖剑庆幸自己让魔域把翟萱萱的外貌搞得年老色衰的是有前瞻眼光的,要以现在翟萱萱妖娆的外貌住在这里,绝对是对人性艰难的考验。

翟萱萱老马识途的来到舰艇中部,鱼雷室临时改制的潜艇内居室,不等接代的大副一一安排,就告诉斯密特和肖剑他们三个占一间空置的导弹室,推开门,“我们三个住这里吧。”

肖剑挤进狭小的空间,他和斯密特都是高大魁梧的身材,沙丁鱼样在里面都转不开身体,再一看四面都是金属的墙壁,狭小的室内有一个铁制的高低床,“这怎么睡?”

翟萱萱没所谓老兵油子一样介绍,“我第一次和科恩及同事出任务就是3人一间,这是潜艇上最大的空间了,我们先占了,免得我们三人分开,一人睡地上就行,”
斯密特家长作风,“我睡地上吧,你们倆一人一张床。”
门这时候被科恩推开,“你们几个在这啊,我们没有时间睡觉,这次不是从加拿大出发,我们从日本这里去马里亚纳海沟海沟很近的,你们先休息一下,等会一起潜海,到海底把粉色的能量宝石捞出来。”

翟萱萱,“现在粉色能量宝石又开始发光了。”

科恩点头,“也就这几天吧?”

科恩走后,斯密特肖剑翟萱萱都甲衣上身,把帽子掩盖在衣服地下,斯密特咀嚼科恩的话,再想到丁火人的拜访,现在会不会是丁火人圈套呢,用假的能量石,骗取翟萱萱的真的能量石?

半个小时后科恩和大副过来带他们去深度下潜舱。到了地方,大副走到3个深度潜水舱中间的一间,打开的舱门 ,大副给他们三个人示范穿好潜水服,他自己没有穿潜水服,科恩根据上次的经验,有多余的人跟着翟萱萱他们反而是给负担,就让他们三个人就进入椭圆形的抗高压密闭舱内,指令发出后,潜艇的腹部舱门打开,有锁链的深海的潜水舱就从潜艇上落入了深海。

这艘潜艇在马里亚纳海沟附近已经下潜了几千米,毕竟这艘潜艇老旧了,潜艇机体钢板在海水压强下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要不是有潜海经验的人,精神上会出来恐惧幻觉,感觉潜艇马上就要崩溃了。想起来前一次自己单打独斗,这次有斯密特和肖剑在身边,翟萱萱随着潜水舱下潜时候,心中反而是有安全依靠的感觉。穿着潜水服的肖剑站在翟萱萱身边,望着潜水舱透明窗户外的海洋景色,虽然是黑漆漆的一片,却觉得好像是夫妻几个在海洋博物馆,闲庭信步参观,唯一不足是这里的灯光没有海洋博物馆亮堂。

从潜水舱辐射出去强光,让他们几个看到周围没有太多的种类的鱼类,只有一群群的身体反光的水母是活动,翟萱萱,“这些水母都灌注了丁火人的意识了吗?”

斯密特有些同情的说,“可能,他们是通过这个万米海水的压强溶解了身体的桎箍,让意识随着海水通过归墟流向昆仑墟去了。”

肖剑感叹,“真是生命轮回的悲歌,既顽强又生生不息。他们既悲哀又可怜更可恨。”
“铛!”

有一个巨大的冲击力砸到了下潜舱,让翟萱萱他们在下潜舱中身体不由的晃动了站不稳,肖剑朝外看,海底根本看不到有任何的粉色光亮,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

肖剑惊呼,“什么情况?”

斯密特睿智的分析,“可能那些浮游的软体生物听懂了你刚才说的话,在教训我们,他们不需要人类的怜悯,他们要人类的星球。”

在慢慢下潜最后的过程中,翟萱萱发现这里的浮游生物也很少了,他们来到了海底最恐怖的地方,将近万米的深海。潜水舱潜了半个多小时,斯密特发现在海底有明亮的粉色光升起来,在它周围形成了一个童话世界,有一些游动的深海鱼。随着他们越来越靠近海底,忽然看到红色光源旁边深海的有一艘外星的潜水艇,这艘潜水艇是如此的巨大,像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是有一节节的原型椭圆型的建筑组合在一起。

等他们的潜水舱真的靠近后,斯密特和翟萱萱 肖剑一下子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斯密特发觉好像不是什么潜水艇,反而像是水下的建筑,建筑的材料是乌黑的合金,那些以为是飞舰的各种突起和管道,可能是这个海底建筑的呼吸系统。

可是建筑博士出身的肖剑用理论知识分析,“这个建筑体能的万米深的海底,承受这么大压强,绝对不是人类的杰作,看着也不是一般的建筑,合金材料的建筑壁,因该是一个很大的飞舰。”
翟萱萱,“谁会在海底沉没这么大飞舰?”
斯密特念着师卦的开篇文字,“师,贞,丈人吉,无咎。这个师卦和讼卦一样,第一句大有文章,丈人不就是翟萱萱父亲吗?想想他们歌者文明的飞舰在地球上根本没有发现,想想歌者文明族人逃生不可能是乘坐一个小飞舰的,一定是翟萱萱父亲把飞舰藏在这里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