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火星乐园第二部《宇宙魔方》第六十七章 比首

(2022-08-10 17:13:14) 下一个

火星乐园第二部《宇宙魔方》第六十七章 比首

 

翟萱萱他们掉入飞舰的机关陷阱后,她拔出血月陨石刀打开刀刃,一股黄色的光把黑暗的陷井照亮,他们三个人看到被封闭在一个几米长宽的超级合金的金属封闭空间内。翟萱萱正要抬手用血月陨石刀将飞舰和陷阱一起击毁,就在这时,“哗啦,”一声,陷阱的门打开了,一个他们熟悉的丁火人Q的声音响起来,“客人,请先不要动手,有话慢慢说。”

翟萱萱他们看见密闭的空间打开的门外,站着没有穿宇航服的丁火人蚁人们,和蚂蚁很像的枝节头胸腹三段身体,让翟萱萱觉得非常不适,她觉得他们鼓囊囊的肚子轻轻一按就像一个装满液体的橡胶带。为首的带着翻译器讲人话的丁火蚁人,就是那天在尼泊尔前来和他们三个人约战的Q,翟萱萱,斯密特,肖剑也摘下来头罩,丁火人出乎意外的对他们说,“我们一直在等你们到来,有话慢慢说。”

想动手的翟萱萱望着斯密特,眼神都是不信任的意思,这不会是他们的圈套吧,还没有等肖剑和斯密特说话,丁火人Q说,“你们能力大,我们把话说透了,你们再决定如何做好不好?”
说完他的蚁人竹竿上肢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政治精英格局的斯密特点点头,“你带路吧,那我们就谈谈。”

说完斯密特搂着翟萱萱的腰,给她暗暗的一按及时制止她的冲动,意思是不要急着开战,尽量的多了解不熟悉的敌人。蚁人带着他们几个和十几个握着激光武器的蚁人士兵,来到飞舰中间一个非常大密闭空间内,翟萱萱环视这个空间就是他们的议事大厅了。丁火Q用他们的语言说话,翟萱萱听到是密集滑动摩擦玻璃的噪音,和人类的语言相差太远了,果然它们是和蜘蛛接近,他们不就是一个物类的吗。

那些丁火人士兵听着命令把守门口,有两个站在蚁人Q身后保护他,这时候一个通体金色的蚁人被几个文质彬彬的蚁人陪着气宇轩昂的走进来,只见蚁人Q尊敬的站起身,倒置丁火脑袋俯首用他双个竹节上肢互相敲击3下,金色蚁人回敬的用竹节上肢互相敲击了一下,然后金色蚁人在身后一个透明的胶质,像2级台阶一样的垫子坐下,让他们圆滚滚的肚子落在下一级垫子上托着,跟他进来的几个文气蚁人则是规规矩矩的站立他的身后,蚁人Q对斯密特他们介绍,“这是我们的族长,你们请坐。”

翟萱萱他们给族长点头致意后,就自然的坐在身后的透明胶质的垫子上,翟萱萱觉得屁股挨着垫子真的很舒服,又暖又糯的像是一只温暖的大手按摩一样,不由的低头环视自己的坐垫是什么材料科技。斯密特余波看到及时的用手暗中扯了一下翟萱萱的衣角,两星球谈话不要东张西望的。

没有等Q发话,斯密特先发制人,“你们在地球日本的美军基地制造的惨绝人寰的恶行,就是你说的开始屠杀人类的开始?”
让他们三人出乎意料,丁火人Q委屈的说,“你们误会了,那个惨剧不是我们干的,我们也是受害者。”

帅气的肖剑一听坐不住了,站起身怒目指着丁火人Q说,“那天是谁在尼泊尔来到我们酒店,问我们要宇宙魔方的钥匙的?是谁给地球人下战书的?是谁说是要屠杀人类直到拿到魔方钥匙的?”
丁火人Q两只黑芝麻形状的大眼睛望向金色蚁人族长,族长竹节的下肢敲了一下地面,丁火人Q就开始了诉说,“我们也是受人胁迫,那些我对你们说出来的话,都是铁魔族让我们说的,宇宙魔方的钥匙也是他们要的东西,如果那天我不去找你们,铁摩人就会把我们全族给灭掉。”

“什么,你说什么?”
肖剑脸色难看激动的,“你不是看到我们三个能飞到天上来找你算账,你就改口找个理由骗我们吧?”
翟萱萱也是变了脸戳穿,“那天我们在昆仑山死亡谷打下了的飞舰的一个角,里面就有你们的人,穿的是和你一样的宇航服。”
丁火人Q灰白胶质的脸颜色不会均的变换着,翟萱萱想原来蚁人的脸色是这么变换的啊?丁火人Q口气悲哀的说,“我们蚁人哪有那么大的野心去改造地球的进制,我们是被歌者王爷从二维的世界救出来的,由于我们进入不了二进制世界,就只能是这地球的空间生活,我们要的物质不多,以前有王爷罩着,我们生活的和平安宁,王爷给过我们选择,改变身体的基因融入到地球生活,可是我们族人不想走那条路,变成地球二维世界的蚂蚁,于是就选择了在这里不打扰地球人的空间安家,又能保持我们蚁人的基因。”
斯密特迅速回想过去的记忆,“你们是被王爷从二维世界里救出来的? 是10000747恒星系吗?”
丁火人Q激动的说,“对啊,你知道。”
肖剑不耐烦,“不要换话题,你说你们被胁迫是怎么回事?”
丁火人Q低下头,“自从歌者王爷被宇宙使者铎魔陀抓住后,我们就没有人保护了,不久铎魔陀的兄弟铎魔雷就移民地球,可是他们是三进制以上的生物,根本无法靠近地球,但是他们的科技很强大,用时光机发现了救助仁玉王爷的人类特工,胁迫利用我们的人到地球上抓住他,我们族人都是受命于他们的命令才对特工动手的,但是特工没有缴出宇宙魔方的钥匙。上次我去找你们也是他的计划,所有对你们说的话,都是他设计好的,我不这么做,我们族人都要被铎魔雷给全部干掉。”

事先看过他们养老飞舰的斯密特暂时相信一半,“那你讲讲美军基地的惨案吧?”
丁火人Q,“是铎魔雷干的,他们善于使用雷暴核磁科技,如果我们不听他的,我们族人也会被他们的用同一样的磁暴武器干掉,那天我给你们下挑战书后,我就知道你们有6维能量的人,能够来到太空找到我们,我安排的巡逻和陷阱机关都是等你们来这里说话,这里被我做了力场屏蔽,铎魔雷他们侦听不到。”

肖剑眼神怀疑一挑,“铎魔雷驻扎在什么地方?”
丁火人Q,“就在我们头顶100公里的地方。”

肖剑嘴角朝上一斜,“刚才我们从上面下来,怎么没有发现?”

丁火人,“他们会用类黑洞结界,人类的飞舰都会被类黑洞反物质弹开而不知道,”

肖剑眼睛凝聚,“这么神奇?”

丁火人Q俯首嘟囔 ,“他们来自的星系比我们以前的星系和现在的太阳系都复杂,他哥哥是宇宙使者,受命来这里抓到歌者王爷后,发觉地球居然是宇宙中资源最好的星球,位置又那么偏远,他不敢明目张胆的的来占领,就派他弟弟铎魔雷暗中来了,可是他们是三进制或是四进制的生物,进入地球后身体会自燃,所以就驻扎在我们蚁族的上面,把我们当做他们的奴隶,所有去地球的脏活苦活都是我们干的,所以他想改地球的矩阵也是符合我们的想法,想着改变后,我们族人就可以生活在地球,地球那么大,总有我们躲避的地方。”
翟萱萱不客气鄙视,“真是可怜又可恨,不过你对人类特工的折磨还是你们经手的,所以血债是逃不掉的。”

斯密特强压抑的怒火,“铎魔雷他们有多少人?”
丁火Q,“不是很多,有几百人吧,是先头部队,不过他们真的很厉害,我见到过他哥哥铎魔陀和仁玉王爷开战,因为王爷瘫痪被质子锁住筋脉,王爷有很多高科技都不能保护自己,铎魔陀的手可以改写地球的物理规则,”

斯密特,“什么物理规则?”

丁火Q,“他一拳可以把王爷打到天上几百米,然后他再飞到空中骑在王爷身上,把王爷打成肉酱后,把骨头一把扯出来,双手一压就变成了粉末,把他装入原子压缩瓶子中带走了。”

“啊,什么,不!呜呜呜……”

翟萱萱实在是仍受不了听到父亲的惨死过程,失声痛哭起来,斯密特和肖剑搂着她,斯密特保持冷静的在她耳边安慰说,“这里是幻境的矩阵,宇宙使者是可以改规则的,不要相信丁火人看到的现象,青云大师不是说了,要以幻制幻。”
肖剑佩服斯密特的冷静,“对,拳头说的对,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看着激动几乎失控的翟萱萱,斯密特决定先撤离,“不用耽误功夫了,我们先走,以后再来这里。”
说完斯密特起身告辞,“既然你们解释了不是你们所为,那我们先告辞,等我们调查清楚后再来和你们对话。”
说完斯密特站起身对着蚁人的族长点头致意后,走到翟萱萱身前作为人肉盾牌,长臂结实宽大的搂着要动手报仇的翟萱萱,肖剑帮助她把甲衣的头罩戴好,斯密特和肖剑也戴好了甲衣头罩,一个抬手给蚁人Q 离开的指示,蚁人Q竹节上肢发令后,飞舰主体的大门打开,斯密特紧紧的按住翟萱萱的握着血月陨石刀颤抖的手,他们三个人抱团飞出了蚁人的飞舰。

灯笼飞碟非常及时贴心的来接他们,进入飞碟后,他们三个人分身而坐,翟萱萱情绪激动,“你为啥要回来?为什么不让我直接干掉丁火人?”
斯密特耐心解释,“他们不是说了是铁摩人干的?”
翟萱萱愤怒失控,“什么铁摩人,就是丁火人的谎话,从头到尾都是丁火人的做的恶事,他们编个故事就把所有的罪行一推而尽,想想那个他们杜撰出来的铎魔雷,说是住在类黑洞,那不是骗鬼吗?我父亲的惨死他说的那么精彩,我不信他们没有参与?想想那天在酒店的话,他一句句可是情绪饱满,绝对不是被人胁迫的。”

肖剑赞同点头,“萱萱说的没有错,我也觉得有蹊跷,说不定他们联合了宇宙使者铎魔陀杀害了萱萱和你的父亲,我们不能听信他们的一面之词。”

政治大脑的斯密特看到翟萱萱情绪激动说,“萱萱你先冷静,蚁人居住的地方我们知道在哪里,等等我们调查清楚了,再做决定,如果他们真是恶魔,我就来将他们一网打尽。”

翟萱萱避开斯密特的搂他的手,“你这样磨磨唧唧的考虑来,考虑去的,地球上会死更多的人,你说有了答案再来找他们,难道他们不会转移啊?那么傻等着你来杀?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想想你父亲的血海深仇。”

肖剑想劝和但是被斯密特拦开,平时他可以纵容遇到大事肖剑息事宁人和稀泥的做法,但今天他非要和翟萱萱说清楚,不能再犯在10000747恒星系的原则性的错误。他怀疑的觉得自己父亲的惨死和翟萱萱父亲的惨死都是一个迷魂阵,也许是一只宇宙裁判的手,扔出来的一只让翟萱萱犯错的诱饵。

“萱萱,记着,一定要冷静,谋后再动,今天我们看到了蚁人养老院的情况,我觉得一个对族人所有老者照顾周到的族类,是有善的一面,在宇宙的万花筒中都有活下去的资格,我们不是裁决刀,而是要像你父亲一样,救助弱小的文明。”

接着斯密特刨析自己的初心,“萱萱我们现在来到了幻境任务时间表的水地比卦,说的是先王以建万国,亲诸侯,比卦的成卦主是九五爻,爻辞是,显比,王用三驱,失前禽,邑人不械,吉,就是说要网开一面面,给众生选择权,这是你作为宇宙使者要理解的天道。”
情绪上头的翟萱萱根本听不进去斯密特的话,“灯笼,回地球,我实在是不能在和他在一个空间里呆着了,气死我了。”
说完翟萱萱虎脸发威独自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斯密特给肖剑使了个眼色,肖剑走到翟萱萱身边想抱着她,结果被翟萱萱一个甩肩,“我想独自呆一会,你们各自好在为之吧,你也不是好人,没有阻止他撤出丁火人的飞舰,抱着我一起跑,”

肖剑委屈的吐槽,“我这么做是为什么啊,不就是三个人和和气气的在一起,我给你们们当牛做马的我容易吗?”

翟萱萱气头上,“谁也没有求着你,你们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你厌倦了?那我容易吗?一天在你们中间搞平衡,我心有多累吗?不如各过各的痛快,如果今天是我自己来,我早就二话不说,把丁火人的飞舰全都给灭了。”

内心委曲求全几十年的肖剑,看到自己爱情奉献被一风吹,他西北大男人的炮仗脾气给点着了,“你厉害,他厉害,我就是个怂人,我爷不伺候了,你说的各过各的挺好,到地球就分开。”

在一边的斯密特快被肖剑给气死了,让他去灭火反而烧起来来了,为了不再激化矛盾,想着飞碟落地后再哄翟萱萱。斯密特管住自己的嘴不敢说肖剑,更不敢和翟萱萱说话,半个小时的沉默后,灯笼飞碟降落在地球美国海岸附近的海洋上,瞬间就变成了一只游艇。

在他们争端里不站队的灯笼聪明的问,“拳头,我停在地球的那里呢?”
斯密特想了想说,“就停在波士顿的海边吧,我在线注册一个船位,”

说着斯密特拿出手机,在网上注册了一个高档富人海洋俱乐部的船位,把港口发给了灯笼后,不一会灯笼就在俱乐部港口靠岸了,翟萱萱看到游艇靠岸后,抬脚就出了舱门,斯密特追过来说,“萱萱,我们回去说。”
翟萱萱看都不看他,也不看肖剑,在空中画了一个根号5,人立马就不见的踪影,斯密特一着急想去追,可是自己没有能量进入五维空间,他斜眼看了看肖剑求助,肖剑满脸不高兴的打击他,“这下好了吧,当初我就不想给她讲五维空间的转移法门,你非要鼓动着我给她补课,一天就你觉的你智商高,就没有想想她有了超能力甩了你。”

斯密特回怼,“没想到你这么有心眼,”

肖剑脸上酒窝深馅都装着潜伏的理智,“我他妈的又不傻,不知道厉害轻重啊,女人该给与的和不该给与的,大男人要收放自如你不知道啊。”

斯密特甩锅,“你那么了解她,那你刚才不拦着她?”
肖剑鼻子气歪,“我拦的住吗?”

想着老婆跑了,肖剑气不顺,斯密特结束无谓争吵,“美国你没有地方去,到我那里去住吧。”

肖剑,“谢谢,我现在也没心情和你呆着,我有空就住灯笼这里吧。”

斯密特手机开始不停的嘀嘀嘀的有信息接收,他打开手机的很多留言呼叫,“看来最近你我要忙了,电影明天就上映了,你我都要做宣传。”

肖剑也打开蜂鸣的手机,翻看果然是很多经纪人和剧组的信息,他们几个上了太空,信息都中断了,现在回到地球这些信息就轰炸开来。肖剑心烦的登上了岸,没有了翟萱萱他一刻也不想看斯密特的脸,他要找一间酒店好好的睡一觉。

斯密特想要追上肖剑,“等等,我给你拿些钱。”

肖剑头也不回,“我电子账户全球通,这里又不是尼泊尔封闭,我自己可以活下去。”

“那萱萱怎么办啊?”
肖剑没好气,“每次都是我收拾烂摊子,这次归你了,”说完他迈着大长腿很快走远了。

斯密特想去追,却被灯笼叫住了,“拳头,你的质子球。”

斯密特一听,赶忙回到驾驶台,拿起从灯笼核心控制器中升起来手柄的小孔中,吐出来了质子晶体球,看着没什么损耗,斯密特说,“果然很省燃料啊。”

这时候灯笼见四下无人给斯密特说,“拳头,你知道王爷为什么让你保管这个氢质子球吗?就是王爷知道公主的短板容易冲动,肖剑的短板为公主会没有原则,只有你是全局的看问题,会坚持原则,不会做出冲动的事情来。”

这一句话让斯密特寒冷的心里如同装进了一个火炉子,三冬的温暖,他有些哽咽的说,“谢谢你灯笼,谢谢岳父老人家。”

说完他戴好了晶体球的项坠,没有再用东西给包起来,因为电影的宣传要开始了,这个鸽子蛋正好是名贵的首饰,更何况他知道没有四维能量的人是偷不走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