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科幻故事 《火星乐园》第一百一十四章 压缩

(2022-02-08 10:48:28) 下一个

科幻故事 《火星乐园》第一百一十四章 压缩

话说翟萱萱凝神屏气的站在蓝色晶体的墙前,面对像围棋一样布局的海螺星棋有些捉摸不定,这些海螺体不时的闪着光,有时候在头顶部远处的光幕墙上,有时候在脚下低处的水晶体棋盘的下方,它们发光的节奏没有规律性,让翟萱萱有些迟疑到底选哪一个海螺,点击后获得信息。

 

紧张的盯着翟萱萱一举一动的思恩福特在飞船上看到这个海螺闪光的能量分布图,下意识说,“这个海螺就像是我们在地球海洋监控潮汐能量的浮标图啊。”

斯密特睁大眼一看还真是,在地球海洋局用的海啸预警监测浮标是钻石型,根据潮汐的涌动的能量会发出红,黄,蓝不同的颜色,红色的警告,黄色是预警,蓝色是安全。透过海洋里的声传通道补捉地震能量的数据,检测海洋T波能量的持续时间与频率含量,来推断是否有一场潜在地震引起的海啸。

肖剑看着海螺图,他警觉的说,“这些海螺不是检测浮标,好像是压缩的六维空间在10000747 恒星系的分布,”
被启发了四维的思恩福特感兴趣问,“那那些闪烁的光代表什么?”
肖剑说,“可能是区域空间能量充足或是不充足的显示,就像是我们充电电池的显示。”
思恩福特把眼睛聚焦的按照肖剑的提示看过去,果然是符合肖剑说的样子,可是那些海螺样子外面大小各不相同。

思恩福特忽然明白了联想说,“怪不得我们进入10000747恒星系空间,空空荡荡的连负物质负能量都找不到,原来这个恒星系的能量物质都被折叠压缩在六维空间了,这些海螺就是一个个六维空间压缩分布图。“

斯密特一听紧张的说,“如果翟萱萱选错了,我们会不会被压缩到一个未知的维度出不来啊?”

思恩福特,“很有可能!”

斯密特,“要不要告诉翟萱萱?”

思恩福特,“不要干扰她 ,让她跟着直觉走吧,我们都不知道未来是什么,她6维币能量,不用担心”,

肖剑一听紧张的说,“翟萱萱说六维是量子人的世界。”

思恩福特解惑说,“不用担心,这个六维不是神住的六维,而是二维海螺在三维空间an的投影加上时间轴运动,充其量是5维,要不是你们看那些水晶墙上折叠空间为什么是海螺的形状啊,它们只是平面维度反复折叠的结果。”

翟萱萱面对水晶墙上的形形色色的海螺有些迷糊了,黑洞场内是无法交流意识和声音和光的,光都被限制在本体不流动,就像自己踩着的时空晶体,翟萱萱这是候意念汇聚在一起,复习自己有限的数学知识,想着如果肖剑和斯密特两个建筑和计算机博士在自己身边就好了,自己这个学渣却要替他们来结答数学猜谜,真是讽刺啊,宇宙这个过滤器也是采用的木桶短板理论吗?让水从她这个数学知识短板一侧流出,把命运掌握在她这个学识最低的人手里。

翟萱萱就是愈挫愈勇的人,无人可以帮助的情况下,收拢了气息开始在脑子中冥想,数学的六大经典螺旋,第一个是费马螺旋,是一个等角的螺旋,臂是可以几何级数递增的螺线。翟萱萱睁大眼在蓝色水晶体的墙上寻找,没有发现。

于是翟萱萱冥想到了第二个螺旋是双曲螺旋,第三个是黄金螺旋,第四个是渐开线螺旋,第五是辐射螺旋,也就是菲涅尔螺旋,第六个是阿基米德螺旋,既一个等速的螺旋,每条臂永远相等。翟萱萱张大了眼睛终于看到了好几个海螺符合这些数学定律。

果然以前斯密特和自己说过,“数学是宇宙的语言。”
望着几个符合螺旋定律的海螺,过度解读的翟萱萱有些范难了,在这几个里面选哪一个呢?
虽然符合阿基米德等速螺旋的贝壳很漂亮,颜色纹路规律,但是翟萱萱觉得维度折叠不够,于是放弃。

最后面对自己的左下角是一个漂亮的鹦鹉螺,翟萱萱觉得亲切,在加拿大出土的鹦鹉螺化石是国宝,是亿万年前古生代奥淘纪就出现的生物,它的壳好像已经古老的石化,呈螺旋形盘卷,生长纹从壳的脐部辐射而出,平滑细密,颜色斑彩荀丽,整个螺旋形外壳光滑如盘状,就像一个鹦鹉的嘴。

其实以前在地球时候,翟萱萱在博物馆看到同款蛇盘绕起来形成的曲线的沙盘虫化石,简直就是一个大自然写出的阿基米德螺线,翟萱萱被迷得不要不要的,还花了不菲的钱买了一个24厘米直径的石化斑彩螺标本,摆在自己的书房。没想到自己穿越维度空间和历经了不同爱情生活后,在时空的转折点又遇到了这个鹦鹉螺,难道是冥冥之中的宇宙的语言,怪不得印第安人认为斑彩螺是神秘的自然符号,是护身符和吉祥物。

想到这,翟萱萱就伸出手去点击了这个亿万年前的化石鹦鹉螺,在蝶形飞行器内的思恩福特来不及的喊了一声,“不!这个空间折叠密度太大了,时间积蓄的能量太强了。”
可惜翟萱萱根本听不到,就是听到了也是点击了,就见蓝色水晶墙上的斑彩螺一下打开了它的腹部被切割的一面,里面蛇面卷曲的是一个个曲面被时间晶体压缩的密密实实的晶体结构,一层层的室腔就是一段时空的缩影,还没等翟萱萱回过味来,一道极昼白光照亮了蝶形飞行器漂浮的整个超立方体空间,这道光吸收了蝶形飞行器和翟萱萱,瞬间消失在翟萱萱点开的鹦鹉螺腹部室腔的时间晶体内。

翟萱萱伸手触及了鹦鹉螺化石还没有任何准备,就被蓝色水晶墙体的发出的超刺激的白光光一下在给送回了蝶形飞行器内,飞行器载着翟萱萱被白光压缩到极致后,被吸入了鹦鹉螺时空晶体内,巨大的超时空的蓝色宇宙晶体墙瞬间消失,原先蝶形飞行器漂浮的超级四方提体空间也不复存在,黑洞上方的太空是是空荡荡的黢黑。

翟萱萱整个人在飞船内觉得像掉进了万有引力的深渊,飞船外全是白色的光芒,亮的像激光或是电焊的光芒,根本不敢睁开眼去看,一睁眼马上有被瞬间烧灼的危险,飞船内斯密特等人也是一样感觉到身体上的重力加速度超过了驾驶飞船飞离地球的时候的感觉,超过了宇宙第三速度给自己身体 压力,整个人身体的内脏似乎要融合在一起的痛苦,他们没有维度币和Q能量币,身体受到的空间压缩没有反作用力支撑。

斯密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化作一团气体报销了,用力发出声音说,“再见了萱萱,我坚持不下去了。”
肖剑也是浑身抽搐难受痛苦的说,“再见了萱萱,我也不行,,行,,,了”
他俩的话一下子提醒了翟萱萱,她闭着双眼马上集中精力打开天目的Q 能量币,发出一道黄光和飞碟外的极昼白光融合,飞船的速度才逐渐的慢了下来,最后变得就像一个漂浮的树叶一样,晃晃悠悠的在浮行运动。

斯密特看到自己没有死,睁开眼睛挣扎的坐到驾驶舱前,望到驾驶窗外的事件,一下子愣住了,他们的蝶形飞船落在了一片草地上,草地看着像郁郁葱葱的森林,他们都被压缩成了微小的人,网球场那么大的蝶形飞船被压缩成2元钱币大小。

因为斯密特看到了巨大的带着两根天线的蚂蚁的头,橄榄型的复眼的黑珠子眼睛在好奇的趴在蝶形飞船的视窗外,头部前喙尖长有密集的绒毛覆盖很强大下颌骨,打量着这个它们没有见过发光的物体,以前在萨日娜小时候斯密特给她讲过地球蚂蚁的故事,还为她画过蚂蚁,对于蚂蚁的身体结构他太熟悉了。

“完了,完了,我们遭到了降维打击。”

斯密特顾不上蝶形飞船内的人们如何从七倒八外,从失重失神的懵懂状态醒过来,就大声宣布这个噩耗。

思恩福特摇摇晃晃扶着发昏的头站起来,听到斯密特的呼喊顺着驾驶窗一看,也是惊异万分的说,“确实是完了,我们被压缩了,看到蚂蚁有这么大,我们肯定只有细菌的大小了。”

“一般的蚂蚁有4毫米大小,相比我们只有它的四分之一大小,我们被压缩惨了。”

“那么我们不是变成水熊虫大小了?水熊虫就是1个毫米大。”

肖剑醒过来后,顾不上和别人对话,他第一个去扶起翟萱萱,细心的帮她整理衣着,然后双臂紧紧的搂着翟萱萱宽慰的说,“别往心里去,虽然我们被压缩了,也许就是天意吧。”

翟萱萱在肖剑怀里瞬时间的感到了力量般的安慰,抬起她歉意的脸说,“都怨我,选了一个不好的海螺。”
斯密特也走过了搂着他们倆说,“谁也不是先知,也许别的海螺比这个还惨呢?”
秦百川说,“这个海螺原来是时空压缩装置啊,可能不同的海螺代表不同时空被压缩的密度比例,这个化石的鹦鹉螺有亿万年了,要不是翟萱萱有Q币的话,我们也许就被压缩为原子了。”
大家听了他的话,觉得有理,翟萱萱懊悔的说,“我可能在地球就被给它迷惑了,因为我以前有过这样一个化石,我还以为是天意,宇宙的语言在给我说话呢。”
正说着话,大家感觉倒蝶形飞行器似乎在晃动一下,难道是蚂蚁在搬这个硬币大小的飞行器?斯密特赶快打开外空间镜头,看见一个红色的细小蚯蚓卷曲的睡在飞行器上面,它也许觉得亮闪闪的洁净金属面是一个豪华的大床吧。

几个人在蝶形飞船内斗沉默了,灭心没肺的阿尔伯茨高兴的说,“现在我们被压缩了,那么食物就好解决了,一滴露珠就可以洗澡了,不如我们出去找点新鲜的食物吃,再洗个澡该多好,在那个沙漠行星没有水源,我们节省的过日子,身上都发臭了。”
肖剑一听说,“确实是好主意啊,我们去看看这个微观世界,肯定是很有趣 经历。”
众人听后,都收拾起沮丧的心情,开始整理外出的服装,准备出飞船了。

斯密特提醒大家,“我们被压缩了,只有1个毫米大小,所以服装要穿合金的防御级别的,激光武器都带好,这些蚂蚁等的生物很厉害。”
“那还这么洗澡啊?”
“泡干净就行了,”

“好吧”,

蝶形飞船的门打开后,所有人都震撼了,他们来到了一个童话世界,所有微观的植物生物都比他们以前见到的大一万倍,青草看着有几尺粗的松柏那样大,草地黄花的花瓣是密密麻麻的浮凸的整齐的图案,不远处有个草莓树,上面结满了娇艳欲滴带露的草莓,翟萱萱跑过去先在草莓的露珠里洗了个澡,肖剑和斯密特也抱着一个露珠融合进来,他们落在一个凹陷的草莓叶子里,享受全自然的沐浴,洗完澡后,看着红红的草莓滴水的脆嫩,吸引翟萱萱直接抱着身边一个草莓子的突棘吸食草莓汁液,肖剑和斯密特也是一人抱一个突出的刺肉开心的吃来。

翟萱萱吃饱了高兴的说,“真好吃,如果地球的人类有这个技术给压缩了,那么就不会有粮食短缺的问题,更不会有核战争。”

“呵呵呵”,
翟萱萱刚说完,就听见肖剑紧张的给她,“嘘!”
斯密特也是紧张的拔出了激光枪,喊了一声,“萱萱,蹲下!”
就在翟萱萱瞬间蹲在时候,斯密特矫健英勇的拔出激光枪朝翟萱萱身后射去,“糍”的一种毛发的糊味传来,翟萱萱听到身后有个巨大的响动,回头一看有些惊呆了,斯密特用激光杀死了一个比自己身高高十倍的浑身黑金条纹绒毛的四眼蜘蛛,一只复眼被斯密特用激光射穿,毛茸茸的头面部,剩下中间一对大黑眼和一个旁边的复眼黑油油的发亮,翟萱萱一下子没有了胃口吃东西,因为自己差点成了蜘蛛的大餐。

几个人惊魂未定,在小宇宙的他们有了小宇宙的听觉和视觉,就听见嘈杂的声音从草丛的森林中传过来,就像古代冷兵器时代 钝器交错击打的喧嚣声,肖剑,翟萱萱和斯密特寻找声音过去,躲在一个倒伏的枯草后面,他们看见是成千上万的白色的蚂蚁和黑红色的蚂蚁混合的大战,看来这个战斗都很长时间了,在阵地好像是黑红色蚂蚁的窝前,像山一样堆积起来蚂蚁的尸首,现在双方的蚂蚁焦灼的混战在一起,士兵蚂蚁彼此把毒液朝敌方身体刺去,空气中漂浮着蚂蚁身上分泌的酸性化学剂 的味道,还有一阵阵的动物腹部击打地面的声音传出洞穴,斯密特说,“那是蚁后发出的战斗的号角。”

正在这时候有外围打援的黑红色蚂蚁看到了翟萱萱他们,它们互相用天线触角发出了信号,一群蚂蚁朝翟萱萱它们扑过来,肖剑看到明白的说,“快跑,我们穿着白色的宇航服,它们把我们当作白色蚂蚁一伙的了。”
翟萱萱和斯密特肖剑拔腿就跑,可是无奈身材太矮小了,就在它们三个被高大的黑色蚂蚁几步就赶上来围攻,将要被刺给毒液的时候,一直关注他们的思恩福特开着蝶形飞行器及时赶来,把蝶形飞船开的像硬币一样击打在黑色蚂蚁群里,让准备攻击翟萱萱他们的蚂蚁乱了手脚,翟萱萱和肖剑,斯密特曾机赶快跑进了蝶形飞行器的舱门,关好了舱门,思恩福特驾驶着飞船快速的飞离了蚂蚁战场。

蝶形飞船飞了一阵,停在一个湿草地上,思恩福特关闭了发动机,舱内的人开始开会,讨论今后的出路,现在被压缩了,但是感觉不是降维打击,而是时空的压缩,因为他们可以看见三维时空,翟萱萱说,“也许我触摸的海螺太老了,所以我们被压缩成这样,如果我找到一个年轻的海螺,我们就会恢复倒最初的时空,这里可能是给我们学习用的宇宙能量场。”

“我们这么小,到哪去找海螺,我们根本飞不出这片草地,我们被场力给封闭在这各小宇宙了。”

“如果真是封闭,那么布盘的手是什么意思呢”
“蚂蚁代表二维,他们资源争夺战警示了我们人类三维也逃不过的资源争夺的命运,这个行星空空荡荡的,所有的能量空间都被压缩,是什么原因呢?”
翟萱萱在他们讨论时候望着驾驶舱外,忽然她看到了一个螺丝壳的蜗牛正慢慢的爬到了飞碟前的青草上,翟萱萱眼睛一亮说,“看,这个是最年轻的海螺,这一定是给我们的时空逆转装置,我要去摸她。”


斯密特及时阻止说,“用你的Q币能量,不用出去。”
“对用Q币空间结构币。”

说完翟萱萱就用天目目光聚焦视窗前的蜗牛,一道白光又从蜗牛壳内射出来,翟萱萱他们飞船一下子就被裹胁飞出了这个被压缩时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earby' 的评论 : 期待
nearb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非常师妹。经过十天的反复推敲和修改,终于敲定一种写法,可以慢慢写下去。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earby' 的评论 : 你可以用电子显微镜解剖学,说不定就解决了。分子 纳米,微米 夸克,, ,要细致入微的描述每一样事物,这样世界就展现出来了。
nearby 回复 悄悄话 配图确实配得好!

师妹,师兄在设计一个小宇宙里的故事,里面的规律不一样,好难啊。你能想象一个不同与我们身处的宇宙不?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该完篇了,开心一下。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精彩,还有配图,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