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仿古小说《妾乃黄花》第六十一章 回首

(2021-07-14 06:20:14) 下一个

《妾乃黄花》第六十一章 回首

刘萱手握一百两赏银从皇城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刘萱看着应天城内人好像个个心惶惶的样子,觉得自己命运真是一个倒淌的河流,这非常时期朝臣们人人自危噤若寒蝉的时候,自己的兄长和侄儿还能得到加官进爵,自己也得到了封赏,还能感受沐浴圣眷恩宠。

圣上封赏刘基儿孙举动和诛杀胡惟庸党羽一并开始,就是昭示了刘基是彻彻底底的忠臣,不仅他忠于朱元璋出污泥而不染,儿子刘琏也是因为没有同流合污被胡惟庸害死。有刘基父子节气忠义肝胆相照珠玉在前,现在那些被诛杀的开国有功的王侯,成为胡惟庸奸党不能用胡惟庸的胁迫做借口。朱元璋就是要朝臣明白刘基这样的忠臣死后,朱元璋没有人走茶凉,而是重用他们的家人后代,就是给其他的侯门王府做教材。

刘萱想这一切就和父亲当初预计的一模一样,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

阿龙的小驴车拉着刘萱走在应天的大街上,天上开始下起了雪加雨,街上的人们纷纷避雨雪,穿了棉袍的阿龙却是慢悠悠的驾着驴车,打着小油纸伞,雨雪迎风吹到身上,也不怕雨雪吧衣服淋湿了,让刘萱尽情的看着雨雪纷飞碧空如洗的皇城内外,他知道刘萱离开太长时间了,看应天怎么都不会厌烦的。

他的举动让刘萱很温薰,虽然阿龙是锦衣卫的眼线,可是人不坏,是父亲亲自挑选从家乡带出来的。心想自己不也一样,阿龙盯着刘家,圣上让自己随意走动不就是变相的帮他盯着社稷他的江山吗?

在回家的半途中,刘萱想去看看将来自己的归宿,给阿龙说:“送我去朝天宫!“

阿龙懂事听话的把小驴车朝应天的秦淮区的水西门赶去,朝天宫在南朝时期就是南方科学研究的总明观所在地,人气就很旺,集结南朝的各地精英。后来文,史,儒,阴阳四门学科逐渐失传,道家学派与道教融合在冶山上修建道观,这里开始成为了道教的胜地。

洪武十七年被朱元璋重建后改名为朝天宫。是朝廷举行盛典前练习礼仪的场所,以及官僚子弟袭封前学习朝见天子礼仪的地方。

不一会小驴车踩着湿漉漉的青砖地,就把刘萱带到了金碧辉煌的朝天宫的建筑群之前,刘萱拿着阿龙递过来的油纸伞,在雨水洗过的天阶下车,让阿龙回家并把自己得到的赏银也带回去,自己一个人打着伞登上天阶往朝天宫正门走去。

门口英武的皇家守卫看到刘萱的大内金令牌,二话没说就让刘萱进去了。刘萱呼吸着雨后清新的空气,溜溜达达的从三清殿开始往后面走,不一会儿雨雪就停了,刘萱收了伞,站在一个大殿大门口就可以看到远处梅园的粉色花枝跃上墙头,梅花朵朵的在翘首期盼。

朝天宫是南京最有名的道观,只有璇玑师父来过。刘萱环顾这占地三百多亩的各种殿堂,房庑数百间的世界,看着扑面而来雄浑的建筑,神君殿、三清正殿、大通明宝殿、万岁正殿等,猜测着自己会被安排到那里住呢?
 

当刘萱信步游缰驻足在“奉敕重建朝天宫碑”南碑亭前,终于有执事的道长迎上来亲自询问:“请问道师是何方神圣?“
刘萱听声回头一看是一位穿着红色道袍的,四十多岁长相精干眼神警惕的道长在询问自己,一口江西口音,口气虽然礼貌但是透着王母娘娘花园的门卫,看到不应该出现的孙悟空感觉。刘萱低头一看自己一身的粗布棉质道袍,让人嫌弃也是说的过去的,毕竟这里是皇家的场所,平日里来的都是衣衫华贵金枝玉叶的人。

刘萱一行礼说:“本道法名七星,收到圣谕来此修道,请问大师是?“

那个道长一听,脸上一愣没想到圣上点名照顾的大人物是这么一个穿着寒酸的年轻坤道,但是久经世故的脸色马上缓和礼貌的说:“嗷,是七星法师,贫道无魁是这里的执事法师,早些日子道录司已经传话,法师以后就常住在此修道,我们已经为法师准备好了房间,请随我来。“

刘萱被无魁陪伴着七怪八拐的往朝天宫的西南角的道士住的厢房区走去,西南属坤,所以道姑都居住在西南这一片的厢房,路过几间独立的院门,到了一个清静的拐角,一个大写的“羽”的门匾映入眼帘,无魁道长打开“羽”匾下的大门,把刘萱领进了一个独立隔离出来的小院说:“这里叫“羽园”以后就归你居住了,这个院子除了主卧,客厅书房外还有两间厢房,给你将来收的徒弟居住,门口有一间小厨房,你如果不想吃大灶,想自己煮一些可口的饭菜也可以。“

无魁介绍完情况,把钥匙交给刘萱就离开了。刘萱静下心来一个人打量这个庭院,虽然是麻雀不大但是五脏俱全的,院子被人收拾的干净整洁,被褥都是新安置的,家具是整套小巧明式的圆桌,凳子和柜子,正对卧房院子里有一株梅花正开得鲜艳,院子的门口养了几盆兰草,室内没什么装饰,想着他们也许留给自己来摆弄了。

久居娘家或是寄居在别的道观几十年的刘萱,从没有想到自己浮萍的人生,还会有属于自己独自居住独立的院子,此时心中对朱元璋还是充满感激的。他九五至尊居然能够想到自己的孤苦一身的难处,给了自己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还让自己找两个徒弟养老和陪伴。

眼睛水润的刘萱被朱元璋彻底的感动和收买了,终于理解明白了父亲为什么那么忠心耿耿的为朱元璋做事,君威难测,可是圣恩浓厚起来也是深似海的。

人都是向阳花,有了太阳照耀自己谁不会热烈生长呢?

刘萱心里想这里就是自己一辈子的归宿了?

不一会有几个道姑敲门问:“七星,无魁道长问,你有没有我们帮忙整理的事?“

刘萱客气的说:“谢谢你们,暂时不用。”

道姑们离开后,刘宣半掩着门没有关紧,想着再有道姑进来容易些,自己毕竟还没有住进来。

心中计划着如何布置这个将要属于自己道家,刘萱在各个房间查看,最后走到了厨房,看到有备好的崭新的整套的茶具和锅碗瓢盆,货架上油盐米面俱全,柴火和水缸里的水也是满的,果然无魁在招呼接待自己是很用心了。

刘萱用火折子生了火,想烧一壶水,试试这个自己这个狗窝的炉灶功能,可以在这里喝茶好好的独自逍遥一番。不一会水烧开了,刘萱给紫砂茶杯里放些茉莉花茶,倒上茶水,正准备端到院子里赏梅喝茶,就在这时候,身后有个高大身影靠近,从身后一把紧紧的抱住的刘萱。

刘萱身体一惊的同时,听到久违的宇初男人浑厚的声音:“七星!是我!”

说完张宇初的头伏在刘萱的肩头,贪婪的闻着刘萱头发的气息,刘萱静默的握着宇初从后面环绕自己的双手,眼泪不由的开始如同洪水般泛滥。在彼此身体温暖的颤动中,刘萱感觉到自己肩头凉凉的感觉,是宇初的泪水,相拥了良久,宇初终于放开手,刘萱转过身,两个人四目相对的泪流满面,竟然无语凝噎。

宇初抚摸着刘萱的脸,主动温柔的问:“回来了?”
刘萱点点头,“嗯,你这么会在这里?”

“我来这主持蘸坛大礼有一段时间了,刚才看到无魁法师在名册上录入你名字,我就赶过来看看你。”

刘萱长舒了一口气,伸手擦拭了宇初的泪水,又把自己脸上的泪水擦干说:“我们到院子里赏梅说话吧!”

宇初温存的点点头说:“好。”

刘萱又给宇初泡了一杯茶,两个人端着茶,来到院子中的石凳石桌旁,面对面坐下,互相打量对方。

刘萱 看到三十岁的宇初温文儒雅君子成熟气息,百感交集的刘萱关切的问:“这些年,你还好吧?”
宇初目不转睛望着刘萱一脸风霜的高原红,点点头,心痛的说:“你在云南这么多年受苦了!”

看到宇初的怜惜和情不自禁,为了稀释彼此难过的心情,刘萱故意大大咧咧的,说:“不苦,挺开心的,比闷在家里好,自由自在是没人管,修道不就应该是这样嘛。”

宇初眼神晦暗的说:“为什么你这么想的开,就不想我吗?好羡慕你?”

刘萱故意不以为意的笑着说:“想,想变成蝴蝶围绕着你,可是现实吗?不如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我想你也一定没闲着。你这么也羡慕我,我得张天师,你可是天下道教的领袖!”

张宇初叹气的说:“我活着像个透明的人,没有自己私密的空间,道教事务繁多,还有兼顾朝廷法事,忙的没有时间修仙了。嗷,对了,我收养了我三弟的儿子。”

刘萱一听愧疚的说:“为什么,你应该结婚啊,没有我,还有别的好女人!我多希望你的骨血有传承,你这么聪明,生个儿子肯定是人才。”
宇初脸色黑下来说:“我心里位置只能是你,没有位置给别人了!我三弟的儿子也是我们张家的血脉。”

刘萱听后沉吟了片刻,抱歉的说:“宇初,我真的害了你,我心里好惭愧,我早知道自己的不嫁人的那种人,我不应该和你交往太多,对不起!”

宇初喝了口茶转移话题说:“我们修仙吧,不说这些了,还有复兴道经的大业没有开始,连我弟弟宇清也学我不结婚,他过继了我四弟的儿子,呵呵。”

刘萱听后觉得好像他们都被自己带歪了?不对!应该是璇玑,他们的师叔,他的影响力是最大的,刘萱关切的问:“我师父还好吧,昨晚刚回来还么有来得及去紫霞洞看师傅。”

“你师傅现在龙虎山修养,紫霞洞交给你师哥玄一打理了。”

“真的,太好了,玄一师哥是最适合的师父的接班人。”

宇初介绍说:“最近这些年我确实忙着在整理正一道,我发布了一个《道门十规》,让所有的道徒遵守”
刘萱说:“《道门十规》,好啊,有空给我看看。”
宇初哈哈的笑起来说:“道门十规大部分人没有意见,就是立了严格的双修规矩被很多人诟病。”

刘萱听后一口热茶几乎喷出来,惊叹的说;“你不允许双修?和武当一样?”

宇初乐的说:“我才没有那么坏呢,就是惩戒接借双修胡作非为的道徒。”
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笑,过去所有的默契一秒都回来了,宇初开心的说:“你以后常住朝天宫,太好了,每次来应天可天天见到你,方便多了。”

刘萱说:“最近还有什么重要的法事吗?”

宇初点点头说:“很多!昨天听说抓了十几家的侯爵,应天的气氛有些让人觉得不安。我们的,,,,”
刘萱,“嘘“了一声,宇初秒懂的沉默了。

不一会宇初说:“老规矩你扮男装我们出去喝酒,给你接风洗尘,胡子我都给你准备好了,我先走了免得别人说闲话。”

说完宇初留给刘萱一个信封匆匆告别,刘萱打开一看信封里面是一副假胡子和喝酒的地址纸条,“晚上八点醉仙楼“

晚上在秦淮河旁边的醉仙楼,灯火通明,平时这里熙熙攘攘的根本不会有位置,由于昨晚的抓捕十一家王侯的行动,应天那些高门大户和有钱人家都不敢出来宵夜,所以今晚的人流没有往常拥挤热闹。醉仙楼里面吃饭的人都压低声音在议论被抓的十一家王侯。

在门口翘首盼望的宇初见到刘萱走过来,赶忙迎上去,热情埋怨的说:“七星兄,你怎么才来,看我都等了半个时辰了?“

宇初穿着一身青色缎织直缀,戴了一顶黑色软翅巾帽,更显得儒生的气派。

刘萱穿着侄儿的一身青布直缀慢悠悠的说:“耆山,你心中的日晷出错了吗?现在还不到八点呢?”
宇初看着刘萱粗糙的高原红脸蛋,配着小八字胡不伦不类的像戏台的人,禁不住的笑了出来,打趣说:“七星兄,你面若桃花真是好看啊!”

刘萱手摇乾坤竹子扇,深情的一眼千年的回报说:“这是红星高照,见了耆山弟弟,心里有个小太阳,暖洋洋的。”

宇初听到比蜜还甜的,脸上喜气的赶紧带着刘萱到了他定好的包厢,刘萱撩开门帘,看到菜已经都上全了,怪不得宇初说自己晚了,他早早的点菜,可不是怕菜冷了不好吃,盼着刘萱早点到。

望着一桌子菜,刘萱感觉到宇初家人般的温暖关爱,高兴的说:“谢谢你为我接风,我真的很馋了,多年没有吃家乡菜了。”

宇初给刘萱到了一杯热米酒说;“来喝口热米酒,去去寒气“
刘萱不见外的说声谢谢,端起来喝了一大口,刚把酒杯放下,宇初已经给刘萱夹满了菜,东坡肉,盐水鸭,炒笋,清蒸鱼蟹,看着刘萱大块硕朵的吃着,宇初自己没有胃口看着刘萱吃,想着她这么多年 在外面没有人照顾,真是心疼,不由的说:”慢点,别噎着!“

吃着久违的家乡菜,刘萱觉得宇初让自己穿男装出行真是太有主见了,可以豪爽的喝酒吃肉,和宇初情投意合的好好畅怀一番。

“吃啊,耆山,你老是看着我吃,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看着你吃就满足了,我喝酒。七星,来喝酒,人生所贵在知己,四海相逢骨肉亲!“

刘萱看着分别有十年的宇初,对自己向家人般的关爱,心有触动的不由的回吟了一句,“面复十年皱,心应一寸灰。“

说完刘萱双眼就被泪水给模糊了视野,宇初见状说:“七星,吃菜,不哭好吗?”

刘萱流着泪娇啧的呜咽道:‘“还不是你老给我上眼药,我们不能潇洒点,虽然半世无家空白首,但是我们也可以千秋有骨在青山,此生做伴修仙,比红尘俗世好多了,没有儿女可以收徒弟,儿女是传血脉,徒弟可以传智慧和精神,对吗?”

宇初心情被刘萱的话点亮,从善如流的说:“对,七星,你果然是北斗星,是我们的指路明星,喝酒。“

说完宇初拿起酒杯一干而尽,嘴里叨叨古诗,“客从昆仑来,遗我双玉璞,,,,欲投君,保君年,幸君持取无弃捐,无弃捐,服之与君俱神仙。“

两个人刚又潇洒的捧杯,就听到隔壁谈话声袭来,本来对内容听不清,但是一个人惊叫了一声:“李善长?他不是退休颐养天年了吗,怎么也给斩了?“

“嘘!!!!“,隔壁的人。

听到李善长的名字,这个可是大明朝的数一数二的人物啊,和刘基齐名 的开国文臣,刘萱和宇初一下子酒杯就放下了不由的都竖起耳朵注意隔壁说话:“李善长是胡党,和胡惟庸姻亲关系。”

“和胡惟庸也没有和当今天子的姻亲近啊,他儿子是当朝驸马。”

“就是儿子一家没有被斩,给发配了,李善长全家七十多口全给杀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封建社会局限性,无解。人都需要明君,青天,要一个太阳照耀人生,天上不是也有玉皇大帝。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伴君如伴虎呀。再高深超然的道也踡在一人之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