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仿古小说《妾乃黄花》第二十四章,师兄弟,师姐妹

(2021-06-03 06:10:24) 下一个

《妾乃黄花》第二十四章,师兄弟,师姐妹

刘萱从师尊问学的考场出来,正想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在路上看到多日和自己从不见正面的张宇初今天专门挡在自己的路中间踟蹰徘徊,猜到似乎是等她,刘萱路过他身边故意没有停住脚步,只是主动礼貌打招呼:“耆山,你好”,就想一带而过气气他。

宇初看着刘萱比刚到时候又抽高身,身形健美端方风姿宜人,虽然穿着淡青色的道袍,头上梳着混元髻,也挡不住玉兰般的高洁青春勃发的气质,不由的在昂着头装清高的时候控制不住多看了她几眼,自尊的想掩饰自己刻意等刘萱心思,本想着刘萱会主动停下来和自己说话,没想到刘萱只是淡淡的问候了一声,说完还没等宇初回复,就想绕开他离去。

他哪知道刘萱心理话,反正一年了他见了自己躲得远远的,现在也不会好到那里去,受了冷落的宇初终于憋着气焖声说了声:“七星,你好,我等你呢,你看不出来啊!”

刘萱一看他小大人的样终于不躲自己了,今天穿着一身月白暗纹的家常素缎服,身高好像也窜了一大截,成了身姿挺拔的少年郎,脸上竟然有读书人的书卷的味道,显得儒雅方正,不由的逗他说:“腌酸菜,腌一年也咸的不能吃了,你躲我一年了,我还要什么期待啊”,

宇初眉清目秀的脸憋红了说:“我没有躲你”

“是,是,,,,,”

“是什么?”刘萱笑盈盈打趣的问,还没等宇初找到合适的词辩白,

刘萱主动解围的宽慰道:“哎呀不就那点事啊,作道医的有忌讳还怎么给人看病啊?”,

困囧的宇初听后脸色好一些,没话找话的说:“七星,祝贺你!”

刘萱微笑的说:“我应该祝贺你考了第一,终于不负众望呢,你爹爹终于可以放心 了”,

宇初很想直白的说他想刘萱,正要说话,看有人来了就把话咽回去建议说:“我们去敕书阁好好聊聊,好不好?”,

说着,两个人就一起来到了敕书阁,各自坐在自己的读书案子旁,刘萱装的像没事人一样拿出了书准备读,宇初走过来一把将书从刘萱手里按下说:“七星我好羡慕你,你真的好幸运,遇到那么多道家仙人”,这句话出口,宇初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跑出来的,代替了他想说的那一句我好想你,是因为他长这么大从没有和人说过这样的话,这句话在肚皮里转了九十九道弯,最后还是怯场,临门一脚的时候直接吞肚子里。

刘萱明白了,宇初在偏殿考堂那个脚落里看到自己演示的真炁金花,其实这一年,宇初的视线一直默默的关注着刘萱,他每天去学道的时候都会悄悄的路过敕书阁,望一眼刘萱在干什么才安心的离去做事情,今天看到刘萱被父亲的执事法师匆匆带走,不放心跟过来,熟悉环境的他躲着暗处,看到刘萱被众师尊拷问,一一对答入流,最后刘萱的真炁金花展示,几乎让宇初震撼看到如同天神仙女再现,自己也是在练功,包括爹爹都没有达到刘萱的水平,这一幕让宇初的心里终身闪耀的光芒都是刘萱的入定的身影。

刘萱放下手中的书,望着宇初闪亮透彻的眼神望着自己,心里不由的一乱,哪一晚彼此体温交流温暖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心开始砰砰的有些慌张,于是把脸扭到一边故意大声的无所谓的口气说:“你以后也可以啊,你一出生就是天师教的继承人,有多少人也在羡慕你呢,我这些都是碰巧碰上的,只是目前来说运气不错”,

宇初看着刘萱把头扭开避开自己的目光,有些失望的说:“你还是和我生分了说这些不痛不痒的话”,

刘萱不投降的辩白说:“是你先画出界限的,每天躲着我,我生分也是你给的吧!”

话说完,宇初一下子握着刘萱的手激动的说:“我没有生分,只是和你在一起读书,我难以沉下心来,你想我身上背负的责任太重了,我不能分心,我必须努力用功”,
刘萱看着宇初坦诚赤忱的目光,淡淡的说:“好,我知道了,我得龙虎山少主,后面的比试任务更重,你任务更重,要加油啊”。

说完把手抽回来,然后刘萱装的一脸清纯阳光的样子看着宇初,掩饰心里还是莫名的慌乱不安的情绪,呼吸也加快了,脸色有些潮红。

宇初毕竟年少没有敏感注意到刘萱的身体反应,而是低头沉溺在自己的情绪中,执着刘萱的话里的冷淡,有些伤了自尊的,心里知道不能再逾距了,只好坐回自己的座位 ,闷闷不乐的开始看书。

从这天开始,宇初不再躲着刘萱了,两个人相安无事,自尊心都打了一层防护膜不咸不淡的在敕书阁里读书,有了问题也在一起互相商量,虽然温柔可人的甜言蜜语不多,但是心中都特别的充足,有一份踏实满满的溢动在情绪里,修道知识的学习都突飞猛进。

这天天气晴朗,秋高气爽,清虚小师弟的小脑袋出现在敕书阁门口,他倚靠在门框上身子在外的给刘萱打招呼:“七星姐!今天是玄一师哥的比武选拔赛,我们去为他加油好不好?”,

读书中刘萱听到抬起头,欣然的说:“好,那是自然”,说完收拾好书桌,自然的望着抬起头来望着她的宇初,现在他们俩之间发展的是语言不多,但是眼神交流无比丰富,一个眼神就知道是留,是走,是不高兴,是开心,果然宇初眼光里灿烂的星光一闪,站起来直接就跟着刘萱出门了,连话都不多说,现在这种无声的语言交流让宇初觉得更美满,可以有无限的想象空间,心里补充刘萱没有说出的话。

路上清虚师弟拉着宇初的手说:“耆山,你说我师兄比武能比得过他们吗?”,

宇初客观的分析说:“在正一道,玄一师哥应该是百里挑一的,可是最后和武当比的时候肯定是不行,就看是输多少了”

刘萱同意的说:“就是,武当不仅有全真教,还有正一教,他们在一个山头住,他们之间是彼此取长补短的,所以武当的符箓也不弱,就看人才了”

说着几个人就来到了比武的太极广场,今天的主要的比赛是来自武当的天师教的弟子赤空道士和天师教紫霞洞玄一道士。

赤空道士20岁,身材欣长肌肉匀称不扎眼,一看就是多年练武不惰的人,脸上眉骨很高,配着天生的浓黑狮子头样的眉毛,单眼皮大眼睛,头骨棱角分明的,看着就像寺庙里面的金刚,穿了一身玄色的练武短衫,手拿着标配的武当剑。

而玄一升高也是长高了,十九岁的他身体也是比以前发育的壮实了,干练的穿了一身灰色裹玄色边短褂衫,长眉凤眼里还有一股儒雅的书生味道,拿着长剑,如果再拿一只玉笔,妥妥的就是地狱的玉面判官。

比赛的现场早早的围了一群加油助威的道士道姑们,他们的呼喊声在太阳底下都是青春跃动的朝气,立在场中央这两个人练武的玄一和赤空两个道士,简直就是春心萌动的到了谈婚论嫁的各个道姑心中的偶像,如果能博得他们其中一位青睐能修成夫妻,那将是多么美的修道佳话啊!

龙虎山的三大法师之二 武法师空谷道长主持比武半决赛,空谷道长正值壮年,好像是逮住机会可以显摆他一身腱子肉,今天上身穿的是练武人穿的黑色无袖皮背心,下身长裤打着绑腿,长得虎背熊腰,四肢肌肉突出一脸横肉,一看就有逼人咄咄的武力气场,作为三大法师出现是各种大型的祭祀仪式上,都给人无言的肃杀之气,就像一尊活的金刚雕塑。

半决赛抽签,龙虎山天师教的弟子空明道士和嵩山的松河道士分在一组,而武当山的赤空道士和紫霞洞的玄一道士分在一组,武当的赤空道士威名已经显赫,据说在和武当全真教比武也都是拔过头筹的。

看到人都到齐了,空谷法师宣布比赛规则,“今天比武不用兵器,因为我们选出的弟子最终要代表正一道和全真教比试,如果我们用了其它教派的武功去比赛,那么还能叫正一道吗?所以今天比的是”正一道龙虎功修炼的高低,首先是比龙虎桩,其次比马步桩,最后是坐桩“

周围的道士不解的问:“这些功都不动,怎么知道谁赢了?“

空谷法师说:“每个选手头上会有一个水晶,练功的时候,气念会周游大周天,功力深厚的会让水晶感应发光“。

说完了,铜锣响起,赤空道士,和玄一道士一起出场,空谷给了他们俩每人一个碗大的白色水晶罩,让后两个人一跃飞到离地面几尺高的桩上站好,各自 把水晶罩放在头上,

清虚和刘萱都大声喊,“师哥加油,玄一师哥,加油”
人群中有人喊:“赤空加油,赤空我们喜欢你!”,

接着空谷法摆摆手示意安静,开始不急不慢的大声喊练功诀:

“人中采气,蓝光,意守人中片刻,引宇宙深处蓝光到三清,命门,龙虎门,会阴,丹田,行半个小周天“,

“人中吸宇宙深处气到龙府,神庭,上清,天梯,三清,龙虎斗“,

“劳宫对发气,发出三条蓝色光“,

“不错“,空谷说,

赤铜和玄一头上的水晶斗发出了三条蓝色的光雾。

 

“好了下一局:将双手蓝光引入三清,旋转“,空谷引导着,

“准备进龙虎山洞,左手劳宫引至右手劳宫到三清,再从三清到右手劳宫,再引至左手劳宫,到三清为一个回合,右转八八六十四个回合,左转六六三十六个回合,“
”吸气收光,发光到三清,然后意守!然后发光,然后意守,然后放光,不能坚持的就主动停下来,,“,空谷发令,

就看几乎同时赤空道士和玄一道士的头顶的水晶开始发光,暂停,发光,暂停,放光,,,持续了十分钟,两个人面部都很镇静,没有任何的不适。

“好了,收功,此局平局“,

空谷法师说完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这个比赛虽然没有热闹激烈的打斗,可是这个内功比赛比武力打斗比赛还累人惊险,如果武力值不够的硬拼的话,自己不能及时收回光气,很容易走火入魔的失心疯。

刘萱和清虚赶快走到玄一身边,清虚赶快给玄一师哥递上茶杯,刘萱给师哥毛巾擦汗,宇初关切的问:“师哥怎么样?“,玄一气定神闲的点点头说:”还行,平时师父让我练的比这个狠“,

接着马步桩和坐桩二人都战成平手,不分胜负,比赛结束。

比赛结束后清虚骄傲的拥着有些疲倦的玄一师哥往回走,宇初和刘萱跟着他们后面。

“七星,七星!“,

嵩山的无雪小道姑和几个人在树旁叫她,想和刘萱说说话,

刘萱一看是以前的同寝室几个室友道姑姐妹,就和宇初眼神示意分手后,走过去和她们打招呼,身材小巧的嵩山无雪一下子扑上来亲热拉着刘萱的手说:“七星好,好久没在一起了,我们都挺想你的,听我师父说,你的本事可大了,说是挨金似金,挨玉似玉,让我多抓紧时间和你在一起学习修道“,

刘萱谦虚的说:”谢谢你,我们彼此互相帮助了“,

瘦高的茅山道姑虚兰也不腼腆的表白说:“就是就是,我师父也说,边学边问,才有学问,说你腹有车载斗量的学问,让我多和你在一起,你平时有空就多带带我们吧!”

北邙山的高大道姑白真说:“七星师妹请多指教,我们以后都是正一道的弟子了,不学灯笼千只醒,要学蜡烛一条心,有时间就多处处好吗?”,

刘萱被她们的真诚感动,宁可种花分天下是她的纯良心性,刘萱和她们几个勾肩搭背的一起去玩耍了。

这次是有出行经验的刘萱带着她们几个去芦溪河坐竹排出游了,六个姐妹叽叽喳喳的欢笑个不停,一年多了,今天是最开心的日子,青城山的空溪道姑说:“七星你的大师哥好帅啊,他有没有父母之命啊”

嵩山的无雪道姑打趣的说:“怎么你有意思?,他如果没有人配,最近楼台也是七星对不对?”

“呵呵呵”大家都笑了,武当的清玉道姑老成的说:“才不一定呢,人都是远香近丑,我们武当那么多弟子,我都没有动心的”,

嵩山无雪说:“武当全真师哥再好,你动心了,他教规也不行啊,还是我们正一道好,哈哈”,

北邙的白真道姑八卦好奇的问:“七星你有许配人家吗?”

刘萱诚实的回答:“没有,我命理不适合嫁人,所以我才修道的”,

说完周围几个姑都沉默,有些同情的看着刘萱,刘萱不喜欢被同情,仰起头说:“女人不嫁人也可以过的很好啊,可以修道济世不是很好吗?”

茅山的虚竹道姑宽慰的说:“就是,你如果结婚了,再成仙了,可是你的丈夫子女都不能成仙,那么当了神仙也不开心,还是不嫁人的好”,

肯定是她茅山师父紫玉说过在她们这一辈有可能修仙的人就是刘萱,所以她认为这个理由很正常。

没想到世间的事情往往是,说者无心听着有意。

她这句话给刘萱心理沉重的一击,看到自己收获的道家仙家资源,刘萱还是有些搞不清前方的方向,面对自己人生的道路是什么,现在看来果然是要朝着成仙的道路去走的吗?怪不得父亲,师父,袁珙都说自己是不婚的命盘,原来伏机在这里啊,想到这,这段时间爱情刚刚冒出牙的种子在刘萱心里彻底被这句话,像开水煮种子一样的给煮熟了,刘萱又一次彻底否定了动情的苗头。

竹排在芦溪河水上漂流,姐妹几个横七竖八的交互地躺着一起,有的望着天,有的看着山,有的手拨弄清澈的河水,都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姑娘大了哪怕一堆人聚在一起,也都会有自己心里的小心事,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刘萱看着大家都沉默的样子说:“时间过一天就少一天,我们在一起的机会以后不多了,姐妹们无论以后日子如何,还是要多一些技艺傍身,才不负韶华”,

茅山的虚兰说:“听说你家学八字命理天下第一,能否能教我一些理论?”

刘萱痛快的说:“没问题”,

青城山的空溪说:“听说你志向是道医,我很感兴趣,我们可以多交流 ”

刘萱高兴的说:“太好了,我现在已经在应天有了稳婆骨干,药婆骨干,还有卦婆骨干”,

“真的,太厉害了,那些人不识字,那是怎么教她们的?”,空溪问,

刘萱神秘的说:“我用了蝌蚪文,画图,她们一看就懂,效果还不错”
“真的,能否给我展示一下?”,空溪积极的问
“好啊,我画出一本来,你们感兴趣的话,自己互相临摹了”,刘萱大方的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