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仿古小说《妾乃黄花》第三十一章 修炼

(2021-06-10 08:53:10) 下一个

《妾乃黄花》第三十一章 修炼

刘萱走出道观,看着紫玉道长的打坐的真身,使劲的朝他喊了几声:“紫玉道长,紫玉道长!”,紫玉道长一点反应也没有,失神的如同雕塑一般,望着混沌的空间,刘萱只好返回道观内想办法。

望着道观内青石地板上显现密密麻麻的层层叠叠符咒,刘萱开始一个一个在幽冥镜的光线内细读,发觉有的符咒在幽冥镜照到后消失了,在显现的符咒中,刘萱读着都没有点三清,这些符咒都是给地下鬼妖用的,是在符胆底下点三公,就是城隍,土地,和祖师,这三笔下去,做法的道士要念,一笔天下动,二笔祖师剑,三笔凶神恶煞千里外,这些都是标准的制式,关键在于他们所请的用神在符胆里。

为了走出这个混沌,刘萱花力气读完了所有的符咒,没有找到一条可用的咒语,这些都是历代法师为了压制这些存灵写下的层层叠叠的法咒,刘萱这时候终于明白自己被紫玉道长利用来帮助他们除妖了,也许是自己酆都鬼门的壮举才让紫玉道长想起了这一招,借刀杀鬼的办法,还用自己师傅和龙虎山的安危作为诱饵,果然江湖凶险,一不小心就着了道。

可是紫玉已经分身而去,刘萱为了自救,于是把精力集中在道观唯一的塑像崔府君身上,刘萱把幽冥镜收好,然后在灰暗的空间,诚心的面对着崔府君泥塑拜了三拜,“府君大人,我们都是一家人,如今我被困在此地,请你显灵,能够让我出去”。

刘萱拜完,也没有任何奇迹发生,心里无聊的便开始对这个神像评头论足,这个泥塑也太粗糙了,除了脸还可以看,身上衣服的造型扭曲之外,颜色用的也是俗不可耐,是个没有品味的工艺品。

灰暗寂静的混沌中时间久了,刘萱又饿又乏,想着虚兰在洞房花烛,自己在这里蹲关鬼的监狱,刘萱心里不是滋味的不淡定了,真是如坊间说的,独头蒜,羊角葱 ,后娘的巴掌,过堂的风。

刘萱看塑像两眼要冒金花的感觉,身体一晃差点摔倒,不由的抓住泥塑的身子,忽然“吧嗒”一声,崔府君右手里放在判官笔后端的笔帽被刘萱的手给碰落掉了下来,刘萱伸手从神台上捡起来一看,发觉这个粗糙的泥塑手里的笔帽倒是个精雕细琢的佳品,再看笔身的笔管,居然是漆雕剔红的鹿鹤同春仙人图。

熟悉机关术的刘萱,想起师父离开紫霞洞时候,把张中真人给的那本《透天玄机》给藏在佛像的肚子里了,这个地方是茅山的密地,只有掌门才能进来,并且之前还有鬼妖的存灵在这里守着,很有可能茅山道术的秘籍就藏在这里,现在自己被困在这里也出不去,如果翻到秘籍,也许就有出去的方法了。

刘萱看着神像的脸严肃冷酷的完整模样,这不会有机关,身体其它部位粗糙泥塑的好像也没有发现机窍的痕迹,刘萱想天机就在这唯一可动的活物,就是这个笔和笔帽了。于是刘萱拿起了笔帽套在本来它待着的笔的尾部,并且用巧力上下左右的压合旋转,也没有动静,刘萱往后退了几步盯着判官笔思索,灵机一动的把笔帽摘下来,套在毛笔头上,轻轻的一扭,就听见有咯噔的机关被打开的声音。

一个暗槽抽屉从神像的底座弹开一道缝,刘萱用手轻轻一拉抽屉缝板,看到顺带被拉出来的抽屉里面果然藏着一本书,《茅山掌门秘术》,书页都发黄了,有的页面都有缺损。为了早点离开这个封闭的空间,想着出路就在此书里,刘萱顾不得别的赶忙拿出幽冥镜当灯,开始看书。

刘萱打开了秘籍首页,上面记载了是茅山宋朝一个掌门茅重写的前言,叙述了茅山道术的光荣历史,和茅山道术在道家的云端的地位,希望后来的掌门发扬光大云云。刘萱看到落款推算现在已经是明朝初年了,这本书年代太久都快被时间风化了,再想起紫玉道长的话,推算后来的掌门智商和道法修炼不足,进入密地都没有能力将秘籍拿出来重新誊写一遍,因为他们没法对付积攒了千年的鬼妖存灵。

刘萱翻开第二页看到记录着茅山道士的几个丰功伟绩的故事,最厉害的就是唐朝茅山高道叶法善,一生经历了五个朝代,曾被唐朝皇帝封为越国公,景龙观主,加号元真护国天师,说是叶法善本身就是紫薇左仙钦,他的三大神通是,第一神通,驱鬼术, 第二神通,腾云术,他用腾云术带着唐玄宗到上阳宫观灯。

对于故事的描述刘萱都没有兴趣,想着就是怪力乱神的八卦故事,就往后翻,第三个神通是占卜术, 占卜术刘萱就是大家,就没有细读就直接往后翻,没想到的是第四页,就是记录着叶法善的三个神功的咒语和符咒及指剑诀。

刘萱心头一震,我得妈耶,难道这些都是真的,以前听到道士们口口相传的故事,没想到是真的,刘萱静心下来,借着幽冥镜的灯光仔细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研读,生怕漏了一个字,或是念错了一个字,最后把注解读完,刘萱思量自己只可以练驱鬼术,腾云术只能练里面的遁地术和分身术,因为注解写了,只有结了真炁内丹的道士才能行腾云术,因为每一次腾云就要消耗十年的真炁修炼,没有内丹话是根本不可能的,像刘萱这样被渡了真炁的用一两次还行,自己没有练内丹,玉链真人传给自己的真炁,只是在练习时候就会被耗费没了,更不说腾云的距离远了,半道上从空中摔下来也是可能的。

刘萱细细看注解,遁地术和分身术使用每一次耗损两年的真炁,如果合用也是两年真炁耗损,刘萱想这个自己暂时还能耗的起,不过在没有修炼内丹的时候,不能经常用,自己的真炁毕竟是无源之水。刘萱想紫玉道长果然老奸巨猾的,把自己带下来,他分身回到茅山华阳洞参加女儿的婚礼,等再次来到这的时候就不用耗损真炁了。

本想说干就干开始练功,但是在开始之前,刘萱聪慧的还是把书往后都浏览了一遍,其它的咒语都是天师道都有的像什么攻击法术:五雷咒,天雷破,玄冰咒,火云咒等,辅助法咒:静心咒,破邪咒,护心咒等,还有超度亡魂的法咒:清音咒,渡魂咒等,以及茅山派的专用结印,这些对于刘萱都不是新鲜的玩意。

想着师父的健康和炼丹危机问题,刘萱想找一些关于炼丹的密语或是口诀,都没有发现,刘萱又在抽屉里看看,似乎没有任何的书籍,但是垫着抽屉的纸上似乎有文字,刘萱就把纸拿出来,一看是茅山道法师口诀,就是“过肉口”,是给没有文化的道士口述的咒语秘诀。

首先的断血路口诀,分三种,首先是,接触人体的点穴的口诀,二,隔山点穴,(需要一年真炁能量), 三,点飞血,中者立刻丧失活动能力或是死亡,(这个也要两年的真炁能量)

其次是迷合法,这是采花大盗用的,让对方不知不觉的被睡了,这个刘萱一摇头,呵呵,掩面闭眼不想看,怕污了自己的内心,万一未来被不小心当众使出来,则太尴尬丢人了。

最后是定身寄法口诀:寄痛,寄打,寄病,寄刀,寄石。像屠夫被寄了刀,怎么都杀不死猪。刘萱喜欢这个,就先默念了这个口诀,记熟于心了。

刘萱把茅山道法师的口诀放回抽屉,就急中熟记驱鬼术,遁地咒和分身咒语。咒语都熟烂于心了,刘萱心里想着计算时辰,好排出生门的时间和方位出去。可是自己在这里被困了多长时间,刘萱一点感觉也没有,肚子里早都是叽哩古咕嘟的饿的抗议半天了,用吃饭时间身体反应已经不准了,这时候刘萱就想起来心里有日晷的小师弟清虚要是在身边该是多好。

刘萱坐在地上身体疲劳饥饿的一俯身,内衣里的铁木罗盘硌了刘萱的胸口,刘萱痛的一呲牙,忽然灵光一闪,把幽冥镜揣好,把铁木罗盘拿出来,在没有方向跟时间感的混沌空间,没有数据那些计算都没有用,刘萱想着这个罗盘有万年的寿命,都是一个精灵了,按照八字风水理论东北方是鬼门,于是刘萱端着罗盘看着天外玄铁作的指示针转动,这个玄铁指针是不受任何磁场法咒结界的干预的,刘萱踩着小碎步,在道观各处走,看指针什么时候,指向了罗盘的东北方艮字。

终于在道观的一角,指针停在了罗盘的艮字,刘萱左手握着铁木罗盘,幸喜的一念刚学的十六字的遁地咒的反咒,刘萱右手自然的做了个五雷咒手诀的时候,还没念完口诀,混沌一下子不见了,刘萱睁开眼,发觉自己正坐在和朱棣上次吃酒的小酒馆里的楼下一个角落,酒馆的人不是很多,没有人会注意这里多了个酒客,刘萱想兴许是难道是自己太饿了,意识告诉灵识来到这酒馆?

刘萱刚定定神,把铁木罗盘收好,就看见上次那个酒馆的耳听八方,气色红润壮实的老板娘眼尖的看到自己,脚步一闪的就到桌前热情的说:“公子你什么时候来的呀,看我这老严昏花的都没有看到你”,

也许刘萱是穿着道袍,男女区别不大,记着上次她男装的打扮,老板娘不敢乱认错人了,上次朱棣大方的给了赏银叫她一阵欢喜,盼着又见到此二人呢。

刘萱拿出一定碎银说:“麻烦给我找个纸笔和信封来,我想写封家书“,

老板娘看到银子眼睛一亮,爽快的说:”好嘞,公子你还是上楼到你们上次雅间吧,那里写信清净,这里太闹了,你不用担心,你的那位朋友来了我帮你招呼“,

刘萱被邀请到了楼上的雅间,老板娘拿来了酒店里早都备好的纸笔信封,这些东西是在外旅途奔波的人们常需的商品,积极的问:“公子你是等那位公子到了再点菜吗?”

刘萱也不否定的点点头说:“我有些饿,你先给我一碗阳春面垫垫”,

老板娘精神气十足的扭身走后,刘萱拿出了纸笔,用茶水磨了墨汁,先把定身寄法口诀和断血路口诀符咒写画出来,然后又在另一张信笺上写了半阙辛弃疾词:定风波

金印累累佩陆离,河粱更赋断肠诗

莫拥旌旗真个去。何处。玉堂元自要论思。

刘萱在写“定“,”风波“之间距离空格拉大,诗句的“断”字圈起来,又在信封上把落款黄花”寄“字写的特别大还给圈起来,想着道教知识渊博玉面师父一看就懂了,茅山的道术有什么弯弯绕自然就知道这些口诀的什么,因为璇玑师父从来都不喜欢这些招术,现在做不了君子做小人救命也是没办法。

刘萱想只要把皇宫里的炼丹炉给做了寄法,那么那个道士也不会练出丹药来,或是断血路口诀把那个皇宫的道长给做了法,比紫玉道长说的招好多了,说什么把炼丹炉破坏了,到时候圣上可以再造一个呀,可是皇宫那么大,自己遁地不仅找不准地方还消耗仅存的真炁,更容易被大内禁军给抓到,到时候牵连的可是一大串的人头了。

刘萱刚把信封封号,就听见门外老板娘中气十足的话音:“公子你可来了,你的那位朋友在这等你半天了“
”你没有乱说笑吧?“朱棣的声音,

“哎呦,我哪敢那,这边请!“,

说着雅间门帘被老板娘撩开,刘萱看到了一身玄色常服的朱棣,朱棣见到刘萱后原本一脸的招人烦的怨气烟消云散,灿烂的笑着望着刘萱说:“原来你在这啊,怎么不留口信给茅山的人,他们说你去游医去了,你是在考验我和你的默契吗?“

说完笑着走进啦,开心的坐下,喊了一嗓子,“老板娘按照上次的酒菜再来一桌“。

刘萱不好说自己被困住在茅山密地,怕朱棣担心去找他们麻烦,就扯谎说:“虚兰大婚,我不想凑热闹,就独自来这躲出来清净“,

朱棣说:“怪不得我看到山上道观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的,原来是这么回事,怎么看到别人结婚想家了?“

朱棣看到刘萱手里的信封猜测,刘萱解释说:“嗷,给师父报个平安,对了你能帮我通过驿站寄出去吗,龙虎山是有官方的符箓局“

“没问题,吃完饭,我就帮你寄“。

酒菜上桌,被饿久了的刘萱也顾不得喝酒,赶快的吃饭救自己的五脏庙。

吃饱了,回过神的刘萱问:“今天是几日了?“

朱棣好笑的说:“你这个算命大师把自己的看家本事都忘了,今天是戊申日了,今天我休沐才去找你的“,

刘萱听后心里一阵盘算,丙午日过了是丁未日,接着才是戊申日,自己整整被紫玉道长关在混沌结界两天,他也不怕自己饿死,没吃没喝的,想到这刘萱忽然认识到,自己真的是没有渴的感觉啊,难道时间在混沌之间被压缩了,正如传说的,天上一天,地上一年,混沌处法力要小的多吧。

“你在想什么哪?“朱棣看着刘萱沉思心不在焉的样子问,

刘萱看见朱棣疑惑的神情,忙笑转移话题道:“没什么,就是你们一个个都要结婚了,以后就剩下我一个孤家寡人“

朱棣哑然半刻,最后郑重的说:“你再耐心等等,等等我有了封地了我就可以作主了,你可以来我的封地如何?“,

刘萱一看自己把话题带偏了,就正色的说:“殿下,这些就不要再提了,我就是心情烦闷而已,不过见了你心情好多了“,

朱棣也不恼的说:“我也是见了你心情就好了“。

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笑,彼此之间的各种不快和幽怨都云淡风轻的随着最后一口酒给喝干净了。

结了帐,朱棣把刘萱的信揣到怀里,又赏了老板娘一锭银子,因为她守着整个大街的在寻找他,老远看到朱棣落寞的骑马经过,就积极跑过了满脸春风主动的把朱棣给引导到酒馆里来,让两个少年人欢快的一聚,比月老还要用心尽心。

出了小酒馆,朱棣牵着马,陪着刘萱朝茅山的方向走去,两个人如沐春风,笑意都荡漾在眼睛里,似乎这这样的岁月可以一辈子悠悠长长的过下去,人生没有烦恼,只有无限的美好期待,哪怕就是这一转角遇到自己的知己那种快慰和欢心。

在路上朱棣问:“你说的你归来后要给我展示你学道本事哪“

刘萱说:“殿下先来“

朱棣说:“我的武艺等到了茅山没人地方才可以练给你看,在这里练就成了卖杂耍的艺人了“。

刘萱想想也对,为了逗朱棣一笑,也要检验一下刚学的茅山道术灵不灵,就说:“殿下你跟我来“,

说着两个人来到集市上,刘萱找了一家正在卖猪肉的摊,刘萱说:“殿下你去割一斤猪肉,我穿着道袍,我去了他们会知道我在作法术“,

说完刘萱躲在一棵大树后,对着屠夫肉贩念了寄刀咒,朱棣走到肉摊前,一脸正色的说:“店家给我割二斤猪肉“,

矮胖壮实的中年屠夫从没有看到穿着华丽高贵的公子买肉,见了朱棣有些愣神,朱棣催促道:“店家,快点,我要赶时间祭神用“,

屠夫心想有道理, 就拿起刀在朱棣指的猪身上的位置开始割肉,可是割了半天,用了吃奶的力气猪肉连个皮都没有破。屠夫气坏了,干脆把半个猪肉身放在案板上,呲牙咧嘴脸红脖子粗的,用尽全身的力气拿起了斧头朝猪肉使劲的劈,猪肉还是没有丝毫的破损。

气喘吁吁的屠夫毕竟是茅山下长大的,听说过茅山道法,觉得今天是遇到高人了,看着朱棣穿着华贵气度不凡,没敢找事骂人,赶快的跪下,可怜巴巴的给朱棣行了个大礼说:“贵人请绕过小人吧“,

朱棣笑得摆摆手说:“店家请起,这是一吊钱,打扰了“,说完绷着一张马上要破功大笑的脸牵着马就走,留下发傻的屠夫肉贩双目痴呆望着一吊钱,琢磨自己的幸运还是不幸呢。

刘萱从树后面闪身出来,追上朱棣,两个互相看了一眼,笑得喘不过气来,

朱棣开心的问:“你这是跟谁学的鸡鸣狗盗之术“,

刘萱得意洋洋的说:“我在茅山刚偷师的,我师父璇玑才不会教我这些“,

“哈哈哈哈,有趣,下次再给我演示别的的,还是旁门左道的东西好玩“,朱棣开心的夸赞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