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归档
正文

巴尔干半岛行2: 南斯拉夫的前世今生 (08/25/2019)

(2020-01-17 19:06:33) 下一个

提起南斯拉夫,我们这一代人的脑海里会立刻浮现出熟悉的名字和画面:铁托总统,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耳旁会响起电影桥的主题歌曲《啊朋友再见!》等等。巴尔干地区以斯拉夫人为主,由于人种,宗教信仰和语言文化以及经济发展的不同,巴尔干半岛历来被称为世界上的火药库,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硝烟从这里升起,二战结束后,铁腕人物铁托用一个主义和一面红旗把巴尔干半岛的小国家捏在一起成为南斯拉夫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1980年独裁者铁托死后,加之东欧剧变,红旗倒下,铁幕瓦解,这里又是硝烟弥漫战火不断,直至九十年代末南联盟解体为六个国家和两个地区,其中北部的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和波黑是富庶和经济比较发达的国家,独立后立即投入西方怀抱,加入北约和欧盟,日子越过越好。内陆的塞尔维亚,由于曾经是南联盟的主体在失落中至今难以自拔。南部与阿尔巴尼亚接壤的马其顿、科索沃地区在欧洲明灯的照耀下进入欧洲最贫穷国家的行列。我们这次旅行只选了克罗地亚,波黑和斯洛文尼亚三个国家,也可以说是嫌贫爱富之旅吧。

杜布罗夫尼克位于克罗地亚南端,有亚得里亚海之珠的美称。杜布罗夫尼克以老城和环绕老城的城墙而闻名,城墙从7世纪起就矗立在克罗地亚南部,被认为是中世纪时期最伟大的防御工程之一,从未被敌军攻破过。现存的城墙大部分是在12-17世纪修建的,不间断长近二公里,几乎绕城一圈,最高处25米,是欧洲最大最完整的复杂结构城墙,保护了杜布罗夫尼克五个世纪的平安与繁荣。漫步在老城的城墙上远望,城堡内红色瓦顶的建筑在碧蓝色天空的映衬下的更加典雅华贵,从城墙的了望口向外眺望,亚得里亚海上游轮和帆船点缀海面,构出一幅幅精美的画面。

午饭后离开杜布罗夫尼克向波黑的首部萨拉热窝进发,去看看瓦尔特战斗过的地方。二百六十公里崎岖山路汽车行驶了6个多小时,尤其是在克罗地亚境内更是单行道路,开车十分不易,女婿开车,妈妈用手机导航,我和女儿坐在后排打瞌睡,女儿的脑袋渐渐靠上老爸的肩膀进入梦乡,像是时光倒流她又回到儿时,坐在自行车樑的婴儿座上,睡着时我也会将手臂垫在她头下。

傍晚时分进入萨拉热窝市区,道路两侧一排排破旧的公寓楼房再次把我的思绪拉回八十年代,那时的社会主义大家庭都信仰同一个上帝,连造出的房子也如同出自同一人之手,有点让人啼笑皆非。如今的这里已经开放民智,而我们中华大地却又传来山呼万岁的声音,叫你不知所措。唉!还是专心看我的西洋景,管它冬夏与春秋。

照片1: 亚得里亚海岸边的杜布罗尼克老城墙


照片2: 红色屋顶的老城


照片3: 从城墙了望口看去似一幅油画


照片4: 喵星人????也在看风景


照片5: 老城内的街道


照片6: 老城街景


照片7: 缆车上杜布罗尼克老城全景


照片8: 老城旁的堡垒,建于11世纪


照片9: 位于波斯尼亚的莫斯塔尔古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