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3)党委书记W君

(2021-04-07 09:01:29) 下一个

(193)(194)
张又普:党委书记W君

1956年,W君出生于陕西省的一个农村家庭,自幼聪明伶俐,懂事听话,人见人爱,不到20岁时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同龄人的楷模。此后,他历任党小组长,党支部书记等职,一路走下来,人生很顺利。中共党内分成很多不同的级别,不同级别还有不同的名字,如支部、总支等等,为简便起见,本文把所有不同级别的党的书记一律称为“党委书记”。1977年恢复高考,W君成功地考取了西安某大学,攻读共产主义政治学,成为文化大革命之后的第一批大学生。上大学期间,又成功地猎取了一位同校同级女同学的芳心,并且是一位理工科的女学霸。大学毕业后,两人被分配到西安市的某一所大学,W君后来出任某系党委书记,女友则出任理工科教师。学校给他们分了一间房子,两人结婚生子,相互恩爱,过上了平稳殷实的小日子。

1990年代,中国有一股出国热,相当多的人都想出国深造,特别是美国,吸引力最大。W妻身为理工科的女学霸,当然不甘落后,她在国内硕士毕业后,又成功地获得了美国波士顿某大学的博士课程的全额奖学金,这下子,他们的家庭可就要面临巨大的考验了。中国有很多类似的家庭,一方攻读理工,决心出国,另一方攻读文科,有国界限制,不肯出国,最终被迫离婚,家庭破裂。W书记的家庭是一个和睦的家庭,经过相当一段时间的讨论和争吵之后,W书记决定,放弃他在国内的一切待遇,随妻子移民美国。

根据我个人的观察,移民美国的中国人有两个特点,一是高学历的人非常多,二是共产党的高级干部子弟特别多。不过,这些高干子弟都有自己的理工科专攻,并不是党委书记。他们移民美国后,并不依靠父辈的荫庇,也不依靠共产党的背景,全都是独立自主,打工挣钱,全都成了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国内的党委书记移民美国,非常少见,在我认识的人当中,只有两个人。

话说党委书记W君毅然决然放弃国内的一切待遇,随妻子移民美国波士顿,当然会有一段痛苦的适应期,而且比一般人要更长。象共产主义政治学这样的专业,在国外是得不到承认的,上学找工作都是非常困难的。

2002年我去波士顿旅游,顺便看望三位朋友,他们处于完全不同的社会阶层。一位是我大学时代的同学L君,那时他已经自己开了一家公司,运转良好,收入丰厚,虽然身家没有过亿,未能登上美国的财富杂志,算不上美国的500强之一,但谁要说他是中产阶级,那是对他的小觑。第二位朋友,夫妻两人都在波士顿某大学任教授,美国的大学教授工资不高,两个人加起来,过上了较好的中产阶级的生活。第三位朋友就是W书记,那时他夫人已经获得了博士学位,刚刚开始博士后研究,收入较低。W书记虽然精通中国的共产主义政治学,然而到了美国,想找一份工作,比较困难,家庭生活比较拮据。

W书记虽然无法在美国继续他的书记职务,然而却有一个很有益的爱好,那就是从小喜爱做饭。我们去他家做客,只见他一个人走进厨房,三下五除二、眼明手快、干脆利落,没多久就做出了一大桌子珍肴美味,水平不亚于饭店的职业大厨。2010年前后,W书记的英语有了长足进步,十几年的努力奋斗也使他们在经济上有了一定的基础,他就自己开了一家中餐馆,自己担任老板和大厨。党委书记的经历使他很善长处理人际关系,雇佣的几名员工都很尊敬他,大家关系很好,餐馆生意风风火火。他的夫人也在美国波士顿找到了一份很有颜面的工作,宝贝儿子大学毕业,经济独立,一家人全都加入了美国国籍,苦尽甜来,终于过上了他们向往已久的美国中产阶级的生活。

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要移民美国,要知道党委书记这种职务是有国界的,一旦离开中国,马上就会因失业而造成生活困难。W书记给我说了两条理由,一是为了妻子、为了家庭、为了孩子,二是因为信仰的破灭。W书记不到20岁时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说他那时年轻、阅历有限,通过学校教育,建立了共产主义信仰。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对共产主义的理解也就有了变化,不知不觉中就不再信仰了。然而他的职务又要求他不停地宣传共产主义,这使他感到十分为难。俗话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眼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年轻人在自己的鼓励下加入共产党,想起自己那些言不由衷的违心话,他内心五味杂陈,有歉疚感。而选择离开中国,放弃党委书记职务,他感觉到终于可以长长地舒一口气了。虽然中餐馆的工作非常辛苦,但自食其力,日子过得很踏实,对得起别人、也对得起自己。

中国的党委书记,成千上万。我相信,W书记这样的人仅仅是一个特例,不具有普遍性。留在国内也好,出国移民也好,都是个人的选择,各自好自为之吧。
(张又普初稿于2016年05月21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