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网络日记

突然发现一直引以为傲的记忆力不可靠了,于是开始记录一些希望将来可以回忆的事情。“枣泥”是当初一位同事对我的称呼(我的名字的谐音)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2011 西部行(5), 永远的波浪谷

(2020-06-23 07:19:10) 下一个

早就知道波浪谷(The Wave)了,也看过不少波浪谷的照片。可是从来没有打算亲眼看看,因为根本不知道它的具体位置。

 

2011年5月重游犹他。出发前,我家领导的同事、来自英国的旅行达人 Tim 听说我们要二进犹他州,便提起波浪谷,津津有味地描述了那里的神奇,好像他去过多少次似的。可是最后他说:“也就是给你介绍介绍,你们不可能去的”。因为进波浪谷需要许可证,而这个许可证非常难拿到。Tim 在网上试过多次,还亲自去了五次,都没有拿到那张珍贵的许可。

 

于是出发的前几天我也做了一番研究,发现的确难见波浪谷的真容。为了保护那里的地质地貌,每天只放20个人进去。其中10张许可证是六个月之前在网上抽签。再仔细一看,六个月内的许可一张没有剩下,更别提我们要去的那几天了。另外10张许可则是提前一天在当地的BLM(国家土地管理局)办公室发放。如果报名的人数在10人之内(几率几乎为零),所有的人第二天都可以进入波浪谷。如果超过10个人,就得抽签,中签者才能拿到许可。

 

既然这么难,我们根本没有把波浪谷列入行程的计划之中,这叫没有期望就没有失望。

 

2011年5月1日下午离开锡安国家公园去 Page,路上看到一个BLM (国家土地管理局)的信息中心,进去看看。里面的老人 Graffami 告诉我们:两年前他在这附近发现了一块九千三百万年前的恐龙化石,后来那块骨头以他的姓命名,摆在犹太州北部的一个博物馆里。他还说果想去波浪谷,就要早上8:30 去 13 英里以外的另一个BLM 办公室抽签。

 

既然到了这里,不去试试运气好像有点说不过去,我们临时决定第二天的节目不变,仍然去马蹄湾和羚羊谷。但早上会先去 BLM 抽签。如果不中,次日晚上离开。如果中奖,就在 Page 多住一天。

 

5月2日早上我和先生 6:30 就起来了,让同行的妹妹夫妇多睡一会,我们俩从 Page 北上开 30 英里不到 8 点就到达 89 号公路边上的 BLM 办公室。

门口已经停了几辆车。

办公室大门紧闭,一位在这儿工作的老人(照片中最右边)在外边陪着大家聊天。他手里拿着一本相册给大家看,告诉我们不中奖也没有关系,因为这儿有许多非常好的步道可以走。我说,那我们就准备走别的步道吧,因为我从来没有中过任何奖。老人说:你应该有信心,告诉自己“一定能中”。我说“好吧。今天我们一定能中!”

 
一个连续来了五天的摄影大咖也拿着一本影集,里面也都是附近的照片,四处和等待的人们聊天。他在“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如果今天还是拿不到许可,在明天继续试运气之前,打算今天找几个人,一起雇个导游去附近的地方拍照。

8:30 am, BLM 办公室按时开门。两位女士给大家宣布程序:

  • 每组(家,群)只许填一份申请。组里每个人的名字都必须填在表上。
  • 上午 9 点抽签。

填完表就到外面等待。这时更多的车来了,我们才意识到:人家这才是老油条。提前来没有用,9 点之前把表填上就行!

9 点到了,BLM 的两位女士清点了一下,一共27份申请。左边的女士把所有的申请表从1到27标好,边写边告诉大家:每一组第一个申请人的姓。让大家都知道自己的组号。另一个女士把盘子里标着1到27的球放到小转笼里。

 

开摇。第一个跳出来的球是13号,谁说13不吉利了?只有一个女士高兴地跳了起来,原来这一组只有一个人。

 

第二组中奖的也只有一个人!

 

每个人在中奖那一瞬间都手舞足蹈,边上的人也会受其感染,羡慕的同时也为他们高兴。

 

一对亚洲夫妻中奖了!他们表现得比较含蓄,没有兴高采烈,只是嘴角上翘。

 

其中人数最多的一组是三个人,人多势众,他们的欢呼声比前面的人都高。

 

一会儿八张许可就出发去了,还剩两张。

 

“啪”,又一个球出来了。“6号”。“啊!是我们的号!”我和先生兴奋地高举双手欢呼。

 

女士看了看申请表,说:你们有4个成员,可是只有2张许可。所以现在就需要做出决定:放弃(give up)这两张许可,让大家继续抽签,还是遗弃两个人(Leave them behind)。

 

这时全屋子人都盯着我们俩,我家领导则等着我做决定,假装思考了几秒钟,我大声说:“遗弃他们!”满屋子的人哄然大笑。

 

没有中奖的人或者离开,或者留下询问别的步道。

 

连续来了五天的那位男士依然失望而归。

 

中奖的人留下“开会”。

 

首先每个人要交六、七美元(忘了具体数字),然后每个小组得到一张很大的绿色硬纸片,也就是许可证。许可证上有主申请人的名字,小组人数,许可证号码和日期。去波浪谷时,许可证的一半放在车里,要让外面的人可以看到。另一半挂在背包外面,要让人从远处可以见到。

 

每个小组还发了两张“联络图”,上面有简单的地图,标着步道的停车场,波浪谷的具体地址(包括GPS 的坐标值),“联络图”上还附有 6 张照片,如果我们走得对,照片上的景色应该按照顺序出现。

 

会上的温馨提示:

  • 我们的许可从今天晚上12点开始生效,有效时间是24小时。
  • 从停车场到波浪谷单程需要步行3英里。
  • 去波浪谷没有路标,没有指示牌。跟着照片走。注意时常回头拍照,因为同样的地方从不同的角度看是不同的。
  • 这一带非常干燥,要带足水。
  • 波浪谷非常脆弱,尽量不要留下我们的痕迹。
  • 一路没有洗手间,没有垃圾桶。一切非液体垃圾都要自己带出来。
  • 波浪谷没有手机信号。大家注意安全。
  • 好好享受,可以在波浪谷里吃个开心的午餐,但是要注意给别人留出时间/地方享受。

回到旅馆,有点不好意思地告诉妹妹夫妇抽奖结果。他们非常大度地理解我们。好高兴啊!

 

第二天,2011年5月3日离开 Page 又沿着 89 号公路北上,从亚利桑那州开到犹他州,35 英里。然后按照昨天的指示拐到一条土路。颠颠簸簸开了 8.5 英里后终于到了步道的停车场。去波浪谷和其它几条步道都在这儿停车。

 

昨天一起中奖的那对亚裔夫妻已经离开了。勉强看到他们的背影。

 

停车场上还有一个簿子,我们把当天的日子,时间,自己的名字,要走的步道和紧急联系电话留在簿子里。把许可的一半留在车上,另一半绑在书包后面,背着东西上路了!

先走了一英里的沙路,这里也是另一条不需要许可的步道的起点。

然后就是这种砂石了。

看上去好像万马奔腾,听上去又寂静无声。

没有一丝风,一点动静都没有,有的时候真的好奇时间是不是停滞了,地球是不是还在转动。

领导拿着联络图,时不时地拿出来比较一下。

视线范围之内没有一个人,天上没有鸟,地上看不到任何动物,觉得世界上就剩我们俩人了。

这两个馒头就是我们联络图上的馒头吗?

这里真的和任何地方都不一样。

这才是联络图上的馒头!

为了保险,带上了GPS。当时还没有充电宝,GPS 的电池只能用两个小时。所以尽量不打开。

看看这儿,好像是一本打开的千年书籍,轻轻碰一下,纸就碎了。我们尽量绕开这种地方。

以为从这里翻过去就是。

结果发现过不去,而且路越来越窄。

错了。改道。

到啦!不过有些疑惑,怎么没有人?前面那对亚洲人呢?

四周观察一下。

还是确定这里就是波浪谷了!看见挂在包上绿色的许可证吗?挂的明显一点,管理人员远远就可以看到。

有没有波涛汹涌的感觉?

来个“冲浪”。

平时严肃的领导也来个“冲浪”。

好像三文鱼的纹理。

我们玩了好一会,终于来了两拨共三个人,一个是德国人,昨天在我们之前中奖;另外两个也是德国人,书包上挂的是粉色的许可证,和我们的不同。他们的许可一定是网上拿到的。

又来了一位女士。

远远的高处有一个拱。

在这里吃了午饭,要离开时两个亚洲人才气喘吁吁地来了。聊起来才知道,男孩是台湾人,夫人来自日本。他们起个大早,赶个晚集,走错了路。本来想放弃,其它远足的人劝他们:拿到许可不容易,千万不要放弃。所以他们还是来了,不然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当时他们住在日本,很自然地我们就问起不到两个月前发生的福岛核电站泄露事故。他们对自家的环境很担心。男孩说打算移民到美国来。

 

不知道现在小两口住在哪个国家。

走了!

我们去波浪谷时,妹妹妹夫两人走了另外一条步道。每个人好像也要交六,七美元。

我们在同一个停车场停车,步道起点也在一起。

他们走的步道也很漂亮。以后有机会去犹他时可以考虑走走其它步道。

离开波浪谷一个月后,新闻说一位来自硅谷的工程师(从名字上看是中国人)死在波浪谷。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一定是一个人去的。那个地方白天几乎不可能发生事故,可能非常珍惜这24小时的许可,半夜无人时在那里拍摄日落星辰而失足?

写这篇文章时又在网研究一番。网上的十张许可现在是提前四个月进行(不是以前的六个月了)。比如计划五月去波浪谷,需要在一月一日到三十一日期间在网上提交申请。二月一日中部时间上午九点抽奖,抽奖结果会用email通知所有的报名者。

 

2019年我在写这篇游记时网上申请需要交$5的申请费(不管能不能拿到许可,这笔钱不会退回),2020年已经是$9了。每份申请表可以选三个日子,最多六个人名(换人需要加钱)。如果作弊,一个人名字出现在几份申请中,这个月抽奖资格会被取消。

 
如果没有拿到许可证,千万不要打算硬闯波浪谷。国家土地管理局的人每天要检查的,一旦被抓到,每人罚款1000美金,还有可能坐牢,关键丢人不是?

 

 波浪谷抽奖信息

 

后面的话:

 
结束休假就上班了。领导向他的同事 Tim 汇报:我们去了波浪谷。Tim 非常感叹:不公平啊,你们顺路敲个门就进去了。他那么虔诚地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朝拜,这个门就是不给他打开。
 
在这之后Tim又去了两次,还是没有拿到许可。

 

2019年5月去加拿大和几位大学同学聚会。伟琴夫妇津津乐道地聊起他们去波浪谷的情形。他们更加运气,也是一次中标,而且不用“遗弃”任何人。那次聚会勾起我们的回忆,于是有了这个“2011年西部行”系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我们这些照片不能和那些大咖的照片相提并论,文字驾驭能力也不强。加上觉得我自己什么东西都能记住。所以一直没有记载的欲望。现在发现许多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居然记不住了,立马找地方存储记忆。谢谢点点的厚爱。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看到这些美丽的照片,就有一个问题想请教:这样好的摄影作品,你为什么不早一些展示出来呢?~~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xc8585' 的评论 : 哈哈哈!不用尿不湿,液体随便遗弃。固体自己用塑料袋带走。那天天热,液体都蒸发了。罐头盒,水果核都,纸巾什么的都背出去了。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枣泥 发表评论于 2020-06-24 06:34:39
回复 '红米2015' 的评论 : 我们那天正相反,遇到的几个人都是欧洲人。看来你们也是幸运的中奖人!

我的运气还要稍微好一点点。我们那天至少有6,70组人参加抽奖,因为我就是48号,而我到的并不晚,后面还来了不少人。结果我们第一个就抽中了,所以也不用放弃谁。
wxc8585 回复 悄悄话 严重嫉妒!!! 需要带个尿不湿吗?或就地解决? 谢。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5' 的评论 : 我们那天正相反,遇到的几个人都是欧洲人。看来你们也是幸运的中奖人!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朽' 的评论 : 没去怎么会知道结果呢。说不定你的运气更好!谢谢老朽!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是啊,运气从来没有那么好过。当时没有觉得怎么样。时间越长越感谢那次的运气。谢谢向田。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我们去的路上碰到网上抽签的10个人,是三组,全是犹他本州人。估计本州报名参加抽签的人很多,所以都被他们抽走了。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人品爆棚运气好,我们没有去试试的勇气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你们的运气真好,波浪谷的景色既奇特有漂亮,谢谢分享!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去过的很多地方我们都没有去过啊。谢谢菲儿!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沙发,好美啊!这里我们没有去,谢谢美女枣泥的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