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网络日记

突然发现一直引以为傲的记忆力不可靠了,于是开始记录一些希望将来可以回忆的事情。“枣泥”是当初一位同事对我的称呼(我的名字的谐音)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2017 英国行(22), 一半时间与世隔绝的圣岛

(2019-11-04 18:24:31) 下一个

有些人说起圣岛,就是希腊的圣岛。其实那只是圣托里尼(音译的 Santorini )岛的简称而已。

 

这里说的圣岛才是真正的圣岛,中文、英文意思都一至的圣岛(Holy Island )。

 

圣岛在英伦的最东北角,离爱丁堡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小岛和大陆由一条两英里长的堤道(causeway) 相连。

 

出发之前并没有把这儿列在计划里,因为想去的地方太多,时间有限。后来发现圣岛离爱丁堡不是很远,所以我们提前离开爱丁堡,挤出几个小时到圣岛去看看。

 

这里比较特别的是堤道的路面比较低,每天堤道有两段时间会被快速上涨的潮水淹没,这时圣岛就变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孤岛。

 

以2017年12月1日为例:凌晨3:10到上午10:35是安全时间,路面在海水上方;上午10:35到下午4:10,海水上涨;4:10到晚上10:40,安全;10:40到第二天早上4:30 不安全。

 

所以去之前要查一下潮汐时间。

堤道上的安全警示:危险。如果海水到达堤道请不要前行。

 

 圣岛潮汐时间表

 

这个地方是这条堤道上最高的部分。路边有个小小的避难所,如果海水上涨,又没有足够的时间开到岸上,车上的人可以通过那个梯子爬到小屋子里去避难。如果离这里很远可能就需要救援了。

 

据说每个月大约有一辆汽车滞留在堤道上,需要由救生艇或者直升机救援。据2009年的记载,海上救援的费用大约为1,900英镑,空中救援费用超过4,000英镑。

我们往岛上开时,一些车辆已经回来了。

许多人在途中停车下来,在"海底"走几步。我们也未能免俗。

 

上了岛把车停在一个很大的收费停车场,就往岛上的小镇走去。

这儿是小镇的邮局,兼礼品店、快餐店。

远处的山上就是建于1550年的 Lindisfarne 城堡。

 

我们的左边有宽阔的视野

前方是正在修缮的 Lindisfarne 城堡

右边是北海(North Sea)。因为退潮,许多船就"站"在那里。仔细看看就会发现每条船都被锁链固定在一个地方,涨潮后船也不会飘走。

 

圣岛东西长3英里,南北1.5英里。岛上居民不到200人,每年却有650,000的游客。

Lindisfarne 城堡坐落在被称为Beblowe Craig的火山丘之上,是岛上最独特和最美丽的景点之一。

 

亨利八世与罗马的天主教决裂之后,建立新教。要求大家宣誓效忠新教,不服者被夺去财物,砍掉脑袋、解散教堂或者是修道院。这座城堡的建筑材料就是来自被拆毁的修道院。

 

这个城堡非常之小,它其实更像是一个堡垒。

这里属于英伦,而且离苏格兰非常近,所以从亨利八世(Henry VIII, 1491-1547) 到他的女儿伊丽莎白一世(Elizabeth I,1533-1603) 都很重视这个战略要地。

 

英伦的伊丽莎白一世和苏格兰的女王玛丽一世(1542-1587)其实是亲戚。伊丽莎白是亨利八世和他的第二个皇后安博林的女儿。亨利八世的姐姐(Margaret, 1489-1541)是玛丽一世的祖母。或者说伊丽莎白一世的姑姑是玛丽一世的祖母。

 

伊丽莎白一世囚禁了玛丽18年,然后砍了她的头。可是因为伊丽莎白没有结婚,死后王位传给玛丽的儿子詹姆斯六世(James VI, 1566-1625)。

 

现在伊丽莎白一世和玛丽一世长眠在同一个地方:伦敦的西敏寺。

 

城堡因为修缮,不开放。我们就绕着城堡走走,

 

远远地看到 Lindisfarne 修道院(Priory)。

近看发现只是废墟了。

公元635年圣艾丹(St Aidan)在这里建立了一个修道院。后来出现一个更有名的圣徒叫圣卡斯伯特(St Cuthbert)。圣卡斯伯特去世后,埋在修道院里,11年后要转移他的遗骸时发现他的遗体还没有腐烂。 这是一个圣迹。 他的封圣不知道是不是由此而来。

著名的"彩虹拱门"。拱门的上方曾经有个高高的十字架。

8世纪末,这座孤岛上的修道院常常成为维京人的掠夺目标。 公元875年,僧侣们带着圣卡斯伯特的遗体离开这里。

 

1104年一些僧侣们在这里修建了 Lindisfarne 修道院。

 

从那以后这里一直有一些僧侣在这里清休,直到1537年修道院被镇压。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当年华丽的修道院的废墟。

透过废墟的窗口看现在的蓝天白云。

当年修道院的辉煌依稀可见。

 

岛上有几家餐馆,还有几个卖食物的车。

这辆车卖各种海鲜三明治。没有大把的时间享受,就在这里买了蟹肉三明治充饥(非常新鲜好吃)。

网上的照片:冒险家的疯狂。

 

海水马上就要把整条路淹没了。这辆车可以安全回到陆地上吗?

网上的照片:冒险家的失败,正在被营救。

我们那天(6/1/2017)的行程是:爱丁堡 —- 圣岛 —- 约克(York)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