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网络日记

突然发现一直引以为傲的记忆力不可靠了,于是开始记录一些希望将来可以回忆的事情。“枣泥”是当初一位同事对我的称呼(我的名字的谐音)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2017 英国行(21), 爱丁堡(Edinburgh)杂记

(2019-11-03 17:35:01) 下一个

2017年5月30日星期二傍晚到达爱丁堡(Edinburgh)。我们在那里逗留两天,6月1日下午离开。

夕阳下的爱丁堡城堡。

 

5月31日我们参观了城堡和苏格兰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Scotland )。

上午排队进入爱丁堡城堡。傍晚时才发现上午换电池时,相机的存储片没有放好,那天的照片基本都没有保留下来。这是城堡照片中唯一的一张。

 

参观爱丁堡城堡的时候发现许多穿着正装的人,有帅气的男女军人,有坐着轮椅的老兵。还有许多人西装革履。 一个披着粉色长袍的老者非常引人注目。

 

我向站在身边的一位军人询问,他告诉我那天是一个纪念日,他们刚刚举行了一个纪念仪式。披着粉色长袍的人是当地的宗教领袖。

这是隔着王子大街公园(Princess Street Garden )看爱丁堡城堡。

爱丁堡城堡附近的一条阶梯式的街道。

皇家英里大道(Royal Mile)在爱丁堡的老城,大约一英里长。大道的一端是爱丁堡城堡,另一端是是荷里路德宫 (Holyrood Palace)。这条大道很热闹,路的两边都是餐馆、酒吧、教堂、商店和旅馆。

 

皇家英里大道上的大卫·休谟(David Hume, 1711 - 1776)铜像。

大卫·休谟是苏格兰哲学家,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和散文家。

 

人们相信摸了哲学家的大脚趾会使自己聪明一些。不知道有多少人相信这个说法。看看那个锃亮的脚趾就知道了。

皇家英里大道上的这家饭店叫"执事布罗迪的小酒馆(Deacon Brodie’s Tavern )"。饭店有一个有趣的故事。

 

威廉·布罗迪(William Brodie,1741-1888)出生在离这家饭店几步之遥的布罗迪小巷。表面上他是一位虔诚、富有、受人尊敬的公民。1781年他还被选为市执事顾问。白天他的工作是制作和修理安全锁。他还参与过当地绞刑架的设计。

晚上他是一个赌徒、酒鬼和入室行窃的江湖大盗。

 

布罗迪的最后一次犯罪时同伙被抓,他跑到荷兰,但在阿姆斯特丹被捕,押回爱丁堡审判。

1788年陪审团认定布罗迪有罪,并于1788年10月1日在圣吉尔斯大教堂(离他的出生地点非常近)附近以绞刑处死。

 

那天他特意穿了一件带有金属领子的衣服,希望这件衣服可以使他从绞索中生还。为此他还贿赂了执行人员,请他们忽略这件特殊的衣领。可是他还是死在他自己参与设计的绞刑架上。

饭店的这面墙上写着布罗迪、这个具有双重性格的人的"丰功伟绩"。

 

画上的两个人都是他。左边是绅士、右边是强盗。

 

小说家伯特·路易斯·史蒂文生(Robert Louis Stevenson) 还以他为原型写了一本很有名的书《杰基尔博士和海德先生》(Dr. Jekyll and Mr. Hyde)。

饭店招牌的这一面描述着布罗迪白天的工作。

招牌的这一面描述着布罗迪晚上的生活。

圣吉尔斯大教堂(St. Giles’ Cathedral)

老城街拍

 

 

老城的许多胡同都别具风格。

爱丁堡最古老的井(或者说是水池)。水源是附近山上的泉水。

这个胡同叫"世界的尽头(World’s End Close)",也在皇家英里大道上,离爱丁堡城堡只有0.7英里。16世纪时爱丁堡还是一个小小的城市,四周有城墙围着。

 

城墙的大门离这个胡同不远。居住在城墙这边的爱丁堡居民觉得城墙以外已经不是他们的世界。所以离城墙最近的这个胡同就是"世界的尽头"。

紧挨着"世界尽头胡同(Worlds End Close)"就是"世界尽头"酒吧。

从新区的王子街向东走到头就是卡尔顿山(Carlton Hill)。站在山上可以遥望爱丁堡城堡。

 

这是苏格兰哲学家杜格尔德·斯图尔特纪念碑(Dugald Stewart Monument)。斯图尔特是爱丁堡大学的教授,1828年去世。爱丁堡皇家学会委托建造这座纪念碑,1830年动工,1831年完工。

山上的苏格兰国家纪念碑(National Monument of Scotland )为了纪念在拿破仑战争中丧生的苏格兰士兵和水手而建。

 

纪念碑按照雅典的帕台农神庙的样子建造。 1826年开工,三年后因经费不足停工。

 

卡尔顿山上的纳尔逊纪念碑(Nelsons Column)

"亚瑟的座位(Arthurs Seat)",爱丁堡的另一座山。

苏格兰国家肖像画廊(Scottish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在爱丁堡的新区,女王街(Queen Street)上。

 

下面几张照片是在这个画廊里拍的。

非常有特点的中厅。

苏格兰女王玛丽(Mary, Queen of Scotland, 1542-1587)。

 

这幅画是她18岁时在法国的样子。

 

大家可能都知道,玛丽死在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手下。但是伊丽莎白死时因为没有后裔,王位传给苏格兰的国王,也就是玛丽的儿子。

女王安妮(Queen Anne, 1665-1714)。安妮一生怀孕18次,最后没有一个子女成年。那时的女子真辛苦。

 

看了许多国王、女王的画像。觉得安妮非常漂亮。

维多利亚女王(Queen Victoria, 1819-2901)

 

这幅画画于1840年,当时女王21岁。

画廊里人很少,可以安安静静地欣赏几幅作品。

苏格兰国家画廊(Scottish National Gallery )

坎贝尔姐妹(Campbell Sisters )

 

这个雕塑描绘了埃玛和朱莉娅·坎贝尔(Emma and Julia Campbell)姐妹在跳舞,她是夏洛特·坎贝尔夫人的最小的两个女儿。

 

雕塑者是意大利的雕塑家洛伦佐·巴托里尼(Lorenzo Bartolini,1777-1850)在1821到1822年受女孩的叔叔(还是舅舅)委托而创作的。雕像完工后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运到苏格兰,安放在一个城堡(Inverary Castle)的饭厅里。

 

这个雕像是在国家遗产纪念基金和艺术基金的协助下,苏格兰国家画廊与V&A博物馆共同购买的,也在两个博物馆轮流展览。

这对姐妹的雕像摆在一个很好的位置。

画家是威廉·范·海赫特(Willem van Haecht, 1593-1637)。这幅画里都是画或者雕像,而且都是当时存在的艺术作品。画中最有名的是意大利画家安东尼·范·戴克(1599-1641)的"圣凯瑟琳的秘密婚姻",就是地上、中间那幅小一点的,有三个人的画像。

 

海赫特画过几幅类似的画,都很有意思。

王子街上的斯科特纪念碑(Scott Monument)建于1840年。

 

沃尔特·斯科特(1771-1832)是伟大的苏格兰历史小说家,剧作家和诗人。他的许多作品都是英语文学和苏格兰文学的经典。

据说这个两百英尺高的纪念碑上刻了64个斯科特笔下的人物形象

爱丁堡新区的街拍

 

 

 

 

 

在伦敦时一直没有机会乘坐两层的公交车。到了爱丁堡终于过了一把瘾。每次上了车就往上层跑,车里没有几个人,前后左右随便坐。

说老实话,坐在公交车的上层视野非常好!

这是坐在车里看另外一个双层的公交车。

因为自驾,我们的住处必须可以停车。在爱丁堡是通过AirB&B 找的,一个海边的七层公寓。

 

房主是两个男同性恋丹(Dan)和埃里克斯(Alex )。

 

他们住在顶层,出了电梯只有他们一家人。所以门外都是他们自己的装饰。

进了门就看见这些。我们的房间在一进门的左边,洗手间在右边。客厅、厨房和饭厅在左前方。他们的卧室在右前方。

客厅、厨房和餐厅是一个大通间。这里是客厅和厨房。

 

丹在大学里是行政经理。埃里克斯是厨师,也在大学里教法国烹调。埃里克斯非常有意思,他们的家都是他布置的。他告诉我们从16岁开始,每天就睡四个小时。怪不得我们晚上十点多回家他在看电视,半夜去厕所他还在看电视。

第二天我们洗漱完他们已经要上班了,并且把我们的餐具也摆好了。没有什么讲究的东西,但又都是比较讲究的,麦片里有坚果,面包是高纤维的,新鲜的草莓、樱桃、还有各种果酱都摆出来。茶壶也摆在桌子上。告诉我们需要茶或者咖啡就自己煮,冰箱里的东西随便吃。非常温馨。

 

我们也没有时间讲究。喝了牛奶,吃了面包和麦片,把需要进冰箱的东西收好也就出门了。晚上才回来。

好喜欢他们的家。毛巾是厚厚软软的,柜子是木头的,床单枕头都很舒服,阳台上摆满了花。是家里的感觉。

 

非常喜欢他们俩,希望有时间和他们好好聊聊,可惜我们那两天早出晚归。如果再去爱丁堡,一定争取再住到他们家。

 

看了他们的家你可能以为埃里克斯是印度人,其实他是希腊帅哥。

临走时征求他们的同意拍的这些照片。

 

这是站在阳台上看爱丁堡北面的几座桥。

拉近看看。三座桥都看见了。

 

原计划在爱丁堡逗留到6月1号晚上再离开。但是我们又临时改变计划,提前几个小时离开,去了另外一个有趣的地方叫圣岛。那个岛和大陆只有一条公路连接。那条公路周期性的被海水淹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