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网络日记

突然发现一直引以为傲的记忆力不可靠了,于是开始记录一些希望将来可以回忆的事情。“枣泥”是当初一位同事对我的称呼(我的名字的谐音)
正文

2017 英国行(18), 苏格兰最上镜的多恩岛城堡

(2019-10-30 17:55:16) 下一个

2017年5月29日星期一。自驾游第五天。

 

粗略的计划是从奥本(Oban )经尼斯湖(Loch Ness)到因弗内斯(Inverness)。

 

知道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城堡离我们的路线不远,来回大约要增加两个小时的车程。去那个城堡会让我们那天的时间更加紧张,不去一定会后悔。

 

考虑一番,决定还是拜访那个让我心动不已的多恩岛城堡(Eilean Donan Castle)。

 

远远的看到一座城堡,还没有意识到那就是我们今天的第一个目的地。

再开一会儿就确定了,这就是看了照片便令我着迷的多恩岛城堡(Eilean Donan Castle,Eilean 是岛的意思。 Donan 是人名)。

进入苏格兰以后,几乎每个重要的地方都有穿着传统的苏格兰服装、吹着风笛的人。拍照之前先往他的风笛盒子里放些钱表示尊重。

这个城堡在一个小岛上。位于三个湖(Lock Long, Dutch and Alsh)的交界之处。

走到桥下拍了几张照片儿。旁边一老者也在拍照片。他是早上从对面开过来的。老人说,从那里拍这个城堡也非常漂亮。

 

他还告诉我许多他自己的故事。可惜写这篇游记时已经过去四个多月,细节都忘记了。只记他七、八十岁、早已退休、住在新堡附近、没事儿经常开车到处玩。而且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从当地拾一块石头回家。所以他的书柜上摆了许多来自各地的石头。

对岸的房子。老人今天就是从那里绕着湖开过来的。

 

据说一位于公元 627 年殉难的圣人多恩(Donan)曾经在这个岛上建立过一座教堂。这个岛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目前岛上没有一点多恩教堂的痕迹。

网上介绍的故事:十三世纪时这里建了一座城堡。目的是抵抗来自苏格兰北部维京人的入侵和控制,保护附近的岛屿。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里的城堡是麦肯齐家族(Clan Mackenzie)及其盟友麦克雷家族(Clan Macrae)的抗御堡垒。

 

(城堡里有一些他们运筹帷幄的雕像,当时没有拍照的欲望,所以没有照片。)

 

在十八世纪初,麦肯齐家族参与了雅各布的叛乱(Jacobite rebellions)。

 

1719年叛乱失败以后,西班牙军队佔据了这个城堡。为此遭到英国政府的三艘军舰连续三天的炮击,最后城堡被彻底摧毁。

 

之后的200年,无人关注这个曾经重要的小岛。直到1911年约翰·麦克雷 - 吉尔斯特拉(John Macrae-Gilstrap)中尉买下这个小岛。

中尉原名叫约翰·麦克雷(John MacRae),生于1861年。

 

1889年约翰与伊莎贝拉•吉尔斯特拉(Isabella Gilstra)结婚。伊莎贝拉的叔叔(还是伯父?)威廉· 吉尔斯特拉(William Gilstrap)是个有钱的企业家和慈善家。

 

伊莎贝拉是威廉的继承人之一。威廉1896年去世时,他们夫妇获得了相当数量的遗产,同时约翰开始参与吉尔斯特拉家族企业的管理。但根据遗嘱的条款,约翰必须也要继承威廉的姓。所以约翰的全名变成:约翰·麦克雷 - 吉尔斯特拉(John MacRae-Gilstrap)。

买了票才可以过桥、上岛。

隔湖相望的山脉。

城堡的内院

城堡的大门

城堡里边好看的房间不许拍照。可以拍照的房间又勾不起拍照的兴致。

约翰购买小岛之后就作为军人投身于第一次世界大战。1919年从战场回来之后约翰决定在废墟上从重建城堡,展现昔日城堡的辉煌。

岛上还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死亡的麦克雷氏族的男子立了一个战争纪念碑。

纪念碑下方刻着一段约翰·麦克雷(John McCrae)上校的战争纪念诗"佛兰德斯田野(Flanders Fields)"。

 

这个约翰·麦克雷上校(1871-1918)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加拿大医生,诗人和士兵。战争结束之前因肺炎死于法国。

 

不会写诗,只是试着把纪念碑上的那段诗中之意翻译过来:

 

我们逝去

几天前我们还活着

感到黎明

看到日落

我们爱过

也曾被爱

现在

我们长眠在弗兰德斯田野

1932年,城堡竣工,而且还增建了以前没有的连接城堡与大陆的石桥。

 

总造价是25万英镑,其中大部分来自于威廉(约翰妻子的叔叔)的遗产。

这是在城堡上看石桥和对面的山。我们就是从那个桥上过来的。

 

石桥的侧面。

1937年约翰·麦克雷 - 吉尔斯特拉普(John MacRae-Gilstrap)就在这里逝世,并被埋在了附近的麦克雷公墓。

 

他的妻子伊莎贝拉1949去世。

 

他们有五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遗产传给了儿子邓肯·麦克雷(Duncan MacRae,1890-1966)。再往后传给邓肯的儿子约翰·麦克雷(John MacRae,1925-1988)。

有一点点奇怪,怎么到了第二代就把人家 Gilstrap 的姓拿到啦?

1955年多恩岛城堡向公众开放。

 

1983年约翰·麦克雷(John MacRae),首任约翰的孙子,成立了Conchra慈善信托基金。从那时城堡的管理及维护就由这个基金会负责。基金会的最高职位总是由麦克雷的后代担任。

现在城堡里还为主人们保留几个房间,不对外开放。他们有时会来此度假。

城堡里有一个比较大的房间,中间是一个长长的餐桌,可以同时坐20几个人。一面墙上挂着新城堡第一代主人约翰的巨幅画像。另一面墙上是他的妻子的画像。还有一些家族的族徽。

 

可惜这个房间不许拍照。不然的话我们可以一睹他们的尊容。

2014年这个小岛赢得高地和群岛旅游奖(Highlands & Islands Tourism Awards)中的最佳观众景点奖,

 

2017年小岛又入围高地和群岛旅游奖中最佳遗产旅游类别奖。

 

这么漂亮的地方当然有婚庆的业务啦。许多新人在这里结婚。

许多电影在此取过景。它也出现在许多苏格兰产品的广告和包装上,Google 一下就知道啦。

 

这里离天空岛已经非常近了。到了这里两脚不踏上天空岛好像有点说不过去。所以离开多恩城堡之后,我们又往天空岛开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