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网络日记

突然发现一直引以为傲的记忆力不可靠了,于是开始记录一些希望将来可以回忆的事情。“枣泥”是当初一位同事对我的称呼(我的名字的谐音)
正文

2016 大烟山国家公园

(2019-10-23 13:32:21) 下一个

 

前一天离开云峡州立公园后,我们向东面的大烟山国家公园(Great Smoky Mountains National Park)开去。住在离公园一小时左右车程的Knoxvell。

 

2016年12月26,圣诞节的第二天。我们又来到大烟山。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来这里了。反正如果有假期,又没有什么更好的计划时,只要天气可以,我们就会来这里。

 

公园里深受游客喜爱的步道大部分我们都走过了。而且许多步道走过不止一次。今天本来打算挑战 "Chimney Tops Trail"。上次走这条步道时因为人多,加上刚刚下过雪,路有一点滑。我胆怯了,没有爬到顶就返回了。今天要来雪耻,于是我们开车直奔烟囱顶。结果人算不如天算,那条步道今天关闭。

看看手里刚买的步道地图,一条叫艾仑洞(Alum Cave)步道的起点就在前面一点。是一条大家都喜欢的步道,以前也走过,非常喜欢。再走一次吧吧。

 

这个步道的起点有两个停车场,每个大约可以停二、三十辆车。第一个停车场已经满员。第二个停车场也快满了。

 

停好了车,检查一下装备:衣服穿好了,帽子戴上了,登山棍拿了,午饭,水,水果,小吃,餐巾纸,垃圾袋,都装在书包里了。上午10点,出发!

 

这条步道单向2.3英里,往返4.6英里。开始风平浪静,小溪流水,过了这个小桥就开始爬坡了。

为了让展示独木桥的尺寸,这么难看的照片也上来了。

今天这条步道像个大卖场,人来人往,非常热闹。有边走边玩的;有认真前行的;有大步流星的;还有飞奔而过的(有的人跑上去再跑下来)。

 

这对老夫妻在到达艾伦洞之前一直在我们附近。有的时候在我们前边,有的时候在我们后面。

老太太跑到前面去了。老头在后边一个劲地喊她,要给她拍照。好浪漫啊。年轻时帅哥追着美女拍照。老了,老头儿的镜头仍然对着同一个人,尽管她现在老了。

拐过一个弯,看见老头在帮几对夫妻拍照。我也把手里的相机的递给老头。老头接过来跟我说:刚才我就问你先生要不要帮你们拍照。他说不要!我嬉皮笑脸的说:我想请你拍。

 

看看,老头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今天大烟山一直是雾气蒙蒙的。我们好像在仙境里一般。

2.3英里,到了艾仑洞(Alum Cave)。雾气太大,看不清楚山洞的样子。其实艾仑洞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山洞。它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向内凹陷的掩体。

 

大部分人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就往回走了。我们决定像上次一样再走2.7英里,到 Mt. Le Conte 再回来。

这一段步道比较陡,有的地方也比较窄,边上有钢索增加安全系数。

越往上走雾气越大,湿润的空气让人浑身的毛孔都打开,愉悦的欢迎这清新干净的空气。

离山顶不远的时候,从山顶下来的人也越来越多。看到我们走得气喘吁吁的,常常有人主动说,"加油!就快到了"。"我可以上去,你们也可以上去"!也有人关心的说,"山上风大很冷,要把雨衣穿上啊"。

很美的步道吧!

山上只有不到一尺厚的表土。如果树木的根部没有扎到岩石下边的话,很容易被大风刮倒。那天快登顶时,看见有几棵刚刚倒下的树拦在路上。路边还有一棵树的根部在上下忽悠着,我们打算从山顶下来时给这个树根拍个小视频。结果等我们回来的时候(不到五分钟)这棵树已经连根拔起倒下来了。那天在山顶附近我们非常小心,走得非常快,不敢停留。生怕哪棵树倒下来砸到我们。

 

记得乐康山(Mount Le Conte )顶有一些小木屋(住宿者必须像我们一样走五英里到达),还有一个小小的饭店,里边供应简单的食物和冷热饮料。今天爬山的时候一直想着到那个小饭店里喝一杯浓浓热热的巧克力。

 

结果那里一片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饭店和木屋冬季不开!我们前边有十几个年轻人也在那里晃来晃去,我抱怨着说,真想喝一杯热巧克力。他们说这正是他们想要的。事先他们还查了网站,网上没有说冬季不营业。好在山上还有一个厕所让大家方便。

乐康山的顶峰,似雾似雨,风非常大,我们根本不敢往边上走,在那里只停留了1分钟就离开了,生怕大风把我们刮下悬崖。

这是一年半以前(2015年5月底)我们去大烟山时,在同一个地方照的。既使是夏天,在山顶上也需要穿一件夹克衫。那一次我们就在这儿,一边看着远方的风景,一边吃着简单的午餐。旁边坐着一对来自俄亥俄的母女也在那里吃东西。她们说每年的那个周末母女俩都会来这儿远足。

 

既使是天凉风大我们在山顶还是玩得兴致勃勃。一会儿发现这个地方上次没有去过,再走0.4英里。一会儿发现那个地方虽然去过了,但还是要看看,再走0.7英里。一直到先生提醒我:下午三点十五了,你还要玩吗?我突然想到下午五点多天就会黑的,我们还需要走六英里的路回到停车场。立刻开始往回走,一路下坡。因为路陡,脚趾头在鞋里打架。不多会儿我的脚就开始痛,走的速度开始放慢。大部分的人在我们之前都下山了。几乎没有人往上来。路上非常安静。后来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个老人,只穿件单衣服)和我们相向而行,往山上走。我感觉好多了:终于有人在我们后面了。

 

走回停车场时已经是下午6:00,天完全黑了。吃惊的是有两拨人还要往上去。我好心的劝他们:明天再来吧,天已经黑了。再好的风景也看不到了。而且晚上看不到路,还有可能遭遇熊。

 

这一天从上午十点走到下午六点,走了三万九千步(至少12英里),相当爬了407层楼(每爬十英尺算一层楼,平路和下坡不算),左脚俩水泡,右脚一个泡,大脚趾有半个变成黑趾甲(10天后发现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