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老钱:命运攸关的幽门螺旋杆菌

(2018-09-04 21:35:51) 下一个
命运攸关的幽门螺旋杆菌
老钱
4/30/2017




我一直想写一篇关于幽门螺旋杆菌的介绍。一直忙于其他事而未动手。直到最近,又和一个朋友谈起与口臭相关的事,她听了说“长知识”了,竭力建议我写出来。

而且,更巧的事是,这两天,接连在朋友圈里,看到熟知的朋友在转发同一篇文章,介绍幽门螺旋杆菌。这篇文章的重点在于,一,介绍两个澳大利亚医生,他们因发现了幽门螺旋杆菌,而获得了2005年的诺贝尔医学奖;二是,这个发现有效地减少胃癌的发病率,挽救千万人的生命,特别是在中国人。这篇文章的题目叫做《两个澳洲人拯救了中国8亿人生命!》。太夸张了,太标题党了。不过,大家都可以去Google一下,很容易就找到这篇文章了。



我的着眼点,与这篇文章不同。事情要从口臭讲起。

幽门螺旋杆菌,其英文名是Helicobacter Pylori。很直观,Helicobacter就是螺旋菌,“杆”在哪里,我不知道,不懂。Pylori就是幽门。人的胃有两个口。进口叫贲门/ Cardia,出口就叫幽门/ Pylorus。它是连接胃和十二指肠/Duodenum的过度部分。有一种细菌专门生长在幽门,就叫幽门螺旋杆菌

口臭是在华人中很普遍的问题。是一个很让人难堪,又很难启齿的事情。

有一次,我为一个朋友介绍工作。他去了这家公司Interview/面试招聘。美国公司的Intervention,一般由HR开始,然后介绍给用人经理,然后是将来的Team-workers/同事,然后是高一级主管,最后可能是CEO。现代社会都非常重视Team/团队精神。哪里通不过,就在那里停住了,告诉你,你很好,等待进一步通知。我这个朋友去了面试之后,我急切地向这个公司里我的朋友打听面试结果。我的那个朋友也急切地来告诉我了。参加面试的人,大家多对我这个求职的朋友很满意。说他的技能很合适他们的软件产品。但是,就是有一个问题让他们为难。

什么问题呢?就是他的口腔发出的气味太重了!让人难受了。参加面试的人,都受不了了!有的人实在坚持不住了,就跑出去,透口气。最后,不得不把面试的会议室的门开直。。。

这只是一个例子,就足以说明,这个问题在华人中有多么严重,也说明对华人的生活工作有多大的影响。

对我本人来说,这个问题虽然还没有这么严重,但也是一直的苦恼。多少年了,都解决不了。想尽了一切办法。询问了多少医生,从中国到美国,都没有能说得出一个所以然来。有一次,公司里的一个印度朋友,非常友好地提醒我注意改善这个问题,还给我带来了印度的神药草。结果也是没有效果。所有的牙齿口腔清洁工具,都用遍了,都没有改善。Boston还有一个专家,专门治口臭,她的网站,我也看过了,不得要领。没有一样解决问题。

我的妹夫是美国人,非常重视口腔清洁,常用工具,牙刷早已是超声波的了。此外,牙线/Flossy当然是主力武器。再加上高压冲洗/WaterJet。再加上商业的漱口水/Listening。我妹妹跟着他,学得也是高度重视,早早晚晚,吃饭之后,每天多少次,所有的装备都要用上。严肃认真,一丝不苟。这既说明了,美国人是高度重视口腔清洁的。这和美国的牙科高度发达相关,形成了高度的口腔文明习惯。但是,也说明了,他们也有同样的问题。这个问题也忧扰他们。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要这么劳神费事地操心呢?





每次相聚,我妹妹都要极其严重地提醒我,这个问题严重!都要教育我,如何措施,认真对待。 

其实,我也积极地一直在寻找解决方案。所有这些先进工具,都是一出世,就被我抓住了。当年,第一款电动牙刷,叫RodoDents,都是25年前的事了。那时我还是在Alabama牙医诊所里,第一次在看到电动牙刷。那是一把旋转的小刷子。我立刻就买了,开始了刷牙自动化的时代。我是相信新技术的。





后来,PhilipUltra Sound的超声波牙刷,刚刚问世了,我立刻更新换代,升级为超声波牙刷。我是学物理的,太见过超声波的威力了!其实在医学实验室里工作过,见过超声波清洗器的人,都知道。我太相信超声波清洗器了。而且声波不伤牙齿的珐琅面。以后就一直跟着Philip产品换代升级。自从用了超声波牙刷,每次洁牙师都要夸奖,“good job”。我能清晰地感到,她刮牙垢的力度比过去小多了。

后来,一次生日,妹妹送了我一台Water Jet。我的刷牙“武库”,又增添了新式武器。不管已经用过了多少“武器”,Water Jet总是能冲出东西来。这些武器都是各有专长,也各有利弊,互相补充,缺一不可。所以,我每次去看牙医之前,都是“十八般武器”,一一用过。


可是,这一切都没有解决问题。

有一次,我的一个牙冠脱落了,牙冠捏在手里,牙冠背面都是黑的!一股强烈的冲人的气味,让我确信牙齿缝隙里的“残渣余孽”,确实是口腔气味的重要来源。所以,flossy/用牙线是非常必要的!我最喜欢的flossy工具是一把弓(和弦,见下图),方便有效。但是,人和人不一样。有人的牙缝大,很容易藏污纳垢。有人的牙齿细密,致密,不易于藏污纳垢。但是,用floss都是会有帮助的。





可是,认真刷牙,使用现代的最高刷牙技术,认真Flossy,仍然没有解决问题。我自己能感到。我也能感到,别人也感到了。有时是很尴尬的。人贵有自知之明嘛。

我总是在琢磨,口腔有多大的容量嘛。纵使牙齿能藏污纳垢,一天到晚开着口说话的人,这点物质,总是有限的嘛。我相信,真正的源是胃!只有胃,才有这么大量,才能这样持之以恒。而且,胃里出来的味,和口腔里的味,是不一样的。这也是自己能感觉,可以区别的。

请教了很多医生专家,之乎者也,仍然不得要领。这个问题烦恼了我一辈子!所以,我就一出门,就嚼口香糖。口袋里总是备有口香糖。也尽量避免和人正面太近距离。不得不近了,尽量用手遮掩着。我也注意到,很多人,都是这样做的。美国人爱嚼口香糖,也是有道理,有非常实际的功效的。

这么多年了,这个问题一直是我的烦恼。

直到去年,一次Ballroom dancing/交际舞中,一个舞伴告诉我,“你最好去检查一下,你有没有幽门螺旋杆菌。。。。”她说,引起口腔气味的主要原因是幽门螺旋杆菌。。。

她的解释,立刻让我感到醍醐灌顶!真是,这么一辈子没有弄清楚的问题,立刻让我感到醍醐灌顶!我非常感谢她。

我立刻去看了我的保健医生/Family Physician。他说这是一个常规检查。给我约了最快的时间来检查。因为做这个检查也是要午夜起空腹的。做这个检查,就是含住一个软瓶子,吹足一瓶子的气。送去化验。两天后就得到了结果,证实我胃里确实有幽门螺旋杆菌。再见医生,就是给我开了两个星期的药。其中有很常见的抗菌素,Amoxicillin/阿莫西林,再加上另外两种药,LansoprazoleClarithromycin。两个星期的服药应该足以消灭了幽门螺旋杆菌的。但是,中国人的饮食习惯,很容易引起幽门螺旋杆菌的复发。所以,要再等两个星期后,再去复查。所以,只有两个星期后再复查,结果是没有了,才能放心说幽门螺旋杆菌确实是消灭了。


其实,药一用完,我就问我太太了,气味改善了没有。她说确实没有了。我就奇怪了,说,以前问你,不是也说没有嘛?我很清楚,太太是一个非常善解人意的人,总是为别人着想。过去,我经常问她有没有气味?气味大不大?她总是说,“还好”。我知道那是“善良的假话”。现在说没有了,我知道这才是真话。其实,我自己也是能够判断的。

总之,对于我来说,确实就是幽门螺旋杆菌在做害。消灭了幽门螺旋杆菌,让我烦恼了一辈子的口臭问题消除了,解决了。确实是解决了。

现在把这个丑事写出来,就是为了让还不知道,幽门螺旋杆菌是口臭的罪魁祸首的,朋友们知道这件事。也许对他们都有帮助。

幽门螺旋杆菌不仅仅是口臭的罪魁祸首,而且,更严重的问题是,是胃癌的重要引发原因。而在中国,由于饭桌上是没有公筷,不像西方人的分餐制,有点细菌就非常容易互相传染。所以,幽门螺旋杆菌在中国非常普遍。而且很不容易治好,原因就是这个饮食习惯而反复感染。所以就有了一开头提到的标题党文章。这两个澳洲医生的发现,及研究成果指出,幽门螺旋杆菌是胃癌的重要罪魁祸首,因此对防止和治疗胃癌的功劳巨大。[backcolor= transparent]所以获得了若贝尔医学奖。

现在大陆体检中,幽门螺旋杆菌的检查已经成立常规检查项目了。而且,中国人应该彻底改变这个饭桌上的落后习惯,坚决实行公筷制。

后记:写到这里,我又Google了一下“幽门螺旋杆菌与口臭”。竟然看到有一篇文章题目是《幽门螺杆菌与口臭无关》。我也看了。不同观点吧。还有更奇葩的,说幽门螺旋杆菌是对消化系统里细菌生态平衡的有益的。但是,我的亲身经历让我相信,消灭了幽门螺旋杆菌,对于我治疗口臭是有益的,确实是相关的。

老钱的涂鸦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5)
评论
老_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洞庭人家' 的评论 : 谢谢,太好了。你是这里的第三例了。
老_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olo15' 的评论 : 谢谢。确实,我太太也同时做了这个检查。她没有。
老_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喜子' 的评论 : 谢谢,你可以试一试。然后在这里告诉大家,结果如何。
老_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天山峪' 的评论 : 谢谢支持。
老_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ppertown' 的评论 : 谢谢支持,你又是一例。希望更多的人来试试。
不懂,这与“穿裙子”是什么关系?
显然,你是女士。
老_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ringdale' 的评论 : 美国,恰恰是极其有控制地使用抗生素。
老_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二胡一刀' 的评论 : 是的。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瞎管。
老_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ocalappleseed' 的评论 : 我一个人的经验,确实不具备充分必要的条件。但是,大家都可以试试。这在华人中是很普遍的。大家可以试试,然后在这里交流,也是一种统计,或者是,不完全归纳法。
老_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安是福2016' 的评论 : 对的。用公筷,是一种文明,是一个进步。
老_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ocalappleseed' 的评论 : 是的。科学的结论应该是经过对比实验,而且要有统计样本量。
但是,对于我,这就是解决问题了。这一辈子,也一直在求索,试验。。。
老_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iang9xiong' 的评论 : 谢谢。
老_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elous' 的评论 : 我自己的体会是不同的。口腔里的气味来自残留食物的腐败,是一种腐败的恶臭。但是,藏污纳垢的体积很小,“臭量”有限。来自胃里的臭,是另一种,而且“臭量”充足。瞎说说了。
jelous 回复 悄悄话 幽门螺杆菌发出的异味和牙齿疾病发出的异味是不是有所不同?
洞庭人家 回复 悄悄话 我相信很多华人的口臭和这个有关系,我和楼主的经历相同,刚刚吃完两个星期的药物,情况马上改变。如果你确定没有其他口腔问题那幽门螺杆菌就是最大的嫌疑犯。
solo15 回复 悄悄话 还有其实做年检时反正要抽血,可以叫家庭医生多送份做h-pylori 检查也可。这病毒亚裔人中很多人有。
solo15 回复 悄悄话 我有过H-Pylori 经历但沒有口臭。所以不确定这两者有必然的关联。不过我道是赞同如有口臭或腹病可以叫家庭医生order h-pylori test. 测验其实很简单也不贵,吹气和抽血都能检查出来。建议博主配偶家人都做。我医生的说法是病毒常见是通过水传播。不发达和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和印度因水源大部分不是很干净很容易得而不自知。如果家里一个人有,其他人很大几率也会有。 如果不及早治疗很容易发展成 胃Ulcer.

我的个人經历是腹部莫名不舒服(沒有胃病史),所以直接跳过家庭医生看专科肠胃医生。医生看病有时候也就是trail and error. 所以看病情严重性,有时候要多看一个医生 for second opinion. 经验老练的医生与医术普通的省很多金钱与时间。

我的第一个肠胃医生在试药无效的情况下,建议我做了肠道镜 colonoscopy 但沒有同时做胃镜 endoscopy. 我事后才知反正都要麻醉, 其实可以同时做和也省钱。肠道镜沒检查出什么问题,所以他又建议尝试其他药物。 还好决定换个医生,第二个医生因为第一个医生已做了肠镜所以就order 了胃镜。我是因为做胃镜而偶然发现有h-prylori.
天山峪 回复 悄悄话 有口气的人十之八九有幽门螺杆菌,但不知为什么,这些人都十分顽固地认为自己没有,并十分坚固地拒绝检查。
哈喜子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不知道这检查会这么简单,吹口气就行了。那我也去做一个。Thanks!
coppertown 回复 悄悄话 坚决支持愽主的警言,大家都应去查一下,消灭这种菌。我也深受其害几十年而不知所措,直到今年春天吃完2星期的3种抗生素,一切都好了:夏天我可以在办公室穿薄薄的的裙子了,真的太开心了。
springdale 回复 悄悄话 不是幽门螺杆菌的问题,而是人体消化道菌群失衡造成的,人类滥用抗生素是罪魁祸首。
人群中,幽门螺杆菌阳性者占60%以上,阳性者的许多致命性疾病反而少见,如一些癌症,脑出血等等。
二胡一刀 回复 悄悄话 中共号称牛逼管天管地管生孩子,结果几十年连个推广使用公筷都没做。
估计幽门菌和口腔疾病都可以导致口臭。
平安是福2016 回复 悄悄话 我母亲去年差点没把我吓死,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单,周末,我还是哭着去机场要站在上飞机才被迷迷糊糊塞进飞机的,还好抢救成功打了支架
她是幽门杆菌引起的肠胃出血,导致心梗。回来后我问了西人医生,他们说中国是幽门杆菌的大国,现在一般只要有中国人看病,说这不舒服那不舒服都要查查这个,我说的是老移民,不是说国内。因为我们部分餐,应该说非典没有引起华人社会足够的重视,公筷没有被普及
localappleseed 回复 悄悄话 作者用亲身经历,引导人们有良好的生活习惯,要赞一下。但也要批评一下。你从一个人的经历,想得出一个科学结论,难服人,加个论文引用,会更好。第二,逻辑也有问题。你用了多种比较强的抗生素,不仅可以消除幽门螺杆菌,也可能把其他导致口臭的细菌消除了,所以你还是不能得出口臭患者与幽门螺杆菌感染一定有关。
localappleseed 回复 悄悄话 幽门螺杆菌引起口臭现在医学界还不统一。从已有的论文看,从一些口臭患者发现同时有幽门螺杆菌感染,但也有许多口臭患者与幽门螺杆菌感染无关。也许有少数口臭患者是以幽门螺杆菌为主,这个并没有定论
jiang9xiong 回复 悄悄话 涨知识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