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华人医师联盟

北美华人医师联盟医务人员作品
正文

纵马劈风-4 第50届纽约马拉松后记

(2021-11-28 07:08:15) 下一个

by Dr. 刘子韬

惊蛰

我不敢相信这一天, 但是人生总是这样充满着惊喜, 无奈和转折。

11/07/2021, 站在纽约 Staten Island 的 Verrazzano-Narrows 桥头。无风, 少云, 微冷, 但人声鼎沸。

我要开始我的纽约马拉松, 第一个纽约马拉松- 50th TCS New York City Marathon!甚至在 2年前, 这根本不在我的计划中。

因为足底的受伤, 直到 4 年前在 Cruise 上我才开始恢复了跑步锻炼。偶然之间, 加入了纽约的 Misty Mountain Runners Club。但是我的初始目标就是让自己快乐的跑起来,根本不 想参加任何比赛。可今天, 我却站到了纽约马拉松的赛场, 而且是我的人生中第 4 个马拉松。

随着跑者人群慢慢的向出发点移动, 我也开始慢慢的减少身上的服装。Dunkin Donut 发的 小帽子真是可爱, 可惜为了减轻重量, 只好在拍照留念后忍痛割爱了。人生总有取舍, 尽管舍弃的不都是糟粕。

 

我平静的缓行着, 尽可能的拉伸着,准备完成我的承诺。我的参赛资格获得很有戏剧性: 因为 COVID-19 疫情,NYRR 取消了所有的 9+1 资格赛事, 我只缴了报名费而没有参加赛事 就获得了宝贵名额。既然拥有人生的意外惊喜,我也一定要还给人生一个完美答复。

我是一个很平凡的人, 没有什么运动天赋。以欣赏的眼光看到前期出发的职业跑者和快跑 者出发,并钦佩残疾参赛者的坚毅,衷心希望他们能够展现自己的最佳。以前的比赛和训 练给我完赛的信心,但是 10 月份的 Wineglass Marathon 比赛的失温让我对这次的比赛心 有余悸。自从进入营地后, 没有看到队友, 形影相吊的我按照要求和计划一步步的推进着。 但我知道,我的队友和啦啦队们都在赛道上等着我。无论有多么强大的团队, 但是需要展 示个人的能力时, 我别无选择的准备着我的 solo show。我的目标是报名时的奢侈而高标 的配速:8:30。

身后是来自加拿大的高能跑者, 首次参加马拉松就 Boston Qualify (BQ), 令人敬佩。BQ 是 我的梦想, 在 Boston 埋藏着我的青春与梦想, 喜悦和悲伤。人生无处不相逢, 相逢又何 必相识。感谢她在出发前给我拍照留念。

谷雨

随着出发信号在 9:55 时发出, 人群中开始爆发出骚动, 速度越来越快的向前移动。在周 围的欢声笑语和激荡的冲动中, 默念着比赛中各个赛段的攻略, 我也迈开坚实的脚步出 发。我不知道如何完成比赛, 但我心静如水。

在料峭的晨风中, 脚下的破二神鞋在快乐的跳跃着。我努力的控制着过快的配速, 争取不 要跑进 8:00 以内。除了出发点, 其他的赛道在练习中至少跑过一次。Brooklyn 赛段总体 容易, 而且比赛时赛道封锁, 跑起来更容易, 所以更要稳下来。同时在默默的观察可能出 现的失温先兆。

路边的男女老少观众, 热情洋溢。各种频率和强度的鼓噪, 花式标语, 激昂的音乐都在鼓动我的脚步。赛道中的各式跑者也都在展示自己。有的在低头前行, 有的在阔步急奔, 有的在和观众击手互助, 还有的在拍照留念。而我在佛系跑, 偶尔看到伸出的幼嫩的小手, 跑过去和他们 Hi Five。

 

这是一个欢乐场, 观众在观看和鼓励着我们跑者, 而跑者也在欣赏着观众和城市。没有一个人是局外, 也没有一个人是陌生, 其乐融融地在这场欢乐场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根本没有赛和观赛的区别。赛道中总是充满激情, 意外, 和惊喜。人生风景在游走, 我在人群中穿梭,  你的爱总在不远地方等着我, 让风霜寂寞凋落在你的怀中。

大暑

按照跑步王者Tony 的经验, 我要采用 7 胶战略:出发前, 7 迈, 然后是每 4 迈各一支胶。 每次进入补给站前先补胶, 然后补水。如果不需要补胶时, 就饮用功能饮料或者混饮。只 有能量供应充沛, 才能跑得好。当完成半马后, 我的配速仍然可以轻松维持, 知道不再会有失温出现, 就果断的脱掉了手套。

因为平时工作忙, 没有时间参加 club 里的高质量训练。朋友推给我一份 sub 3:30 训练计 划, 我尽可能的跟着练, 但训练的时间还是不够。直到比赛前一月, 我才找到一个将工作和训练有机结合起来的方法:在上下班的途中以跑步代替开车, 然后在地铁上放松, 另外在手术室利用相邻手术的间隙进行力量训练。这样可以节省至少 1/3 的时间。在机会和 时间竞争的现代, 只有 multitasking 才能走在前面, 但我是否扭曲了我的时空?尽管各种努力, 但 sub3:30 对于我来讲, 仍感觉遥不可及。

在赛道上陆陆续续地看到队友, 互道加油, 各自努力。看到赛道边的队友拉拉队更是亲切。 熟悉和不熟悉的, 都是欢乐满满, 鼓励爆棚。俄罗斯网红一身靓丽, 不时和两边观众互动, 哥伦比亚美女也是紧随其后, 而 Kissingers 也不知去向。

摄影师埋伏在各个角落, 跑了一段之后才认识到要在他们前面摆好造型。过程并不总是美丽, 但总想留下绽放的瞬间给别人, 而自己更想留下的是苦楚。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快乐总是太短, 而挥洒不掉的总是痛苦。

 

轻松愉快的跑上了 Queensboro 桥, 知道已经完赛 15 迈。此处是赛道中最大的爬升, 不再 有观众, 可以完全沉浸在体验比赛中。看到赛道上陆续有人开始走路或压腿, 视力障碍的 人在陪护下也在努力中, 路边有人在松弛尿道括约肌, 桥下的河水在静静的流淌, 身后响 起了 Kissingers 的 "酒干倘卖无" 的男高音歌声, 同时来自第一大道的欢呼已经是排山倒海 般袭来。我特意的收一点速度, 以免拉伤股四头肌。生活中总有人快一些, 也有人慢一些, 或有各色的作。不用在意别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彩。

曼哈顿第一大道的观众绝对给力, 平时难以看到的各色牛鬼蛇神也纷纷出动。赛道有升有 降, 因平时总跑, 配速还在控制之内。Kissingers 已经不屑在我身后, 和俄罗斯网红一起跑远了。当稍微吃力的跑过 Madison Ave 桥回到曼哈顿的时候, 知道已经完赛 21迈, 现在是这场比赛的真正开始。

立秋

第五大道上仍然是热闹非凡。但是我突然被身后的噪音吸引, 原来是几个 8:00 pacers 带领 着一小队人马从身后追了上来。OMG! 我从来没有想到会跑到他们前面。Pacers 的脚步仍 然是敏捷, 而我的脚步已经有些沉重。成功和失败之间的差距有时候只是一线之差或是一 念之差, 既然有这么好的 pacers 在领路, 一定要盯紧。

在 23 迈时,身体微微感到一点变化,双手有些麻木的感觉。知道按计划应当补充最后一 支胶的时候。但补胶和补水时会降低配速,而这些可爱的 pacers 是不会等我的。因为路边 随处有各种补给,决定冒险舍弃这支胶。我抱着生无可念的决心,拖着疲惫的双腿,使出 洪荒之力追赶着 8:00 pacers。突然,啦啦队中的王者跑手苗大哥在人群中闪出,在我的错 愕中全程跟拍,而且是两个循环,同时啦啦队也在拼命地给我加油。这顿然激起我的影星 走好莱坞红地毯的感觉,忘记了沉重的脚步和手指的麻木,奋力奔跑。多么美妙的时刻, 演员在奋力的演出,摄影组在动态跟拍,观众在呐喊。每个人都有谢幕的时候,我期待我 的谢幕会优雅一些。

冲出了中央公园,进入 59 街,我仿佛已经看到了终点。已经没有了疲劳和疼痛,澎湃的 动力已经恢复。感谢平时的 interval 跑训练,我将配速提到了 7:30 以内,而且毫无疲劳。 首先超过了 pacers,追上些前面的跑者,然后又进入了中央公园。当毫无减速的跨过终点 时,我自己都有些不相信:我跑完了?sub 3:30?要知道还有这么多的 ATP 储备,我可以 提前两迈提速!

 

我的视力开始出现模糊。是兴奋还是失望?是得到还是失去?我跑的是马拉松还是人生? 是意想不到的完成 sub 3:30 的喜悦还是感受仍在流血的伤痛?在模糊的视线中,队友 Kai 出现了。我仍然沉浸在刚才的幸福和失望之中,竟然把 Kai 认成了队长 Jerry。但是宽容的 Kai 根本没有纠正我的错误。完赛后仍然有队友相陪,真是幸福!萍水相逢,你们却给我 那么多。

冬至

完赛成绩 3:28:07 远远高于我的预期。这个成绩当然无法和跑步大咖媲美, 但我跑的是自 己的路, 超越的是昨天的自我, 期待的是明天的蜕变。那本练习不完整的 sub 3:30 秘籍, 补胶和赛鞋的调整, 队友的支持和鼓励, 路线的熟知和平时的训练, 以及合理的规划时间帮助我进入 sub 3:30, 同时也打开通向下一个马拉松的大门。

人生的剧本早已写好, 但我无法偷看。可是没有白跑的路, 每一步都算数。冬天来了, 但是春天已经不远。我在期待着下一次激情演出。

厚积而薄发, 谋定而后动, 知止而有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相对幻想 回复 悄悄话 很羡慕能跑纽马,很不错的成绩!赞!!!
相对幻想 回复 悄悄话 !变成了?还改不了。
真棒!!!
相对幻想 回复 悄悄话 真棒????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