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西

记下心的历程 纪录当下
正文

是谁丢掉了外蒙

(2018-09-18 07:48:27) 下一个

  13世纪,蒙古人通过不断地发动对金、西夏和宋的战争,获取了中国的统治权,从而也把蒙古这块土地正式带入了中国的版图。明朝时,朱元璋将蒙古人赶到了漠北,蒙古最终一直以鞑靼国存在。17世纪,满人入关,获取了全国政权,由于实行满蒙联姻,并将藏传佛教引入蒙古,重新将蒙古纳入到有效的统治之下。1727年,中俄签订的《布连斯奇条约》,划分了中俄中段边界,明确肯定了蒙古属于清朝管辖。但中国的版图又是怎样从包含外蒙的美丽的“桑海棠叶”,变成了现在的没有外蒙的“雄鸡”呢?是谁丢掉了外蒙这块领土?

  话得从1911年的武昌起义说起。武昌起义获得成功后,中国各省纷纷响应,宣布独立,摆脱清政府的统治。外蒙古同中国其它各省一样,在上层王公杭达多尔济、车林齐密特等王公喇嘛带领下在库伦宣布独立。当宣布独立的中国各省开始为重新统一、建立中华民国而开展各种政治活动的时候,外蒙古脱离了这一进程。

  1913年9月18日,俄国当局迫使袁世凯执政北洋政府派外长孙保琦同俄国驻华公使库朋斯齐达成《中俄声明文件》,该文件规定中国不在外蒙驻兵、殖民、设官,承认外蒙自治,而俄国承认中国在外蒙的宗主权,基于宗主权而衍生出俄国承认外蒙古为中国领土一部分。中国对蒙古的权力已由主权沦为宗主权。

  1915年6月7日,中俄蒙在恰克图签定《中俄蒙协约(恰克图协约)》,将《俄蒙协约》具体化。据此,同年6月9日,外蒙古宣布取消“独立”。民国大总统袁世凯册封八世哲布尊丹巴为“呼图克图汗”,并赦免独立运动人士。外蒙古实行“自治”,但实际上已经沦为了沙俄的势力范围。

  1917年“十月革命”之后,苏维埃政府在1917年和1919年两次发表对华宣言,宣布废除沙俄与中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但实际上继续支持外蒙古独立。尤其是在1919年7月25日苏维埃俄国发表的对蒙古声明中,称外蒙古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要求与之建立外交关系。

  1919年,主掌中国政局的段祺瑞政府派出得力干将徐树铮,率兵进入外蒙古,使蒙古回归祖国。

  1920年,皖系军阀段祺瑞下台了,外蒙古也进入了混乱状态。被苏俄红军赶到外蒙古的沙俄恩琴白匪勾结外蒙古上层王公,向中国驻军发难。中国驻军寡不敌众,被迫撤离库伦(今乌兰巴托),一部分返回内地,一部分转移到买卖城,准备再战。

  1921年,蒙古人民党的军队在苏俄的援助下,开始向买卖城的中国军队进攻。中国军队不幸战败,被迫撤出买卖城。

  1921年5月,苏联红军进入外蒙古,在买卖城外打败了恩琴匪帮,7月10日,蒙古上层王公与蒙古人民党共同组建了“蒙古人民革命政府”。外蒙古宣布“独 立”和建立“蒙古国”消息传到内地,一时间舆论大哗,国内各民间团体、民主党派纷纷发表宣言,反对蒙古王公贵族分裂祖国的倒行逆施,谴责苏俄对中国外蒙古的武装占领。北京政府的实权人物曹锟和吴佩孚发布了一份措词严厉的声明,谴责外蒙古企图分裂中华民国的行径,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

  1945年2月,美、英、苏在克里米亚举行了著名的“雅尔塔会议”。会议为争取苏联参加对日作战,美、英不惜出卖中国利益,答应了苏联的外蒙“现状须予维持”的无理要求,这就是说,美国和英国政府承认,并要求中国政府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

  1945年7月初,蒋介石派行政院院长宋子文、外交部长王世杰和蒋经国赴莫斯科谈判。8月14日,经过与苏联政府两个多月的谈判,中华民国政府同意雅尔塔协定关于中国的相关内容。宋子文、王世杰等在中华民国政府总统蒋介石的授权下与苏联政府签 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该条约附有两个照会和四个协定。在第二个照会中,规定苏联出兵击败日本后,在苏联尊重中国政府对东北(满洲)的主权、不干涉新疆的内部事务、不援助中共等条件下,中国政府声明“日本战败之后,如外蒙古的公民投票证实这种[独立]愿望,中国政府当承认外蒙古的独立,并以现在的边界作为国界。”1945年10月20日,外蒙古公民投票结果公布,97.8%的公民赞成外蒙古从中国独立出去。

  1946年1月5日,中华民国政府发布了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的公告:“外蒙古人民于民国34年10月20日举行公民投票,中央曾派内政部次长雷法章前往观察,近据外蒙古主持投票事务人员之报告,公民投票结果已证实外蒙古人民赞成独立,兹照国防最高委员会之审议,决定承认外蒙古之独立,除由行政院转饬内政部将此项决议正式通知外蒙古政府外,特此公告。”

  1949年蒋介石以苏联违约为由宣布蒙古独立无效,并向联合国起诉。

  1949年1-2月,斯大林派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副主席米高扬,访问西北坡,与毛泽东主席会谈。米高扬回苏联后,就1949年1-2月中国之行给苏共中央主席团的报告说:“六、关于蒙古。毛泽东主动问我们如何对待外蒙和内蒙的统一。我回答说,我们不主张这样的统一,因为这可能导致中国失去一大块领土。毛泽东说,他认为外蒙和内蒙可以联合起来并入中国版图。我对他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蒙古人民共和国已享有独立,日本投降之后中国政府承认了外蒙的独立。”

  1949年10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蒙古建交,承认蒙古独立。

  1950年2月14日,中国共产党与苏联签定《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进一步承认蒙古独立。

  1952年2月1日联合国大会以25票赞成,9票反对,24票弃权通过五〇五号决议案谴责苏联,承认外蒙属于中国领土。

  1952年10月13日,在中国国民党第七次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蒋介石在做《对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政治报告》时,检讨说:“当时我个人的决策,就是要求战后确保胜利战果,奠定国家独立,民族复兴的基础,必須求得二十年休养生息,和平建设;只要能夠争取这一个建设机会,那就是任何牺牲,亦是值得的。于是我們政府对俄帝,乃决定忍辱谈判,不惜承认外蒙独立,做此最大牺牲,來忍痛签订和约和附件。无如墨迹未干,竟被俄帝一手毀弃,这是万万所不料的。我亦永不相信,这样一个中国,就会被俄帝囫囵的永远吞下去;而且我深信,只要我們中华民国今后能夠自立自强,统一独立的时候,那我們固有的领土外蒙古,必会归还到其祖国怀抱里来。与其此时为虚名而蹈实祸,不如忍痛割弃一时,而换得国家二十年休养生息的机会,那是值得的。因为割弃外蒙寒冻不毛之地,不是我們建国的致命伤,如果我们因为保存这一个外蒙的虚名,而使內外更加不安,则国家更无和平建设之望了。我主张放弃外蒙的决心,实基于此。这在现在看起来,实在是一个幼稚的幻想,决非谋国之道;但我在当时,对外蒙问题惟有如此决策,或有确保战果,争取建国的机会。这是我的责任,亦是我的罪愆,所以我不能不向大会报告的”。

  1953年,败走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总统蒋介石,根据苏联并未做到“不援助中共”等条件而废除《中苏友好条约》中关于外蒙古的换文,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并下令把外蒙古重新纳入“中华民国”的版图之内。

  1953年2月24日,台湾中华民国立法院废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并拒绝承认蒙古国独立。

  1954年9月29日,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率领代表团访问北京,毛泽东向苏联领导人再次提出要蒙古回归中国。赫鲁晓夫同意苏联归还旅大军港和东北铁路的管理权,但拒绝讨论外蒙古问题。

  1955年,台湾中华民国政府动用否决权,否决蒙古国加入联合国。

  1961年,在蒙古加入联合国时,迫于苏联的强势,当时的美国肯尼迪政府施压蒋介石政府,不得否决蒙古加入联合国。最终在10月25日,中华民国政府在事先协商缺席的情况下,联合国安理会以9票赞成,0票反对,1票(美国)弃权的表决结果,通过了蒙古加入联合国的入会案。10月27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第 1630号决议案,接纳蒙古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变相承认外蒙古独立。

  1962年中国共产党与蒙古签订《中蒙边界条约》,彻底独立。

  1989年,邓小平会见当时的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时,曾就历史问题说了几句强势的话,但鉴于中国共产党的既往做法和蒙古的独立也生米煮成了熟饭的事实,据公开的资料,邓小平也未提及蒙古问题。换言之,蒙古从中国分离出去,中国政府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默认了。

  有句话说是“毁树容易,种树难”,这用在外蒙丢失这问题上再恰当不过的了。中国获得蒙古的版图,用了500年的千辛万苦,丢掉它,却在区区的50年之内。谁该负此历史负责,北洋政府、蒋介石政府还是现今的中国政府?探究其中的原因,既有国共兄弟阋于墙的主观原因,也有前苏联的沙皇主义,乘人之危所致,但主要的是国力不如人。但即便是同样国力衰弱的晚清,左宗棠力战英、俄等强敌,收复了新疆,守住了老祖宗这块土地。写到这里,笔者无不对左文襄公怀着万分敬仰之心。但愿我们的民族不再有李鸿章,多几个左宗棠。

 (以上资料和图片皆来自网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柳溪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欢迎清静回来,希望你能尽快恢复你平静的生活。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溪郎君好文。长知识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