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依旧

吾心安处是吾乡, 现居加拿大, 喜欢这个美丽, 自由的地方
正文

自由,平等,叛国,中华文化

(2019-09-15 10:14:45) 下一个
中国自古以来是不讲人权,自由,民主的,天下之滨,莫非王土。为帝王的大业,草民的命都不值钱,何况他或她的人权,自由。
 
古时的将帅,莫不是,一将成名,尸成遍野; 君不见,秦国名将白起,活埋三十万赵国的降卒; 秦始皇灭六国,尸流成河; 成吉思汗屠城,统一中原; 这些人至今仍然被不少中国文人及民众称颂。中国两千年自秦以来都是大一统的思想,以君王,皇帝的思想为思想,从来没有诞生像英国贵族那样几乎与国王平起平坐的群体,900年前英国" 大宪章" 的诞生标志着民主,自由,平等的萌芽在欧洲出现; 古希腊雅典的民主,和基督教文明中的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公理促成了敢于与英国国王对着干的贵族,可以说九百年前的英国才是真正的马克思所划分的封建社会; 而中国自秦以后只能是半奴隶半封建的社会。
 
美国的独立战争又将自由,民主发扬光大; 当年英皇及英官员对美国的立国先贤们发出威胁," 你们这是叛国,会上绞刑架的。"美国的华盛顿,杰佛逊及先贤们回答,如果你们认为是叛国,那就叛国好了,我们要为我们的自由,人权,民主而战,我们要为我们的子孙而战,因为上帝赐予为我们的自由,平等,幸福的权利,任何人不能剥夺,自此拉开了美国独立战争的序幕。
 
自始美国制定了三权分立,主权在民的制度,之后欧洲及其他洲各国纷纷仿效,如今大部份国家的宪法都有美国及英国宪法的影子。
 
先有人,才有国家; 从中国历史看,最早中国的疆域在春秋战国时的黄河流域,中原一带,可能不到如今中国区域的五或六分之一,后来经过隋唐,元,清朝的不断对外扩张,才有如今中国的版图,所以每个具体的人,或者说大部人的人是否幸福应该先于抽象的国家。把国家放在每个人的权利,幸福前面是值得商榷的。因为古时中国大一统的国家并没有给中国大多数的底层百姓一点好处,三国时的战乱,明末李自成,张献忠起义,清朝的太平天国起义,平民百姓死亡几百万至几千万,导致当时的中国人口剧减,为世界罕见,三国曹操的诗句,"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就反映这种惨况; 而中国的大一统王朝,便宜的是帝王及将相,他们自个莫不是三宫六院,吃香的喝辣的,做人上人; 而社会上"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底层的百姓,女的裹脚,穷人中上进心极强,想快速成功的家庭还送自己的男孩去作太监,而达管贵人们包括苏东坡等古时知识份子却对裹脚女人,太监等不公平现象视而不见,觉得没什么不妥。两千年来这个国家只是皇帝轮流坐,贪官前赴后继,屁民还是屁民,不断重复,国家政治层面的制度一点进步都没有。
 
之所以愿意相信有那么个上帝,喜欢读圣经,就是因为圣经上说,每个人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每个人都有原罪,因此,人格上国王,总统,国家元首并没有高乞丐妓女一等,每个人的自由是上帝赋予的,与生俱来的,人也是靠不住的,人都有私心有缺点,只有制度才是靠的住的,而制度需要保障每个公民的自由和基本权利,需要民主来监督。
 
自由,平等,追求自己个人的幸福是人性内在的要求。只能满足人的食欲及人的其他本能欲望的社会严格来说并不是一个高度发达的人类文明的社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