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山人客栈

驻足客找。这里不仅有当下。更有诗和远方。
正文

小时候系列二

(2019-05-18 12:47:20) 下一个

小时候系列之二:听说书

Bob山人

 

我很小的时候,常听我姥爷讲的小长工娶媳妇。听了几十遍,一有空就听就讲。很奇怪不烦,照样听的津津有味。因为没有其他人能讲。

 

后来,大一点儿的时候。往前记事的时候,没有收音机,纯粹是听乡下业余说书人的书。主要是在正月过年的时候。我们村有个刘先生,山西来的,读过些书。能讲雷保童招亲,薛仁贵征东。每次开讲时,大人小孩都满了一屋,刘先生盘腿坐炕上,一杯浓茶入口,山西口音不紧不慢开讲。常常到了吃饭时节非父母喊不可。有时候,吃过晚饭,早去占个位置。东道主往往是村里的好客人家,图的就是热闹。

 

后来,有了收音机,刘先生就不吃香了。六七十年代生在农村的孩子,尤其是塞外贫困山村的孩子,缺书少画。我父亲是村里的老师,学校有一台旧式收音机,收听效果还好。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听评书。一次半小时,天天盼评书时间,一般是晚上6点左右。尤其冬天的时候,外面白雪皑皑,屋内温暖如春,火炉上烧一锅茶,炉下闷几只土豆,人人脸上平和而安静,几乎没有焦虑。听评书,是我小时候的最爱。收音机里听评书是我上学以后的事了。听完了刘兰芳的杨家将和岳飞传。后来听单田芳的。严阔成的三国等。刘兰芳的评书伴我走过了童少年时期。进了高中后才断了。有时候节假日听一下。

 

现在想想,那么套路和脸谱化的东西能让人那么着迷。还是娱乐方式欠缺所致。但能塑造人的基本善恶和是非能力。我记得清楚的观念就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一朝及第,前程似锦。才子佳人更是满心憧憬。自古英雄出少年,我非英雄在当年,英雄梦里伴终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