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4)学生特务

(2019-10-02 08:10:49) 下一个

(234)
张又普:学生特务

据史书记载,自清朝末期,西学渐进,中国开始向外派遣留学生,这些留学生在海外长期生活后,逐渐受到了西方社会民主、平等、人权的影响,屡屡与皇权统治者发生冲突。于是就有了政府派遣职业学生特务监督管理留学生的现象出现。有好几位朋友都曾经问过我,史书上说的是真的吗?你在日本留学多年,见过职业学生特务吗?

1985年4月至1988年3月,我在日本筑波大学攻读计算机的博士学位。筑波大学是日本规模最大的大学之一,又远离东京,根据中日建交协定,中国驻日使馆官员不可以随便离开东京,筑波大学就成了他们鞭长莫及的地方。1986年4月,有一大批中国留学生来到筑波大学,开始他们新的人生,C同学就是其中之一,他攻读日本文学博士学位,一开始时,他并没有引起我们大家的关注。C同学1977年考取了东北某大学的日本语专业,是文革后的第一批大学生,并且很早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82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外交部工作。他初到外交部时,仅仅是个底层员工,不是“官”。1986年,外交部派他到筑波大学公费留学。他一来就对我们大家说,他的公开身份虽然是留学生,不算外交官,没有外交豁免权,但实际上他是驻日使馆的官员,负责管理留学生们的思想动态,实际上也是一个官。初次当官,洋洋得意,与我们交往时,总是一副统治者的姿态,并且自认为他的真实工作是光荣的,是值得向人炫耀的。他定期召集中国留学生会的头头们和其他骨干人物开会,调查留学生们的思想动态,向大使馆汇报,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些留学生遭到他的训斥与警告。

我这个人很喜欢下围棋,并且小有段位,通过下棋交了许多朋友,W同学就是我的一位棋友。记得有一天,W同学来我家下棋,对我说,他与C打羽毛球,W胜C败,C怒而声称,你胆敢惹我不悦,只需一句话,就可将你押送回国。W同学受到欺辱后,以下棋为由,来到我寓所诉苦,堂堂七尺男儿,说到痛心处,竟不禁潸然泪下。面对C同学,有一些人对他竭尽阿谀逢迎之能事,更多的人则对他敬而远之。我学计算机,与文学部距离很远,除偶然在中国人聚会时见过C同学一两次之外,与他没有任何来往。然而命运却强令我与他多次间接交往。

C同学在国内有一位相恋多年的女友B同学,C来到筑波大学后,顺风顺水把女友B也接到了筑波大学,攻读计算机硕士学位,B的研究室与我的研究室斜对门,大家常常一起上课、开会,必然有所来往。1987年的某一天,我正在研究室里苦心学习,B女士走进我们研究室,一个人坐在墙角低声哭泣,我关心地走过去,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有没有我可以帮忙的地方。B女士对我说,她刚来日本时,指导教授对她很好,但不知何故,态度慢慢地就变了。她刚刚与她的指导教授谈过话,指导教授问她,听说她的男朋友是中国政府派来的职业学生特务,是真的吗?指导教授怀疑B女士的真实身份,不相信她是学生。面对日本指导教授的怀疑,C同学退避三舍,不敢招惹,他只敢招惹中国人,B女士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一个人悄悄地哭泣。当我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后,仅对B女士说了一句安慰话:请多保重身体。然后扬长而去,没有给她留下任何多余的话。B女士是一位头脑比较简单,热爱学习的人,善良诚实,有点书呆子劲,不懂政治,也不关心政治。然而她来到筑波后,没有人敢和她交朋友,使得她非常孤立和苦闷,如果有人关心她,她一下子就能把心里话全都吐出来。然而我必须防她,就算她真是学生,她与C同学的特殊关系也令人不敢接近。那时我们都是学生,手里都是中国护照,命运捏在别人手中,我不得不防啊。

离开日本很多年之后,我听说B女士与C同学之间多次发生激烈口角,虽然两人相恋多年,而且是C出钱出力把B接到日本来,但两人最终还是选择了分手。C同学在筑波大学学习工作了几年,没有拿到任何学位,回国却官运亨通,红得发紫。B女士获得了日本的计算机硕士学位后,留在了日本,与一位日本人结婚,加入了日本国籍。看来B女士的确是一位真正的留学生,我当年对她的警惕与防范,肯定伤了她的心,我愿意在此向她致以真诚的歉意,祝愿她在日本生活幸福。

国内链接:http://www.hedao.vip/hedao/vip_doc/12239220.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