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单单

“ Life is about to get good.”
正文

我的“同桌的你”

(2019-08-23 07:16:36) 下一个

偶然想起小学同班的老大,只因最近同班的小莉加入同学微信群。

 

记得小莉的座位曾在自己后面不远的地方。部队大院里成长起来的孩子都有一种特殊的气质,衣着整洁,端庄大方,骨子里透出特别的直爽,无形中有一种距离感。后来才知道,原来她们都非常平易近人。那时候,不是所有的男同学都有机会和这样的女同学成为同桌,对自己来讲,机会是负的,是谁安排的座位?

 

那一年(四五年级?)开学第一天也不例外,对新座位的安排,一如既往地期待着,结果又让多少人失望了,更糟糕的是,这次自己不幸和班里的老大分坐在一起。他算是一个学校级别的,人高马大,身强力壮,似乎需要更大的空间才能容纳下他似的。也听说,他时不时霸凌其他同学,同学们都不敢多看一眼,避而远之。座位安排尘埃落定后,从其他同学流露出的目光中,自己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幸灾乐祸。虽然自己看起来有些单薄,但也有些愣,不惹事,但被惹急了也会反击的那种人,一旦和老大发生冲撞,吃亏的肯定不是老大。开始时,有些提心吊胆,处处小心谨慎,还好,他表现得还算友善,相安无事。相处久了,对他的印象有了改观,看起来,老大多少还是有些英雄气节,不像传说中说的那样,自己几乎没有见到过他欺负其他班级的弱小同学。不过,那学期还是成了自己逃课最多的一个学期。

 

上课时,他看起来总是无精打采,常常手托着下颏,看着窗外,若有所思的样子,久而久之有些好奇,他会想什么?反观自己,脑袋里几乎空空如也,想法简单,熬时间,赶快放学,家附近就是一个很大的动物园,然后翻墙进去,看东北老虎如何回敬钢筋笼子外围观挑逗它们的游客们。的确,这比学校上课更有意思得多,从某种程度来说,班老大似乎像一只困兽,他可能不属于教室、学校。

 

老虎屁股摸不得!其实,笼里的老大也久看不得。可是,游客怎么会知道呢,以为不过就是困兽、病猫?当聚集围观的游客越来越多,时不时有些游客会做一些挑逗老虎的事情,躺着的老虎可能有些不胜其烦,当游客聚集得也差不多了,它开始起身,在笼子边缘看似漫不经心、不动声色,步徘徊起来,没有什么不正常。它从静到动,围观者开始有些兴奋,人头涌动,此时此刻,自己知道有事了。那老虎走着走着,意想不到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它来了个迅雷不及掩耳倒立之势,后双爪爬在笼子高处,如马戏团表演一般,游客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叫好声,那大虫已经用它的水枪摇滚般地扫向游客,目测距离差不多五六米之远,围观炸(了锅)了。随后游客的反应真映了那句老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比语文老师的课堂解释要形象得多啊!老虎为什么会这样?这是笼中老大除了吼叫之外唯一一种罕见的、对外界围观的宣泄?自然界的老虎和其他一些动物都有标记自己(空间)领地的习惯,自己把自己起来,维持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如果人为地把它们围在笼中,是否产生了所谓的围城现象,或更心安理得或恰恰相反?我们每个人下意识多少会有心理上的各种领地?或许是不同空间领地的一种折射。 远处吃瓜的我自然不会懂的,但多少懵懂受困的老大一定不能惹!

 

一天课堂上,经不起好奇心的诱惑,自己还是斗胆小声了老大,嗨,想什么?他有点疑惑不解地看着我,似乎反问为什么问这个?,但片刻之后,毕竟同桌有些时候了,老大微微侧身,从裤兜里摸出一本红塑料皮的小学生证,好像喃喃自语,又好像对我说,学生证啊,什么时候能够换成结婚证!有些惊讶,少年懵懂,对异性有好感不假,但难有超越年龄的想法,但老大就是老大,似乎比一般的同龄孩子多了些成长的渴望,或许还有一点挣脱什么的烦恼,可谓理想不灭,围城就在,无关年龄,无关西东。

 

光阴荏苒,小学以后的变动很大,散聚聚,很难逆向寻觅大多数小学同学的行踪了,但仍有几个小学同学一起升入初中、高中同一个班,最后又相聚于同一个微信群,它如记忆百花园,满满的芬芳,慢慢的时光。老大的名字已经忘了,但那本红红的学生证、那句话、那场景却挥之不去,在花园里游荡……

 

 

 

(照片来自网络,和记忆中那只老虎一样)

 

 

 

 

 

张蒙(女版)的同桌的你

 

https://youtu.be/F4N2CwC1XEY 

 

巫启贤(男版)的同桌的你

 

 

https://youtu.be/mmO00ngObPQ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