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美家园

耽于诗文,醉于书画。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奇缘果》第二十四回:准媳妇靓丽登场,亲家母大方下定

(2021-01-12 19:39:55) 下一个

第二十四回:准媳妇靓丽登场

                            亲家母大方下定

                            

 

 

回到家里,林芳问今天怎么迟了这么久?我正想打电话给你呢!林英男说张瑞清约喝茶,询问签证的事,他签了六次都没签出,

 

林芳说签了六次还不死心,如此锲而不舍,真是越挫越勇啊!天可怜见,美国领事馆的签证官得发发善心,让那些喜欢美国向往美国的人如愿以偿。

 

林芳摆上饭菜,说男儿你一定饿坏了。林英男未动筷,先拿出手机来。

 

“妈,你看!”

 

林芳接过一看,一个非常漂亮的女生微笑于樱花树下,在漫天樱花的衬托下,那倾国倾城的娇美容貌摄人心魄霎生爱怜。

 

“谁家的姑娘啊长的这么俊俏。这比香港演员关芝林还漂亮啊!”林芳由衷赞叹。

 

“妈,要是她当你的媳妇你同意吗?”

 

“同意同意!告诉妈,你喜欢她是不是?是怎么认识到这么漂亮的女生?看上去也有点像小娇。她多大?哪里人?做什么工作的?。。。。。。”林芳问题接龙,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林英男一一作了回答。

 

林芳说难怪我和你张梅表姑介绍的你都不要,连华玲陈小娇那么漂亮的姑娘你都不上心,原来早就有了天仙配。噢!她的鼻子眼睛跟陈小娇很像,整个脸蛋比小娇漂亮。

 

“妈,我想在美国探亲回来后就结婚。”林英男拿起汤匙喝起汤来。

 

“可以啊!不过,回来就结婚可能会太匆忙了点。准备工作得有一段时间。”

 

“妈,不要准备什么,办个喜宴就是了,没有什么好准备的。”

 

“结婚是人生大事,不能马虎。虽然妈也喜欢你快点结婚,但应该的礼数,应备的行当,都得一一做到。还有不能省的喜宴,必须请的亲朋,都不能掉以轻心、马虎疏漏。人生五大事,出生,婚嫁,登科,盖房,丧葬,这婚嫁是排在第二位的大事,须明媒正娶,八抬大轿,正门迎娶,岂能遮遮掩掩匆匆忙忙?必得广告乡亲,得到父母祝福,亲朋祝贺。妈和你爸当初匆忙草率,得不到亲人祝福,没有结婚仪式,至今遗憾。这次你的婚事,妈妈要痛痛快快风风光光地办一回。”

 

“妈,我不是要破俗,能省掉的繁文缛节就省,能简约的程序仪式就简。结婚是两个相爱的人身心的结合,不必太注重传统的礼节习俗。” 林英男嘴上说说并没有极力反对的样子,他正津津有味地品尝妈妈的佳肴美味。

 

“男儿,再怎么省怎么简。总得办以下这些事:第一,要把这喜讯告诉在加拿大的你爸,让你爸转告你爷爷奶奶伯公叔公伯伯叔叔伯母婶婶。。。。。。们。他们能来参加就来,不来也就算了,我们礼数做到不会落下口柄,我娘家这边也会去通知你外公外婆舅舅舅妈们。他们来不来都无所谓。有爸爸妈妈为你祝福就很完美。第二,我要跟林英的父母见面,商量彩礼等细节。第三,请神婆择选黄道吉日,这需要林英的生辰八字。第四,发喜帖分喜糖。第五,选婚照照相馆,婚宴酒店。婚宴结束多在晚上九点多十点,这时公交车已经没有了,远乡辟处的亲戚如何回去,是安排他们住宿还是当夜派车送回。都得一一确认。妈妈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我叫张梅表妹和三民市的大姐回来帮我。”

 

林英男一听,还真是不简单的事,大节小节大事小事一大堆,他原来以为定个时间,吃个喜酒,鞭炮一放,客人一散,新郎新娘入洞房,完事。没想到真有那么多不能忽视的问题。

 

“妈,我不想你搞得太累。” 林英男吃完,用丝巾擦着嘴巴。

 

“男儿,对妈妈来说,儿子结婚这么重大的事情,就是再累也是高兴的。这种累有着妈妈幸福的滋味;有着做母亲心愿达成的快慰,所以啊!不要说累,越累越有快感,累是应该的,必须的。”林芳头一次讲话这么有文采。

 

林英男马上把情况打电话告诉林英。虽然是意料中的、水到渠成之事。林英还是感到兴奋甜蜜,相爱的人能够顺利结合,生活在一起,这叫有情人终成眷属,上天安排的因缘果报。

 

挂断电话,林英走出寝室,见郑美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便走过去,挨着郑美荣坐下,头斜靠在郑美荣的肩膀上。自从林英热恋后,又恢复了高中以前对郑美荣亲昵动作的习惯。

 

见林英默不作声,郑美荣问:“睡不着吗?”

 

林英道:“妈!”

“咋了?”

 

“妈---,英男说他跟他妈讲好了,下个月,也就是春节后要娶我到他家去。”

 

“这么快啊!。。。。。。”

 

过了一会郑美荣道:“男大当娶,女大当嫁。妈妈不能一直留你在身边”说着鼻头酸来起来。

 

“妈--,前一段时间你还催我相亲结婚,到现在真的要嫁出去了,你又说这么快,,,,,,”

 

“是啊!你的对象没有着落时,妈担心你稀里糊涂的误过青春,现在定了,妈又舍不得你马上离开,妈这一生就你一个女儿,你一嫁出去,家里每天静悄悄,妈会静死了。”

 

“妈---,”林英侧过身,双手抱在郑美荣身上。

 

郑美荣抚摸林英粉嫩的手背,道:“时间过的真是快啊!妈生了你,每天笑着看你长大,笑着看你上大学,现在妈妈也要笑着看你离开家嫁到好婆家。”郑美荣满含无奈和悲伤,她好像心头的肉被割去了。

 

“妈---,我以后一个周末回婆家,一个周末回娘家。”

 

“傻丫头,俗话说,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哪有三天两头往娘家跑的?嫁过去了就得专心伺候丈夫、公婆,生儿育女。你若经常的回娘家,公婆家的人会怎么看?而娘家这边也会被人说闲话的。”

 

“妈---,我不管。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双方都是独生子女,无论是女的嫁过去,还是男的入赘进来,都得有一方父母成为孤独老人无人陪伴。要么两家并在一起过,要么子女两头跑,这是毋庸讳言的事实。不像以前多子女,家里总是不冷清。我跟英男讲过了,一个礼拜上他家,一个礼拜上我们家。你知道英男性格很随和,他说一切悉听尊便,在哪边还不都是一家人。”

 

“能这样那当然最好了,不知道英男的父母会不会有意见?”

 

“英男说,他的父母亲都是很好说话的人,福清离福州又很近,有什么事,一个小时左右就到达。若是以前交通不发达时代,嫁隔壁村回娘家还得一个时辰呢!”

 

郑美荣道:“妈妈心里不舍归不舍,也希望你经常回娘家看看爸妈,但没事还是多呆在婆家,这样才是体统。”

 

林英刚要回答,听见家里固定电话响起来,以为又是骚扰电话,想记下号码,一看是吴慧如打来的,便接起。吴慧如约明天下午一起去选择婚纱,下个周末,她要跟倪边台去照婚纱照。

 

周六早上九点,无风,冬日的雾气笼罩在城市的高楼间,久久不愿散去,步行的人,面前升起一团团白色的雾气,那是体内呵出的热气,在头顶无力地飘散。太阳缺乏精神,它的热力照射不透弥漫的雾,若隐若现地挂在高楼顶上,像低瓦数的白炽灯。福州的冬日就是这样少雨无雪,冷漠冰凉的对着世人。

 

林英到五一广场边的麦当劳,见到吴慧如,两人一起去附近的婚纱店,在琳琅满目风格各异的婚纱世界里徜徉,婚纱多如天上的云彩,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走去折回中,两人一起看中了一件白色的,漏胸不太明显的婚纱,一问,竟要五百二十元人民币。哇塞!要我半个月的工资唉!吴慧如说太贵了!店老板说520是我爱你的谐音,爱你没商量,这吉祥幸福的数字,更是不打折扣。吴慧如讨价四百,磨了半天。店老板最后说那就给你特殊优惠四百二。林英说老板如果一下买两件呢能不能再优惠一点?店老板说生意不好做没钱赚了,给你四百吧每件。林英拉走吴慧如,临走说老板每件三百八,一锤定音,要卖就买,不卖,逛其他的店。店老板呵呵呵道:“看到美女就得投降,我魂都飞了,能不同意?” 两人就一人买了一件合身的婚纱。走出店门口,吴慧如说婚纱实在太贵了!使用价值就这么一回,穿过了,就永远放在柜子里成为永久的纪念品了。

 

两人寻了就近的咖啡店,在一个靠窗边光线较亮的位子坐下喝起咖啡。吴慧如道:“你也快了吧?!不然你不会这么早就准备婚纱的。”

 

林英道:“还没定,不过,婚纱早买晚买都要买,看到你买,我也就买了,一起买便宜了很多。”

 

吴慧如掏出手机说要打电话给倪边台,这家伙一到周末喝得烂醉,家里酒气熏天。电话响了很久都不接,直到无声。吴慧如不罢休,连续挂了几次,才听到对面倪边台迷迷糊糊的的声音,谁啊有何贵干啊?吴慧如说我是慧如啊你怎么又喝醉了?都快中午了还没睡醒,我问你,你定做的西装去取回来没有?没有。没有?我等下帮你去取回来。你给我起来,把窗户都给我打开透气,对面没声音,也没挂断电话,大概又睡过去了。

 

吴慧如道:“真是少见的懒人,我看全福州城再也找不到比他更懒的人了。衣服积了一个礼拜都不洗,碗筷都长毛了在洗碗槽里。床边都是酒瓶,窗户也不开,打开门熏得翻胃。说了也不改,任何事对他来说都无要不紧(福州本地话,意为‘无所谓’‘无关紧要’),结婚本来是两人的事,变成我一个人的事了,什么事都得我双腿去跑,他不推不动,多推干脆装傻,真拿他没办法。”

 

林英说是你自己选择的,我也曾劝过你,这世上是没有卖后悔药的。吴慧如说命运如此。只能怪自己,一步走错全盘皆输。

林英说如果能幡然醒悟,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能到得岸上,终有路走。吴慧如说累了,身心俱疲了,走一步看一步了。

 

闲聊了一会,吴慧如忽然嬉皮笑脸问林英跟林英男‘那个’了没有?林英一时不明白问什么‘那个’?吴慧如说你是真圣洁还是假装不知道?‘巫山云雨’呗!又不是未成年女孩,需要讲得那么明白。林英忽然红了脸,脱口说没有没有还没有,我们要等到洞房花烛夜。然后反问,你和倪边台呢?是不是已经尝了禁果了?吴慧如嘻嘻说禁果已经吃了,那家伙相亲的第二天就死皮赖脸说男人都心急,君子也好逑。我没答应,过了几天倪边台强求,说马上就结婚了总得要做那事早几天试试有什么关系?就脱裤上阵,提裤败阵。林英说你今天的话语好奇怪我都听不懂你讲什么?吴慧如唉了一声说那家伙心急火燎迫不及待,上来就干,谁知银烛蜡枪头、软木五十六郎,一眨眼就结束战斗草草收兵。看他样子就知道不行,瘦巴巴的手无缚鸡之力、屌无顶天之气。唉!我就是命苦,身体很行的男生又是花花公子白玩不结婚;能跟我结婚的又是这个草包似的。看来我的“两巴问题”终得有一“巴”不能解决。

 

林英觉得吴慧如口无遮拦,讲话内容就像老了磨米机磨粉------越来越粗。曾几何时,那个漂亮矜持聪明能干的女孩,刚走上社会没几年,就被社会风气刮去了优雅的一面,身心涂满粗俗的颜色。

 

林英说你讲的话怎么越来越怪,什么“两巴问题”啊?

 

吴慧如故作高深,用经世老人似的口吻道:“饮食男女,究其一生,归根到底,说白了无非就是解决‘两巴问题’。这‘两巴’嘛!。。。。。。”说到这里,吴慧如故意卖弄个关子,停顿下来,拿眼睛瞟了一下林英,见林英懵懵懂懂,笑了。又嘻嘻道:“这‘两巴’嘛!。。。。。。诶!我说你啊!真是个圣女,什么都没变,大学都出来快两年了,恋爱也都五年多了,怎么对男女之事还一无所知,看来你得上成年男女性学校,叫老师给你启蒙启蒙。”

 

被吴慧如这么一说,林英又感到脸热。她说你知道就说呗!卖什么关子?还刺溪(福州话,讽刺之意)别人。

 

吴慧如嘻嘻道:“两巴嘛!就是上和下两个‘巴’,上面嘛这个嘴巴,下面嘛!。。。。。。什么‘巴’,你懂的!”

 

林英的脸又一阵发烧,说不懂不懂。

 

吴慧如继续野不正经地道:“世上男女,过平常日子,总得解决‘两巴问题’,这‘两巴’总要吃饱嘛!‘两巴’中有任何一‘巴’没有喂饱,都将是痛苦的人生,都是不完美的人生。‘两巴’问题解决了,才能谈理想、高尚、信仰、创造、追求等等等等物质和精神层面的东西。”

 

林英岔开话题,问吴慧如是否有计划蜜月旅游?听说泰国很好玩,去泰国蜜月旅游又暖和又开心。吴慧如说倪边台懒虫呆狗哪有那种浪漫情怀?问过他了,他说天气这么冷,呆在家里最好。

 

续杯了两次,甜点也吃了。林英说慧如还要不要买其它东西?吴慧如说结婚用品基本上买好了,室内也请人重新装修了一遍,万事具备,只欠结婚典礼。

。。。。。。

星期天,两人一起去美发店修了头发。周末就在两个闺蜜的结伴行动中过去了。

 

接下来的这个礼拜是林英既紧张又期待的日子,林英男说星期五下班后要带林英回福清的家。林英的心扑扑地跳个不停。第一次上婆家见婆婆,就像钟情一个职位去求职面试一样,那种期待那种忐忑充满了她的心。她要有所准备,要把最优秀的一面展示给面试官----未来的婆婆。她问林英男买什么礼物给他妈妈比较适合?林英男竟说你人去了就可以了一切都不要买。这书呆子!这怎么行呢!应该的礼数总是要有的,总不能两手空空地去见婆婆。她打电话问郑美荣,郑美荣说,我也不清楚要买什么比较适合,现在风俗都变了,我以前是买了两盒人参口服液和一块猪肉,那时生活艰苦物质贫乏,现在总不可能买猪肉去吧?我看买些水果呀保健品之类的就行吧!

 

这个礼拜每天一下班,林英就拉着林英男逛商场,思想买些什么礼物给未来的婆婆。林英男说他妈妈今年四十岁,身体好的不得了,不需要营养品保健品之类的;衣服多的像开衣服店似的;爱好呢就是看韩国剧、唠嗑家常、逛超市。

 

林英问妈妈平时爱化妆吗?林英男说她很爱化妆,平时淡妆,重要场合时浓妆艳抹。

 

林英想了想,衣服类不考虑,保健品类也可以排除。那就买化妆品吧!她心里有了目标,于是逛了几次,买了一套日本产的美白系列化妆品。

 

星期五下班,两人一起回福清。

 

以往每到周末与林英男一起坐车回家,车到福清时,林英心里总涌起一种期盼,期盼与林英男一起下车,手挽手走出福清车站,回福清她和林英男的家。这回梦想实现了:福清车站到了,她抱着林英男的手臂,小鸟依人似的依偎着林英男,一起步出福清车站,’夫妻双双把家回‘了。

 

听说未来媳妇要来,林芳心里乐开了花。她星期一起就开始做准备,她先从清扫开始,把窗明几净的客厅卧室都清扫了一遍,这可不简单噢!林芳家是两套房间打通并一套,面积两百七十平方米,六间卧室,两个客厅,四个卫生间,好在林芳正年富力强,请了一个清扫阿姨帮忙,两天就搞定了。然后,又考虑地板要不要请装修工来重新打蜡,窗帘要不要换,她打电话征求林英男的意见,林英男说崭新的换什么呀不要折腾。星期五一大早就上市场买海鲜、水果。又拐到花卉市场买了一束百合花。她郑重其事认真细致地化了妆,媳妇那么漂亮,自己虽然比不过,总也要清楚一点,不能显得太老相粗鄙。化妆之后她显得十分精神。

 

当林英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还是惊讶了,美就是美,不用化妆都美得让她心生爱怜。看本人比相片漂亮多了。林英穿着浅米黄色大衣,天姿国色,亭亭玉立在门口。

 

林英男说这是妈。林英毫无造作,甜甜地叫声:“妈---”

林芳喜不自禁,赶紧应了一声诶,就伸出双手去握林英的手,进来进来外面冷。

 

林英说不知道要买些什么礼物就买了一套化妆品希望妈会喜欢。林芳说喜欢喜欢,又说不要破费钱,钱留着自己花,家里什么都不缺。林英说一点心意而已妈喜欢就好。

 

林芳准备了林英爱吃的鱼丸,也煮了林英男爱吃的杂烩汤。另外烹调了龙虾、鲍鱼、蟹黄海蛎炒冬粉、烂排,鸡卷,炖鳗鱼、炖鸭汁、什锦蔬菜。荤素汤汁共十道菜,寓意十全十美。林英说妈很会做菜啊这么多都是高级料理。林芳说十道菜寓意十全十美,一切顺心如意,和和美美一家人。

 

林芳看林英虽然性格文静嘴巴却很甜,美的她心花怒放,心里直赞英男好眼光运气好,帅哥配美女。旁人羡慕死。

 

林英说妈的烹调手艺真好,煮的菜这么好吃,以后要教给我,让我也煮得一手好菜。林芳说你上班辛苦,回家来就好好休息妈还年轻也爱煮菜洗刷做家务带孩子。林英说妈真好,有妈就是宝。

 

气氛热闹地用了晚餐,林英要帮林芳去厨房洗碗,林芳不让,说这么一点点事不须两人挤着。你跟英男去休息吧!坐这么远车一定累了。

 

林英就跟林英男到林英男的房间。林英男看见房间改变了许多,更干净漂亮了,增添了许多女性用品,卫生间里也添置了女性的梳妆台,女性香波、沐浴露、卫生巾应有尽有。林英男说妈妈真细心,考虑得这么周到,把你用的都样样具备。林英说妈真好,很少有婆婆这么关心媳妇的。

 

两人又一起泡澡,自从上次在林英家开始,两人一起泡澡成了习惯。两人身体毫无秘密,互相触摸,才几天的功夫,林英的两座富士山明显高耸了起来,两座后山也更加丰满圆润了。

 

在浴池里,林英又握住林英男高挺的玉柱,忽然想起吴慧如说她老公的小弟又小又不挺是‘软木五十六郎‘,这词汇很形象生动,她不禁扑哧笑出来。林英男说你笑什么?林英说今晚要他为她开封破处。林英男说还是等到洞房花烛夜,那样更有意义。林英说那天在她的床上她已经破了林英男的处男。林英男说他喝醉了不知道不算数。林英也不勉强,她让林英男擦洗她全身,她也清洁了他身体的每个角落。

 

在澡池里缠绵良久,两人相拥着出来。林英说喝点葡萄酒会更那个。林英男说怕又喝醉了。林英说醉就醉,人生难得几回醉啊!

 

林英男裹着睡袍到客厅里取来林英在厦门买的法国葡萄酒。林英说再来三杯交杯酒,重温上一次的幸福感。两人就在柔和的灯光下勾着手臂连喝了三杯葡萄酒。然后,林英踮起脚勾着林英男的脖颈,把带有酒香的柔软的温唇触犯林英男的世界。林英男把林英抱到温暖的安乐窝里,吻了林英香软的肢体,惹得林英娇吟阵阵,欲火爆燃。她按捺不住,变被动为主动,吻遍全身,林英男舒服得肌肉绷紧,呼气频频,不一会竟然睡着了。林英正在兴头,独自作战,她把那根玉柱舔得像旗杆一样竖起,直挺挺把鸭绒被顶得像帐篷。林英复又探险,把玉柱探进自己的泉洞,准备忍住疼痛,一举突破,谁知稍向纵深一探,又疼得退出,复在洞口轻磨慢擦,过了一会,感觉全身绷紧,洞内喷泉哗哗泻出。她累了,伏在林英男的身上,呼呼睡去。

 

过了一会,林英男醒来,轻轻地把林英翻下来,起身到浴室冲了个澡。又拿来热毛巾,把林英的小手和三角草原各擦洗了遍。

 

次日周六,母子婆媳三人驱车上福州,林凡郑美荣得到林英电话,都等在家里,恭候福清女婿和亲家母的来临。

 

见到林凡郑美荣,寒暄过后,林芳道:“亲家亲母,英男能够娶到林英,是上天给他的福气。林英也没嫌弃他是个书呆子,这个好媳妇把我高兴得一夜都没睡着。英男爸爸不在国内,我跟他打了电话商量好了,叫我前来郑重提亲,这二十万,权当彩礼,心意心意。”

 

林凡道:“亲母,送礼银做什么?两人相爱,你能看重林英也是林英的福气。礼银你就拿回去,结婚后生活还得用度。”

 

郑美荣道:“亲母,礼银不要去考虑,我看两人这么相爱,心里欢喜。英男才貌双全,人又踏实,跟我们都合得来,这比什么都好。”

 

林芳道:“礼银亲家亲母一定要收下,你们把林英抚养长大非常不易,又培养得这么出色。我这是表示感谢,一点点的心意,一定要笑纳!”

 

林英男用福州话道:“依爹依妈,你就收下吧!不收的话我妈会寝食不安的。”

 

林凡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这也太多了吧?!福州现在例行十万彩礼,你这怎么给了双倍,你拿十万回去,我收下十万。”

 

林芳道:“亲家亲母,这已经很少了!英男他爸爸加拿大回来还会再送些礼,今天先收下这些。”

 

两家亲家推来推去,把林英男和林英给看笑了。林英男再次道:“依爹依妈,彩礼都要收的,彩礼收的越多女儿女婿就越幸福。”

 

林凡和郑美荣听了都笑了。郑美荣道:“好好好,为了女儿女婿的幸福收下、收下。”

 

林芳这才松了一口气。

 

林芳道:“亲家亲母,你们就林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嫁出去了一定会寂寞想念,我跟英男说了,要经常带林英回娘家,福州福清这么近,脚勤点两边跑。”

 

郑美荣大为感动,她发自肺腑道:“亲母,感谢感谢!”

 

郑美荣见林芳既年轻又大方,懂得情理,也好说话,女儿跟着这样的婆婆一定不会吃亏,心里高兴,留林芳吃了午饭,然后才让回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