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马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正文

第二十三章

(2017-11-13 06:55:02) 下一个

第二十三章

凝雪海收留了他们。在堂屋里,让人给火盆加了些木材,大门留个缝隙以免一氧化碳累积。中毒的事曾发生多次,不敢掉以轻心。又将门卸下搭成几个临时床,找来被子又去借了几条,暂时安顿了这几个汉子。第二天蒙蒙亮,就带着他们将携带的武器用杂草包起来抱着,沿山坳向西北方向走进深山。过了梨树沟,向前走是个小瀑布,冬天水少些,水流不是很猛。夏天雨季,老远就能听见哗啦啦、轰隆隆的流水声。冬天的水流文静,进入拗口时能听到的只是丝丝细雨滴答地面的声音。爬上山坡,是片水面,不是很大。四面山像刀劈开的岩石竖立起来,建的整齐。再向里走是更大点的山崖,山顶顺着山崖也流着一片瀑布,有一米宽的水帘。

水帘后面长着茂盛的杂草和灌木丛。沿着山崖紧挨石壁,一行四人拨开草丛向前行走。水帘后面有个山洞,山洞不是很大,倒也有十五、六平方米。进去后雪海很熟练地找了个地方,将武器给藏起来。突然,在深处的一块石头上好像有什么动了下。大伙都吃了一惊。

野猪!是他的第一反应。快速从腰间抽出匕首,三八大盖上取下的。可是,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依然紧张的注视周围,安安静静的等了会,当眼睛适应暗淡光线后,看到的是一个穿着国军军服的人躺在那,一动不动。刚才的响声是这个身子弄出来的。雪海握紧匕首慢慢走上前。那个身子还是一动不动。他用脚轻轻的踢了踢还是没反应,再用力一点,听到的是声低沉呻吟声,身子随着轻微的转了一下。雪海看清了面孔:怎么会是你,三伢子?!

三伢子孙家喜身上没有致命伤,但外伤已开始化脓,能闻到腐臭味。幸亏是冬天,不然早变成致命伤。他已经几天未进米水,饿昏过去。外面咫尺之外的水对他似乎也没有兴趣。看来,他伤的不仅仅只是身体。雪海通些医术,先给他喂了些水。他再让人到洞外弄来些较柔和的杂草,铺在地上让三伢子躺在上面,会舒服点。其他几位也以同样的方式搞掂了睡觉的床位。随后,他去外面山上和田间找了些草药,为三伢子糊好受伤的伤口。冬天找草药费事,最后,又更仔细的为三伢子再次检查了全身,还是没有发现其他问题。他让他好好躺着,让人去村里搞些汤来。

等好了再去见家人。什么都别想。我已通知你婆娘,她知道你平安。雪海说。他不想让更多人知道他们正在这里进行的秘密,他必须预防最坏情况。这就是咱们的藏身之地。看来还是太小,得适当做点加工。还没有退路,一旦洞口被封就只有死路一条。三伢子在那躺着休息,他在这边给大家安排该。如用火攻,也难有活命机会。邓春来说。

有点军师的样子!雪海转身看了春来一眼。

跟我来。雪海带着他们进到洞的深处:听听,闻闻,感觉到什么?他指着深处一块大石块上面的一丛草丛。隐隐约约,里面好像还有一个比较小的洞,有什么东西在扑打的声音。

里面有蝙蝠,时不时还有蛇藏在里面,估计是对蝙蝠起了邪念。

你的意思是挖开看看?

对。如果能找到退出去的通道,对付鬼子就有更大胜算。你们就藏在这,我去弄些家伙来,定时会给你们送吃的。风声越来越紧,到处都在寻找走失和败退的国军,已经有好多人被抓走杀掉。在汉口,每天都有很多这样的人被弄死。下一步先稳定看看再说。不可轻易惊动鬼子,能躲就躲。我们干不过。搞不好还会给村里人带来麻烦。雪海想的很细致。

第二天没事。表面看什么都没发生,村里也没有任何生面孔。

最好是不要动这些杂草,看看能不能在里面挖开可以一个人通过的小道。春来的意思是,这些杂草本身就是最好的掩蔽物,处理掉可惜。但是,深暗的小洞最终到底通到哪里,谁都不知道。怎样才能搞明白?想了一天,春来依旧是满满的愁眉苦脸。坐在眼前的老黑黑李逵在抽旱烟,白烟袅袅升起转着圈慢慢的消失在空中。盯着白烟发呆,看累了,闭上眼打算休息一下。有了。突然间春来睁大双眼,坐了起来像被雷电击中。

有了,就是它。春来用手指着冒出的白烟。大家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还是莫名其妙。

老黑,你去弄点茅草来,尽可能走远点不要动这附近的,以免被人发现有人来过。最好是能够让人误解的地方。不要太多,然后烧烟再扇扇,看看烟能吹到什么地方去。同时,我们再到山顶各处看看。停了一下他继续说:嗯。这个办法不错。咱们早上做,即使烟冒出去人家也只会以为是山间的冒气,和早晨的雾气罢了。邓春来想的仔细。

那样的话,我们自己也可能找不到出口。

也是,那么就现在吧。正中午。如果少来点烟,估计也不会被人发现。

洞里的人在烧火冒烟,邓春则带着几个人到山头顶部附近去转了好一会,由于山上林子比较密。很难看远,也没有发现烟冒出来的地方。大家觉得奇怪:烟明明是冒出去了,没有累积在洞里,到底到了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没有出口?

难道,真的像老人所说的?雪海像是在自言自语。

雪海说的,对听到的人似乎就是一个古老的传说。

很久前人们就在谈论,这里的大山下面有个奇大无比的地下海。海水托着一块巨大的山石,山石上面长出座大山,就是现在大家看到的这片群山。据说,地下海在地底下很深的地方,在那里也居住着人类,不过都是些个子很小、很矮的小人,建了个小人国。那里也有太阳和天空,而且,这片地下海还通向大海。很显然,如此传下来,越来越离奇也越来越不靠谱。大海可是远在千里之外,连接如此远距离的大海,这地下海也太大了点。太阳只是太空中的一颗能发热的巨大星星而已。在地表之下,怎么会看到地球外的星星?在那个年代,没有太多人能理解,人们相信的是直觉,而直觉又多受大家相互之间的“相信”所影响。任何论断,只要被人们重复了足够的次后,就会变成真理。

邓春来在想,如果这地底下真的有一个暗湖,很可能这烟就被这地下湖给吸收,所以在外面才看不见。如果地下湖不是足够大,那么加大烟的容量,最终它还是会从什么地方冒出来。

现在有三伢子在洞里养伤,他们担心会影响他休养,大家决定还是过阵子再试。

几天后三伢子就初步恢复,可以起来走走。治愈他的与其说是草药,不如说是大家的关心和关照。人在寂寞时更容易选择放弃。他依然是异常敏感且神经兮兮,动不动就浑身打颤,受巨大惊吓留下的后遗症。这期间,在一个温和的早晨,邓春来让大家到洞外活动活动,部分人到山顶上去,注意看看,一会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冒烟。他自己则亲自带着两个人在洞里又烧了一次。为了防止一氧化碳中毒,他还做了充分的防备。结果,还是没有发现冒烟的出口。洞里也没有浓烟累积,说明确实是从某个地方冒出去了。雪海又让三伢子继续在洞里适应了段时间。等到基本上差不多了,就将他送回家。他是被抓壮丁走的,走时加入的是国军,回来后会不会被鬼子当作国军残留再给抓走,成为人们担心的事。所以,即使在自己家里,也还是尽可能保密,他们家的日子过的,还是像以前没有男人在家的样子。

半个多月后,断断续续的,三伢子才道出了真相。他是和虎娃孙家庆一起被抓走的。随后被带着往北走,估计,当时他所在的部队是在向北部移防。走了大概两天的样子停了下来,就地集训几天后,他和虎娃分开。随后他所在的部队被送上战场,到河南一处要地驻守。他是猎户出身,对于枪支使用还有些知识,很快就上手。而一起被抓去的其他人,多的只是增加了部队的人数,却没有增加战斗力。这样的部队战力非常有限,鬼子的一次冲锋防线就被突破,随后就是混乱的溃逃。败退路上到处都是逃命的士兵,多数成为鬼子射击的移动靶子。躲在各处的溃逃士兵,又成群结队的当了俘虏。零散的,鬼子懒得费劲带走,都就地处理。

他们那次有几十人被抓。当时他身上带伤,只是比较轻。随后,鬼子让他们在一个山地里挖坑,坑挖好后,他们先是挑出十个国军士兵,叫来十个鬼子,让他们用大刀砍下这些国军俘虏的头,再一脚将无头尸体踢到大坑里。剩余的俘虏没有看到这一幕,他们被看管押在百来米外的一个小树林。随后,这批人也被带到坑边,还被要求站成一排。

看到坑里的无头尸,士兵们开始惊慌,大家都像无头苍蝇到处流窜,试图逃跑。这时,鬼子事先架起的机枪开火,一个个士兵被击毙。三伢子当时被逼到坑的边沿,一阵子弹打来,他被前面倒下的士兵的身子推到坑里。等到再次有意识时,身上已经被厚厚的压着无数的尸体,血还在不停的流,他的全身已经被上面死人身上流出的血染红。

他用尽力气,从尸体的缝隙中慢慢爬出。周围早已不见鬼子的影子,天开始黑下来。满天的星星还是那么的明亮,大半个月亮悬在高空。天还是那个天,星星还是那些星星,可是此时的他,感觉到的除恐惧外什么都没有。他不记得到底是怎样爬出死人坑的,更不知道又是如何走回来:那里应该离这不太远,他远远的就可看到木兰山山顶,这给了他很好的方向指引。他是照着山顶的方向,趁着黑夜,磕磕碰碰的翻过了几个山头。平常这样的黑夜,在深山里搞如此的翻越,想都不可想。这种时候的他已经没有感觉,只是一门心思的想回家,想看到家门前的水塘,看到老婆的面孔。平时三天多的路程,他断断续续走了个多星期。幸亏自己还懂些草药,有能力自己给自己治疗,不然,即使是这么轻的外伤,很可能也已经丢了性命。

在路上,他见识了太多被打散的部队,最终被日本兵残杀留下的尸体。

很多人以为,打仗是战场上的事,过去也有不少人参加了不少军阀间的战争。打赢就打,打不赢就逃,被抓住,一般也就是从一支部队转移到另外一只继续当兵当炮飞。这一次,他们面对的处境完全不同。溃退的士兵,多数早已将武器丢了,手无寸铁,结果他们中的多数成为鬼子练习刺杀和发泄怨恨的工具。

在打了几次死亡率很高的战斗后,很多人日军士兵和低级军官,表现出明显的胆怯和畏战情绪。指挥官看在眼里,急在心头。这样的情况出现,早在日军指挥官的预料之中,日本士兵也是人,和中国军人一样。但是,皇军的战士是不可以显示胆怯的!

经过多年的研究和尝试,日军发现,以杀戮战胜胆怯,就是最好的办法。人一旦感觉麻木不仁,就会变成机器,战争需要的杀人机器。于是,为数众多的中国人,就成为训练这些野兽兽性的最好工具。杀人也会上瘾,杀的多了就杀的红眼,形成习惯,人就会被内在的魔性控制欲罢不能。结果,士兵和日军军官,见中国人就想杀,仅仅只是杀掉还不解恨,杀之前还得想尽办法折磨,即使是对于老弱的、女人、孩子,也不放过。杀戮中国人,就成为日军喜欢做也必须做的事。离市区近人数多的,不少被像赶鸭子一样赶到汉口附近,最终成为万人坑里的白骨一个。

武汉被占领后,山区四周大大小小的土匪多了,很多是被打散的散兵游勇拉起的杆子,大家多数打着抗日的旗号,干着打家劫舍的勾当。由于孙家坳所处的地理位置独特,很容易成为附近土匪的袭击目标。不少的入侵者,要么被他们打跑要么被收编。半年多的功夫,他手下就收集有三十几号人,武器也多了起来。多数是国军溃散时被打散的残军,部分是混不下去的普通山民,有的是逃到这里回不去的拉夫。就这么歪打正着,不经意之中组织起一支有武器的队伍。应该如何约束这支队伍呢?他想了好久。随后,他给定的规矩大家遵守不错:他们住进深山,以打猎和种植搞自给自足,不当土匪也不打家劫舍,过普通人的普通日子。

不久后鬼子一个小队血洗罗畈的消息传来。惨剧带给孙家坳人伤心难过的样子,让雪海实在是无法继续忍下去。再联系三伢子的所见所闻,他觉得鬼子就是魔鬼,如果自己想躲恐怕最终也躲不过,充其量是多苟延残喘些时日。黑李逵也鼓动他出击,打掉这个作恶多端的小队,给鬼子点震慑。再说自己这里有三十来号人,而且在这段时间的训练后,大家的体质不错精神状态很好,单兵作战能力也已经相当有水准。

枪法上,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训练,只是还没有进行实弹演练。毕竟子弹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宝贵,同时也担心枪声暴露他们的存在和位置。

邓春来觉得,如果打对手一个出其不意,或许还能有胜算,同时还可缴获一些弹药来补充自己。即使鬼子想追到这山区,没有大批量的,估计也没胆量。而大批的鬼子出动,不可能会因为一次小的袭击,或因为一个小队被消灭。说干就干。雪海派虎娃孙家庆陪着邓春来和另外一个队员去侦查寻找机会。春来知道该侦查什么,虎娃是本地人便于他们的躲避和逃离时的安全。

这批鬼子来自离罗畈不远,最近不久刚修好的炮楼。

武汉会战后,国军基本上一阵风的跑光。剩余的国军残余,被日军断断续续杀害的也有十余万之众。在路上和在各个村子里找到后杀掉的不算,即使是在被俘,押解到汉口的监狱后再处决的,人数也在好几万。日本人在南京高达三十万的大屠杀让国际社会震惊,在武汉会战后的一个月时间内,在武汉周围,日军也杀死了十几万手无寸铁的中国人,可是,却没有人意识到!

一场武汉会战,日本人倾全国之力弄来了三十万大军,稀里哗啦打垮了号称百万之众的国军。战后零零碎碎的就可以轻轻松松的消灭十多万国军的“残兵败将”,相当于日军自己全部兵力的三分之一有余。即使是这样简单的比较,也不能不让日本人很容易有了“不难征服整个中国”的底气!那么,谁又该承担这“十几万轻易丢掉的军人生命”的责任?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