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爱情如重感冒

(2020-01-12 12:51:06) 下一个

来的时候总是那么粹不及防。这个假日,得了重感冒。生病要休息,休息靠看剧。挑来挑去,选了“遇见王沥川”,原因是拖拖沓沓的剧情不费脑子。连着看了7,8集,我擦鼻子的纸巾一半改成了擦眼泪,入戏了,感动了。

 

健康的我根本受不了这种脑残剧,可生病的我却能在虚幻的故事中体验纯美的爱情。可见,人的思想,的确是与身体息息相关的。选择什么样的思想,是由体质决定的。类似的说法有很多,例如,选择什么样的政治观点,是由利益决定的。选择什么样的道德,是由人生经历决定的。选择什么样的女人,是由屁股(下半身)决定的。

人能相信的东西没有常形,拜伦说人有激情崇拜,尼采说人有超人崇拜。我还知道有些女人有爱情崇拜。这些崇拜都是选项之一,而不是唯一正确。各种崇拜中,历史最悠久的其实是理性崇拜,起源于古希腊,是文明的内核之一。

理性崇拜的门槛很高,总得衣食无忧吧,吃饱了撑着的时候才会想到先验的纯理论,当然这里不包括天生有自虐倾向的人种/种族。拿古希腊/古罗马/文艺复兴中的诸国来说,理性演绎都是富人贵族的独享,由此分隔社会阶层,一个奴隶想谈理性是没有人听的。

阶层划分是自私反动的。实际上,理性思辨是一种天分,大多数人没有的天分。普通人中,更常见的是超人崇拜,男人的吹牛,女人的自嗨,都是超人崇拜在自身的弱映射。理性思辨这种能力在人群中的存在率不超过5%,而理性崇拜更是不足1%。

文明让更多的人能接受教育。理性的教育异化了一批本来缺乏这种本事的人。高中生通晓数理化的不在少数,成年后一字不提数理化的则是大多数。人在回归自然本质后,第一个抛弃的就是理性,太苦太干了。反智主义是社会的基本特征,现代文明也不例外。比如,用简单粗浅的语言描述复杂多变的事情,用斩钉截铁的论断代替条分缕析的演绎。这在如今的美国和中国都是很常见的形态。

民主的根基是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或者是理性的少数人能够利用超人崇拜引导大多数人走在相同的轨道中。在后一种情形下,理性人还必须抛弃某些自私的本性,否则民主式微力弱,威权君临天下。基督教曾经充当民主文明的稳定剂,当教会影响趋弱时,民主的根基受到了威胁。所以当世的民主遇到极大的挑战,虽然仍然是唯一可用的制度。

回到个人,选择什么样的理念/哲学/崇拜,都是一人一世界,没有对错,只有适合。于我而言,多了一种重感冒崇拜,生病的时候看到了生命的美,一种病态审美,如同对林黛玉的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四姑娘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飞飞飞
四姑娘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让她再得一次感冒。
四姑娘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来得突然,想让它走时又走不了。爱情不会死,只是该走的时候还留着。
四姑娘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香水雨' 的评论 : 生病有好处的,更敏感。尼采如是说。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我隔壁邻居告诉我:一年前她重感冒时 男友提出了分手。
现在感冒早就好了,但再也不想找男友了。
我该怎么劝她??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哈哈哈:)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和重感冒不同的是爱情谈到后来都会死翘翘,感冒会好哦。 多吃VC
香水雨 回复 悄悄话 生病应该好好休息 听些Meditation Music 让身心愉快 提高免疫力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