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中年大妈瞄上了了比特币

(2018-04-14 15:13:42) 下一个

说,国内炒黄金的主力,中年大妈,已经转移战场,以亢奋的姿态传销比特币。

疑问来了,一个非常黑客化的领域,大妈们怎么看出谁好谁坏?答曰:谁能吹谁就是好的,怎么吹哪里吹不重要。看国内做得成功的,还真是这码事。

人生导师李笑来在杭州率领“国家队”亮相。李是中国币圈首富,EOS钱圈了不少。早年李读书多多,脑子灵光,曾经帮助罗胖子策划过多期罗辑思维。但区块链非要整出一个高大上的虎皮队伍,只能说书白读了。在欲望面前,装门面的书是处女膜,一捅就破。

区块链的本质,三个字:去中心。掰开了说:反国家,毁银行,搞垮大公司。区块链的本质不是“大”,而是“小”,小到个人,个人成为区块链网络中的最大实体。从设计到实施,区块链都在防止“搞大”。

可盛世的中国只喜欢“大”。为了迎合浮躁的群体,必须采用偏激的口号,大口号。历史还多次证明,说谎言是可以成功的,有阶段性的大成功,只要足够无耻。戈培尔用魔鬼的演说为希特勒圈了粉丝无数,某某主义用令人炫目的理想逐鹿问鼎。至于最终的结果怎样,没人关心,如此精彩的过程,值了。人类有健忘症,欲仙欲死的当下即使有惨不忍睹的晚景做句号,也能拉到赞成票。

还有更能吹的,波场那位,北大高材生,白皮书东抄西摘,反正真能看懂的没几位。传说他已经跑了。跑了?怎么做人。硬撑着,上周高调亮相,声称他的DAPP用户已经有一个亿。我cao,全世界所有的区块链项目加起来,DAPP用户也不足一亿,他一家超过整个币圈(含自己)。作为一个去中心项目的基本原则,源码公开,波场到现在没见到一行源代码。不吹牛你能死啊!

比特币从诞生之初,有两个基本属性,一是“黑”,二是“隐”。中本聪的白皮书发表在非常小众的网上加密论坛,除了一小撮黑客,那种论坛少有人光顾。黑客写的,用得最好的地方也是在黑色产业:洗钱。中本聪一直藏着自己的真是身份,网上交易也以保护交易人的身份为宗旨。

“黑”和“隐”是反互联网的。国内导师大V多,他们教导我们:互联网时代是眼球经济,把别人的眼光拉过来,恭喜你,你离成功不远了。套路在那,想做事的,先把自己整成网红,马佳佳孙宇晨雕爷事没成人先红,人红了,事也没见多起色。

目测互联网进入了转型期,从“大红”转入“大黑”,从人前显摆,到个体完善;从贩卖隐私,到守卫自我。

但总有人死脑筋,抱着过去的观念迎接新时代。不能一棍子打死,因为他们也有机会。因为,比特币还有第三个属性:赌。

如果体验过比特币挖矿的,都有“赌”的刺激:每隔几分钟,抽出一个人赢钱,跟轮盘赌的定时开盘大同小异,还是一个7X24的无休息的全球大赌场。咱中国人,嗜赌有传统。国内禁这禁那,唯独对新出现的虚拟赌场,监管部门还没看明白。这是风口,先把赌场开起来,盘子大了,赌徒会自动维护赌场的合法性。too big to die, 拉着一大伙人做人质,看你能咋样。我赌场做不下去,你们这些赌徒血本无归,利益共同体,跟着我一起去拉新赌徒吧。哗,传销呼之欲出。

这就是国内的“赌博币”,无技术,有场子。

当然,也有理想主义者,在探索比特币的新方向。他们有自己的社区,只是在寻求发展空间时,适度的高调。这类公司的人,不会是人生导师,不会是名校中文系的,与西湖大学无关。既没有大V的护盘,也没有持币人的疯狂。他们的价值跟赌博无关。他们在用技术reinvent未来。

比特币以“黑”为美,创造者因为与现有权利系统的对抗关系,都选择了低调。如果某个币的“基金”主席真“红”了,尤其大红大紫的,他做的肯定不是货真价实的数字货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