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百慕大的三角艳遇

(2017-10-28 08:23:33) 下一个

邮轮进港时,我瞄了手表,下午一点半。这行程安排,真操蛋,周末公交车少,人生地不熟,就三四小时,能去哪儿啊?

 

船大出口小,排队钻出狗洞般的舱门,踏上结实的大地,头顶的太阳不晃了,真好。随船摄影师已在码头上候着,打扮成兔子,笑脸相迎,拍吧。我假笑,太太真笑,两娃搞怪不笑,一张合家欢胜利完成。

 

买了车票,我前面猛冲,找站点。拐到岔路上,看到不远处一个四方的亭子,罩顶的象帆布,白色的,这能是车站?正疑惑着,瞥见一个红衣女,给白布衬得,到我眼里只剩青春。这般景致,不宜长盯,我匀速通过,目不斜视。

 

四处转了转,明白了,车站只能是那亭子。回头间,太太和娃都到了白布下,红衣女跟太太聊得欢。

 

我稳稳地走近,细细打量红衣女,皮肤白,也就20出头,红衣是连体的,裁剪前卫,y型领口,露袖,向下延伸到大腿根only,热裤式设计,不常见。料子轻柔,如丝似纱,微风吹拂,难掩汗渗。这太阳,这热天。

 

她们聊啥呢?太太后来告诉我:红衣女说自己是离群的孤雁。

 

太太抖开地图,与红衣女切磋景点。我们买的公交是通票,两天30多美金;红衣女攥着一张硬纸票,她说是别人送的。

 

百慕大地不大,岛上两端最远距离当在50KM内,但岛的形状奇葩,如同一个大虾,首府Hamilton在虾的中腹,邮轮码头(Royal Naval Dockyard)在虾尾。有Ferry从虾尾到虾腹,20分钟能到。周六的ferry一个小时一班,我们晚了两分钟,没赶上。退而求其次,选了公交车。

 

 

红不能确认手中的票是否有用,该我装了:公交分段计费,过一个zone,加一份钱,我数数地图的zone,再掰过来车票看,一口咬定没问题,自信满满。

 

车来了,虽是起点站,架不住邮轮人多,太太和娃最后一排找到座,我站在太太前面,红侧身在我的右前方,也站着。空间小,香味出来了。

 

我手扶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大胖子,大娃冲我眨眼睛,哦,这胖子,认识,是船上剧场里首秀的唯一演员,喜剧明星,多次去阿富汗慰问演出。胖子脸如红盆,声如洪钟,一个人聊40分钟,全剧场的人能跟着嗨。

 

胖子看到红了,太醒目,谁能看不到,要让座,红不受。我调笑:比比weight,胖子坐着,咱的车更稳。胖子心安理得,不再吭声。

 

红是孤雁,我起头问话:咋不找个伴儿?话匣子打开,她盯着我,滔滔不绝。

 

红是小留,学英语的,毕业了,邮轮上谋份差事。这差事不坏,与空姐相仿,虽是服务业,可以周游四海。她说咱的邮轮7万吨,小船,工作合同是季节性的,跟这条船签了8个月。她说现在最大的邮轮也是她们公司的,20多万吨,远在地中海,她的下一份合同是大船,看欧洲。

 

天热,车快。听着红说话,我注意到上下车的当地人多是黑人,司机也是黑哥们,岛上路窄,弯弯多,让老黑掌着方向盘,这车稳当不了,乘客难免磕碰。

 

尴尬时,红拉了我一把,让我看窗外,一处漂亮的沙滩,她说曾在这里潜泳。说话间掏出手机,搜了搜,放出一段视频,显摆给我看,她的,潜水服,带潜泳镜,线条毕现,青春运动。

 

她只对我说话。我想想身后的太太,热情显然是不行的,慢半拍的跟着。突然飘过一个念头:这地方她常来,车票的知识肯定比我懂。

 

干嘛跟我聊?无聊?还是我刚出了一次风头,吸引了眼球。那是买票时,我前面有一家三口,是阿三,看脸夫妻俩30来岁,孩子8,9岁。卖公交票的就一个人。阿三男显然没做功课,展开地图拉着售票人探讨去哪儿玩,全然不顾后面一堆排队的人。之前说过,ferry和公交车间隔时间长,想赶时间的人不在少数。

 

我看不惯了,这种时候总爱出头。上前讲理:瞧瞧后面的队伍,都等着呢,能把票先买了吧,地图另找个人问,成不。他辩解,我申斥。有人给我掌声,是两个白人小伙。阿三讪讪,拿了票后,嘴里还继续唧唧歪歪。

 

我的正义凛然引起了红的注意?不得而知。红接着聊,这次聊皮肤,说老外爱晒太阳,中国女人反着。邮轮不但是养猪团,还是晒猪团,顶层常有只穿裤衩让太阳烤的。红说她也不遮阳了。我看着她的白肤,心说:你还是遮着吧,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优点。

 

再后面说旅游,红的同事每到邮轮靠岸,大多回舱休息,就她喜欢出来跑。让我羡慕得不行,年轻,怎么玩都是快乐的。

 

从港口到Hamilton绕了一个大C字形,耗时近1小时,期间绿树间隙看到的碧水白沙约有三四处,全都美不胜收,哪堪佳人在侧……

 

路渐渐复杂,房子开始多了,大多数是白色,也有黄色,粉红的, 该是Hamilton城区了。车到一站,看到ferry,象是码头,红说要下车。我说我们也下。后面太太断喝一声:不下。

 

红离去,车继续开,也就两三百米,到了终点站。入站前,一群人敲敲打打,阻断了大路。我爱热闹,下车后,尾随这帮人。

 

那天得有36度吧,大太阳,敲鼓的黑人满头大汉,还是不吝力气的使着大劲。跳舞地更难了,裹得严实,还附加各种披戴。第一眼瞧过去,跟美国加拿大得土著有点像,色彩组合艳丽。再细看,又不象了,印第安人穿得像走兽,他们象飞鸟。

 

最大的不同是头部,他们戴高帽,有面具,不以真脸示人,被殖民者吓怕了?

 

 

舞蹈吗,也是从没见过的,力道大,不象印第安人转圈,他们前挺后弯的多,有点交媾的味道。

 

我看着起劲,大娃追上来,说打听过了,这是葬礼,咱不能老跟着。我说好,咱回。到城里,看了看city hall,一些不痛不痒的东西。下一步去哪呢?太太说粉红沙滩。

 

沙滩刚才我们经过了,大概在C字形的背部,虾尾三寸处,我们又坐上返回的公交。粉红沙滩英文名叫Horseshow Bay Beach, 真的是粉红的,有图为证。美,大西洋上最美的沙滩之一,名不虚传。

 

 

 

看到粉红,又想起红衣女。那天再没见着。

 

邮轮的时间慢也快,看着一成不变的蓝色大洋,无聊,慢;吃吃喝喝,几天时间说没就没了,快。

 

海上的最后一夜,大堂有个活动,介绍船上工作人员国籍,一个小联合国,800多人来自于三四十个国家,占大头的是印度和菲律宾。高台上国旗飘飘,念到一个国家,如果能显摆,就有人蹦到下面的舞池里跳舞,有的是专业,有的只是一般的服务员。

 

叫到法国时,一男一女冒了出来,男的左手抬国旗,女的右手抓国旗,各自的另外一只胳膊缠到一处,平行侧身,绕圈蹦迪。

 

土耳其那个更出彩,盛装,肚皮舞,belly button上扣着金属扣子,这腰和胯扭起来,看得人神迷,还是东西结合部的舞蹈最性感,张扬在隐秘里飞翔,欲出不出,竭尽撩拨能事。

 

高潮一个接一个。念到China时,响起的音乐是“掀起你的盖头来”,一个女孩,还穿着餐厅侍应生的白色工作服,已经站在池子的一侧,右手遮额头,左手托下巴,扭动的腰肢甚是柔软。我一下认了出来,红衣女。

 

太太也喊了起来:这女的是车上跟我说过话。我一脸茫然,装着仔细辨认,好像脸盲症又犯了。

 

深夜了,睡不着,我一个人跑到顶层,上面有个成人夜间party。进去后,是一个黑暗森林,似乎每个人都盯着我,要吃我。

 

我逃了出来,走到甲板上,最上面是十层,月光如洗,撒得满船的银丝。遥望大海,空旷得没有依托,除了月色开辟的光路。此时此景,让人静谧,让人发散。

 

前面有一个扶栏杆的,蓝色的连衣裙,一动不动。我经过时,她本能回头,是她,脸有忧伤,似含泪光……

 

(本篇是小说体游记,游记是真,故事是假,切莫对号入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四姑娘山' 的评论 :
背叛,家庭或天性。
四姑娘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拍成电影,中心思想是什么?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昨天忘了说,这个故事适合做电影剧本。
四姑娘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水纵横' 的评论 : 没看到光明和正能量吗?
四姑娘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编的事,不能当真。游记货真价实
四姑娘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贼胆不能随便用,君子有所不为啊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阴险啊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我就不问后来咋样了,估计又是寄情于文中了,有些替你惆怅啊
经典笑喷名句 “红说要下车。我说我们也下。后面太太断喝一声:不下。"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有贼心,没贼胆。描绘得不错。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