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大人

让真实的历史展现在人们眼前!
正文

江西医学院的前世和今生 (7)袁隆平的大哥

(2021-07-05 06:12:41) 下一个
 

 

江西医学院的前世和今生

7)袁隆平的大哥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敬请原谅)

袁隆平的大哥是袁隆庆,文革前江西医学院基础部讲师。其实,袁隆平、袁隆庆一个上海人,一个江西人,一个大资本家儿子,一个大军阀儿子,根本无一点关系。他们唯一的联系就是都姓“袁”,都是“隆”字辈。所以袁隆庆应该是袁隆平的大哥。

袁隆庆、上海人,大资本家儿子;家中极其富有,人长得高大、英俊,绝顶美男子。如果,把当年中国所有男星都排在袁面前,那只有六个字:“个个都很猥琐”。

袁隆庆中正医学院毕业后留校当老师,中正医学院迁重庆后,转江西医学院当讲师。其实,江医内,知道袁隆庆的学生并不多,可袁隆庆老婆高深渊却闻名校内外。

高深渊是组胚教研组讲师,人长的并不很美,而且年令也不小,人过40岁,还很会穿着、打扮。每天涂脂抹粉、花枝招展。妖艳极了。更有甚者,那就是把自己蓄得很白很白,就像很美、很年青似的。虽然我对袁老师很崇敬,但对高却无好印像,更觉得她不漂亮。看到她,都要绕道而行,生怕无缘无故就被她苛一顿。而她的美,更觉得是她“作”出来的。当然,高为了她的这个“作”,也负出了沉重代价。文革初期,一群不明事理的大学生,硬是无缘无故地把她押上了批斗台,脸涂彩、头戴高帽、身挂黑牌,-----作为资产阶级典型分子批判。

这件事情,我一直觉得,江医大学生太过了,车瘟猪(当年江医文革主任)太过了。然而,在那不讲理的年代,哪一件事又讲过理?我没读过江医(幼儿园除外),但我们医院的几个江医毕业生,都异口同声称赞:“高老师对人很和蔼,教学很认真,学术水平很高,很有才华。”

袁还有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虽然漂亮,但要与袁隆庆年少时相比,那可是天差地远,根本入不了众们的法眼。不过,袁还有一个妹妹,袁秀妹。高大、秀气,绝顶美人。走到哪儿,都有鹤立鸡群之感,比三个小宫主真正高出一节。

一九五六年,上海知青第一批“上山下乡”,袁秀妹一个资本家的女儿,肯定首批打击对像。虽然学习不错,但资本家女儿能进社会主义大学吗?没搞错吧?高考一结束,袁秀妹就被发配新疆。玲珑的秀妹立马跑来江西,投奔哥哥。而一九五六年的江西还无“上山下乡”,秀妹立马就被江西这地方融合了。但要解决户口、工作还有一定困难。好在秀妹人聪敏、精明、高大英俊的外貌、谈吐不凡的气质、大资本家的交际手法、再加心灵手巧。。。。。。手工织出的毛衣,比机器打出的、国容商店卖的还整齐、亮丽。这样,江西医学院党委副书记乐锋,一个38级的革命老干部,看中了秀妹。不久,秀妹、乐锋形影不离。当然,乐锋家的6个儿女的毛衣、毛裤秀妹也全包了。真不愧是资本家的后代,情商、智商、能干都高人一等。可惜生错了年代,生错了家庭。

乐锋,恐怕没几个人知道,可乐锋的老公,刘瑞生却全省闻名。刘瑞生,江西省委书记,省委前三把手,文革中第一个跳出来支持造反派的老红军、老革命。如果不是当年中央派出了支左部队,江西省的一把手,非刘莫属。

当年江西农大名扬全国,毛、刘、周、朱都曽经亲自题写校名。因此,江西省委各书记也不落后,纷纷到江西农大兼职,刘瑞生也就成了江西农大的一位副校长。通过职务便利,很快刘瑞生就给袁秀妹在江西农大图书馆安排了一个图书馆管理员工作。户口、工作解决,生活泻意,比去新疆修理地球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当然,好事并不总伴随着袁家,伴随着幸运儿。一九七X年,“上山下乡”之风刮到了江西,刮到了南昌,刮进了袁家。那一年,袁家的大公主,袁大美也正好高中毕业,而那时的气侯,“上山下乡”、插队农村落户是高中毕业生唯一出路。没办法,一刀切,虽然袁大美一千个、一万个不肯下乡,但还是悻悻然地来到了江西省乐安县插队、修理地球。

一年之后,一九七二年,突然,天上出彩霞,地上开满花。上海第一医学院到乐安县招收“工农兵大学生”,一口气就招走了七个与她们一起劳动的知青。虽然袁大美还要再锻炼一年,才能报名,但在她的心中还是久久不能平静:

  1. 去医学院读书,特别是去“上一医”是大美从小的志愿,而且孟院长的小女儿,孟娟非,就是“上一医”毕业,然后嫁给皇亲国戚。。。。。。
  2. 父母都是江西医学院讲师,名牌医学院毕业,女承父业是每个江西医学院教职工子女的愿望;
  3. 上海是自己的故乡,父母的出生地,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小叔、大姨都在上海;
  4. 自1956年,姑姑来到家里。谈到了上海的爷爷、奶奶,自家在上海的大别墅,上海都市的繁华,“大世界”的热闹,中百公司商品的多样和丰富,等等、等等样样都是大美心中的想往。。。。。。

这样,袁大美就暗暗在心中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上大学,一定要去上海医学院。

当然,袁大美也不是心中无底,也不是心中无数,也不是没有办法。她要故技重施,要把姑姑的本领、资本家的招式,重新使出来。。。。。。

1971年,袁大美下放到乐安县时,时任县武装部部长尹超凡,亲自带队到车站迎接她们。一个是省城应界高中毕业生,18岁的大姑娘,大学老师的女儿,上海资本家孙女。外貌、身材、穿着都远胜其她女知青,绝对是众女知青中最亮丽的风景线。一个是县委最高领导,南下干部,东北大连人,40岁出头,高大的身材,英俊的外貌,绝对也是众女孩们心中的:“爱”。

人们常说,18岁的姑娘最美,40岁出头的男人最成熟、最帅气。再加袁、伊两人,一个有心(准备在县领导中找一个靠山,早日跳出农门),一个有意(在女知青中找个小三),立马就对上了眼。

尹超凡,1931出生于东北大连。从出生的第一天,就是亡国奴,直到1946年,林彪的八路军进入东北,才尝到了做人的滋味。15岁的尹立即报名参军,加入了林彪部队。1949年18岁的尹,已是连级军官,随部队来到江西,分在乐安县武装部工作。整整20年,才从县武装部一名科长,升成县武装部部长。虽然不是县一把手,但文革中,军人权力极大,武装部长与县委书记,基本并驾齐驱。

当袁大美把心迹向尹表露时,尹立马露出了自己的狰狞面目:

“我保证你去上海医学院,你也得给我。。。。。。???”

考虑再三,袁只好忍痛答应。。。。。。

其实工农兵推荐上大学,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1972年,第一届工农兵大学生全国招生后,清华大学对安徽省某县的7个入校女知青,进行特殊体检后。结果发现,6个破了瓜。对于传统的中国观念来说,未婚先奸,比死还要耻辱。是什么让这些18岁女孩,不要性命做出这么耻辱的事?当然这种特殊体检,再也没有进行了。否则,党的干部,年青女大学生,都很没面子。好在推荐上大学,5年后随着毛的亡故而结束了。否则,中国的大学,北大、清华就不再是科学殿堂,而是妓院、淫窝和小三村。

1973年,当上海第一医学院再次来乐安县招生时,一个“医疗系”名额稳稳地进入了袁大美的腰包。可是,招生是双向的,县里的事情尹说了算,学校还得省查。而当“上医”的招生办人员看到乐安县送来一名资本家子女时,立马换上了一位工人子弟,上海知青。那年头,压死人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成分。

当袁大美信心满满地准备去“上医”报道时,通知来了,袁被刷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袁大美昏天黑地,嚎啕大哭,然后频频呕吐。突然,袁大美发现不对劲?自己怀孕了。。。。。。

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袁大美撕心裂肺,再也忍受不住了。于是回到了南昌,回到了父母身边。这时,这个文革中每每被红卫兵小将打击、蹂躏的女人,高深渊表露出了无比异常坚定的性格和气质。她异常坚定地站在了家庭前面、站在了男人前面、站在社会前面。当然,

  1. 控诉尹部长,绝对不可能。一个是资本家的孙女,一个是革命干部,县委领导人,这官司没打就败了;
  2. 带女儿去医院流产,南昌哪所医院没有高的熟人?
  3. 把孩子生下来?未婚生子,中国社会能容下这对母子吗?

唯一的出路,就是打碎牙齿往肚吞,高自己动手,悄无声息的给女儿刮宫,而且还不让任何人知骁。

高已经几十年没有当医生了,还是老着脸,到江医一附院妇产科借了一个刮宫包。就这样,高在自己家,人不知,鬼不觉的给自己的女儿做了人工流产。。。。。。

高已经几十年没有行医了,刮宫也不是小手术,整整关系到两条人命,高毫无把握。但,没有办法,

袁大美丢不起这个“人”?

高丢不起这个“人”?

袁家丢不起这个“人”?

上海的爷爷、奶奶丢不起这个“人”。。。。。。

。。。。。。

 

手术虽然成功,但袁家的秘密很快就传遍了一附院,传进了省委。而知青“上山下乡”在江西、在全国,一再出彩,中央再也忍不住了。一份严厉打击破坏知青“上山下乡”的文件出炉了,而首当其冲的就是,玩弄、诱骗、强奸女知青。尹部长立马被送进了“南昌老虎山监狱”。

正当人们都大快人心时,尹的老婆,一个乐安乡下蠢人出现了。这女人,天天到医学院内,到高家楼下呼叫:“冤枉啊!冤枉啊!冤枉啊!。。。。。。还我丈夫。。。。。。”

高家的脸再也兜不住了,自那以后,高深渊远远看见熟人,就绕道而行。而我们这些以往在高眼中不起眼的小人,立马变成,

雄纠纠,气昂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ProfessionalEngineer 回复 悄悄话 你直接从3跳到7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