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关于价值的科学原理

(2020-09-10 08:15:17) 下一个

美国的分裂是两极型的。而不是三极,多极或者N极。两极现象的背后,隐藏着一系列关于人类社会的科学原理。我至今为止能够发现的原理之一,是一切价值法则均具有双极性的特征。相比之下,一切自然法或者叫自然真理都是单极的。

例如道德就是关于好与坏的二极判断。在例如,没有魔鬼,天使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基督教的真正价值,或者说基督徒的真正兴趣,其实是满世界寻找魔鬼并与他们打架,而非单极的自修。

基督教的二极性同样表现哲学方面。至今为止,西方哲学界关于决定论与自由意志之争仍然风风火火。这说明就连今天的西方哲学,也形成了一个非此即彼的,非自然即超自然的,非生命即生命的二极范式。

例如,所有主张上帝存在或者认为宇宙一定有一个最初的创造者的人,其实他们对创造者本身的兴趣远远低于对创造者的胳膊腿的兴趣。也就是上帝必须具有生命的特征。到了基督教这里就更邪乎了。上帝不仅只拜访地球,而且只接受西方的签证。从人类中心主义到美国例外主义,都是来自基督教对上帝的解读越来越狭隘的结果。这也是为什么我可以有把握地做如下断言:

“虽然我不能证伪上帝,但我却能证伪耶稣。”

我这句话的意思是,基督徒自己已经完成了基督教的证伪工作。例如我发现,基督徒与上帝的关系,其实是奴仆与主人的关系。即,基督徒是上帝主人,而上帝是任凭基督徒随意打扮的小奴仆。跟美国黑奴一样,上帝同样没有机会对基督徒们的任意打扮,随意引申做任何的澄清,解释,证实或者证伪。

例如就连彭佩奥打击中国时,也都是打着上帝的旗号。因此仅从彭佩奥的例子,基督教的虚伪性即可略见一斑。

在社会领域,西方科学与西方基督教的一个共同点是还原主义。例如西方人对社会的理解都是自下而上的。即,从个体出发来推导和想象社会整体的样子。洛克,卢梭,孟德斯鸠,约翰密尔,无一不是如此。即便是他们思想也有不少的整体观,但是自由民主这个玩意却是一张单程票。猴子们一旦松开了绳子,再重新聚集起来实现社会的基本秩序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说,美国的未来只能是死路一条。因为任何政治体制意义上的集体主义理念都是不可能的。

与以英法为代表的还原主义哲学相比,德国古典哲学却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特立独行的一面。德国古典哲学的特立独行,首先是整体观(holism)和集体观(collectivism)。例如康德的道义论就是建立在整体观基础上的。

在启蒙运动的思想家当中,康德是首先站出来公开质疑理性主义的局限性的。因此康德也被后人打入了反启蒙运动之列。按照康德的思想,一切不注重社会实践的,包括历史的和今天的社会实践的纯粹理性都是伪理性。

启蒙运动企图以理性取代信仰,但最终的结果却成为了纯粹的沙盘推演,纸上谈兵。例如自由民主就是根据洛克,卢梭,孟德斯鸠,约翰密尔几个人沙盘推演出来的一种纯粹理性。难怪黑格尔说康德是我们德国的康德。

盎格鲁萨克逊版的自由民主是一个悖论。

美国的特殊性在于飞地建国。如果一个国家从独立的第一天起压根就没有需要推翻的君主,那么自由民主从美国独立的第二天起,就成为了没有用处的东西。

自由民主的理论核心是两个假定(two core hypotheses):1 猴王都是坏的。2 自由就是猴群向猴王所要自由,民主就由猴群自己来做主。因此,自由民主是一个关于个人与集体,个人权利与政府权利之间的二极对立“学说。”但是按照黑格尔的整体观,只有猴王以及国家的绝对权利,才是猴群得意存在的必要条件。

对于人类来说,个人权利这个东西很像个人财富。个人获得的权利越多,不满足也会越多。从经济角度看,个人对财富的追求不存在满足的上限。从政治角度看,个人对权利的追求同样不存在一个满足的上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嘎拉哈论政 回复 悄悄话 【美国的“主体思想”是三大电视网引导的主流意识形态,所以一个小小的水门事件能让尼克松下台。】

---- 作为一个有序系统,社会肯定是有着自身的内在结构的。自由民主的本质是打破了社会的基本结构,成为了一种无序的随机系统。

美国唯一有迹可寻的规律是资本规律。因此大媒体对社会的引导作用,无论如何高估都不算过份。以油管为例,是广告商的利益第一,而非宪法的言论自由权利第一。所以我认为,川普反对推特对他的封锁和限制是有宪法依据的,虽然这与油管的经济利益原则存在冲突。但是美国的自由民主就是这样设定的。针对推特和油管的言论自由保障法案的推出也是迟早的事情。
cng 回复 悄悄话 部分赞同。极权主义就不说了,现在看来,就算是代议民主,法治政体,也需要一定程度的“集体”思想,或者是“主体”思想。

作为西方民主政体老祖宗的英美系,最早的“主体思想”是King James Bible, 在英国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发展到现代,比如70年代,美国的“主体思想”是三大电视网引导的主流意识形态,所以一个小小的水门事件能让尼克松下台。

而现在,话语权意识形态都碎片化了,大家各自占山为王,才有了川普的上台,这个事件基本宣告了现存美国民主制度的终结。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