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学校开学将导致感染再次飙升

(2020-08-10 23:52:42) 下一个

美国疫情的发展曾经经历了两次大规模飙升。第一次是三月到五月之间。之后曲线开始趋于平缓。但六月初的重新开工又导致了感染人数二次飙升。并且这一趋势至今仍无明显改善的迹象。

川普政府要求各州要在秋季学期必须开学。这必将导致感染曲线第三次大幅上翘。道理很简单,因为像教室这类小体积的室内封闭环境,是构成高密度COVID-19的最完美环境,因此自然也是传染的最完美环境。之所以像Costco, Walmart,Homedepot 这类大型商场基本上是安全的,是因为室内的体积更大,天花板更高,以及空气交换系统更高效。即便像川普所认为的那样,年轻人的死亡率真的为零,那么他们仍然会把自己的病毒传染给他们的姥姥和老爷。

这是因为COVID-19的传染渠道与普通感冒相同,都是上呼吸道。不知为什么,像CDC,医学研究机构,甚至白宫病毒学专家福奇等,至今仍然都在纸上谈兵。像什么气溶胶的悬浮时间啦,勤洗手的重要性啦,不要碰眼睛和鼻子啦,COVID-19病毒在各种固体表面的存活时间啦,口罩是否有效啦。。。不宜而足。

其实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在一成事实的基础上外加九分的自由发挥和自我想象。例如下面两个关键问题,至今其实并无确切的根据。

1洗手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2 COVID-19病毒在空气中的停留时间,到底是像气溶胶那样的短时停留,还是像水蒸汽或者尘埃那样长时间停留?

其实这也很正常。例如按照美国物理学家兼哲学家托马斯库恩的思想,科学可以分为两个时期,正常科学(normal science) 期和范式革命期。在正常时期,科学家都喜欢遵守死教条而非尊重事实,尤其是新事实。例如,自从巴斯德发现病毒直到今天,人类对病毒的理解并无新突破。所谓正常科学,就是人们被禁锢于巴斯德范式中但却没有感觉。

正常科学的另外一个例子是关于COVID-19是否会人传人。除了萨斯之外,COVID-19基本上是人类所发现的第二个人传人的最确切的例子。在这之前的所有证据都表明,冠状病毒一般都只在动物或者牲畜之间传播。即便是曾经有过“人畜溢出”的例子,也只能在人类当中传播一代。

换言之,从动物那里受到了感染的人,将不会再传染给其他的人类。这便是关于冠状病毒的正常范式。即便是萨斯和COVID-19打破了这一范式,但是在COVID-19的初期,中国没有迅速作出人传人的结论,而是经过了进一步的求证。这样的做法不仅完全正常,而且任何一个国家都会这样做。

当然也有例外。例如喜欢阴谋论的人,一心灭共的人以及无知无畏的人。他们会用上帝的标准来要求中共。例如中共必须在最初阶段就知道COVID-19的传染力要比萨斯大若干倍,以及对COVID-19的人传人特性必须在第一天就做出肯定的科学结论。

我现在只相信一件事。就凭班农和阎丽梦这几个阴谋论小混混,是不可能把美国的科学拖回到中世纪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嘎拉哈论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oiceofme' 的评论 : 社会领域的范式革命已经在俺身上发生了。例如在俺眼中,自由民主咋看咋像猴儿理念。
voiceofme 回复 悄悄话 还等着看什么是范氏革命期呢。有些道理,总体感觉科学界对这次疫情反应太正常期了,太中规中矩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