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川普正在把美国推向内战

(2020-06-01 17:26:17) 下一个

川普刚刚发表了一个针对暴乱的简短讲话。老头儿的强硬立场让俺目瞪口呆。例如他说,他将动用成千上万的,全副武装的军队来恢复秩序。我不相信川普真的不懂民主。我猜川普狗急跳墙的真正的原因应当与连任有关。显然再继续闹下去,川普的连任眼瞅着要打水漂。另外一个原因,也许因为昨夜示威者烧毁了川普的那座幸运之庙,所以气急了。

之所以当年李鹏针对六四的强硬立场管用,是因为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受过类似于美国独立宣言那样的反政府传统教育。今天的美国现实足以证明,没有受过美式民主的反智教育反而是正确的。当年托马斯-杰克逊一拍脑袋,就把个人权利置于了政府之上。尤其是后来的宪法第一修正案,又进一步把游行示威的权利上升到了几乎绝对的地位。

美国宪法并没有明确指出游行示威的权利是有条件的,即只能是“和理非”的。不仅如此,而且杰弗逊还告诉过美国人民:“当追逐同一目标的一连串滥用职权和强取豪夺发生,证明政府企图把人民置于专制统治之下时,那么人民就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这个政府。”

而无情的事实是,无论人民在上,政府在下的那种心理感觉有多么的爽,本质上也具有反智的一面。这是因为,对于绝大多数屁民来说,政府,国家,社会,公共利益,其实是一码事。这就是为什么美式自由民主会自动走向个人主义,无政府主义,以及自由至上主义的一个主要原因。

当然,川普政府是否达到了“有义务推翻的政府”的标准,肯定不会有一个一致的意见。至少在民主体制之下是如此。那怎么办呢,依我看出路只有一个,内战。其实内战(civil war)早已隐含在了美式民主的原理之中了。只不过托马斯-杰弗逊当时没有认识到而已。例如内战也可以理解为同意推翻政府的一方,与不同意推翻政府的一方之间的一场贵族决斗。盎格鲁人特喜欢这种玩法。

川普看不到这次暴乱的确存在着被逼无奈的一面。即便是以和平的方式示威,可以作为一个不证自明的隐含标准。那也必须有一个前提,政府必须按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公平合理地解决每一次诉求。否则,和平示威就成为了毫无意义的压马路。

几年前乔姆斯基就指出,民主对于任何一种权力体制来说都是一种威胁。当然也包括民主体制本身。我当时并不大理解乔姆斯基这句话的真正意思。民主威胁民主,这如何可能呢?后来我部分明白了。例如对于公司权利构架来说,民主的确是一种威胁。今天我更加明白了,民主不仅对公司是一种威胁。而且对民主政府来说同样具有威胁性。川普的例子说明,民主的确具自己反自己的特征。

除了我之外,托马斯-杰弗逊似乎也明白了民主的自反特征。例如他说,“自由之树必须不断地用暴君的血来浇灌。”其实杰克逊又撒谎了一次谎。自打美国建国那天起,逻辑上就不存在暴君。美国国土上曾经流过的每一滴血都是人民的血。即便川普真的是暴君,那也只能说明他的选民喜欢这样的暴君,因为川普是人民选出来的。也就是说,一部分人民喜欢通过暴君之手对另一部分人民实施暴力专制。这便是乔姆斯基的“民主反民主”的意思。

一百多年来,中国自由公知们无一不是把自由民主当成不证自明的天理来误导中国人的。如今是该认识到自己有多么无知无畏的时候了。

 

=== 正文完===

坚强不在于撇齿拉嘴,信仰不在于高举圣经。You don't get it my president.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嘎拉哈论政 回复 悄悄话 福山认为独裁体制的问题是好皇帝坏皇帝。其实他是错的。民主体制同样存在好皇帝坏皇帝的问题。例如川普就是由民主体制选出来的,专门跟民主对着干的坏皇帝。
嘎拉哈论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他是一个真心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人,这么说是因为他曾经赞扬过中国对六四的处理。】----的确如此。川普还喜欢金正恩呢。我其实很赞赏川普的意识形态中立立场。川普骨子里肯定羡慕习近平的说一不二的权威,以及没有反对党来捣乱的中共一党。我认为这是对的。

逻辑上说,两党竞争与全民利益原本就是矛盾的。因此,一党统治反而是实现完全民主的必要条件。所以,真正的民主不一定非要用投票的方式来实现。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川普这么做并不难理解,首先他一贯树立的都是一个tough guy的形象,并以此赢得了众多的粉。其次,他是一个真心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人,这么说是因为他曾经赞扬过中国对六四的处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