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的乡下人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川普是目前美国历史上最弱的总统,支持他是雪中送炭,也许是炭粉末,多了就有用。 川老粗,挺你到强大然后再批你!
个人资料
firstuncle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spin:花崇拜系列一

(2018-03-10 12:01:25) 下一个

花是什么?植物生殖器,每当男人给女人献花让女人感到无比幸福的时候,心里就涌起一股恶俗,拿一堆生殖器闻啊闻低俗不低俗?啊,我错了,男人和女人的那点幸福感不都是来自生殖器嘛,草,我不能高雅一点吗?好,重说:人生和幸福感也就是来自于美丽的花朵。

那年我考入中国最高学府棉花大学弹棉花专业,我的文学花系列不是讲植物的,是说一个平庸的弹棉花手对世俗的闻见和烦恼体验,特别是下三路,我起个高尚一点的名字“花崇拜”,怎样?

在这个无知城我对任何人都没有恶意只要对方不来挑衅,也不爱去给博主送寒送暖特别是女博主,但我绝非无情无义之人只是把爱埋在花里,我觉得人和人之间的最高境界是意会,注意,意会是很高级的技术,搞偏了就是意淫。

人真是个复杂物种,半神半人,一边要求精神升华一边沉醉于肉体堕落。所以希腊神话里有一个故事:父亲告诉儿子你必须飞翔在天空和大海之间,飞得太高太阳会融化你的翅膀而飞得太低大海的波涛会打湿你的翅膀至使你葬身于波涛之间。可在现实生活中平凡的人们往往都不能把持这种平衡。其实低飞是更明智的选择,结局虽是淹死,但高飞的后果更惨,烧掉翅膀后再被淹死。

我最讨厌那些假卫道士,明明对花植器很感兴趣,(不感兴趣的是性无能),但还要义正词严的谴责我的文字淫荡,那我回答那位谴责我的老娘炮:我坚决的相信您老人家是一个高尚的人,是一个脱离了低級趣味的人,但如果一個人活得沒有一点低级趣味,那一定是一个低级无趣的人。你对淫荡这么痛心疾首,我不得不给中国政治局打电话,请他們把低俗和淫荡从字典里去掉,可他們装作忙政事说顾不上,因为新一代领导比较务实,他们知道人民除了吃喝就这点乐趣了。我给川普政府打电话,他们把电话转给好莱坞,然后我把电话撂了,我喜欢人兽交友可不喜欢人兽交。所以,你老人家见了低俗淫荡一定要躲远点,千万:別身不淫,意不淫,却偏偏手淫,手淫完了后破口大骂别人低俗。記住:自淫比男女淫看起来更猥琐。

还是废话少说,我还得去紧紧追逐那些往事踪影,有时它们会像精灵似的一闪而过。

哥们儿之一,自称大丁丁,虽然他的丁丁比花生米还小但不是说缺什么吆呼什么吗,我就不称他大了。丁丁绝对不是一坏人,但是每一句话都可以联系到花。性这东西用好了是原始驱动力,用不好监狱里见。丁丁的特征之一就是不见色也起色,任何事都可以和性联系起来,有一次吃螃蟹房子里弥漫着一股说不清楚的味道,丁丁说女人的阴气和蟹腥的味道非常相似,害的我一吃螃蟹就思想低俗淫荡,请问这是我的错吗?

丁丁交了个女朋友是种棉花的,有一天丁丁跑回来问我怎么增大丁丁,说女友抱怨说丁丁的丁丁是花生米,妈蛋这孙子让我得了厌食症,螃蟹和花生米都不敢吃了。终于有一天丁丁又成了单身,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花生米变大米了。孙子!你他妈的想饿死你大爷啊,同时也验证了一句中国俗语:铁杵磨成针。

不过丁丁还挺乐观和不屈不挠的,经常在弹棉花的时候边弹边唱任贤齐那首心太软:我总是丁太小丁太小,独自一个人自摸到天亮。

其实丁丁现象一点也不特殊,只是我们表现程度不一样,有隐性有显性还有装性,都离不开喜性。我去全世界旅游,到过世界各地的男厕所,发现无论各民族人们的饮食习惯有多么不同,但最后拉出来的味道都是一样的,别和我说种族文化不同,告诉你种族歧视不存在!在此我得振臂高呼:全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男厕所和女厕所的味道就不一样,有人一定会问我:你咋知道的?那是因为前年08马搞了一个男女同厕的法律,喝高了酒一不留神遵纪守法了,嗅到了螃蟹的气息。

女同胞们:你们到过的厕所发出的味道是不是都一样的呢?如果是的也请你们振臂:世界人民大同万岁!

谁要看完了然后说我低俗淫荡,请再看第5段,看谁比谁更猥琐。

有玻璃心的别玻璃,本文不影射任何人和事,纯属淫荡。

 

NOTE:本文是山寨我棉花大学的师姐作品,我师姐也是棉花专业的,最近开始写小说了,读过几篇立马感觉我们都是属于荡而不淫系列,有找到组织的感觉。虽然是同学,但我还是觉得应该找她面对面确认一下组织收不收我。

她回答说:流氓!

尽管她不是在被窝里说的,也没看到她的眼神,但我还是感觉到了组织的温暖,写此文以表纪念。

 

周末还是听歌吧,远走高飞。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农村干部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你才想多了!只是领教过村里的女流氓,想见识一下城里女文化流氓是啥样。别人都是狼就你是羊。淫荡就淫荡还拉出个师姐做门脸儿。你是流氓你怕谁!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农村干部' 的评论 : 你别想歪了,师姐不是流氓,是流氓的偶像。你是有执照的村霸,先扔执照再转型
农村干部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我倒想认识你师姐,因城里的女流氓太少,而且隐藏很深。
农村干部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好奇的问一下,你咋知道此土豆非彼土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还好,不是打断练琴的双手,:))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credit应该是我师姐的,本来想挂她名,她说要打死我,没敢。不过流氓圈都认识她,有想加入的又找不到门路的,联系我。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让母土豆打断你的腿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阎立华' 的评论 : 我就是借我师姐的一个胆,我比较胆小。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风不识字' 的评论 : 这酒源好,我只是包装了一下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改编一句:人真是个虚伪的高级动物,永远超越不了动物的本能。
王朔要读了此文章,一定会拜你为师。
此文是真的不愧为一俗的佳作呵!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真想跟着你师姐学钢琴,:))
阎立华 回复 悄悄话 猛就一个字
清风不识字 回复 悄悄话 这壶酒够烈的,而且酒味醇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