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夫

爱诗,写诗,朗诵诗。
正文

我的同学阿君

(2019-11-04 11:51:25) 下一个

       我的同学阿君

 
            北极湖
 
大学同学阿君看上去特像一个没心没肺之人,上学那会儿,无论在教室、在饭堂、在校园,见到他总乐呵呵的,似乎从来就没有什么烦心的事儿,身为“东北大汉”,性格却异常随和,没与人红过脸,发过脾气,他交友广泛,朋友众多,在熟人生人堆里,会习惯性地说一些俏皮话、歇后语。
 
毕业后,我俩相距天南地北,很多年没机会碰面,2015年回国,听说我回来了,阿君一直张罗着打算从东北跑到北京来看我,那时,我还不知道他已患有癌症,正在做化疗。
 
去年九月同学聚会,阿君是组织者之一,负责收款,和往常一样,他无论做任何事,都干得十二分地漂亮!
 
久别重逢的聚会万分甜蜜,分手时,大家相约,下一次在北京相聚,临走的那一天,阿君咧着颇有特色的薄唇,信誓旦旦地说,他会等着诸位打一通宵的麻将。
 
回到美国以后,时不时见到阿君在微信群发出的一些信息短讯,间或,我会与他本人扯上几句,没听到他抱怨过病情,日子仿佛平平稳稳的。
 
今年十一是国内的一次大庆,本想在假日之前,抽时间和阿君好好地交谈一番,可不曾想,9月29日那天,东北同学突然发出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阿君走了,平静地走了!
 
这辈子,已经没有办法再与阿君交谈了,他的标志性微笑终于成为绝响,同学之中失去了一位最能耍贫嘴,最能逗哏儿,最能接下茬儿的“相声大师”。下辈子,不知阿君将以何方神圣来到这个世界上,他依然长着一副可爱的小眼睛、红鼻子、大脸庞吗?他依然会为同学们不懈地跑东跑西吗?
 
自阿君离开那天起,同学们一直等待着他归来,天涯有芳草,天涯很无奈,阿君,你还是早一点儿回来吧!
 
 
2019-11-04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