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夫

爱诗,写诗,朗诵诗。
正文

永远的中央乐团

(2019-11-18 05:22:08) 下一个

                    永远的中央乐团

 
                            北极湖
 
儿时,家住在中央乐团附近,对于我来说,它一直是一座圣殿。
 
幼年岁月,常常一人跑到乐团大门口,望着那白底黑字草书木质院牌,看着从里面走进走出人群,心中无比羡慕与崇敬。
 
记得有一次,上中学的二姐兴冲冲地跑回家对我说:“ 快去,乐团在排练黄河大合唱呢,咱们去看看去!” ,走到乐团外面排练大厅,里三层外三层挤满围观人群,无奈,人小体弱,根本挤不到里面,只好呆在外围,傻傻地“望洋兴叹”,即使如此,还是能听到合唱队悠扬铿锵的声音,歌声如一只只最温暖最强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拥抱我幼小的心脏。
 
随着年龄增长,因对中央乐团之崇拜,而上升为对交响乐之崇拜,由此,疯狂迷上了交响乐,但凡有中央乐团的广播演出实况我都不会错过,北京的西单音乐厅,海淀剧院留下了我无数依依不舍的身影,至今,依然无法忘记那些个蜚声中外的大师名字:李德伦、严良堃、陈佐湟、殷承宗、刘诗昆、石叔诚、杨秉荪、盛中国、司徒志文......,他们的影响是如此之大,那个时候,信息远非今天这般便捷,为了心中最圣洁的音乐,常常远足王府井的外文书店、新华书店去寻找贝多芬、柴可夫斯基、拉赫马尼诺夫、舒伯特、德沃夏克、勃拉姆斯......等巨匠的最新音乐带子,当找到这些圣上的宝贝,顿时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之后,北京开创了交响乐频道,从此,我成了它最忠实的听众,每天,会伴随着如醉如痴的旋律一起入眠。
 
出国以后,中央乐团离我渐行渐远,很多年都不曾漫步在乐团院墙外一条条幽深的小路,但我依然记得乐团墙外那一棵棵笔直的柳树,春天来了,一团团白色柳絮,随着迷人的音乐,远远离去。
 
至今,已改名为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乐团经历了一代又一代人,未来,假如有机会踏上乐团外熟悉街道,透过潮湿泥土,一定可以看见一串串已经消逝久远的那些耳熟能详的艺术家脚印,他们在天上地下继续创建一个又一个永远的中央乐团,他们手中不朽乐章必将传遍世界各个角落。
 
2019-11-1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北极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ma' 的评论 : 老乡你好!我多次去过那所邮局。
北极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已改名为:中国国家交响乐团。
Qma 回复 悄悄话 记得中学时去中央乐团边上的邮局。排在我前面的男士一说话,把我惊到了。特浑厚的男低音。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我妈住10区。现在中央乐团改名了,忘了叫什么了,中央什么的,下个月回去看看
北极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很多年没再去过西单音乐厅了。
cng 回复 悄悄话 多年前,北京音乐厅装管风琴,中央乐团室内乐队移师海淀剧院,欣赏到了杨秉荪,石叔城,盛中国等名家的风采,至今记忆犹新。好像北京音乐厅后来施工完毕,他们就不去海淀了。

当时好像票价才5块?
北极湖 回复 悄悄话 经常漫步于乐团围墙外的小路,那里留下了一个个难忘的日子!
十八号院 回复 悄悄话 嗨!老乡。我住在和平里11区,中央乐团宿舍是8区。我也去蹭听了黄河大合唱,现在还会想起那冲天杨,飘逸在蓝天下的琴声,和我的恩师金治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