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夫

爱诗,写诗,朗诵诗。
正文

秋天的大雁

(2019-10-20 06:40:47) 下一个

           秋天的大雁

 
               北极湖
 
我家楼上张姨是一位典型的东北女人,大嗓门急脾气处事果断手脚麻利,青梅竹马的丈夫与其互补,横看竖看都不像东北人,身材瘦小沉默寡言,一天说不上几句话。夫妇倆育有二女二子,令人心痛的是最小的女儿是一位唐氏儿。
 
大女儿李秀霞(化名)性格随母亲,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天不怕地不怕的,整个一超级疯丫头,最经典一幕是,曾一巴掌将一位同龄男孩搧倒在地,至今,发小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
 
李秀霞性子野,不爱学习,整天蹦蹦跳跳的,她满世界疯的同时,也会带着“傻妹妹” 一起疯,唐氏妹妹对大姐言听计从,每天形影不离,她们之间更像一对母女。
 
李秀霞上小学那会儿与我三姐同班,同为疯丫头的二人“臭味相投” ,经常摽在一块儿去机关大院果园摘果子,去河边捞蝌蚪,去外面撒野......
 
那一年阳光灿烂的秋天,我、三姐和背着“傻妹妹”的李秀霞废寝忘食地在大院果园玩捉迷藏,在落叶纷飞的桃树下,望着蓝天南飞大雁,李秀霞突然罕见地发出如此一番感慨:“ 你们说,我妹妹是不是特痛苦?她说不出话,只能咿咿呀呀喊上两嗓子,如果她长大了,会不会也像天上的大雁那样飞走了?” ,我和三姐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一问题太大人化了,我们都没想到一个平时大大咧咧的女孩儿能提出这么一个高精尖的问题。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发小们均长大成人,相互之间难得见上一面,很多人搬出了大院。很多年以后,在机关大门口,见到正等班车的张姨及她的唐氏女儿,岁月迁移,张姨性格依然火辣,家庭磨难没在其脸上留下任何沧桑痕迹,身边唐氏女儿已成年,高高瘦瘦的,穿着一件素雅的白衬衫黑裙子,远远看去,宛若一位五四时期的女学生,张姨不停盯着其左右,生怕女儿出现任何意外,虽然从外表上来说张姨还很年轻,但日复一日对小女儿的焦虑与恐惧只有她自己才最明白!
 
机关大门口一别又过去若干年,一天,还是那个阳光灿烂的秋天,三姐告诉我说,张姨的小女儿走失了,经多方寻找,依旧杳无音讯,听到这一惨剧,我木然地抬起头,举目瞭望万里无云的蓝天,一群大雁排成人字形正翩翩南去,恍惚之间,不由地想起儿时李秀霞那一通秋天的疑问,我相信,那位已成人的“傻妹妹” 尽管无法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但一双纯洁的眼睛让她目睹了世间一切之艰难,为了使父母全家不再操劳,为了不再忍受无休无止的屈辱、冷眼、嘲讽,终于,张姨的唐氏女儿随大雁一道,自由地向远方飞去。
 
2019-10-19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北极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翡翠131' 的评论 : 你说的极是!我那样写不过是一种文学描写。
翡翠131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唐氏症妹妹哪里是为了父母全家不再操劳走的, 很大可能是被坏人拐卖了!
北极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美食家阅读散文!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令人感慨的好文。
北极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elloworld1000' 的评论 : 谢谢阅读散文!
helloworld1000 回复 悄悄话 poor thing.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