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夫

爱诗,写诗,朗诵诗。
正文

一个沈阳女人

(2019-09-22 12:34:43) 下一个

                                            一个沈阳女人

 
                                               北极湖
 
莉萨是沈阳人,三十多岁,大眼睛圆脸,说起话眉飞色舞的,走起路飞快飞快。
 
莉萨持旅游签证来美国,三个月期限,还剩下一个月时,闪电般地与一位红脖子(美国蓝领俗称)结了婚,美国蓝领是一个很有特点的阶层,在这样一个机会优渥的国家沦为蓝领,自身一定有各种各样问题,通常,红脖子出生于一个破裂家庭,缺乏正常生产环境,父母离婚也会像传染病那样传给子女们,为谋取更好生活,很多人都打两份或两份以上工作,重重压力导致他们乐于沉溺酒精和毒品中。
 
莉萨在餐馆打工,每周休息一天,每天工作超过十二个小时,下班后,还要给丈夫准备第二天的早餐中餐晚餐,休息日则好比打仗那般:洗衣服、料理家务、买菜......恨不得比打工还累。
 
累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上的折磨,一次,丈夫约翰和莉萨以各付50%的方式买了一辆新车,为使新车免受碰撞,约翰特地去妻子打工餐馆的停车场实地考察了一番,最终向妻子下达了一条硬性规定:必须将新车停在最后一排最左边的那个位置。莉萨觉得这有点儿太奇葩了,随口反问了一句:“那这个位置被占了,我要把车停在哪儿呢?” 听到这话儿,约翰连想都没想,一口回绝:“那就早点儿去,第一个去,位置肯定是空的。”
 
与外族通婚有许多文化风俗上的差异及冲突,最直接的冲突是饮食上的,自和约翰结婚后,莉萨在家里没做过、吃过一次中餐,约翰闻不得臭豆腐的怪味儿,见着猪下水、鸡爪子、鸡皮、鸭皮、鱼皮、鱼头......就要吐,刚结婚时,莉萨从中国超市买来豆芽小白菜白萝卜等中国蔬菜,约翰瞥了一眼买来的东西,讥讽地说:“这是给人吃的吗?这是喂兔子的。”
 
每一天,莉萨都在计算着拿绿卡的时间,与很多仓促地和美国男人结婚的中国女人一样,莉萨愿意去忍,愿意去等待,眼下的日子并没有什么可熬不下去的,更难更苦的时刻都经历过,更别提是等绿卡的日子了。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生活也无比地无奈,莉萨在国内没怎么学过英文,日常鸡同鸭讲般的沟通令其哭笑不得,有一句流传已久的名言:“感情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 时下,莉萨与美国丈夫的感情确确实实地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一坐在饭桌,看到千篇一律的面包、汉堡、薯条、炸鸡、烧烤、土豆、起司、黄油、牛奶......莉萨早没了胃口,能吃上一口地道中餐竟成了她如今最大愿望。
 
一想到来到这里受到的种种委屈,莉萨心里特别的不舒服,和约翰一路走来,其辛苦滋味,莉萨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有目的的婚姻即使过上一天,也是一种干熬。
 
大道理莉萨比谁都明白,可最终还是舍不得抛下这一块新大陆,而问题是:以婚姻拼来的这一块新大陆真的值得拥有吗?
 
2019-09-2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