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夫

爱诗,写诗,朗诵诗。
正文

磨嘴皮子的人

(2019-06-27 04:11:20) 下一个

              磨嘴皮子的人

 
                   北极湖
 
四川小伙李一林又一次敲开远房大姨宁瑞霖住宅大门,一打开门,四十多岁的宁姨操一口辣辣的四川话,连看都懒得看上这个远房侄子一眼,不屑一顾地来了一句:“怎么又来了?” 边说,边用真丝手绢擦了擦涂满脂粉的那一张人到中年,已经不再年轻靓丽的脸颊。
 
李一林前脚刚一踏入门槛,脸上便立刻堆起不自然的笑容来,看起来犹如一颗熟透的核桃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大姨,我只是来看看你,没别的事。”
 
宁姨甩着猫步,一扭一扭地走近客厅,埋在真皮沙发,顺手端起茶几上一杯上好的龙井茶,透着青花瓷杯的瓷盖,轻轻吹了一口青绿色的茶叶,慢悠悠地说:“坐吧,今天又有啥事?”
 
李一林忐忑不安地坐了下来,露出的笑容比哭还难受:“大姨,我就是想来看看你。” 宁姨想也没想,立马儿回了一句:“看我?八成是又差钱了吧?”李一林抬起核桃一样的脸,嘿嘿一笑:“嘿嘿,还是大姨心疼我!”
 
宁瑞霖出生于中医气功世家,出国前以传授中医气功的名义,招揽了一大批信徒,并靠向信徒征收会费销售练功服练功器材而暴敛了巨额财富,学中医的她,心思比学财经的人更慎密更实际,她深知见好就收的道理,在挣得一定数额的金钱之后,悄悄移民到拉斯维加斯,可是,没想到,甫一到赌城,屁股还没坐稳,各路人马便蜂拥而至,DC 纽约加州的游手好闲之徒三天两头地打电话发电传去信,邀请其参加这个会那个讲座,美其名曰,请她讲学,实则是想扒一层皮,没办法,初来咋到,少不了方方面面形形色色的人帮忙打点,宁姨只好大手一挥,一口气向海外的各路“梁山好汉”捐出一百多万美金!可不成想,捐款却惹来一身骚,一帮子不干正经事儿的人走马灯似地踏破门槛来求“化缘”,而她本家八杆子打不着的远亲侄子李一林也闻风而至。
 
在国内时,宁瑞霖曾听母亲说起过这个侄子,李一林长得尖嘴猴腮的,大学毕业后一直无所事事,几年前以考察名义来美,之后便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到了海外,才明白,原来,这儿并不如想象的那样好混,不劳者不得食,你不出去打工,天上绝没有馅饼砸在你的头上,李一林生性懒惰,上班历来三天打鱼 两天晒网,时间一长,越来越不愿意去做朝九晚五的工作,好在,人还算聪明,英文也不错,七拐八拐地与某些华人律师一拍即合,打着为人办身份办绿卡邀请来美的旗号挣一点儿小钱来谋生,俗话说,近朱者赤 近墨者黑,这来来去去的,李一林变得越来越奸懒馋滑,成了一位十足的骗吃骗喝的“会虫”,他长年住在DC,到处拉关系托人情,期望从五花八门的“基金会”“非政府组织”挖到一些钱。
自然,宁瑞霖对这个侄子了如指掌,深知,这一次没有个万八千的别想打发走他,宁瑞霖一杯茶的功夫便计上心来,:“大侄子,我介绍你去赌场做发牌员如何?” 一听这话,李一林嗖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皮笑肉不笑地说:“大姨,可别,我能不能帮你做点儿事儿? 你一个人,也怪辛苦的,里里外外都需要打点的,最起码,我可以给你当个小翻译吧?” 宁姨继续喝着手中的绿茶,过了好半天才说:“真对不起!我可劳驾不起你。”眼看要陷入僵局,脑经活络的李一林知难而退,采取迂回战术:“大姨,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整点儿吃的吧?” 李一林是一位远近闻名的业余大厨,擅长川菜,什么米粉肉啦鱼香肉丝啦水煮鱼啦,比大饭店的水准都毫不逊色,说道做菜,宁姨只好让了侄子一步,谁叫她是一个十足的吃货呢!
 
不一会儿,宁姨还没回过神儿来,李一林已系好围裙,握着菜刀,在宽敞明亮的欧式公开风格的厨房案台上快速熟练专业地将猪肉丝鸡肉丝青椒丝马蹄丝猪肝荣利鱼菠菜等各种主料配料切好备好,烹饪用的调料花椒葱酱油醋料酒油盐白糖胡椒淀粉泡菜辣椒泡菜生姜一字排开,一眨眼儿功夫,香气扑鼻的鱼香肉丝宫保肉丁水煮鱼 菠菜猪肝汤就大功告成,宁姨最偏爱李一林做的水煮鱼,觉得,没人比他做得更好,可是,夹了一筷子荣利鱼放进嘴里,不知咋的,突然感到特别不是滋味儿。每一次吃到这个所谓侄子烧的水煮鱼,都是她大吐血的时刻,说实话,宁瑞霖一点儿也不想把钱彷若打水漂般地打到李一林身上,但是,她却无可奈何,李一林知道她那些钱的来历,她害怕这个侄子一旦翻脸会坏了所有大事,没办法,宁瑞霖只得闭着眼给李一林开出一张八千美元的支票。
 
吃完饭,李一林一个人在厨房,一边哼着小曲,一边麻利地洗着碗碟,宁瑞霖斜靠于沙发,心里烦得要命,茶几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邀请函,她知道,这些函全没什么好事,除了要赞助,就是要赞助,有时候她实在是厌烦透了这种生活,简直厌烦透了,真想回到二十年以前,那时,她是一个年轻的中医大夫,一门心思考虑的都是如何治好每一位就诊的病人,然而,自从......,或许是报应吧,或许是轮回吧,她用特殊手段挣来一大笔钱,这些钱彻底带走了她平静的生活。
 
仲夏之夜,天气闷热难熬,宁瑞霖四室一厅的高层公寓豪宅trane 牌空调已开到70度,可是,还是喘不过气来,由视野远阔的落地窗放眼望去,拉斯维加斯大街那一座座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赌场依稀可见,如果一个人仅仅是为了金钱而活着,那么他就仿佛赌场里那些急红了眼的赌徒之流,痴迷于赌博之中而不能自拔,如今,宁瑞霖只剩下困在银行里的一笔笔金钱,终其一生,她都要为这一笔钱而操碎了心,她未来的日子都将是惶恐不安的日子。
 
夜色已浓,宁瑞霖走到摆满了五颜六色中外名酒的酒柜前,倒了一杯八二年拉菲,慢慢抿了一口,好爽!异常浓郁轻柔的香草雪松的气味让她似乎回到了天真烂漫的童年,不错,还有酒忠实陪伴着她,也许只有酒才不会欺骗她背叛她抛弃她,无论任何时候,美酒都是一样地醇厚香甜。
 
想着想着,宁瑞霖这个老女人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2019-06-2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北极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美食家鼓励!文学像大海,无边无沿!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极湖' 的评论 : 写得很好,画的很真:)
北极湖 回复 悄悄话 为小人物画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