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夫

爱诗,写诗,朗诵诗。
正文

华姐

(2019-06-26 06:34:57) 下一个

                                             华姐

 
                                           北极湖
 
华姐是东北人,五十岁上下,学中文的,来美国后一直从事房屋装修这一本该男人所干的职业。
 
或许是长期扎在男人堆里的缘故,华姐偶尔会叼上一根烟,说一两句粗话,不高兴时直接扯开喉咙骂娘。
 
华姐从早到晚忙个不停,基本上没有休息日子。每年都要到房屋拍卖现场,用低价拍得一两栋破烂不堪的旧房子,自己购买原材料,聘请工人将破房子修饰一新,尔后,再以高价卖出,这一进一出为华姐带来颇丰的收入。
 
毕业于国内一所名牌大学中文系的华姐离文学渐行渐远,说心里话,她也根本没时间读书,每天考虑的都是如何装修地板,如何粉刷墙壁,如何买到更便宜的建筑材料......,朋友特佩服华姐,觉得她比男人还男人,有时连男人都无法忍受的脏活累活,到了华姐那儿均变成小事一桩,每一次在路上碰见华姐,她身上总是脏兮兮的,头上脚下沾满白灰,脸颊还时不时平添一、二道伤疤。
 
华姐雇佣的工人大多是刚刚来美国的新移民,管吃管住,这样一来又为她省下一笔支出(食宿从工资里扣除,实际上,并不管吃管住)。她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在美国,一切都得向钱看。”
 
华姐来美国多年,可英文仍不大灵光,而偏偏房地产生意得涉及多方面的法律文件和合同,公文的英译汉汉译英令华姐头疼得要命,一天,蜜友给介绍来一位甫从国内来到这座城市,英文还不错的中年男房客,一听对方懂英文,华姐像打了鸡血似的,顿时来了精神头,她拍起胸脯,信誓旦旦道:“在我这儿住,没问题,只要帮我翻译英文,房租可以免了。” 听到这话儿,中年房客一个劲儿地道谢,恨不得跪下来把华姐当神一样来拜。
 
然而,只过了三天,华姐就变卦了,横不是横,竖不是竖的,见着中年房客,绷着一张脸,没一句话,直到有一天终于忍不住摊牌:“喂,小夏(房客姓夏),什么时候交房租呀?这是在美国,不讲人情的。”中年房客最终被这一番话敲醒,原来华姐的“免费住房”不过是说说而已,不能当真的,算起来,在三天之内,中年房客已经为华姐翻译了一百页的公文,不知一百页公文的翻译费价值是多少?中年房客没算过,也不想去算,华姐“收租子”的话才落地不久,中年房客便一分不差地将房租交到了华姐手里,并且也没向华大房主讨要一分钱的翻译费。
 
一个月后,中年房客由华姐那儿搬了出来,几天以后,又招来新的房客,生活还在周而复始地重复着,华姐依旧忙着装修房子,依旧向工人们喝五吆六的,而且,依旧是单身,周围的人很好奇,什么样的男人才会娶华姐呢?
 
 
2019-06-18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