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正教授的学术博客

内容涵盖:传统经学为主的中国思想史研究、商周金文为主的古文字学研究、宗教史和制度史为主的商周史研究、版本学和校勘学为主的古典文献研究、京都学派为主的海外汉学研究、古代神话和诗论为主的中国文学史研究
个人资料
正文

驻华大使频繁猝死的背后(立刻看视频)

(2022-08-13 10:13:21) 下一个

正在播出,立刻看视频:驻华大使频繁猝死的背后

 

京都静源教授、文学博士

 

有些大V们一直在散布这样一个恐怖的主

张:就是驻华大使的频繁猝死可能和CCP特

工有关。2022年8月8日的外媒上,就有这样

的文章《4 Ambassadors Died in China

Sparking Questions》问世。见如下照片截

图:

 

我也被这个阴谋论吓到了。就开始了网络搜索。

最早的是1986年12月5日,英国驻华大师尤德(Edward Youde)猝死于北京。他被发现的死亡地点是英国驻华大使馆官邸内。没有任何外人入侵的痕迹。最后结论是心脏病发作猝死。

2019年5月3日,美国驻华大使高官、移民海关执法局驻北京大使馆专员、国土安全部派驻在中国使团区域专员泰德·洛佩兹(Theodore Ted Lopez)猝死。但是其家属则主张是“passed away of natural causes”,即自然原因而故。

应该说,到此为止的猝死现象还算正常。

从2021年9月至今,再不到一年内就出现了四位驻华大使的猝死,是有些异常。就有阴谋论者主张这些驻华大使是被人做掉了。

这四个猝死的大使先后是:

2021年9月7日,德国驻华大使贺岩(Jan Hecker)猝死,被派驻北京还不到两周,官方并未对外透露死因。德国外长马斯表示,即使是外交官也有隐私权。似乎此事涉及到了驻华大使的个人隐私。这句话至少显示了新大使的意外猝死涉及到了他个人隐私,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可以大胆设想可能又是死于胯下风?

2022年2月,乌克兰驻华大使卡梅舍夫(Serhiy Kamyshev)猝死心脏病发作,死前还参加了由中共外长王毅主持的活动。有人当时就防放风说:“据知情者透露,大使生前曾做过心脏手术”。

2022年4月,菲律宾大使罗玛纳(Jose Santiago Romana)在安徽省检疫隔离期间猝死。

2022年8月7日,根据缅甸国家媒体的讣告,缅甸驻华大使苗丹佩(U Myo Thant Pe)在云南昆明猝死。缅甸外交部发布的讣告中没有说明死亡原因。路透社引述缅甸媒体称,死因可能是心脏病发作。

我们再看看,韩国驻华大使馆统计的2021年全年在华死亡的意外死亡的韩国人共有118人,其中47人为猝死,占比最高,达40%。韩国驻华大使馆方面的解释是:“猝死虽然也受压力和疲劳等多方影响,但中国高度数酒是非常需要注意的原因之一。”

中国国内的猝死现象又如何呢?

根据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心脏内科教授、心率失常中心副主任华伟教授统计:截止2009年,中国每年猝死人数高达54万。每天大概是1500人。可见,和每天死1500人相比,驻华大使的死还是少数。

但是,该如何解释中国驻以色列大使杜伟2020年5月17日猝死于特拉维夫市郊外官邸呢?据以色列新闻媒体报道,死因尚不明确。但是没有发现暴力迹象。此事至今还是悬案。5月14日,他还在《耶路撒冷邮报》网站发表文章,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以前后有关涉华言论进行批驳。因此总不能说是CCP到那里做掉了自己的大使吧?何况这个大使没有反华反党反习的言行。而中国官媒判断他“因健康原因去世”。我也不怀好意地假设:可能杜伟也是死于胯下风吧?

我们再看看其他国家的驻外使节的猝死现象。

2016年11月8日,俄罗斯驻纽约领事馆外交官克里沃夫猝死。

2017年1月9日,俄罗斯驻雅典领事马拉宁猝死。

2017年1月27日,俄罗斯驻印度大使卡达金猝死。

2017年2月20日上午,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丘尔金(Vitaly Churkin)猝死。

2017年8月23日晚,俄罗斯驻苏丹大使米尔加亚斯·希林斯基(Mirgayas Shirinsky)被发现猝死。

2021年5月30日上午,乌克兰驻泰国大使安德里·贝斯塔(Andriy Beshta)假期间猝死。

上述猝死现象,发生在不到十个月时间内,就有五位俄罗斯驻外大使猝死。这显然非常不正常。是不是俄罗斯特工做掉了他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