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老梦

收藏等待未来的回忆或历史的检验
正文

颜宁归国的真正内幕

(2022-11-11 10:32:35) 下一个

在当下这个时代的中国,很难有一个科学工作者能像颜宁这样吸引普通群众的眼球,毕竟,她研究的那个玩意,真正能明白的人没几个。

颜宁之所以被大家关注,主要还是因为她说过的话和干过的事。

2007年,只有20多岁的颜宁,从普林斯顿博士毕业回到清华,成为“清华最年轻教授”。

从2009年开始,她以通讯作者身份在顶级学术期刊《自然》《科学》《细胞》上发表了19篇论文,其中两篇被《科学》“年度十大进展”引用。

就在她如日中天的时候,2017年4月,颜宁却突然宣布离开清华,回到普林斯顿大学,成为分子生物学系首位雪莉·蒂尔曼终身讲席教授。

雪莉·蒂尔曼是世界著名分子生物学家、普林斯顿大学建校200多年来的首位女校长。

据说,颜宁的这个成就在美国的教授里面也是非常了不起的。

Image

然而,就在前几天,媒体突然爆出,颜宁又一次做出了重要的决定:全职回国,到深圳创立医学科学院。

要知道,颜宁当年的人设是一个科研体制反抗者。

她毅然离开清华去美国,据说就是因为受不了某些僵化的约束,网上甚至还有传言,颜宁说过:不参加国内的学术会议。

一段时间里,网上关于颜宁吐槽体制的文章和视频非常多,相信很多人都看过了。

于是问题来了,她为啥又回来了呢?

现在网上有人说是因为颜宁的研究领域在美国已经被人工智能取代了,没有前景了之类的。

Image

颜宁回国,肯定是有科研方面的原因的,在她的科研生涯中,有几个人非常重要,了解了他们,也许能帮助我们了解颜宁回国的真正内幕。

首先,我们知道,让颜宁一战成名的课题叫做“人类葡萄糖转运蛋白GLUT1的三维晶体结构”。

这个事情说起来很复杂,不过普通人只要知道他有多厉害就行了,这是一个困扰了科学家50年的问题,但是在颜宁团队的努力下,完成了。

大家都知道,在颜宁的科研生涯中,有一个人很重要,就是施一公,他是颜宁的老师,在清华和约翰霍普金斯都学习过,也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和清华大学生命科学院的教授。

颜宁的课题之所以厉害,就在于她揭开了葡萄糖是怎么进入细胞的这个谜,之前的科学家一直没有搞清楚。

Image

虽然没搞清楚,但是曾经有很多人在这个领域里做了很多研究和假说,其中就包括施一公在霍普金斯大学读博士时候的那个系的一个著名教授,比特.麦洛尼博士。

比特.麦洛尼还有一个华人学生,叫做阎润涛,在施一公读博士的时候,他是比特.麦洛尼博士手下的博士后。

1993年,也就是施一公在比特.麦洛尼的系里读博士的时候,阎润涛和他的导师比特.麦洛尼联名在《细胞》(当时比自然杂志更权威)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阎润涛是第一作者,而这篇论文的内容居然就模拟出了葡萄糖蛋白载体的理论模型。

这个理论模型和颜宁日后成名的那个成果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差别就在于1993年时科研设备没有那么先进,无法提供3D的实物观察结果。

而在多年后的2014年,颜宁的成名作在理论上几乎和阎润涛的研究是完全相同的,只是她使用了后来才有的更先进的仪器作出了该理论的3D的实物观察结果。

其实,在科学研究上,后人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的,这本来也没什么问题,但有意思的是,在颜宁的论文中,压根就没提到之前阎润涛的那一段。

 

Image

 

有人可能要问了,区别在哪呢?

区别还是不小的,没有阎润涛的论文,颜宁的成果就叫“科学发现”,而有了阎润涛,那就只是“验证”了。

当然了,也有一种可能,就是颜宁研究这个课题的时候,真的不知道阎润涛有论文在先,纯属是巧合。

但问题是,阎润涛发表文章的时候,颜宁的恩师施一公正和他在一个系里搞研究,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那种,自己系里的老师和大师兄发表的文章,他真的就一点不知道吗?

而且,他还是颜宁的老师,是颜宁科研路上的领路人,真的就有这么巧吗?

好吧,就算是有这么巧,再接着往下看。

Image

来自颜宁微博

颜宁的论文是2014年发表的,而施一公系里的老师比特.麦洛尼读博士刚好在2013年去世了,而施一公的大师兄阎润涛,在发表了那篇文章之后,也改行去研究别的东西的了。

也就是说,在颜宁论文发表的时候,相关的两个人刚好都不在这个领域里了。

而颜宁的论文也没有选择发表在阎润涛师徒当时发表文章的《细胞》杂志上,而是选择发表在《自然》上。

当然了,这也可能还是巧合。

但后面的事情就更有意思了。

Image

颜宁当年的“原创”科研成果是很轰动的,以至于她作为一个科学家还在2016年上了央视的《开讲啦》节目,正式成为了网红。

然而,也正是因为颜宁的大红大紫,终于引起了已经不在这个领域搞研究的施一公当年的师兄阎润涛的注意。

某一天,当阎润涛坐在电视机前,突然看见颜宁在上面大讲她发现的“葡萄糖运转蛋白的结构”的时候,脑瓜子立马就嗡嗡的了!

这特么的和我当年的研究成果不是一模一样的吗?

于是阎润涛赶紧去找来颜宁的论文,发现上面并没有他什么事,再一研究颜宁的履历,发现她原来是自己的师弟施一公的学生,心里就明白了七八分了。

不过,阎润涛毕竟是个大知识分子,他并没有马上去找颜宁理论,而是发表了一篇文章,详细介绍了自己发现葡萄糖蛋白载体结构模型的前后经过,同时肯定了颜宁成果的积极意义,说自己的模型和颜宁通过冷冻电镜得到的3D结构完全一致。

他还说,我们是这世界上唯二的葡萄糖蛋白载体结构发现者,很高兴知道颜宁能通过3D照相将结构呈现出来,验证了自己理论结构模型的正确。

Image

其实,故事到这就应该结束了,毕竟颜宁已经是功成名就了,该得到的也都得到了,对老前辈随便表示个感谢也就算了,再说,阎润涛也不干这个了,而且,科学的事,普通人也搞不清“发现”和“证明”到底有啥区别。

然而,颜宁却在回应说,她做的转运蛋白结构模型跟阎润涛的不是一回事,希望他不要来碰瓷。

港真,这就非常尴尬了。

于是阎润涛索性就把这件事的经过发布在了网上,同时也联系了《自然》杂志进行投诉。

然后,杂志编辑就建议阎润涛把他的投诉贴在颜宁2014和2015年两篇论文的评论栏。

于是,这件事在当年就在学界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颜宁一度面临危机。

不过,在随后的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阎润涛也突然因病去世,再然后,颜宁就宣布回国了。

当然了,颜宁作为一个科学家,在不同时期选择不同的适合自己的地方工作,这都是她自己的自由,外人也没必要说三道四,我们说这些,只是为了让吃瓜群众们了解一点更多的有关事实而已。

Image

另外还有两个事也挺有意思,一个是颜宁并不是传说中的“美国科学院院士”,而是“美国科学院外籍会员”,这二者之间的差别是非常大的,比教授和副教授的差别还要大。

我再告诉你,著名的高福也是美国科学院外籍会员,你就懂了。

还有一个就是,在颜宁和阎润涛的科研公案在网上闹得一B的时候,作为颜宁的老师和阎润涛的同学,施一公却一直没表态,他一句话也没说过。

注:本文转自老鱼新号,版权归老鱼君 老鱼辣评所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6)
评论
taoli 回复 悄悄话 我并不是很看好颜宁
BananaeEggs 回复 悄悄话 她將不再是研究型知識分子,作為創院院長,她最重要的工作, 就是努力取悅黨書記,順應黨的意志。
Unix1998 回复 悄悄话 搞科研的有个名字叫科学家。但千万不要因此,要求人家多高尚,多善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属于正常,
说到底,都是利己第一,要求科学家比普通人有高尚的道德,是幼稚加弱智。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在美国是公平的,也是残酷的,现在能回去在科研上是最好的结局,但不确定性也不小。
NIH的项目11/30到期了,辞职就是表明没有项目了,因为带不走的。5年来$750K的项目算一般吧,回国后这点算零花。
以下数据在NIH数据库公开的,这样搜:
https://report.nih.gov/award/index.cfm?ot=&fy=2019&state=NJ&ic=&fm=&orgid=&distr=&rfa=&pid=15149153&om=n#tab5
然后点PI就她了。

2019 YAN, NIENG 1 $414,937
2019 1R01GM130762-01 Structural investigation of the gating and regulatory mechanism of voltage-gated Ca2+ channels PRINCETON UNIVERSITY NIGMS $288,856 (direct) $126,081(indirect) $414,937 (total)
2020 5R01GM130762-02 Structural investigation of the gating and regulatory mechanism of voltage-gated Ca2+ channels PRINCETON UNIVERSITY NIGMS $203,356 $126,081 $329,437
2021 5R01GM130762-03 Structural investigation of the gating and regulatory mechanism of voltage-gated Ca2+ channels PRINCETON UNIVERSITY NIGMS $203,356 $126,081 $329,437
2022 5R01GM130762-04 Structural investigation of the gating and regulatory mechanism of voltage-gated Ca2+ channels PRINCETON UNIVERSITY NIGMS $203,356 $126,081 $329,437


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 (NIH)
Institute
National Institute of General Medical Sciences (NIGMS)
Type
Research Project (R01)
Project #
1R01GM130762-01
Application #
9640546
Study Section
Biophysics of Neural Systems Study Section (BPNS)
Program Officer
Nie, Zhongzhen
Project Start
2019-01-01
Project End
2022-11-30
Budget Start
2019-01-01
Budget End
2019-11-30
Support Year
1
Fiscal Year
2019
Total Cost
Indirect Cost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诚信先生:颜院长办公室缺主任,您挺合适的。阎迷可以为您写推荐信,先中文,然后用AI翻译,那样比美国人写的还地道。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所谓 ”拼命忽悠“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真实展示”生命在于忽悠“ , 而且 ”生命用于忽悠“ , 笑死了。

雪花漂飘 回复 悄悄话 特别赞成iask的这句话: 有一句话叫英雄所见略同,所以同一个专业水平的人想法趋向一致时常发生。 颜大可以说,“我事先并没有注意到阎前辈有过类似的描述,可以在以后的文章中加上备注”。 但如果连这种话都不愿意明言,反而指责别人碰瓷, 心里有鬼的程度与反常反应成正比。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诚信先生:您说的20年正好是1993-2013的时段,前一个是老阎发文章的时间,后一个是颜宁发文章的时间,这点大家都知道。不过,下面的50年您知道吗?

“2014年,颜宁和她的团队首次解析了人源葡萄糖转运蛋白GLUT1的晶体结构和工作机理。
这个折磨生物学家们整整50年的科学难题。
被年仅37岁的颜宁,领着一群青年科学家们攻下了!”链接在这https://www.163.com/dy/article/HL5J9R7B05533SK5.html

也就是说颜宁宣称2013-50=1963之间的50年都没有被发现过这个“工作机理”。这个您明白并同意吧?

老阎对此不认可,认为颜宁的工作机理就是他们在1993年就发现了的,不需要推到1963年,具体的证据您需要强迫自己去读老阎和颜宁的原文,或去读老阎的博文才能明白,这个您愿意花时间去做吗?

不过,您的确向广大专家提出了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既然老阎已经在1993年发现了这个机理,那么20之间怎么没见人用呢?这个吧,我个人觉得用了,就在高中细胞分子学中。里面讲到葡萄糖是大分子,不能自由进入细胞膜,而必须要借助运转蛋白运到细胞膜里,这个过程叫主动运送。至于用老阎和颜宁示意图的教科书,我暂时没有找到,不过我相信有专家能轻松找到。

找到与否,也无损老阎的质疑:颜宁文章的关键图5已经在1993的文中。证明“这个图5就在老阎文中”这个命题许多专家不费吹灰之力,但他们就是选择视而不见。您不同,估计是看见了也不懂,也就不怪了。

您在劝大家回头想想的时候,也可以考虑自己主动前进一步,多学习学习。您是幸运的,被老阎批评过很多次,但愿您有朝一日成为泰山,让鲁班有眼不识泰山。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木棉花开~' 的评论 :
除了颜本人和水军五毛,就这位诚信说老阎碰瓷,还恶意碰瓷!还说了两遍,都在本篇跟帖里。我都没好意思直接说他智商低,怕他以为我歧视他。其实智商低,就像人的残疾一样,不应该而且也没啥可被歧视的。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该换下思维的恰恰是你。如果你有时间,建议你好好读读下面这篇: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1666/201905/8695.html

下面我摘录其中几段,以方便其他没太多时间的网友大概了解下老阎的科研成果被雪藏二十多年的缘由。

“润涛,不必担心。揭秘世纪难题的文章,题目越低调越好,内容越简练越好。”
“好吧,题目和写法你说了算。”然而,我还是认可“曲高和寡”乃地球人之通病。
当我们看到文章没被《自然》、《科学》新闻报道,皮特开始害怕我说的被冷藏真的会发生。他就跟我商量:“润涛,我们需要把具体的结构也搞出来。否则,未来‘Yan模型’就可能变成‘约翰模型’、‘泰森模型’...。
我认为可能被长久冷藏,但我不认为会有人用X射线衍射的方法研究葡萄糖载体的机理了,谁愿意干给他人做佐证的活啊,何况我们发表在当时排名第一的杂志上。而且搞结构只是手段,目的是从“死”的结晶出来的不动的蛋白状态推理出“活”着时是怎么动的,而我们是在细胞膜上活的蛋白测出来的动态机理。就是看它“怎么动”而非“长啥样”,跟X射线衍射得到DNA双螺旋结构目的是不同的。DNA看结构就是看结构,而我们不是要看结构,而是想知道载体在细胞膜上是怎么“动”的,怎么把葡萄糖分子带入细胞的。机理都搞明白了,还要搞具体的结构干什么?他说:“通过活体蛋白明白了结构,这本身就是对结构领域的贡献。表明结构也是可以通过另辟蹊径而搞出来。”
我同意了,可告诉他,这可需要一年多的时间,值得吗?他说就是两年也值得。这样,我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把数据做完了,整理出十几张图表。那时候没有今天的电脑软件可以把立体结构画出来看上去特别漂亮。我还是问皮特,是否找电脑软件工程师合作,搞个立体结构就好看多了。他说:“我们不是靠花里胡哨的东西吸引人,就用笔画出个平面示意图就好。”他把我写的论文初稿里的图表浓缩到三张图和文字表达上,用手在纸上画出了“结构”图。我说这个样子就去《美国科学院院报》就好了。他说好的。后来我有点后悔给了他这个建议。
木棉花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诚信”
那你干嘛一直咬老阎?就因为老阎忍无可忍指出你智商低?老阎又没说错,你的智商真的是很低,连狗都不如
ft 回复 悄悄话 本人跟老阎素不相识。从老阎的文字看,他是一个认真而缜密的人。个人判断,他自己如果没有十分的把握,是不会把措辞如此严重的英文质疑贴在nature彦的论文下面。刚刚看到“时不时来看看”把nature对评论区的管理规则贴在下面这篇博文的评论区。nature明示,会删除有法律纠纷考虑的帖子;老阎的帖子显然会引起法律纠纷。彦不回复,证明她没有否认老阎的质疑。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大家对颜的揭发是正义之声对其剽窃别人科研成果盗得功名的讨伐和鄙视”

两篇文章相差20年。在Cell 公开发表, 肯定有很多人读到过, 但引用率很低,只有30, 这说明同行读到后,发现其没有价值。 20年间数百同类文章发表, 无人引用。

如果“剽窃老闫科研成果”后就能够“盗得功名”, 哪里轮到颜宁, 20年前发表后不久早就有人“剽窃"并“盗得功名”了!

能不能多少有点脑子?!

尝试换个思维吧! 醒醒吧, 不要再咬她了。

iask 回复 悄悄话 这种回国捞好处的人为了名利无所不用其极。相比哈佛大学最近回国的数学家丘成桐,颜宁不承认受到先辈启发不算恶劣。 丘成桐为了自己的学生剽窃证明庞加莱猜想证明的功劳,依仗自己的影响力,转弯抹角重佩雷尔曼的证明,发表到亚洲期刊,企图把功劳归属到自己派系一边。

与之形成鲜明的对照, 庞加莱猜想的真正证明者俄国数学家佩雷尔曼,因为丘成桐的学术腐败行为,拒绝了菲尔兹奖也拒绝了千禧年数学大奖的100万美金。

《纽约客》发表了一幅漫画, 画面上丘成桐鬼鬼祟祟想把佩雷尔曼的奖牌拿走。 后来丘指责《纽约客》造谣,纽约客_坚持它的故事,《美丽心灵》传记作者也发文质疑丘,丘不敢回应和提出诉讼后来没了下文。 哈佛没有处罚丘成桐, 但自此数学界同行以奇怪的眼光注视着他。无形压力之下,还是回中国去受共党庇护吧, 在那里, 他头顶上的“爱国著名数学家”光环, 足以保护他不受任何质疑和非议, 大老婆万一要是挂了还能再娶个28的重回青春。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英雄所见略同的确出现过,比如现代科学的基础知识微积分:牛顿和莱布尼兹都在1670-1680年前后各自发现了,但后代科学家最后仍然把牛顿尊为微积分之父,因为他写的文章手稿在1671,虽然正式发表在1736,已经死后几年的事。莱布尼兹的想法形成在1675左右,文章发表在1684.出现这个差异,完全是因为当时的通信不发达,文献交流缓慢造成的。这也说明重要的科学发现是后人评价的,自己无法左右。也说明颜宁必将背着剽窃这个污点,被后来的科学家当成反面典型,她的荣誉被后代的科学家剥夺只是时间问题。

2013年的通信已经不可能出现一个重要文章哪怕发表1年后不被博士生发现的情况,何况是30年发表在最顶级的期刊上,而且“没发现”这个文章的是大科学家领导的一个大课题组。结论只有一个:剽窃,即偷窃。

这也是疏忽没有引用这个问题一开始我们就和老阎讨论过,但很快就否认了的原因。其实,老阎一开始看到颜宁的结果,只需要几分钟就知道颜宁在剽窃,这和父母看见自己孩子被卖一样,认出来是分秒的事情。老阎花大量的时间写信写博文来说明,是让广大读者明白怎么回事。
iask 回复 悄悄话 颜是有意忽略不提前阎的贡献,以此增加自己份量。当时导师去世, 阎也离开了研究领域,颜认为没有人会较真。

有一句话叫英雄所见略同,所以同一个专业水平的人想法趋向一致时常发生。 颜大可以说,“我事先并没有注意到阎前辈有过类似的描述,可以在以后的文章中加上备注”。 但如果连这种话都不愿意明言,反而指责别人碰瓷, 心里有鬼的程度与反常反应成正比。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贴一段关于Nature开通读者评论: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464466a
这个读者评论是2010年开通的,标准如下:
For News & Views, Reviews and primary research, we will vet submitted items before they are allowed to appear on our site. Our intention is to remove only those submissions that are clearly subject to legal concern, obscenity or unjustified assertions. We will not seek to prohibit trivia
对新闻观点,回顾及主要研究,我们将仔细审查提交的评论后才允许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我们的目的是仅仅去除那些明显有法律问题,极其冒犯性或无根据的断言。我们并不试图禁止没多大意义的评论。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你倒是真的很像那条狗。但那狗起码是咬还活着的医生,而你却一有机会就狂咬已经过世的老阎。大家对颜的揭发是正义之声对其剽窃别人科研成果盗得功名的讨伐和鄙视。
重复一下:你曾经反复在老阎的博文后跟帖发表极其愚蠢的观点,老阎最终不胜其烦指出了你的愚昧,结果可能伤了你的自尊,你记仇了,一有机会就诋毁已经过世之人。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声明一下, 我不是骂人, 那狗是真实发生的事,让我 联想 到了而已。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我小的时候, 邻居有条狗, 主人请兽医帮助阉了。不想狗记仇了, 终其一生十年多, 每次老远看见那兽医, 都会跑过去咬他。

自从老闫恶意碰瓷颜宁失败后, 文学城里一些阎迷就记恨颜宁。 每当有文章报道颜宁, 不论涉及任何内容,也不管是在新闻报道里,还是在博客文章里, 总有一些阎迷跑到评论区去 咬颜宁, 怎么劝都不听。 像极了那只咬兽医的狗。 每次想到这个事, 笑很久, 太有趣了。

希望大家相互转告一下, 不要再见了颜宁就上去咬了。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施一公事件
http://www.xys.org/dajia/shiyigong.html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关于施一公、颜宁的研究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20/shiyigong.txt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wang28' 的评论 : 明白人!
old-beijing 回复 悄悄话 颜宁现在已经是大妈级别的了。尽管浓妆艳抹, 也难掩盖岁月的沧桑。是否影响智力, 和不知道。不过小学生都能骑在14亿人的头上, 当个院长指挥几百上千人, 颜宁还是有这个智慧的, 祝她官运亨通。
cwang28 回复 悄悄话 这个解释与事实相符
北佛风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阎颜的论文之争, 文学城里从2019年起就吵过一年多, 两边都各执一词, 双方支持者发的博文也有上百篇。 阎先生后来是在自然杂志颜的文章后留了评论, 也没有引起啥反响。

颜现在又海归, 自然又引起很多争论, 了解科学内涵的少, 坚持政治正确的多。 真正懂得阎颜对错的专家现在还没有看到,彼此争论还会持续下去。 看看就好, 不必太在意网上的口水战。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诚信先生:老阎说过您很多次,智商低就别读他的博客。您到现在还没搞明白为啥老阎要揭露颜宁剽窃。那只是在证明那个机理是老阎发现的副产品。老阎做这个事的唯一目的就像是您的网名:诚信。别辜负了自己起的好名字。您帮颜宁是您的自由,除了老阎,估计没人会说您智商低,也没人会因此骂您。但骂颜宁也是别人的自由,和您关系不大吧?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顽固不化, 冥顽不灵, 没治了。

ft 回复 悄悄话 回复GGG_95: 这是确立研究课题之前必须做的一步,即通过大量的相关领域的文献检索和总结,确保不漏掉任何在你之前的相关研究,也是博导对在读博士生一个必不可少的基本功训练。这么多人支持老闫的质疑,作为被质疑者彦,可以视而不见这些中文争论,但是在nature网站老阎英文的质疑下面回复老阎的质疑是彦应该有的最低专业态度和素质;或者,单独一对一回复老阎;显然所有这些彦都没有做。难道她也如此这般去培育她的研究生吗。文学城里的生化专家们大可不必洋洋洒洒写专业大博文替彦解释和解答,因为这个质疑只有彦自己最清楚答案也能解释解读得最清楚,只需要彦做一件事,那就是在nature网站上老阎的质疑下面回复老阎的质疑,如此回复才是堂堂正正而且最具有说服力,而且会有更好的结局即从此了结老阎的质疑。彦一天不回复,老阎的质疑就是永远跟随她的一个污点,所有检索和引用她此论文的人都会读到老阎的质疑,而且老阎在nature彦论文的下面的质疑用词是很严重的,如果不反驳老阎,老阎的质疑可以构成诽谤。支持彦的人,再费力在这里严辞驳斥支持老阎的也没什么用。最后祝彦“归去来兮”后一路好运,希望她的领地上能刮出一缕科研清风。
————————————
GGG_95 发表评论于 2022-11-12 07:03:49
@承性一定没有在美国读过大学,在大学里提交任何文章(包括实验报告,论文,写作文章)都有严格的要求. 那怕有一句话跟以前的文章类似,都是剽窃。更不会使用其他人己经提出的idea. 大学里明确指出,你有百分之一百的责任去了解或者确定你的idea 之前没有任何人提出过.
回首前尘 回复 悄悄话 的确,骂人谁不会啊,凡正扣个”阎性”或者“川粉”,不行再来个“惡意碰瓷”啥的。要讲道理,学术上没有两下子,文字上没有两把刷子,还真不行。俺也支持“诚信”者写个雄文与楼主争个明白,记住,真的要教育广大阎粉,只讲理,不骂人:)
笔名老忘06 回复 悄悄话 老阎?死者为大。坛上的一帮losers能和干正事的科学家比?笑死人。别在这酸葡萄,丢人了。拜托
pltc63 回复 悄悄话 她和施一公一样,回国的目的就是当官赚钱!这两个人把美国人会忽悠的精髓学的很透,就是一分成绩九分宣传
游海儿 回复 悄悄话 楼下那个所谓的诚信者,既然你说老阎撒了许多慌,那就拜托你也写篇雄文,逐条批驳一下,也好让你口里所谓的广大的阎粉清醒一下头脑,功德无量,善莫大焉,而不是到处像疯狗一样狂吠。
GGG_95 回复 悄悄话 @承性一定没有在美国读过大学,在大学里提交任何文章(包括实验报告,论文,写作文章)都有严格的要求. 那怕有一句话跟以前的文章类似,都是剽窃。更不会使用其他人己经提出的idea. 大学里明确指出,你有百分之一百的责任去了解或者确定你的idea 之前没有任何人提出过.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同意,你分析颜在美国的处境是很有可能的。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除了颜本人和五毛水军,不管同意老阎与否,都没有说他碰瓷的,你不但说人家碰瓷,还加上恶意二字,而你看着又不像是五毛水军,可见你对老阎的恨有多么强烈,即使这种恨可能是潜意识里的。这种恨也蒙蔽了你的双眼,让你认为谁支持老阎谁就是阎粉就是愚蠢。而你却认识不到你自己的愚蠢。
山乡不仕老了 回复 悄悄话
学术界里的人,也是凡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当年DNA双螺旋结构,不也是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吗?
这次为她报仇了。
干得好!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我不是生物专业的内行” 是至今仍然执迷不悟还无故痛恨颜宁的阎迷们的第一个共同特征。

事情很清楚,对待颜宁和她的工作, 老闫撒了很多谎。 都醒醒吧, 停下吧!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无知且愚蠢的阎迷们, 真令人感受到人类愚蠢的力量, power of stupidity。 老闫毫无根据的胡说八道, 造谣诽谤的恶性碰瓷行为, 本来就令人震惊厌恶, 阎迷们至死不悟的劲头真是令人惊叹!

文学城里过去几年里,有十多位生物学者专门写了很长的博文,不厌其烦,非常详细的说明了老闫与颜宁的工作在原理,方法和实验结果上,有本质不同,且天壤之别。 是非对错,早已真相大白。

老闫碰瓷颜宁不成, 自己恼羞成怒,阎迷们更是对颜宁本人恨之入骨, 无疑显示出迷信和崇拜产生的邪恶有多大。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当科学遇上政治 就是杨志遇上牛二"!

发言权大者, 说了算。 难怪毛主席尽量把百姓愚昧起来, 崇拜自己。





happylittlewoman 回复 悄悄话 京华人 发表评论于 2022-11-11 17:55:48
所以,我觉得这里面施一公是最无耻的,装聋作哑,视而不见……

+10000 他的沉默已经是够说明问题了
happylittlewoman 回复 悄悄话 bl20120 发表评论于 2022-11-11 20:35:20
学术上的事不懂不开口,但老阎的文章在城里看的太多了,当老阎去世时文学城网友自发的悼念活动是前所未有的,俗话说,文如其人,文品如人品,我信的过老阎的人品。

+10000000000000
的确如此,绝对信得过他的人品,在文学城他贡献了很多知识和无私帮助。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无知无畏,也就无罪。

梁慎勤 回复 悄悄话 我不是生物专业的内行,对阎颜之争不能形成自己较为独立客观的看法。所以,下面我是姑且说之,大家也就姑且听之。从他们各自的经历来看,阎相对而言淡薄名利,颜是颇为追名逐利的。当然,阎可能也是想追名逐利的,只是没有颜那样的能力和机遇,最后不得不淡薄名利。我想在阎颜之争发生之时,阎已经比较淡薄名利了,毕竟年纪已经比较大了。后来他之所以会和颜力争科研成果,一方面可能是他被颜的碰瓷说激怒,另一方面可能是他对自己对颜的指控有相当的把握(阎应当算是内行)。文学城上的读者绝大部分都是外行,所以也只能凭着自己的经验和好恶甚至是一时的情绪做一些评论,其实价值都不大。总之,阎成功地将阎颜之争变成了一个热门话题,引起了人们不少的关注。我猜想一些生物领域位高权重的人后来也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们可能花了一些时间精力弄清楚了真相并做出了自己的判断(而他们是不会轻易公开发表自己的定见的,至少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不会在文学城上发表他们的看法)。有可能,颜的这次回国也和阎颜之争有间接的关系。可能有的生物领域的权威在一定程度上认同了阎的指控,从而认为颜的科学贡献没有她说的那么大,而且人品还有瑕疵,不应该再大力支持。所以,颜一方面在美国已经处于一个高位(这个高位基于当时普林斯顿大学对她所取得的科学贡献的认可),但另一方面却又得不到持续的足够的支持(普林斯顿大学和各种基金会对她的看法有所改变),于是她就处于比较尴尬的境地,最好的出路或许还是回国,至少在国内比较容易获得施一公的帮助,而施一公是真正有实力的人物。而国内此时碰巧也有引进她这样的名教授的强烈需求,以体现当前中国的优越性,所以他们一拍即合,实现了一种共赢。而颜回国是做院长,这也就是说她基本上就不能再继续专注于个人的研究了,这或许也从侧面说明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独立的科研能力其实并不是第一流的,或者她认为个人的科研领域前景并不十分光明。总之,她的选择对她而言应该是最优的。我认为我们应尊重她的选择,并衷心希望她将来能够如她所希望的那样做一位优秀的院长,在中国培养出几位甚至一批世界一流的科研人员。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俺多年来一直默默敬仰您经常的正义发声!!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博主主持正义。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20120' 的评论 :
老阎以真名写博客,并成为海外第一大中文网名副其实的第一名博,远远拉下第二名博(如果有的话)无踪影,就不怕也一直没有被认识的人非议,足以说明其人品和诚信。这个诚信和网名起个诚信可截然不同。
bl20120 回复 悄悄话 学术上的事不懂不开口,但老阎的文章在城里看的太多了,当老阎去世时文学城网友自发的悼念活动是前所未有的,俗话说,文如其人,文品如人品,我信的过老阎的人品。
haohao88 回复 悄悄话 Idea是科研的生命,把别人idea占为己有的事国内外常有发生,投基金,文章,甚至做学术报告,都要注意有所保留,以防idea被人抢去先做。像颜宁不引用以前结果,审稿,导师和编辑部有很大责任,从颜宁对老阎的过激反应判断,应该是故意不引用的。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笔名老忘06' 的评论 : 这种靠欺世盗名的偷窃行为而骗来的荣誉地位当然为有正义感的人所不齿。莫言获诺奖,屠呦呦青蒿素获诺奖大家好像都看得了他她们的好而且为之高兴了
笔名老忘06 回复 悄悄话 垃圾文章,一大堆中国人特别不习惯别的中国人比他好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被你笑得不行,你太可爱了。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又犯了吹毛求屁的毛病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Where is “真正内幕”?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你曾经反复在老阎的博文后跟帖发表极其愚蠢的观点,老阎最终不胜其烦指出了你的愚昧,结果可能伤了你的自尊,你记仇了,一有机会就诋毁已经过世之人。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So stupid!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efox01' 的评论 :
同为明眼人,握手!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ostman' 的评论 : 记得这篇。老阎心里明镜似的知道是施一公指导颜宁的偷窃。
Firefox01 回复 悄悄话 同意并支持“京华人”和“old-dream”两位网友的观点。
lostman 回复 悄悄话 中国人嘛,最善于偷窃科研成果,老阎写过一篇,说有一小母狮和一公狮(shi),想吃一黄牛,等保护黄牛的人(m教授)去逝才动手。施一公不及格不及格,还有阎润涛的小说里有一个好色人物,搞了几个来留学的女学生,后来回国发展了,还赚了不少钱,出国留学前就在国内签了风流债,哈哈哈,现在看,这些小说里的人物都有一些真实存在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京华人' 的评论 :
何止装聋作哑视而不见,施一公根本就是他这个美女“爱”徒欺世盗名剽窃科研成果的背后指导和同谋。
京华人 回复 悄悄话 所以,我觉得这里面施一公是最无耻的,装聋作哑,视而不见……
昔我往矣今我来思 回复 悄悄话 看了这篇雄文,只能说网上的SB真多。
北美平民2015 回复 悄悄话
还有两个事也挺有意思,一个是颜宁并不是传说中的“美国科学院院士”,而是“美国科学院外籍会员”,这二者之间的差别是非常大的,比教授和副教授的差别还要大。

哈哈哈哈
老天真 回复 悄悄话 nasonline.org/member-directory/members/20047294.html
到美国国家科学院的官方网站去看一看,你就知道颜宁是正式的外籍院士。所有其他国家国籍的科学家,当选后都称为外籍院士(Foreign Associate)。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