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东南的博客

记性不好,写得很慢,所忆所思,存下一点点
个人资料
正文

由教授名单说开去——教授、副校长、右派、夹边沟、解救 (中)

(2016-08-15 16:57:31) 下一个

(续上篇,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0974/201608/1213612.html)

二。陈时伟先生不是夹边沟的罹难者

之前只是听说过陈先生,并不了解。却因关于“教授名单”的问题,要了解一下只好上网去查找相关信息。

打进“陈时伟”,随便再打进下列任何一个名词:“左宗杞”、兰州大学”、兰大副校长”、留美化学家”、夹边沟”。。。。。。都会跳出很多条目。

查到的,有一些是长达数百页的大部头书籍(已出版的,或尚未出版的),也有一些短文;有些关乎全国范围的宏观统计,也有些是个人自传性质的回忆录、经历回顾或文章,包括几位夹边沟幸存者的作品;有些是作者对右派和夹边沟幸存者的访谈记录和调查所得资料,也有的是读后感、评论一类;。。。。

甚至无须点开,就可从条目提要中看出,有一些书籍文章,主要是回顾和反思反右、文革的书籍和文章,说陈时伟先生已经饿死在夹边沟劳教农场也有说他死在甘肃武威黄羊河劳教农场,等等。开始,着实吃了一惊。仔细看看,都是只有结论,没有来源,暂时存疑。

再看,一些当事者或知情者的回忆,并未提及陈先生之死。相反地,从夹边沟幸存者的真实回忆,似乎可以看出,他已经在稍早些时候被调离夹边沟农场了。

不过,直到看见《兰大文库 学人风采,才能十分确定,陈先生是在1973年去世的,他不是夹边沟的死难者。

1958年8月,陈时伟先生被送到夹边沟农场劳教,那时他已年过半百,过了一段从来想也想不到的被监禁、被欺辱、被强迫的劳役生活。但由于从甘肃各地送来的右派劳教人员中有不少的兰大毕业学生,纷纷来打招呼,由于他在教育界、学术界的声望,也受到很多右派劳教人员的敬重,加上他年纪较长,小组长杨得志(右派劳教人员)尽量安排他做轻松一些的活。1959年7月,在夹边沟的情况变得更加严酷、饿死人越来越多之前,他和另外两位(或几位)高级知识分子,也都是年过半百的老先一起被保护性地转移到了酒泉市新生机械厂(一说酒泉农机厂),虽然还是劳动教养,总算避免了最悲惨的厄运。

浏览了一下,发现有几位夹边沟幸存者曾经和陈先生密切相处或者有过一些私下交流,他们所写的或叙述的有关陈时伟先生的事情比较真实可信。

2014年出版的、甘肃作家赵旭根据多年来对右派和夹边沟幸存者的访谈记录和广泛收集的一些献、资料写成的《反右运动夹边沟惨案幸存者证言》,其中“陈时伟和左宗杞”部分所收集的信息,好像比较准确、全面一些。

我将上面提到的作者、书名、与陈时伟先生处境相关的章节、网上阅读的链接放在这里,关心的网友可以看看。

如果想要了解更多关于夹边沟农场的情况和夹边沟惨案始末,这几本书也是很好的。当然还有别的。

1.杨得志(真名实姓的“夹边沟右派”,是陈时伟先生所在小组的组长。原甘肃省定西地区中级法院刑事庭庭长、改开后任职山西闻喜法院院长,政绩显著,直到1990年离休)

《我的“夹边沟右派”父亲》 7.苦役和饥饿开始了       

 http://blog.ifeng.com/article/44797829.html

《别了,夹边沟》 作者 杨得志 杨 肃

http://doc.qkzz.net/article/3809fe3a-76c7-4082-b894-8b0e23de2d89_4.htm

 

2.关武强《夹边沟诗祭》书中“夹边沟右派”主人公的名字。关武强的原型人物13岁跟随革命,16岁参加志愿军入朝作战。回国后,在甘肃省张掖专署水利局工作1957年被打成右派,12月送夹边沟农场劳动教养。他是被送到夹边沟的第一批48名右派之一,和陈时伟先生谈论过诗歌。作者之一张中式是他在张掖水利局的同事。酒泉的夹边沟劳教农场属于张掖地区管辖,作者认为,作为直接上级领导的地委书记安振,和甘肃省委第一书记张仲良一样,对夹边沟事件,有直接责任。)

《夹边沟诗祭》(作者:张中式 谭增任)之 第四章  4.陈时伟 

http://tanas08.blog.163.com/blog/static/1241178422009716105759832/

 

3.提政(真名实姓的“夹边沟右派”,原甘肃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记者

血泪惊魂夹边沟(二)  》   之    八、人才济济,群英荟萃    

http://zhyruo.blogchina.com/1288877.html 

 

4.赵旭 (甘肃作家,甘肃师范大学副教授,兰大毕业生。祖父的弟弟赵廷琪是夹边沟罹难者。)

《反右运动夹边沟惨案幸存者证言》,第167页 陈时伟和左宗杞

(本书是繁体字竖排版,不便于网上阅读,只看了相关的部分)

 

与上面这些幸存者、也是写作者或叙述者秉对当事人、对读者、对历史责的态度相比较,不知那些武断地说陈先生已经死于夹边沟农场、或说他已经死于甘肃武威黄羊河劳教农场的写作者,是从哪里得到的信息?

有一本已经出版、似乎影响颇广、佳评很多的书,在讲述其他人、其他事的时候,仅仅作为叙事背景,随便甩出这么一句话:五十年代的校长陈时伟,和他的妻子、化学系系主任左宗杞同被打成右派,死在酒泉夹边沟劳教农场。最后一句明显不是事实类似文字,还不止出现在一处,不知误导了多少人查问一下,应该不会太难吧?

不了解的、或一时查证不到的事情,可以回避、不写;记不清楚的、有所耳闻的、不太确定的,。。。也都可以用适当的词语来表述,为什么要不负责任地制造和传播错误虚假信息呢?

 

 2016-08-31《几曾回首http://bbs.wenxuecity.com/memory/1055607.html?

 

相关博文链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这篇博文的(上)、(中)、(下)发表3个月了。甫经发表,也就立即出现在 Google 相关话题的搜索条目之列,相信还是有某种渠道,传至国内。

发文本意是希望更多网民了解事实之本来面目,以免不负责任所造成的某种错误结论,继续在网上广为流转。

昨天,发现新浪博主王天定在11月6日发表的一篇文章《副校长陈时伟之死》,明确指出某作者关于“陈时伟死在夹边沟劳教农场”的说法“有些事实方面的差错”。

陈时伟先生最后因病去世,距今43年了。希望各种有意无意的误传从此消停。

现将王天定《副校长陈时伟之死》一文的链接,录在下面:

http://www.jianshu.com/p/71a378819b00




Dataoying34 回复 悄悄话 那麼悲慘的年代,時隔又那麼長久,加上寫回憶的這些老人,己是古希之年。遺忘,張冠李戴的回憶是難免的。不要求全责備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