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谁是下一个黄台仰

(2019-09-19 01:57:47) 下一个

陈浩天是香港著名“港独”人士,因组织香港民族党被取消资格而出名。在没有军队、资金的基础上,没有市民大众及各国政府的支持下,为了宣扬及推广“港独”,他不惜跟现在也自身难保的热比亚之流同流合污。你可以说他笨,说他没远见,但若果这个真的是他人生活着的唯一意义(至少这也是现在他能赚钱的唯一途径),我们也只可为他的愚见而叹息。

相比之下,另一著名“港独”人士黄台仰,则比陈浩天聪明得多。黄台仰明白到,理想是不能当饭吃这个道理。在2015年,借着非法占中的势头,黄创立了“港独”组织本土民主前线。由于是最早期创立以“港独”为政纲的组织,所以吸金能力很高。2016年,香港警方在黄台仰的住所内拾获大批可制造炸弹的化学品,除此之外还有53万港币现金、大麻及过百粒“威而钢”等物品。黄台仰明白到,“港独”是没有将来,所以在他被捕保释期间,决定要弃离昔日被他骗出来的“战友”,通过“疆独”、“台独”的帮助潜逃到德国,并在当地某人权团体的帮助下,获得难民身份。据说,德国联邦政府将黄台仰潜逃德国的事列为最高级机密,德国驻港领馆亦是在事后才被告知有两名(黄台仰和李东昇)持有英国国民(海外)身份的香港永久居民申请获得德国联邦政府政治庇护身份。

今天的黄台仰怎样了?当那些被台遗弃的迷途羔羊因为在香港搞暴动被捕、面临前途尽毁的时候,他却可以在德国白天上学,晚上风流快活。说起风流快活,他原本有一位在热血公民的女朋友,在黄抛弃战友潜逃到德国时,这女子一直陪伴他。但最近,黄台仰却受不了西方性文化开放的诱惑,为了能够在热情奔放的西洋女子的怀中纵欲,黄不惜以“胸小”和“唔够hi”为理由,在众目睽睽的大街上破口大骂兼提出分手,抛弃曾经为他放弃香港的一切的女子。当然,这些不仁不义及侮辱女生的事,对于为了自己而置战友于死地的黄台仰来说,实在是鸡毛蒜皮。

若果在香港的寓所内都可以搜出53万现金,可想而知他有多少金主支持,及还有多少藏在户口中。但他收到金主的大批资金后,有拿多少出去给他的兄弟及战友?据说大约有一成左右吧,即是每一百万元里面,只有十万元分给被他煽动出去暴动及为他工作的战友,而剩下九十多万则到自己的钱包里。现在新加入的所谓抗争者希望藉由暴动从反中乱港的金主身上拿到资金?对不起,他们太迟了,这些被煽动的年轻人是“炮灰”、是这班年轻人时常挂在口中的“安全套”,用完即弃!

最可悲的是,现在香港还有年轻人以他为榜样,以为搞暴动后潜逃到其他国家便可以跟黄一样风流快活,可惜他们没有想过,黄之所以能搞到难民庇护,是因为他是最早勾结外国势力搞“港独”的人。现在的年轻人想走黄四年前走过了的路、用黄四年前用过了的布,是没有用的,因为暴动已经在香港发生,严重打击了香港经济,目标已经达成,所以现在搞暴动的这些人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据说潜逃去台湾的暴徒每月只有6000港币的生活补贴,这些钱还是来自我们这些可爱的香港市民众筹的“612基金”,真可笑矣!

那些“黄台仰们”,或渴望成为黄台仰、李东昇、梁继平和杨逸朗式的年轻人,他们期望通过征服大家所公认的权威来获得世人的认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会假装自己已经变得很强大,蒙面变成暴徒破坏香港法治,这只是在否认自己的怯懦。马良在《坦白书》中说过,“我所有的自负都来自我的自卑,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于我内心的软弱,所有的振振有词都因为心中满是怀疑”,这或许是我们青春时期里最为可笑的常态,也是成长和成熟所要付出的代价。

在这里,我想同那些正在参加和想去参加暴乱的年轻人和大专院校生讲,当那些纯真和美好离你越来越远时,你无能为力,也许某天夜里,自以为很强大的你会突然发现,你只剩下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和一条回不去的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