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哥

叶色至深,落地滋根......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歪理丈母娘

(2019-11-19 06:55:25) 下一个

作者        金太阳

 

第7章

 

 

隔着纱帘看进窗里,屋内灯影下,山姆和许莉在缠绵。他站在她身后,光着上身,从左侧向前吻着许莉的脖子。同时,他双臂从她的腋窝下插过去,两手各抓一个乳房揉搓着。她挺着大肚子,背靠在山姆的黄毛胸前,头侧仰在山姆右肩上,张嘴闭目,沉浸在爱抚中,喘着粗气,不时地喃喃着,“呵......山姆,...... 呵呵......山姆......”

这时,听到门把手响了一下,紧跟着汤华美边说边推门而入,“你们在屋干啥呢?”

“你够呛不,干啥用你管?”许莉没好气地站直身子,并拨开山姆把在乳房上的双手。

山姆被动地让许莉挣脱后,还摆着搂抱姿势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才落下双手。

汤华美未入状况,反倒以为山姆光着上身容易感冒,虽说想多欣赏几眼他的胸毛而反应迟疑片刻,但还是控制不住涌到嗓子口的直呼,“你要穿衣服,免得着凉。”

“敲门,Please!” 山姆觉得特别扫兴。

“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啊?怎么还不长记性?先敲门,懂不懂?起码的礼貌!”许莉气急败坏,瞪大眼睛怒视汤华美。

“自己孩子,哪那么多规矩?中国老百姓不信这套,你也别装模作样给我上课。”汤华美据理力争。

“这是美国,文明富有的美国,你别把中国那套带过来行不行?”

“滚你妈的,我就这样,能咋的?”

“你滚,滚回中国去!”

“我的腿,听我使唤,你让我滚,不好使!”

“你越老越不要脸!还准备赖着不走了是咋的?”

“你,你才不要脸呢,崇洋媚外,风流下贱,跟洋人睡觉,通奸生孩子!”

“你......混蛋!”许莉感到很是羞辱。

“你......混蛋加王八蛋!肚子里还有个杂种王八......!”丈母娘变本加厉。

“Shut up,shut up!”山姆大声喷怒并开始拨电话。

汤华美担心山姆打电话是象上次一样叫警察,接下来的“蛋”破在了口腔里,未予吐出。

“你...... 你...... 你......不得好死!”许莉看见汤华美卡壳,本已气得无言以对,却鬼使神差地冒出一句解恨之言,然后大哭起来。

汤华美刚滑落的视线又砰然随头仰起“你一定会跟你爸一样,得癌症早死!”

“叮咚”门铃想起。

山姆放下哭闹的娘俩,走出卧室,下转梯去开门。想必应是警察,但看到的却是自己女儿珍妮。原来,她补中文课回来了。今个周末这么快?不过掏出手机看表,却证实真的到时间了。然后,他抬头看向外面远处。大路上,学楠边摆手边移动车准备离去,通常他都是这样放下珍妮,坐在车里看着她进屋后就带洋洋调头返回,今天却看到山姆紧急钩手招呼他进屋,细听洋房传出大肚子许莉伤心至极的怨哭,而且丈母娘今天没凑热闹来到门口探头,学楠明白又出状况了。后座的洋洋,眯眼倚靠着座角要睡着的样子,听到爸喊,“儿子,下车去他们家看看。”

“......”洋洋本因为抵触妈和姥以致对学楠想说“不去”,后觉得能单独跟珍妮玩儿,特别还能打机智游戏,就把鼓起的高嘴缩回来,自觉地跟着下车了,也免得麻烦珍妮前来招呼。

进到洋房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哭声震天,骂声不断。每一句丈母娘的高调扬声,都象打气筒压气入耳孔,一瞬一瞬鼓胀。学楠看着洋洋象躲瘟疫一样钻进珍妮房间,门被迅速关紧的一刻,他感到自己被挡在了愚昧混沌的纷繁世界。他可怜许莉身怀六甲的悲鸣,但引虎下山入美探亲的却是她自己;再看摊开双手呆坐在沙发上的山姆,对许莉而言也不失为引“郎”入室,那可是在许莉为人妻还属于自己名下时,利用我学楠打两份工很早出去送报之际,他们俩借口互学对方母语,而勾搭成奸的。等被察觉后,一切已无法挽回。

刘学楠这时尽力屏蔽自己的耳朵不听其娘俩大吵,看着汤华美间歇地一会儿卡吧几下的嘴唇,举双手投降的样子安抚道,“休息一下,喝点水。”

“我不渴,看着楼上的骚货,喝下去也是尿味儿。” 汤华美右手单挑食指,斜指许莉房门,眼皮频而深眨几下,实际本因为眼干,但她合上眼皮时的深挤甚至延长,实属人为硬操作,反映那般挖空心思掏狠话,无所不用其极之内里世界的置外反应。

刘学楠已经把一杯水端到她嘴前,甚至准备饮她。汤华美被逼用双手接过,“咕嘟”了两大口,又移杯喷出一些,“呸,柠檬,你又来害我呀,啊?!”

“不是害你是爱你,少放点柠檬压火。”

“你说什么?”

“不是害你是爱你。”

“少来‘爱你’这词儿,爱什么爱?太洋,我受不了,听着冷,浑身起鸡皮疙瘩。”她边说边佯装真冷,抖身激灵了几下,然后又压一口柠檬水,走去自己房间。

楼下稍静片刻,学楠走向山姆,看他或许大耳机扣得过严,已忽略了许莉还在延续着的气衰哀哭。学楠满腹无奈,继续前行走向山姆,很想把眯眼晃头完全专注于音乐的山姆一个耳光扇醒,他紧握拳头,劲咬牙根,但无法实施,因为这不仅违法,而且非但对解决问题无益,也越发是更加添乱。 学楠继续挺身驱前,直到山姆撞到他的腰,才吓了一跳睁开眼睛,学楠头指楼上,他又愣了片刻后才回神过来,然后,放下耳机去看许莉。

学楠下垂并摊开双手,全然一副无可奈何,苦笑轻蔑的样子。他看着山姆走上楼梯把门关起,门缝溢出的哭声也渐渐移道儿了,转口腔去鼻腔。学楠知道这是山姆的吻唇将许莉的咧咧哭嘴,一点一点儿由半遮到全盖住。哭声从鼻孔奏出的哼唧,让门外的学楠隐约联想起许莉旧日的叫床声,使他压抑难耐。学楠微合起双眼,脑海里犹如过目三级片,想像着他俩互学母语时,彼此打情骂俏,互动手脚,血性十足的西方胸毛单身汉怎能忍受住东方馒头宣乳沟的诱惑?听说那天两人还喝完山姆带来浓咖啡又喝许莉找出的二锅头,等山姆说热宽衣露出六块腰肌时,许莉的眼神让他把她直接按到了床垫上,没有床的嘎吱响,却让她俩更贴地气,也毫无顾虑而可尽全兴......

饺子使劲摇头并睁开眼,从想像中找回自己,发现刚才竟嘴唇对空驱动白吻动作过,下体也产生了勃起的反应。做为穷困留学生,自来美第一天起就苦熬工卡绿卡,令难耐苦楚的老婆许莉也阴差阳错归了白人美国公民山姆,这何止是肤色的差异啊?将老婆让出不说,他还要单身带已不属自己名下的儿子。名义上,刘洋完全署名在许莉和山姆夫妻下,所用注册地址也是他们家。可儿子,非要跟他住一起受罪......想着想着,两窝泪水已盈满眼眶,乍醒时分,倏然涌下,两行水痕挂在腮边。他赶紧怕被看到似的,双掌各边去抹擦,并欲避开孤单,索性寻伴一样,不得已而奔向丈母娘房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