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035 血壮山河之兰封会战 商丘阻击战 4

(2023-01-18 05:02:31) 下一个

4

 

为集中力量歼灭日军第14师团,军令部命令薛岳为豫东兵团司令专责围攻,商丘防务则交给汤恩伯指挥。

第20兵团是刚刚从宿县撤到毫县,自打3月调往第5战区如今已经打了两个多月了,此时兵疲力虚,哪有力气再来一场硬仗?况且第5战区崩溃,长官部不知去向,第5战区的部队乱七八糟,如何收容?说不定万一哪一天李长官发来求救电报还要打上一仗啊。汤恩伯明知第1、5战区的事情两边都很难办,那也没办法,也只好先来到商丘建立指挥关系。砀山正在激战,如果第20军团有所动作的话,此刻恰到好处,可是汤恩伯两手一摊,明确对黄杰说,“守备归德的部队虽然归我指挥,但我可没有部队增援。同时毫县至归德相距百里,联络线随时有被切断的危险,因之到必要时还是由你自作决定。”汤恩伯是既无兵也无心——黄杰,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叫黄杰怎么办?一个军团长明确表示不管,另一边的一个集团军司令含含糊糊,你叫俺一个军长怎么办?

前方是炮火连天,指挥部的黄杰是火急火燎,面色灰暗、双眼通红、风纪扣扯开了、袖子挽起来了、帽子也不知扔到哪里去了——日军冲进商丘车站三次,黄杰调动第40师把日军打出去三次!第40师伤亡副团长以下700多人,车站内外敌我尸体杂陈,“铁道上的尸体密集得如同枕木一般”。

激战一天,总算守住了各线阵地。可黄昏时分侦查报告商丘侧后西北方的柳河发现日军千余人正准备向南运动——商丘东南北三面受敌。黄杰此时也无兵可派,只好命令第40师工兵营在第40师阵地右后方构筑阵地、对敌警戒。

27日围歼日军第14师团的战役正在大打,国军攻克罗王站、罗王寨、兰封、陈留口等日军重要据点,可是核心据点三义寨攻坚受阻。第1战区司令长官程潜电令黄杰,务必死守商丘,在兰封地区日军被击歼前,不得放弃。

这是军令,也是常识,黄杰当然知道这个厉害。可是日军延展,已经超越商丘防线,对商丘形成大半包围,很明显下一步日军会彻底包围商丘。

28日拂晓,第187师报告当面日军正在向西十里铺、水池铺迂回!商丘被包围了!日军想打歼灭战了。

现在商丘与毫县、郑州的有线通讯都已被切断,呼叫一天无线通讯也无法与郑州接通,到了下午五点总算与毫县汤恩伯联系上了,黄杰汇报敌情,并请示此时日军战线延展包围商丘,自己的部队无力对抗只能缩短战线,计划放弃商丘以南阵地向柳河靠拢,谋求与第3集团军的联系。

自己帮不上任何忙,况且军团长比着那边的集团军司令还低着半级,汤恩伯也指挥不了孙桐萱,这种情况下汤恩伯只能表示同意一线意见,不过二人并没有说定商丘坚持到何时可以放弃,汤恩伯的意思大概是还要第一线自己决定。

坚持到晚上,侧后监视日军的第40师工兵连报告,“由右侧迂回的敌人,兵力在一团以上,并且还有后续部队,现已到达归德西南的勒马集附近,归德至许昌的公路已被切断。”

日军在商丘已经两天还没有攻下,心急火燎连夜续攻,对朱集车站发动一波又一波的冲击,朱集车站终于失守,日军立刻加强兵力前出占领公路,后续兵力不断开到展开,直接威胁商丘城。

黄杰想联系汤恩伯请示行止,此刻却是无论如何也呼叫不通。此时商丘正面朱集车站屏障被摧毁,日军又向背后迂回,援军是不可能有的,这个仗打不下去了,可是彻底放弃商丘心有所不甘,黄杰思虑再三,29日晨6时命令第187师师长彭林生,“坚守商丘城三天,三天后如果不能支持,可以向开封方向撤退。军部即移至柳河车站。”

“电话说到此处,即兴中断。”

这段回忆是时任第8军参谋的郑殿起回忆的,《归德失守的经过》,编在《中原抗战》一书中。此文编辑加注,“本文所记述的时间,大多数不准确,限于篇幅,未一一注明,请读者注意。”此文也正如编辑所说,时间不准确,基本上推后了十天左右。郑殿起1907年生人,辽宁沈阳人。出身东北军,九一八之后脱离东北军进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高等教育班第三期学习,毕业之后到税警总团任职。淞沪会战时税警总团六个团划为第1、第2两个支队,郑殿起由司令部少校参谋调为第2支队司令部少校参谋,后来黄杰组建第8军时继续任参谋。

商丘失利黄杰被撤职,郑殿起转投孙立人,后来任新38师辎重团团长,再后来新1军成立,跟随孙立人到东北,任辽北团管区少将司令,被俘。

郑殿起写过大量回忆文章,特别是一些历史细节非常生动,也是非常珍贵的。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篇回忆里搞了这么一个“迷魂阵”,从一开黄杰到商丘的日子就写错推后了16天,后边就顺次错推下去了。

通观这篇文章,郑殿起到底是参谋出身,战斗历程写的基本清楚,符合战事发展规律,基本可信,当然也有听说的战斗细节,不过也很有史料价值。至于这篇文章的时间搞得这么错,不是一个、两个时间搞错了,而是所有时间都搞错,匝瑜读回忆录多了,这一篇可谓仅见。很有可能多年后郑殿起写这篇文章时,参考的一个时间坐标错了。

总的来说郑殿起的《归德失守的经过》写的不错,不过还是有问题,问题就在这句话上,“电话说到此处,即行中断。”

 “坚守商丘城三天,三天后如果不能支持,可以向开封方向撤退。军部即移至柳河车站。”的命令完整地传达之后,没等到第187师师长彭林生反应过来,“电话说到此处,即兴中断。”——你说巧不巧?

真是无巧不成书!咱是码字的,说的好听点儿就是写书的,这个“巧”的办法是必不可少的,要不然这个书不好看,所以就要在书里安排一些非常“巧”的情节。可是要把“巧”安排得这么“巧”,说实话,俺还真干不出来,这太坑人了,坑了人家第187师了。

郑殿起把电话线断了说的这么巧,完全就是为黄杰解脱责任,“反正命令是下了,至于执行的事情就管不着了。”问题是守卫商丘是第8军连带附属部队的唯一任务,现在自己带着嫡系跑了,留下外来户弱旅守卫商丘,还要“三天”,这能不能完成?而且对第187师的撤退安排也非常不负责任,“三天后如果不能支持,可以向开封方向撤退。”第一没有部队接应,第二,“开封方向”,开封离着商丘300多里地,您军长就给了这么一条平展展大路,问题是能不能跑得过日军?

正常的撤退应该指定一个尽可能近的地点,而且应该有部队接应,或者准备了阵地阻击追击的敌军,或者准备了收容,因为撤退的部队一般都是伤亡惨重、“苟延残喘”的,准备了这些才是布置撤退,而黄杰让人家一溜烟往西跑300多里,这完全不是安排撤退,完全是不管。

守三天不可能、撤退又不管,黄杰的这件事情办的非常差劲,完全抛弃了第187师。此时第64军第155师在围歼日军第14师团的战役中攻克罗王站、罗王寨伤亡惨重,连师长陈公侠的弟弟陈公任都阵亡了,这时候你黄杰把人家的部队扔了,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

所以讲,事后黄杰被撤职当然与失守商丘有关,更有可能犯了众怒,打败仗可以,但是不能把别人的部队扔了。蒋委员长当然想要胜仗,可是更想要能打胜仗的基础,这个时候把杂牌都给扔了单靠嫡系是万万不能的,为了平衡杂牌的关系,当然要把你撤了,也许黄杰带着第187师一起撤出来,未必能被撤职。

好了,不管如何这条电话线是被日本人掐断的还是被郑殿起郑参谋搞断的,反正是命令传达到了。

第187师彭林生当然火大,“你军长跑了、扔下俺来守城?”可是命令必须要执行,不过怎么执行呢?按照命令守三天?要是真的能办到那边第14师团早都被消灭了,黄杰肯定会自己先留下的。你军长都守不了三天让俺师长守三天?彭林生当然不干,不是因为不想打,自己就是打出来的。彭林生出身粤军演武堂,毕业后在第1师师长李济深部下当排长,后历任连长、营长、团长,教导旅旅长等职。淞沪会战时彭林生任教导旅旅长,率部防守罗店、大场一线,浴血奋战40多天,3次把敌人赶下黄浦江,受到国民政府的嘉奖,以战功提升为第187师师长。

可是现在第187师完全是新兵,战力微弱,如何能守三天?总不成把这个刚组建的新兵师全都放在商丘被日军消灭不成吧?彭林生立刻联系自己的军长李汉魂。

这个事情战史上没有人讲,不过按常理推想应当如此。原本第187师原属第64军,现在配属第8军作战,此时第8军弃之不顾,第187师当然要和本部联系——况且和第8军的电话线“即行中断”了不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