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血壮山河》之3140 大溃退 13

(2016-12-09 06:58:05) 下一个

    3140 第三部 徐州会战 第十五章 大溃退 13

 

    第十三节

 

 

军长谭道源和参谋长李家白二人从尸堆中爬了出来昼伏夜出,乱摸了一个多星期后被某乡自卫队队员发现,以为是汉奸,捆起来押到区公所。到了区公所谭道源提出要与江苏省主席韩德勤通电话。电话叫通,谭道源报上姓名、职务后,韩德勤大惊,立即命令区长将二人送往淮阴。7月,谭道源辗转回到长沙,立刻给蒋委员长打电报,不干了——全军覆没,实在是没脸了。1946年8月2日,谭道源病逝于长沙。

 


谭 道 源

第50师残部突出重围后,经灵壁到泗县集结,后在潢川进行整补,师长岳森等高级军官相继辞职。此时第5战区长官部就在潢川,一个军长丢了,李宗仁何以不知此事呢?再官僚也不是这么个官僚法吧?把一个军的覆没,说成日本人就只搞到了“一张名片”,这个笑话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就剩下最后一项了——总结!这样的胜利如何不搞总结?总结!

总结的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表彰!战胜地震、洪水都得表彰,战胜日本人更得表彰!表彰自己!

在徐州会战的最后阶段,敌军捕捉我主力的计划是何等周密,其来势是何等凶猛,但是鏖战月余,敌方不特没有击溃我军的主力,甚至连我方一个上尉也没有捉到。”在李长官眼里,全军覆没的第22军大概不算主力;上尉大概是没捉到,少将战死好几位,桂系就有一个周元。

 


 

1938年秋,广西桂林市南部,国民政府为其建立了第173师副师长周元抗日阵亡纪念塔一座,塔高5公尺,呈三棱形,两侧刻有第5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亲手书写的“成仁取义”和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白崇禧书写的“痛失干城”的题词。李长官写回忆录的时候大概忘记了自己曾经留下过石头字据。

这种情形,在双方百万大军的会战史上也可说是个奇迹,彻底毁灭了敌人捕捉我军主力、速战速决的侵略迷梦。

撤退也能搞出奇迹来,这个倒是真的。敦刻尔克撤退只不过逃回去不到40万人,那就是大不列颠帝国的奇迹了,李长官这60万人的“敦刻尔克”岂不是比“敦刻尔克”还要“敦刻尔克”?这次徐州大撤退更是撤退里的战斗机!

有意思的是这场徐州“敦刻尔克”击碎了日本人“速战速决的侵略迷梦”,当然代价也是惨重滴,李长官的“敦刻尔克”搞掉日本人的迷梦,自己“在此一举”的梦梦也和日本人的迷梦一起同归于尽了!至痛!这就是写到自己隐私的日记里都看的伤心,写到回忆录里岂不是让大家都看见伤心?不写了!

溯自二十六年十二月十三日南京失守时起,到二十七年五月十九日我军自动放弃徐州时止,我军与南北两路双管齐下的敌军精锐竟周旋了五个月零六天。使其无法打通津浦路,充分地发挥了以空间争取时间的战略计划。使我大后方有充分时间来部署次一阶段的武汉大会战。

李长官的话真是两头说都是理儿,不守徐州可以说成“自动放弃”,那你多守几天岂不是可以更能“使我大后方有充分时间来部署次一阶段的武汉大会战”?“武汉大会战”就是因此而被动展开的,而军令部计划的豫东作战就更是被动惨败了。李长官自己跑了,放弃战区指挥七天七夜。各部队连同长官部只有各自逃跑,这个逃跑的“撤退令”不光彻底搞掉了日本人抓部队的迷梦,也彻底搞掉了最高统帅部正在河南的部署,甚至花园口掘口和这个有直接关系。

另外,李长官的这段计算可以作为统计学的经典教案,李长官和日本人周旋的日期竟然是从南京失守后立刻算起的!一天都不带耽误的!此时日本人已经准备歇歇了,是你把日本人重新撩逗起来的,要是您不撩逗日本人,日本人在8月份以前是不会打徐州的,这岂不是比现在更合算?是不是更加可以“发挥了以空间争取时间的战略计划”?您说说您来第5战区干嘛来了?

其实徐州会战要算只能从4月7日,也就是第5师团重新向临沂发动进攻开始计算。这样算的话,60万人只抵抗了42天,还是比较差劲儿的。

由于统计归口不同,这些数据给大家的体会和实际感觉有一定差距,这也不奇怪,因为无论是谁的工作都有改进的地方。这次李长官对这个徐州会战虽然自己很满意,但是他自己也不骄傲,认为还是有可以检讨的地方滴,“这也可说是徐州会战时,一点小小的美中不足。

到底是啥问题尼让李长官念念不忘尼?恨铁不成钢!问题还是出现在桂系自身内部!那就是第171师杨俊昌丢失宿县!把战区预备指挥部让日本人给冲垮了!

自己人,其实别说丢失宿县,就是丢失南京李长官也不会如此生气的,问题是“宿县虽小、干系重大”,不光是战区预备指挥部,更是李长官的逃跑之路!“功高莫如救驾”,杨俊昌你这个小子竟然断了领导的逃跑路线,你自己说说俺要你何用?!

李长官是越想越恨,越恨就越想不开,“坐火车一路顺顺当当多舒服?结果叫你小子给断了后路!马谡当年丢了街亭逼得孔明先生唱了一出《空城计》,你小子丢了宿县让俺唱了一出《哈姆雷特》加《走麦城》!关云长‘走麦城’好歹还是骑着马,俺这出‘走麦城’可是结结实实走了好几十里麦田!”李长官想到这儿更恨了,“自打级别够了配上车,你看俺啥时候走过路?这次搞的这么狼狈,‘踢里图碌’在土里、泥里走了这么远丢人不丢人?将来写起回忆录来如何下笔?”

“娘的!斩马谡!不斩不行!不斩不足以平民愤!非斩不可!”一根索子捆起杨俊昌押往汉口,判了十年。这帮当官的都有特供,斩立决一般是注射,斩监候一般就是死不了,有期徒刑坐牢也是走过场,在牢里舒舒服服呆上几天就可以保外就医,活动活动就没事儿了,可是这个杨俊昌,可是在监狱里结结实实呆了十年!

一进监狱杨俊昌就知道错了,在改造过程当中不断给李长官写信,痛哭流涕,深感辜负了党和人民培养,深感对不起领导对自己的信任、希望领导能再给自己一个机会,让自己可以再为领导服务!李长官接到信心里想,“你这种忏悔还不如放屁!要不是把你搞进监牢、你还不是一边儿腐败一边儿反腐?进了监狱说后悔了、你骗谁?!”

我因未便徇私,总是复书叫他耐性等待。俊昌足足坐了十年牢,胜利后才恢复自由。”不是不能杀,而是要留个典型!有些人杀了反倒不利,还不如留个活教材不是?让大家都知道知道,腐败不腐败无所谓,只要你屁股坐对了就是盗墓贼也木的关系。记住“俊昌”同志的教训吧,如果谁的屁股不坐在俺这边,俺就让他的屁股坐在监狱里去!

李长官借着杨俊昌的例子大刀阔斧搞反腐。反腐败真是个好东西啊,这年月谁还没有点儿事儿?关键就看查不查不是?只要是和领导不是一条板凳的就反他的腐败,和领导是一条板凳的就一起反别人的腐败。

第7军军长周祖晃撤职!张淦调充第7军军长。

免除徐启明第7军副军长兼第170师师长的职务,调第21集团军参谋长。

第131师师长覃连芳升任第48军副军长。

大会之后发布新上任各位官员的简历。

 

此时兰封会战正在激战。在一定意义上讲,兰封会战也是徐州会战的一部分。在国军方面讲,兰封会战一定意义上是为了保护第5战区部队退路而发起的一场战役;在日军方面讲,第14师团南下兰封就是徐州会战的一部分。兰封会战的结果是纠缠住了日军第14师团、并且调动了日军第16师团去救援第14师团,从而使日军在徐州战场上留下了战役缺口,第5战区的大部分部队才能够撤出。国军在战役目的上是达到了,而在战略上是失败的,把正在整补的淞沪败退部队重新拉到战场,损失严重,更加削弱了力量,最后不得不掘开了花园口,利用黄水才算挡住日军的攻势,丢失半个河南。

60万人搞了42天,连包围、歼灭日军一个大队的机会都没有搞出来!最后是一哄而散!

徐州会战是一场“没有”战果的会战;

这是一场可以推迟半年的会战;

这是一场只打了42天就把第5战区全部丢光的会战;

这是一场连带丢失半个第1战区的会战;

这是一场以掘开花园口收场的会战;

这是一场改变日本对华战争政策、进程的会战;

这是一场让武汉会战被动展开的会战;

这是一场把中国拖进更为严峻形势的会战!

战力、国力损失如此之大、搞了这样一场“超完全失败”的会战,李宗仁是第一责任人,而且差不多是唯一责任人。

 

 

(血壮山河 第三部 徐州会战 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