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血壮山河》之3138 大溃退 11

(2016-12-07 06:23:38) 下一个

   3138 第三部 徐州会战 第十五章 大溃退 11

 

   第十一节

 

樊松甫的第46军于5月19开始撤退。此时战场已经全部混乱,第46军已经无法全军行动了,樊松甫只好命令部队以团为单位各自撤退,尽快摆脱日军。第49师师长周士冕在日本上过学,日本话自然听得懂,就天天收听“敌台”。5月18日在收音机里听见日军广播,说是已经占领了徐州,其实此时还未占领,是日军吹牛,可是周士冕信以为真。这也不怨周士冕相信,一个是这一年来国军就没打过什么像样的胜仗,再一个徐州会战到现在形势也不很好了。第49师一直在码头镇方向担任预备,离着主战场最远,而且编入第46军序列时间很短,于是不等军部命令先行撤退。周士冕大概一贯比较机灵,撤退坚决,十多年后可是一气儿跑到了西藏,这次跑的也很快。

日军追击的厉害。其实都是小股先头部队,人数很少,可都是装甲机械化部队,冲起来很吓人。要真有人指挥、防守,就这点儿兵力乱冲乱撞纯粹就是找死。可是战区长官部自己先跑之后就再无消息,大家谁也没有斗志,跑吧。第46军一开始非常混乱,几天之后脱离了日军追击,这才慢慢恢复秩序。

全军经窑湾、睢宁、宿迁、泗阳,一路撤到淮阴这才慢慢集中起来。李长官可以一跑了之,蒋委员长还是牵挂这些部队,人多顾不过来,只好和营救孙连仲一样,派来飞机来接几个军头。第28师师长董钊、第92师师长黄国梁上了飞机飞了回去,分别升任第16军军长和第37军军长。樊松甫最讲义气,这个时候怎么会扔下弟兄自己跑?这种事儿在党里是家常便饭、可是在洪门里如何干得出来?要是这样还不如死了干净,樊松甫坚决不上飞机,率领部队在敌后绕来绕去。这一路可是迂回得厉害,从山东撤到江苏,再转到安徽,再进入河南,经过一个多月这才抵达汉口。一路上全军昼伏夜行,竟然没有遭遇战斗。

 

樊 松 甫
 

李长官自己先跑了,指挥部也就不存在了,各支部队只好各想办法自己逃命,好在日军兵力单薄,处处有空隙,总有办法绕出去,所以讲,此次徐州会战,在日军方面并没有达到4月7日杉山元陆相和天皇拍胸脯“一举彻底歼灭该敌”吹的牛。

既然敌人没有达到目的那就是咱们的胜利!这次日本军国主义实在是笨的可以的,动用了在华六成以上的兵力来徐州干什么来了?“……以狮子搏兔之力于五月十九日窜入徐州时,我军连影子也不见了。”哈哈哈——你把诸葛亮从坟地里喊出来,问问他能不能办得到?”

这种效果让俺想起了《窃明》所描写的、袁崇焕让后金军“潜越”蓟西的那出戏了:一个人可能在几千人前溜过去,几千人也可能在一个人前溜过去,可是几千人要在几千人前溜过去,这就不可能了吧?而现在,时代发展了,魔术也跟着发展了不是?袁崇焕算得了什么!看看李长官的把戏,60万人要在20万人面前溜过去!“数十万大军在人不知鬼不觉之中,全部溜出了他们的包围圈。”这个难度系数肿么样?你袁崇焕服也是不服?

咦,300年前袁崇焕杀毛文龙,李宗仁﹫韩复榘,这个事情?是不是“世界上万物都是有联系”的这条理论又起作用了?

当然了,李长官还是很谦虚的,认为自己和张艺谋都还是凡人,就如同奥运会开幕式一样的大场面总要有点儿小BUG不是?李长官事后对徐州撤退障眼法出现的小BUG还是做了一点儿的检讨,一方面是总结教训,另一方面也为日方演出人员留一点儿面子,20多万皇军费了这么大劲儿,“连影子也不见了”,岂不是都要集体切腹才行?依照大日本皇军的脾气,那是非得有点儿成绩才能继续活下去不是?那就给日本人安排点儿战果!“敌人四处搜寻,仅捉到了我方几个落伍的病兵。其中之一是二十二军军长谭道源的勤务兵。敌人自他衣袋中搜出了一张谭军长的名片,便误以为生俘了谭道源,竟据此大事宣传,闹出个大笑话。

20多万日军搞了一个多月,竟然仅仅抓到了几个落伍的士兵,而且是“病兵”!没得病的早都跑了!除了这“几个落伍的病兵”之外,日本人只搞到一张名片!

20万大日本皇军真是只吃饭不干活啊,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李长官觉得这是个笑话,俺看了可是快哭了。日本人确实没有抓到谭道源,可是谭道源生不如死。

谭道源出身湘军。湘军在抗战开始的时候差不多有十几个师,淞沪一开战就开始调往最前线,在反复拼杀中消耗极大。有的部队再补充再次消耗,有的最后连番号都没有了。

“七七事变”之后,国民政府发表谭道源为第10军团军团长,下辖18、46、50三个师,为全国武装力量的后备军事集团,驻扎江西省。淞沪吃紧,第18、第46师奉命增援,临行招募一些湖南女学生组建卫生队赶赴前线,大概2、30人。出征都是抱着打胜仗的信心出发的,这些女孩子也都载歌载舞上了火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