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血壮山河》之3136 大溃退 9

(2016-12-05 06:23:14) 下一个

   3138 第三部 徐州会战 第十五章 大溃退 9

 

   第九节

 

休息一天接着前进,走不了了!先头部队第31军第131师报告日军在涡河北岸驻守,前方日军断路了!“这他娘的!怕什么来什么!打!”李长官很生气,自己计划的“撤退”路线是多么完美!“从安徽符离集到河南潢川,500里地!这条直线好找吗?!”命令第31军第131师不惜一切代价打开逃跑之路,“冲过去就是胜利!”

第31军真是多面手,盗墓是行家里手,给长官开路打仗也不含糊。冒着日军的炮火,前赴后继,不怕牺牲,猛烈攻击。可是这种急就章的攻击,炮火准备不到位、各部配合不紧凑,日军防守坚强,一时三刻哪儿能打开?

李长官、白长官、刘长官等等指挥人员钻进国家地震局检测过能抗里氏24级的防空洞里指挥战斗,上次吃了一个亏,这次无论如何也要讲一讲科学发展观。防空洞还是狭小,几位长官也就不讲条件、克服困难、排排坐好、坚持指挥。廖磊气急败趴在地上冲着洞口大喊汇报第18次冲锋又失败了。在这逃跑的重要时刻,李长官毫不动摇坚定部队信心!“日寇是咱们中华民族不共戴天的仇敌!这场战争关系到咱们民族的生存!各部一定要抱着‘有我无敌、有敌无我’的决死决战之精神,发扬咱桂系一贯勇猛作战之作风,不怕牺牲,坚决打过去!”

李长官向周围扫了一眼又抬头盯住洞口般大小廖磊的脸,“不要怕部队打光。为了消灭日寇,不要说第131师打光、不要说第31军打光,就是整个第21集团军都打光也是值得的!关键时刻不仅你廖磊要上,就是白长官也要上!”防空洞里没有桌子,李长官为了表示决战决心,挥起手来狠狠拍了一下大腿,“啪!——”防空洞顶给震的一阵掉土,如同日军航弹直接命中。李长官左边坐的白崇禧一哆嗦,右边坐的刘斐捂着大腿“嗷”的一声跳了起来。

桂系第31军第131师的集团冲锋是一波接着一波,连续冲击了一个昼夜!日军害怕了、胆怯了、哆嗦了、怂了、草鸡了、不抵了、软蛋了!“这是啥部队啊!机器人吗?桂系的部队就是厉害大大滴啊!撤!”日军“全部溃退”。这一仗充分展示了桂系部队“招之能来、来之能战;首战用我、战之必胜!”的风采。这是桂系部队在徐州会战期间打得最激烈、最艰苦,也是最坚决的一仗!好!赞一个!

打好了关键仗以后就好办了,剩下的就是跑了。白天不敢动都是晚上行军,几天下来真是人困马乏。路也不好走,净是泥,五匹马走的是摇摇晃晃,五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一会儿就从马上摔下一个。刘斐的回忆是苦不堪言,“失足落马的声音是此起彼伏”。

摔了也不知道多少跤,总算来到阜阳了,这就安全了!李长官把浑身泥巴的上将军装一扔,洗个热水澡,打了五遍美国香胰子,这才彻底把有机肥的味道去掉,精神焕发!建立指挥所!这样,第5战区指挥部在断电七天七夜终于再次接电启动!林蔚、刘斐和李宗仁、白崇禧握手、拥抱,紧紧搂住这段战场结下的深厚战友情,洒泪而别,经周家口、漯河,回武汉向蒋委员长交差去了。

此后一驴平川,日军也杳无踪迹,李长官、白长官带领桂系部队、人不停蹄按照预定的45度斜线一路狂奔直扑潢川。根据李长官的说法,自己跑了,就是达成徐州战略总撤退的完整目的。至于别的部队,“他以狮子搏兔之力于五月十九日窜入徐州时,我军连影子也不见了。数十万大军在人不知鬼不觉之中,全部溜出了他们的包围圈。

大家已经有了经验,不会轻易再上李长官的当,不过咱还得再说说。

咱们先看看李长官害怕扔下他的汤恩伯。

汤恩伯的右路军带着李长官扔给他的包袱、“中央留徐各机关人员和若干新闻记者,共约千余人”,一路撤退,竟然没有遇到任何日军!顺顺当当到达了毫州!

他娘的!真是运气太差!早知道还不如跟着中央军呢!

撤退比进攻要难得多,汤恩伯下达死命令,“突围封锁线,行动要绝对服从指挥,遇有敌情,不准乱动,行军不准吸烟、不准谈话、不准打手电。

部队严格执行命令,第20军团有战地服务团,其中也有女同志,李长官扔下的包袱里也有女同志,就安排身体强壮的士兵搀扶,搀扶还走不动那就拖、那就拽,死活也要弄出包围圈!汤恩伯和万参谋长倒是会享受,两人一人一架担架,睡在上面让士兵抬着行军,其他官员骑马。你说说,李长官自己夜里走了好几十里土路,这不是自找苦吃吗?要是跟着第20军团行动,汤恩伯还能不给你找一副担架睡睡?

七门重炮都是德国进口的,是眼珠子心肝宝贝,都有装甲汽车牵引。德国人的心思缜密,汽车喇叭不是“嘀嘀嘀”,而是“啾啾啾”的鸟叫声。

带着重炮、担架,第20军团浩浩荡荡向西南撤退,部队在快要成熟的麦田里踩出50米宽的大路。前面有人安排宿营,后面有人负责收容,秩序井然,路上只是碰上几次日军飞机,虽然人员隐蔽,但是骡马没有经过训练,乱跑乱叫,也受到一些损失。总的来说,要比李长官的那一路顺当的多得多。

孙连仲在撤退序列里排在最后,而且向西南撤退的路线已经挤满了,只能向西迂回寻路,比较惨。孙连仲让张自忠第59军先前开路,张自忠毫不含糊,以进为退,派出两个旅向萧县发起进攻。日军发动反击,张自忠亲带手枪营迎敌,用集束手榴弹拒止日军战车。激战两昼夜,各部乘此机会纷纷西撤。

等到第31师撤过萧县,日军突破萧县附近的国军防卫,穿插突进,形势更加严峻,第27师、第30师已经发生混乱,建制已散,三三两两的溃兵只是知道一个豪县方向,黄樵松、张金照根本无法掌握部队,直到一个星期之后才在豪县把部队慢慢搜集起来。

及到孙连仲准备撤退西面的退路已断,只好向东,寻找日军薄弱之处迂回。日军天上飞机穿梭不停,地下战车横冲直撞,孙连仲也只能昼伏夜出,好容易偷空跑到了淮阴,遇见了前来接应的第89军军长韩德勤,这才算是能喘口气儿。在此地收容了差不多1万部队,掂量掂量准备在苏北打游击。蒋委员长没有忘了西北军的这个种子,估计也是担心再挨骂,年初把西北军的第一号战将韩复榘给不明不白杀了,现在再把第二号人物再不明不白给丢给日本人,这西北军还要不要了?于是蒋委员长赶紧安排拯救上将行动。

何应钦给韩德勤打电报,让他在淮阴修一个飞机场,300米长、100米宽。很快派来一个不要命的飞行员,开着一架不要命的飞机,一路上左躲右避凶险万分,总算甩脱了日军飞机,终于发现了淮阴野战急造机场。降落之后赶紧用树枝树叶子覆盖隐蔽,日军飞机飞来飞去没有发现。只有等到晚上飞行才能保证长官的安全,于是派出1个连的战士,提着马灯在跑道两侧照明指示,孙连仲和参谋长钻进飞机直飞周家口,然后再乘车转到信阳。

扔在包围圈里的部队只能自救,独立第44旅旅长吴鹏举带领部队昼伏夜出,寻找日军空隙。日军人少,处处是空挡,钻来钻去,竟然从蚌埠附近穿越敌战区,毫发无损也抵达信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