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血壮山河》之3135 大溃退 8

(2016-12-02 06:24:30) 下一个

   3138 第三部 徐州会战 第十五章 大溃退 8

 

第八节

 

廖磊跑近一看,都平了,放声大哭,“俺的娘唉,这可咋办?”第21集团军参谋处长高翼云处变不惊,大声呼喊,“狗!生命探测仪!——”

一个卫士兔子似得“噌”就捧来了一个大盒子,打开盒盖、按动开关扫描,“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还有生命迹象!”旁边的大狼狗也一个劲儿地吸鼻子摇尾巴。

廖磊一听,抄起铲子就挖,参谋处长高翼云扑过去一把紧紧攥住锹把、眼含热泪、声音颤抖着、深情地说,“不能用大型工程机械!这要是伤着主公如何是好?”廖磊一把甩开铲子、扑在地下、内力贯入双手,十指张开如萁,一把下去就是一大块儿土!左右开弓、双手上下翻飞如同风车。众人一见,立刻同时扑在地上,内力贯入双手,十指张开如萁,一把下去就是一大块儿土!左右开弓、双手上下翻飞如同风车……

人多力量大,很快就挖出一个小洞,通气了!立刻听见有人在里边喊,“先救俺、先救俺,俺是、俺是书记——俺是书记——!”

“书记!?这里边儿还埋着书记呢?埋谁不好咋把书记给埋了?”廖磊、高翼云一听埋了书记吓得是手脚冰凉、冷汗直下,催动残存内力,真气源源不断贯入双手,十指张开如萁,一把下去就是一大块儿土!左右开弓、双手上下翻飞如同风车,接着挖!三下两下,洞口扩大,廖磊一伸手从下边拽出一个人来,头、脸、肩膀顶着土露出,一看,是第5战区长官部的一个书记员,“你娘的!就你小子也敢说自己是书记?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

旁边儿的参谋处长高翼云一看,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一把推开廖磊、站起身来、冲着脸一脚就把这个书记员踹回洞里,“你小子当公仆的时候还没到呢!”俯下身子,伸手入洞,摸索到细皮嫩肉,“这就是了!”一把拽出来,果然,李长官;又俯下身子,又摸索到细皮嫩肉,“这就是了!”一把拽出来,果然,白长官。

“人工呼吸!”高翼云趴在李长官的身上刚要动嘴,廖磊在背后一脚把他踹开,自己一个虎扑,扑在李长官的嘴上就紧紧呼吸上了。高翼云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儿、也不站起,就势趴在白长官的嘴上也吹起气儿来。

周围站着好几十号中校以上级别的干部,干着急使不上劲儿,这要是都上去给二位长官人工呼吸,别说人了,就是牛也要吹死了。突然一个嘹亮的声音响了起来,“俺是O型血,俺要献血!”

“对对对对对对,俺也是O型血,俺也要献血!”

“俺也是O型血,俺也要献血!”……一个个中校以上级别的干部撸胳膊挽袖子、脱衣裳、解裤带……

“俺不是O型血,俺也要献血!”

“滚!”一个嘴巴子上去,“不是O型血捣什么乱!?”

扑打前胸摩挲后背,众人纷纷呼喊,“李长官”、“李军长”、“猛仔仔”,“白长官”、“白总长”、“孔明先生”,……,人参汤、虫草粥、黑玉断续膏,痛经宝……,七手八脚灌进去,“咦——嘘嘘”,醒了,二位长官终于得救了!

此时那个书记员自己也爬了出来,捂着脸上的鞋印儿和高翼云叫屈,“俺都上来了,你把俺先拽出来也不耽误再救长官啊?”

总是长官部的人,不好直接再往脸上来一脚,高翼云压住火点播两句,“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啥叫领导知道不知道?没听说克拉玛依大火烧死那些孩子也得让领导先走吗?你说说你光知道让领导多吃多占还知道啥?你还是不是国民党党员了?‘跟党走!’、‘跟党走!’、‘跟党走!’知道不知道?领导在地下埋着、你也得准备跟着走到阴曹地府是不是?思想还是落后!回去好好再学习学习文件去!”

廖磊一边舔着嘴唇一边站起身来、四下一望,“这地方不安全,走!”高翼云一点手唤来特务连连长,“把坑埋了,赶紧行动!”

书记员在旁边叫了起来,“底下还有人呢!”

“埋了、埋了,通车要紧!”

连夜行动,部队翻翻滚滚向西南逃窜,天将拂晓正是黎明前的黑暗,“赶紧进入村庄隐蔽!”埋锅造饭、鸡飞狗跳一阵子渐渐安静下来,参谋处长高翼云放心不下,绕着村庄走一圈儿,巡视巡视。这一看还真发现敌情了!高翼云撒腿往村里跑,一边儿跑一边儿喊,“战车!——战车!——日军的战车!战防炮占领阵地!占领阵地!——”

日军追上来了!部队一阵紧张,战防炮连拖炮抬弹、嘁哩咵喳、连滚带爬跑到村边儿架好炮、上好弹、瞄好准,眼瞅着两个庞然大物“哄隆隆”、“哄隆隆”慢慢由前方过来了。

“再近点儿!再近点儿!”战防炮连连长冷汗直流、双手紧紧把住炮、双眼紧紧盯住目标,心里一个劲儿叮嘱自己。

“再近点儿!再近点儿!”进入射程了!“再近点儿!再近点儿!”战防炮连连长冷汗珠子滴滴答答往下淌。

“咦?——你娘的!各排撤回!”这么近总算看清楚了,是两辆装满秫秸杆儿的牛车!这么早、啥也看不见、你出来收什么庄稼?!

走啊走,使劲儿走!可是这要走到神马时候,要走到延安吗?廖磊一路上看见电话线就接上试试,没想到竟然联系上了徐启明!徐启明没有援救蒙城可是也没有敢再跑远,而且日本人打开蒙城就又向北跑了,这个蒙城反倒安全了,徐启明为啥还要乱跑?廖磊命令徐启明准备接驾。功高莫若救驾,徐启明心中大喜,亲自率领李本一团向东北搜寻。临行前数了数人数,李、白、林蔚、刘斐、廖磊,五位大领导,那就带了五匹马。徐启明率领一个团外带五匹马,走了半天快天黑了,迎面碰见了部队,“长官部就在后面!”

徐启明就近找了个大村子,安排人打扫房子烧开水,自己跑到村口候着,不大工夫长官们来了!

“踢里图碌”、“踢里图碌”,第5战区总部驾着尘土黑压压推将过来。“叨唠唠”一声炮响,警卫连冲出大队分雁别翅排开,一阵机关枪“突突”射住阵脚。两员军令部中将并排前进,后面一员骁将跃驴而出——但见那这位勇将、身穿灰绿色百战征袍,足蹬黑色薄底战靴,头顶束发金冠,耳边一颗英雄胆“突突”乱颤、背后八杆护卫旗迎风飘展、头上两根稚鸡翎霸气朝天!左手青釭剑斩魔降妖,右手亮银枪杀虎屠龙——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第21集团军司令廖磊廖子龙中将!子龙将军来到阵前,断喝一声压住气势,再闪身让出当央,旗门开处闪出一辆独轮战车——车上两侧粪筐中萎靡不振端坐二位上将!

徐启明定睛一看,“哎呦呦!正是李、白二位长官!”赶紧接住,洗手、净面、倒茶、点烟,领导们安顿坐下了,徐启明立刻抡起耙子来痛打区寿年,“不是俺不救蒙城,实在是区寿年来得太慢、贻误军机。俺是心如火焚、心如刀绞、痛心疾首、痛不欲生!长官若是不信俺有诗为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